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34|回复: 4

当代中国农村:教育凋敝 暴戾滋生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发表于 2016-2-19 14: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夺标 于 2016-2-19 15:00 编辑

标标按:非常感谢还有写返乡报告的杨仁旺先生这样的北大校友,实实在在地关注当代基层民生,先天下之忧而忧,而不是选择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歌功颂德的吹鼓手、学富五车的冬烘先生或一辈子大谈自己名校出身与逸闻的乡愿。

晨起,为一个凶案所震撼。旧案,知者甚少。

  山东烟台招远市贾庄,这个村庄出了一个少有的才女,留学美国的女博士赵庆香。她千里迢迢回国探亲时,和自己的双硕士学位的丈夫魏涛一起被砍死在家。凶手,竟然就是她的亲身父亲。

  赵庆香天资聪颖,一路读书非常出众——这常常见于女儿不被重视的家庭。她们往往很早就知道,读书可能是自己唯一改变命运的道路,所以格外努力。在乡村,这样的令人惊才绝艳的女童很多。

  赵庆香和丈夫魏涛在研究生毕业前申请到了美国多所院校的博士学习的全奖,人生跃入精英门槛。但她的父亲却强烈反对她留学。认为她当务之急应该是赶紧参加工作,帮家里解决经济困难。

  据说,小夫妻俩出国的费用,是男方家庭供应的。在美国读书有多苦,以前说的人少,现在大家大约也知道一点了,除非你是打算来混的,否则一个中国孩子要在全新的文化环境里挣扎向上,学习课业适应生存之艰难,难以描画。赵庆香期间还怀孕了,学习之余还打工挣钱(没有工卡,估计还是靠各种打黑工),她源源不断地寄钱回家。帮家里建起新房,又买了房。

  灾难却在她回国到娘家探亲时降临。

  父亲摊大手掌,再次提出要钱。

  “你弟弟都28岁了,因为有癫痫,一直娶不上媳妇,这次看好了一个,对方要求必须在县城里买房。现在就全靠你帮他了。”

  赵庆香十分为难:“我们刚刚开始工作,没有什么积蓄,这五年也没少往家里寄钱,这次还要带孩子回美国团聚(赵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是公婆在照顾),开支也很大,能不能缓一缓,过一段时间我们一定给你邮钱回来。”

  这种非常合理合情的回答,却激发了她父亲的仇恨。她父亲尤其憎恨女婿魏涛。女儿以前从不敢违抗自己任何要求,现在有了男人了,竟然敢藏私了?

  在回娘家探亲几天中,关于买楼的逼迫,无时无刻不在进行。26号,女婿订票准备返回天津了。没有逼出钱财的赵玉令渐渐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他指令妻子再去作一次努力,要钱。赵庆香表示:在美国真的不容易,不要再逼我了。

  确信女儿不会出钱了。(其实赵庆香这次回来给又给了他1600美元,当时兑换人民币约1万多元,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也不能算少,而赵女自己身上,只剩下不足1000美元,准备回国。)赵父彻底疯狂而绝望:“女儿白养了!唯一的儿子因为她不肯帮助,娶不上老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活不好,你们也别想好好地活!”他操起斧头直奔女儿女婿房间,先一斧子砸开了女婿的脑门,又朝还在沉睡中的女儿头部猛砸…….

  在法庭上,他声称自己不后悔。

  可以想象,在他的价值观世界里,他真的不后悔。因为儿子才是他的孩子,女儿首先不是人,即使是,也是人家的人。


  这个惨案,让我想起10年前曾经在网络轰动一时的北大佛学博士和岳父为房产对质公堂案。

  同样是一对为儿子利益而不择手段吞噬女儿生活的老人——女儿读书上进念了博士拿了高薪,在北京买了复式房。但父母亲却提出了一个条件,姐姐要资助在弟弟买一套新房子。2006年,北京房价已经开始飞涨,非一般工薪阶层所能面对,姐姐只掏出50万,父母亲嫌少,于是有了更好的打算——让姐姐和丈夫一家把自己正在居住的复式房交出来,美其名曰,给我俩老养老,真相却是给在北京买不起房的儿子鸠占雀巢。孝道大旗扛在前,实质却是把出嫁女儿吃干榨尽了贴补儿子。

  这对父母的逻辑和杀死女婿女儿的赵父没什么不同。首先,女儿不是人,也不算真正意义上他的后裔。是人家的人。他们采取的手段略有不同,前者直接用斧头砍杀,后者则是在网络广泛发帖,找媒体曝光“生了女儿是白眼狼,女婿虐待殴打老人”,并告上法庭,闹到女儿女婿单位学校,要求严惩不孝之徒,从社会人格上予以赶杀。当时沸沸扬扬之际,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真相:声称自己被殴打虐待的老人,俨然已经霸占了由女儿女婿出资购买的大房子,而女儿女婿已经无家可归,租房居住,这这这剧情,到底谁是被虐待的一方?

  祭起不孝这个翻天印,在中国很能打翻一船人的,也很能博取媒体和公众的同情。

  孝道在我国是天条,“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生你养你,恩情就比天大,你一辈子都欠我们的”,以至于后来豆瓣出了一个父母皆祸害小组,表示强烈反弹和吐糟:“又不是我们要来到这个世界!”“你生我是为了干什么?养一个任你使唤的奴隶么?”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2-19 14: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个故事,尤为惨烈。

  必须写她。

  是多年前曾经在xx日报这样规格的党媒上被长篇推荐的一个报道:“十二岁女孩供养四个大学生哥哥,车祸死亡后全村披麻戴孝”。

  山东范泽县龙周集来到加祥县后申庄。

  一个叫春玲的小姑娘,随着母亲改嫁到给这里的木匠申树平。继父一家有四个正在读书的儿子。其中大儿子申建国在西安交大读书,其它三个儿子在县里读高中。尽管家庭负担很重,但继父有一门高超的木工手艺,再加上一家人勤俭节约, 生活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1995年,继父工伤残疾,家庭经济来源断绝了。五个正在求学的孩子没了支撑,最后,12岁的小春玲“主动”辍学,供应2个即将高考的“二哥、三哥”,和正在读初中的四哥。

  一个未成年的继女,种田收稻、煮饭拾柴、养育三个老人、贩运苹果槐米,为了给这几个“哥哥”筹集学费,她一次一次去县城卖血,用卖血的钱,一路供出了“哥哥”们,连最小的四哥,也离开了这个破烂的家,去了部队,临行,“妹妹”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大把破烂的毛票,80多元,给“哥哥”去零花。

  期间,大哥申建国读完了本科又考了研究生。二哥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三哥被山东中医学院录取。

  四哥打算考军校。

  ……..………

  他们的“妹妹”,未成年的妹妹,在卖血,种棉花,推销草帽和黄豆。

  1998年8月,卖血回来的路上,因为头晕眼花,她没躲过一辆满载钢筋的卡车,被当场碾死。

  这个孩子“感天动地”的“义举”在当年被长篇累牍地报道,刊载于许多主流媒体,报道中浓墨重彩地描写了继父和“哥哥们”对“妹妹”春玲的感念,爱护,大哥给带回了一条红围巾,二哥给带了一盒润肤霜……。亲情满满,厚待养女,养女当然也是义薄云天……当代孝悌之典范——最后,她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殊荣:一个未成年的外姓女儿,被葬入了申庄的祖坟林地喔!

  她走了。十六岁。十二岁到十六岁。短暂的奴隶一样膏尽髓继的贡献的过程。被美其名曰为“牺牲”。

  主流价值观没有觉得这是“虐待、剥削、掠夺和难以想象的残酷”,主流价值观觉得是大爱。

  “哥哥”们有没有忏悔过,我们不知道。

  她,就是一代又一代女性的作为祭品,成全男人亲属人生道路上的祭品的典范。须知,她在学校读书时,天资聪颖,一直名列前三!而四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选择的是把三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抛下给她,选择的是由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卖血换来自己的学费!午夜梦回,他们的心,颤抖还是一如既往地坦然?这是她的命,对吗?

  ……………所以,我的兄弟,我无可救药的是一个女性崇拜者。女人,美好柔弱又如此生命强悍,她们敞开双腿任苦难和肮脏蹂躏,起身就张手兜住降生在饥饿匮乏中的孩子,她们转身背扛宿命和父亲丈夫的击打。在最坏的环境里,一个女人仍然会为她的孩子争取最好的可能。她们是生命,曙光,未来和泉源。她们理应得到更好的福利和法律赋权。

  你问我为何对男性批评如此激烈?我的兄弟,实实在在的问问自己,在享受了如此多的性别福利之后,你曾为自己的同胞姊妹,为自己的母亲女儿的福祉,做过什么?你们甚至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就象那砍杀女儿的父亲、吸姊妹血成长的哥弟一样………从来没觉得这是个问题!

  你问,象我这样声嘶力竭的女人们到底要什么?

  我们要女胎儿的生存权,女婴儿的生存、健康和发展权。女童的安全和受教育的权利,少女有拥有独立意志的权力,成年女性有同工同酬、生育自主自由的权力,她们……应当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接受教育的自由,追求幸福的自由,不被剥削和压榨的自由,享受自己生而为人,而不是一件物品或货物或奴隶的自由。

  仅此而已。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2-19 14: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毕业生返乡报告:老家教育凋敝 暴戾滋生

新闻来源: 中国青年报


杨仁旺(人大附中西山学校教师,毕业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中国青年报》(2016年02月19日12版)


  我的老家在江西庐陵,这里是欧阳修故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这里也是革命老区,星星之火,在此燎原。


  我生于斯,长于斯,出于对这片故土的热爱,从北大毕业后,曾满怀着一腔热血返乡从教,算是对这片热土的一点点反哺。后来回京工作,故乡依旧萦绕心头,几乎每年春节我都尽量返乡探亲访友。


  由于工作的缘故,我最近两年的春节都是在国外度过的。今年一放寒假我便匆匆赶回老家。其间的所见所闻,让我惊讶于故乡的面貌变化之大,远超我的想象;有些变化,甚至令我不寒而栗。虽然之前看到过不少“返乡日记”之类的文章,描绘乡村凋敝的景象,也读过作家梁鸿的《中国在梁庄》这类纪实文学作品,对中国乡村的剧变有一些感性的认知,然而当自己回到故乡,直面家乡的面目全非时,心头依然涌起巨大的悲凉。


  一、礼俗秩序变迁


  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指出,中国乡土社会以宗法群体为本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以亲属关系为主轴的网络关系,是一种“差序格局”。而围绕这一人际关系格局,衍生出的一系列礼节和习俗,建构出了农耕时代的乡村社会图景。而随着时代变迁,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对农耕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原有的礼俗秩序几近崩塌。


  春节前,父亲领着我和在家务农的弟弟一起去山上扫墓。按照习俗,每年清明和年底,晚辈都要到先人坟前祭拜,供上各种祭品,给坟头铺上新土,再烧些纸钱,以寄托哀思。整个过程还是很讲究的,点几根蜡烛、烧几根香、祭品供上的次序、祭品如何摆放、铺土时的说辞、纸钱烧多少、烧完后如何祭酒,等等,有一系列的要求。由于吾乡地处山区,先人逝后一般都葬于山上,如不坚持每年祭扫,坟墓过不了几年就会被灌木和杂草淹没。由于父亲的坚持,祖辈的坟茔依旧完好,每年的祭祖仪式,维系着血缘纽带连接的这分脉脉温情。然而不远处的一些坟头,却因后人外出打工、疏于祭扫而几近淹没于草木之中。血脉亲情的疏离将随着城镇化进程而加剧,越来越多的村民在县城或镇上购置房产,几代之后,晚辈们可能连先人托骨何处都不得而知了。


  不仅是祭礼日渐式微,婚礼同样大受冲击,传统的“婚聘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基本难以为继。虽然包办婚姻大为减少,这应该算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然而“奉子成婚”的现象却日渐增多。年轻一辈在城里打工,谈了对象,生了孩子,再回家补办婚礼的大有人在,我今年回老家听闻的几场婚礼竟大多是这种情况。虽然“奉子成婚”也无可厚非,甚至办不办婚礼都应该成为自由选择,但是年轻一辈回老家办完婚礼后将孩子交给老人照料,他们再出去打工,就造成了留守儿童亲情缺失、监管缺位等一系列问题。


  除了婚礼,像新生婴儿满月、满周岁、各个整十的生日等作为人生历程的重要节点,原本在乡村都要隆重庆祝的,现在一切从简,原本亲友之间礼尚往来的各种讲究基本都不再沿用了,通通简化成了“一个红包一顿饭”的交情。而且由于年轻一辈大多外出打工,这些宴席往往要等到年底亲友返乡后再办,有的甚至干脆就不办了。我小儿子的满月酒就是我年底回老家才办的,原本打算在家里办,更加热闹一些,然而因为天气寒冷,帮厨不好找等原因,最后只好改在镇上的饭店,没有了想象中的热闹,一顿饭过后,亲友们便又各自散去。


  至于节庆,由于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很多节日都名存实亡,也就春节还保留了一些喜庆的气氛,亲友们还能尽力回家团聚。“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王宝强的这句歌词唱到了朴实农民的心坎里,农耕文明安土重迁的习性,使得我们不管离家多远,都心向着故土,盼望着和亲人的团聚。虽然在短暂的团聚之时,可能连共同语言也越来越少,但是亲戚不走动,亲情便散了,春节还是为日益原子化的社会提供了有限的一点点黏合剂,让昔日人情往来密切,充满温情的乡土社会不至于彻底土崩瓦解。


  二、拜金之风日盛


  回到老家,和亲友见面被问起最多的问题就是“你的工资是多少”。金钱成为衡量个人成就的重要标尺,当然如果你是公务员,还会格外受到青睐,官本位观念在乡村依旧根深蒂固。如果说中国社会是人情社会而非法治社会,这一特点在乡村表现得尤为明显,拥有金钱或者权力就能让你成为口口相传的典范,在酒桌上成为座上宾,掌握核心话语权。至于获取金钱或权力的路径是否合法,往往不被过多在意,因此权钱交易、传销、高利贷、非法集资等成功的“捷径”便不断侵蚀着乡村社会,撩拨着村民们日益膨胀的金钱欲望。


  说起传销,我早就听说过村里有人在外打工时陷入传销组织,最后家人拿钱去赎,才把人救出。我万万没想到传销居然会祸及自己和家人。去年我表妹突然给我打电话,哭着说她被人骗了,要向我借钱,而且开口就要上万元,问她被骗的详情,她说得漏洞百出,于是我起了疑心,问她是不是陷入传销了,她就不再与我联系了。后来从家人处得知表妹被她的同学骗到安徽合肥搞传销,我姑父亲自去合肥把她捞出来,她却执迷不悟,拒绝跟我姑父回家,最后姑父只好强行将她带回。我认为一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除非是掉进钱眼里,否则是不会陷入传销陷阱的,然而当下传销之所以大有市场,可能就是因为掉进钱眼里的人太多了。


  高利贷这颗毒瘤在乡土社会本就长期存在,因为通过正当途径贷款对于普通村民而言有些距离,对于银行借贷规则的陌生让他们本能地选择相信借钱更加方便的熟人,即便利息要高一些。让我感到吃惊的是高利贷在乡村不仅半合法化地存在,而且通过高利贷发家的人同样受人艳羡。我的一个表亲通过放高利贷一年挣了近百万,买了一辆不错的小轿车走亲访友,他很享受这种体面,也有不少人表示艳羡。村里买小汽车的家庭越来越多,也许要等到小汽车在乡村也逐渐普及,不择手段的致富可能才不会被艳羡吧。


  最近e租宝的庞氏骗局被揭露,让人们对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开始心存警惕,然而在乡村,依靠熟人圈子进行非法集资的行为却有愈演愈烈之势。我的一位远亲早年做服装生意,赚了不少钱,于是投身房地产,最开始也挣了大钱,然而这两年赶上县城房地产开发过度,库存积压,大量资金难以回笼,于是他动员周边的亲友给他投资,许以高额利息,只要房子能卖出去,他就有钱还本付息。我身边的不少亲戚都给他投资,有的确实得到了较高的收益,口口相传,他在亲友中变成了做公益的楷模。我个人出于善意,提醒亲友见好就收,然而尝到甜头之后,貌似没有几人愿意收手,只有我亲弟弟为了盖新房才把投资的钱拿出来了,确实获利不少,然而谁知道这个泡泡能吹多久,也许泡沫吹得越大,破得越快。


  诚然,村里的物质面貌确实大变样了,村间土路变成水泥路,村民们通过外出打工或搞副业赚了钱的大有人在,一座座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村庄的旧貌换了新颜。从物质角度来说,村里近10年的变化可能大于过去几个世纪,不能不说这是国家经济发展在乡村创造的成就。然而在物质日渐丰盈的背后,却掩盖不住村民们精神世界的集体迷失,当追求金钱与物质成为驱动力之时,乡村社会的攀比之风、铺张浪费现象日益严重,价值观的扭曲程度让我感到触目惊心。



  也许乡村物质条件的迅速改善并未给村民们带来太多的幸福感和满足感。按照美国社会学家默顿的“参照群体”理论,群体的幸福感取决于自己所处的参照系,因此美国空军晋升的速度虽然远比宪兵要快,但因为身边的参照群体中总有比你晋升更快的,因此空军对晋升制度反而更加不满,整体晋升缓慢的宪兵反而认为晋升制度更加公平。同理,乡村的物质条件迅速改善的过程中,总有村民赚的钱比你家多,楼房盖得比你家漂亮,小汽车比你家的高档。当这些物质攀比愈演愈烈之时,原来农耕时代财富相对均匀的稳定感和满足感就彻底消失了,年复一年的打工赚钱成了无奈的选择,仿佛金钱成了维系个体存在价值的唯一原动力。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2-19 14: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暴戾之气滋生


  俗话说“人多好种田,肉多好过年”,宗族聚居的形态是农耕文明自然演化的结果。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指出传统的乡土社会是“皇权止于县政”,地方事务基本是由乡绅治理,而乡绅往往是宗族中德高望重的族老。在宗族自治的格局中,有一套伦理秩序来规范族人行为,调解内部纷争,团结族人力量,捍卫宗族利益。


  今年回老家,最让我震惊的是听说我亲弟弟差点被隔壁的族亲活活打死,事发之后家人一直瞒着我,直到我回老家才得知实情。事情的起因其实不过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由于“村村通”的水泥路修到了村里,而我家的房子距离新修的水泥路还有几十米远,这段路一下雨就踩得特别烂,因此我家想自费从家门口修一条水泥小路接上主路。而路边上有隔壁族亲的一小块地,他们家打算用来盖新房,但是由于这块地面积较小,因此他们谋划着占用一些路面来盖房,如果我家修了水泥路,他们就占不了路面,于是千方百计阻挠我家修路,口角越来越多,矛盾越积越深,最后发展到他家几兄弟在路上拦住我弟弟,按在地上暴打,举起大石头要砸我弟的头,如果不是被路过的村民及时拦住,我弟可能就一命呜呼了,最后仍被打到全身多处骨折。


  古人能够留下“六尺巷”的典故传为美谈,今人却为一点小利大打出手,甚至不惜取人性命,而且下手的还是儿时的玩伴。同宗同族,未出五服,我们幼时还经常在一起玩耍,不料长大后却能因为这点小事反目成仇,痛下杀手,实在令我不寒而栗。


  当我家将我弟弟被打事件告到乡派出所,要求立案调查时,派出所居然要求我们私了,不予立案,最后只是由他家赔了两万元的医药费和误工费了事。我备感震惊和愤怒,问父母为何不及时告知我事情原委,一定坚持要为弟弟讨个公道,然而父母说两家离得这么近,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把他们逼得狗急跳墙,我家里的老小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他们家甚至放话说还要在我家水井里投毒,害死我一家,吓得我家不得不安装上监控设备。


  令人心寒的是不仅我们村里有这样的恶霸人家,我还听闻其他村子的几起暴力事件,而一旦发生暴力冲突后,双方往往会比拼谁的后台更硬,更有话语权,就能主导事件的善后处理。这种以权力为后盾的暴力正在使乡村社会的面貌变得扭曲畸形。如果这种暴力愈演愈烈,乡村社会将出现严重的撕裂,新的暴力逻辑将主导乡村格局,恶人当道,弱者被欺。


  四、乡村教育凋敝


  我上小学时,乡里有中心小学,大一点的村子都有村小,乡里的中学每年也有不错的升学成绩,发奋读书成了农家子弟跳出农门的唯一路径。我们上学时的条件艰难和努力程度可能是现在的学生难以想见的,晚上点着蜡烛在教室自习,在路灯下温习功课等都成了学生时代的珍贵记忆。我参加高考那一年,我们村里破天荒的考出了3个大学生,我本人还有幸成为当年全县的文科最高分,成为村里乃至乡里迄今为止唯一考上北大的学生。然而自那以后,村里的大学生日渐稀少,考上一本的都未再出现过。


  我也曾思考乡村教育迅速走向凋敝的原因,其一可能是“撤点并校”政策将各个村小取缔殆尽,极大地破坏了乡村的教育生态,村里的朗朗读书声不在了,精神指引消失了,文化血脉中断了。其二可能是打工潮给乡村教育带来了巨大冲击,不少村民外出务工赚了钱,返乡后让子女辍学跟着出去打工,也有经济条件比较困难的家庭不得不让子女辍学出去打工。乡里的中学只有初中,往往读到初三时,每个班里都有不少学生辍学出去打工了。原本读书上大学才是跳出农门的唯一路径,后来发现考上大学未必能够赚大钱,并不比外出打工多挣多少,在这种唯金钱论的价值观推动下,学生无心恋学,教育日渐凋敝就自然而然了。其三可能是留守儿童群体日渐庞大,教育难度也超乎想象,由于大量中青年村民外出打工,他们的子女大多留在老家上学,由爷爷奶奶照看,离开了父母的陪伴与监管,加上游戏厅、网吧等外在诱惑越来越多,加之应试教育的模式未有大的改观,青少年厌学、逃学、辍学现象比较严重。其四可能是优秀师资和优质生源的大量流失,由于条件比较艰苦,待遇又较差,乡里的学校很难吸引和留住优秀教师。不少优秀乡村教师都被城里的学校高薪聘走,优秀生源也被城里的学校挖走,加之乡村教育投入不足,这种恶性循环正有愈演愈烈之势。


  从北大毕业后,我曾主动找到乡里的中学校长,提出希望到乡里中学任教一段时间,被该校长一通劈头盖脸的质疑之后不得不转身离开,选择回到县城我的中学母校从教。而在母校任教期间,我看到了应试教育越走越极端,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大有模仿河北衡水中学之势,不惜将学生的应试潜能压榨干净。最终我也不得不选择离开,另寻能够实践教育理念的舞台。


  没有了春风化雨的教育,乡村的文脉几近中断,前文提到的礼俗秩序崩塌、拜金之风日盛、暴戾之气横行等乱象,可能都与以人为本的教育极度缺失有一定关联。如何拯救价值畸形的乡村,可能从长远来看,还要依靠教育,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之功,不在当下,而在未来。然而如何拯救日渐凋敝的乡村教育呢?除了需要国家加大教育投入、吸引更多优秀人才下乡从教,尊师重教的传统需要慢慢复归,尊重知识、不懈求知、敬畏和探寻真理、尊重多元价值等应当逐步成为乡村社会的共识,而不是仅仅尊重金钱与权力,而这种共识的形成,还有极为漫长的路要走,需要时间来慢慢改变。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2-19 14: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点思考与展望


  返乡所见所闻,令我不禁思考乡村剧变的根源。未来乡村的发展将往何处去?


  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巨大鸿沟,中国的农村一直是被动地接受工业文明的影响甚至是掠夺,不论是统购统销,还是工农业产品“剪刀差”,还是农民工进城务工潮,中国走了一条“以农补工”的工业化道路,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建构出了较为完备的工业体系。而延续了上千年的农耕社会的超稳定结构在工业文明的冲击之下支离破碎,不仅生产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剧变,植根于农业文明的价值体系和社会秩序也面临重构,这一切来得太快,变得太剧烈,出现价值紊乱和社会失序也许是必然的。


  西方发达国家用几百年走完了工业化之路,各种矛盾逐渐释放,逐步摸索出解决之道,而中国在城乡二元结构的独特格局之下,仅仅用数十年就走完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才走完的工业化之路,我们遇到的问题、矛盾和冲突,社会遭受的巨大冲击,自然是集中涌现的。这些难题,西方国家可以借助时间的力量来慢慢化解,而我们却不得不集中面对,也许这就是后发现代化国家在借鉴前人经验以获得迅速发展时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吧。


  未来乡村社会的发展将走向何方?这完全不是我等小民可以预料的。不管乡村往何处去,儿时记忆中的乡村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虽有些说不出的眷念,但是时代大潮不可逆转,工业文明乃至信息文明替代农业文明可能是大势所趋,虽然按照王东岳先生在《物演通论》中提出的“递弱代偿”理论,文明的演进可能导致的结果是个体的弱化和依存度的增强,也有一些人选择逆潮而上,离开喧嚣的城市,在偏远山村觅得栖息之所,但是更多的个体可能不得不被时代大潮所裹挟,走上这条前途未卜之路。


  明年过年我要在北京搬新家,又无法回老家过年了。当上房奴后,面对家乡的剧变和亲人的处境,我也备感无奈与无力,除了给予力所能及的援助,我就只能用文字记录下这一时代剧变之下的种种乡村图景了。不知下次再回故乡,吾乡之面貌会变成什么模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3-5 03:22 , Processed in 0.05656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