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4|回复: 2

邓小平在朝鲜问题上的几次严峻表态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发表于 2016-1-29 16: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彭劲秀:邓小平在朝鲜问题上的几次严峻表态在离开平壤前夕,邓小平毫不客气地指责朝鲜把中国的援助,浪费於建造黄金雕像,现在还好意思再向中国要钱。邓小平拒绝再予援助,并要求朝鲜进行经济改革。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最需要的是医治战争的创伤,人民最需要的是休养生息,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和平得来不易,中国需要安定团结,努力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好,让人民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安居乐业了,毫无疑义,这就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的贡献。
  然而,建国伊始的新中国却被金日成拖进他发动的朝鲜战争,在那场血火横飞的战争中,包括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内的十多万中华儿女在朝鲜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但金日成并没有达到武力统一的目的,朝鲜半岛仍旧回到战前以三八线为界的南北分治原状。
  中国为这场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保住了金氏政权。接着,几十年来,我们又年复一年地承担着在诸多方面为他们提供大量援助的义务。如果朝鲜感知中国的情义,珍惜中朝两国“鲜血凝成的友谊”,从而尊重中国,那么我们的付出再多再大也是值得的。可悲的是,人家并不领情,认为你出人、出战、出钱完全是为了你们自己,是应该的。近些年来,对中国极力倡导和谋求的“半岛无核化”不仅不听,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国的大门口进行核试验,中国被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面对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反思几十年来的得失,正如一句俗语所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对这个问题,邓小平看得很准,而且敢于对朝鲜当局当面提出批评和警告。具体地说,邓小平曾对朝鲜有过一次批评性的诘问和两次断崖式的硬话。
  一次批评性的诘问
  一九七八年九月,邓小平到平壤进行国事访问。访问期间,邓小平被安排“瞻仰”朝鲜当局耗费巨资建造、高大挺拔、金光闪闪的金日成雕像。这尊铜像是在1972年4月朝鲜当局为金日成60寿辰在平壤万寿山建造的。铜像包括3米高的基座在内,高达23米,重70多吨,而且曾通体镀金。人所共知,对个人迷信,邓小平深恶痛绝,于是他颇不高兴地问:这尊雕像的外表从头到脚花了多少亿元的黄金贴起来?
  邓小平并不是淡淡地一问了之,据有关资料披露,在离开平壤前夕,邓小平毫不客气地指责朝鲜把中国的援助,浪费於建造黄金雕像,现在还好意思再向中国要钱。邓小平拒绝再予援助,并要求朝鲜进行经济改革。
  两次断崖式的硬话
  邓小平对朝鲜至少曾发出过两次严峻的硬话。按照时间的先后,第一次硬话是因为朝鲜要求军援。
  80年代中,金日成派高级助手到北京要求军援,说半岛形势紧张,韩国要北侵。于是狮子大开口,列出巨额清单要中国援助。
  邓小平看了非常生气,他说:一个子儿也不给,连来人也不见!
  邓小平认为,在和平年代,不能援助军火,这样只能助长对方的穷兵黩武和依赖思想,不利于东北亚的稳定和世界和平。
  邓小平第二次硬话是由于中韩酝酿建交。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中韩关系开始出现解冻与接触。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曾说:“中韩建交问题,对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和维护亚太地区稳定,有着积极的影响。为此,在与韩国接触时,我们一直注意及时向朝方通报情况,争取它的理解。”
  1992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前往朝鲜平壤参加金日成主席八十寿辰庆祝活动。受中共中央委托,杨尚昆向金日成做了通报,并分析了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对外关系,告诉金日成,中方正在考虑与韩国建交问题,同时强调中国将一如既往支持朝鲜的统一事业。金日成听后心中非常不快,但没有发作,只是“请中方再多做考虑。”杨尚昆回国后,将金日成的意见向中央作了汇报。
  中国与韩国谈判建交前夕,金日成决定正式访华,除北京外,还去了山东、南京。当时邓小平因年事日高,一般情况下已不再会见外国客人,但对金日成访华仍是高度重视,他破例会见了金日成。
  谈到中韩建交,双方分歧很大。金日成抑制着满心的不快,向邓小平提出:“既然你想和我们共同的敌人韩国建立外交关系,那么朝鲜可以和中国的敌人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吗?”
  邓小平没有丝毫的迟疑,他非常果断地当面表态:“你们要是和台湾建交那么中朝则断交!”
  尽管朝鲜极力反对,但中韩建交已成定局,不可逆转。中共经过反复斟酌,决定以转达总书记口信的方式,派时任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前往平壤向金日成当面通报。
  据钱其琛回忆,在征得朝方同意后他乘空军专机前往平壤。这当然不是一次轻松的外交访问。在专机上,钱其琛的心里很不平静,他在思考,虽然金日成答应见他,但中国所通报的中韩建交之事,朝方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北京、平壤之间的距离很近,专机很快就平稳地降落在平壤顺安机场。
  以前每次到朝鲜访问,朝方都在机场组织群众欢迎,气氛热烈。这次飞机停在机场的偏僻之处,来迎接钱其琛的只有朝鲜时任外交部长金永南。握手寒暄后,金永南告诉钱其琛,还要去外地,并带着钱其琛走向不远处停着的一架直升机。登上直升机,只见里面放着一张小桌,钱其琛和金永南对面坐着,其他人员则分坐两侧。正值炎夏,直升机里如同蒸笼一般,热不可耐。
  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偌大的湖边。钱其琛回忆道,“熟悉情况的同志告诉我,这里有金主席的别墅,他夏天常来此地休养。”下了飞机,约在上午11时,金日成在一幢高大的别墅里会见了他。
  钱其琛首先感谢金日成在百忙之中会见自己,并转达了中共中央领导人对他的问候和口信:目前中朝两党两国关系正在很好地向前发展,中方对此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当前国际形势动荡不定,随时都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在此情况下,中朝两党两国相互尊重和理解,不断增进友好合作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关于中国与韩国的关系,经过这一段国际形势和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我们认为中国与韩国进行建交谈判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会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将一如既往,努力发展中朝两党两国在长期斗争中结成的传统友谊,支持朝鲜的社会主义建设和自主和平统一,推动半岛局势进一步缓和,推动朝美、朝日关系改善和发展。”
  金日成听后,沉思片刻说: “我们理解中国独立、自主、平等地决定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钱其琛注意到,金日成看了看他带去的礼品,九龙戏珠玉雕和新鲜荔枝,就送客告别了。钱其琛回忆说,“在我的记忆中,这次会见,是金主席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
  金永南外长陪钱其琛简单吃了个午饭,钱其琛就乘直升机返回平壤,向主人告别后,就登上专机,回到北京。当已近下午5点,钱其琛当即直接驱车去中南海向中央领导人作了汇报。钱其琛如释重负,在他的回忆录中说,“这次中央派我去见金主席的任务,至此算是完成了。”
  金日成在会见钱其琛时虽然说“我们理解中国独立、自主、平等地决定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事实证明,这不过是政治家的礼貌语言和外交辞令而已,其实内心是非常恼怒的。据中国驻韩国首任大使张庭延的回忆,1992年7月15日清晨,钱其深乘专机离京赶赴朝鲜平壤,钱其深见到金日成后,金日成态度很冷谈。不仅如此,当金日成在外国新闻中正式获悉“中韩建交”的消息时,气得脸都发青,扬言要在台北设立办事处等报复措施。朝鲜甚至还指责中国“抗美援朝”是假,“保卫自己家园”是真,等等。
  后来,金正日曾扬言,一旦朝鲜爆发战争,周边大国将无一幸免。金氏所指,不言而喻!
  在个人迷信登峰造极举世罕见的朝鲜,邓小平对以金日成雕像为标志的个人迷信敢于一针见血地提出批评性诘问;在对待朝鲜要求巨额军援经费问题上,断然予以峻拒;在中韩建交问题上,当金日成提出朝鲜与台湾建交设问时严厉的回答,这些都是很不简单的,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也是别人不敢想、不敢说的。对如此重大、棘手的外交问题,邓小平要言不烦,三言两语就阐明了立场,表明了态度,说明了问题,由此可见其作为政治家非凡的胆识和魄力!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6: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朝鲜,一个神秘莫测又笑料百出的国度。
李炜光

  (共识会员导师、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



  被独裁者绑架的国度:我的朝鲜亲历记

  大家好!

  今天在共识会员微信群里发了两篇2005年我去朝鲜的游记。平生我就写过一篇游记,就是写朝鲜,因为我去韩国,去别的国家都没有那种一定要把我所见所想写下来的感觉,只有朝鲜有这样一个魔力,让我一定要写下来。

  有限的时间里,我想主要说这样几个问题:

  1、朝鲜的现实情况如何?

  首先想跟大家说一下朝鲜的生活情况究竟怎么样。我是十年前去的朝鲜,那个时候看朝鲜的生活还是很清贫、困难的。

  我在游记里举了很多例子,比如我们从新义州到平壤,只有两百多公里,但是我们却走了一天,早晨九点多出发,下午四点多才到,沿途上能看到的东西不多,只有田野和一些村庄。

  村庄里走过的行人或者是牲畜,感觉都很瘦,不光是人瘦,牛也很瘦,就说明人们的食物是不充足的。朝鲜沿途看到种的庄稼漫山遍野全是,可以从近处贴着铁轨边一直种到远处的山丘上去,主要是高粱、玉米和少量水稻。

  到了冬天,因为山上没有树,漫山遍野的庄稼都收割完了,山就变得光秃秃的,也看不到水流,也算是一种以粮为纲吧。

  我们入住的是羊角岛饭店,号称五星级酒店,中国的旅行团和商人主要住在这个酒店里。条件应该还是很不错的,相当于我们国内的四星级。有的形式可能不太一样,比如说两个人一间,这个是差不多的,但有的卫生间里面没有地漏,水箱的按纽在墙上,所以我们一开始去都不知道怎么用。

  我们要想出羊角岛饭店,一直认为可能会比较冒险。因为白天行程安排很密,也没有时间出去,我就一个人晚上出去。从酒店出来,没有拐弯,一直往前走,走的时候,我就想周围如果有人不让我走我就停下来,如果有人跟踪我我就回去。

  结果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监视的感觉,周围非常黑,也没有路灯。我想去看看平壤的街道是什么样子,结果大概走了二十分钟,因为自己有畏难的情绪,并且周围实在太黑,而且一个人都没有,再往下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所以我就回来了。

  共识会员主群分享实况

  当时我们去朝鲜,参加的是一个由中国人组成的团,我们由丹东学院请过去,这个团二十多人。私下里一直传说我们团里会有一个是国安局的,要监视我们,但我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说不清楚。

  司机不太可能是,另外,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导游,态度很严厉,但却是一个办事爽快、利落的人,于是大家觉得他也不像。

  另外还有一个是平壤一个旅游大学的大学生,是暑期实习,她是一个女孩子,叫金雪姬,很让人喜欢也很让人难忘的女孩,她也不像,最后大家猜测是摄像,摄像这个人高高大大,而且很有礼貌。

  2、朝鲜人究竟怎样看待中国人?

  朝鲜人对我们中国人的态度是我一直特别关注的问题,毕竟我们一直被告知中朝两国是鲜血凝成的友谊,两国友谊是长存的。但是我在平壤期间没有这样的感觉。

  首先导游对我们这个团的中国人显得不是特别和气、特别友好,除了摄像比较好。特别是在参观一些景点的时候他很不耐烦,参观中朝纪念塔的时候为了献花,我曾经当面跟他都急了,他也不回答我,非常倔强的一个人。

  我们在朝鲜是很难接触到普通人的,即使接触到了,也无法对话。我尝试了很多次,希望能够跟当地普通人说个话,结果发现根本不可能。

  为此我曾经带着翻译到平壤地铁里,上下班的人比较多,我跟很多人打过招呼,但是没有人理睬我,根本就不说话,所以不知道他们那边进行了什么教育,他们对中国人算不上友好。

  朝鲜的地铁,图片由读者雨帆提供,摄于2014年8月17日

  在板门店的时候,那儿有一个大型图片展,我们曾经分头去看那上面有没有中国人的形象,结果发现图片展上没有中国人,我们在板门店的谈判桌上也没有发现中国的国旗。

  在板门店参观完以后会感觉这场战争跟中国没有什么关系。当想到中国人曾经在这儿牺牲了几十万人的时候,我们曾经情绪非常激动,也曾经向导游提出要求参观一下中国烈士纪念园,但是导游以没有安排为由拒绝了我们。

  普通朝鲜人,特别是朝鲜行人大部分对我们还是比较友好的,你跟他说话是不太可能,但还是比较有礼貌的。

  大学生金雪姬因为很年轻,可能受朝鲜宣传教育还不太严重,所以她对我们很友好,同时问了我们很多问题,这说明朝鲜青年一代对外界,特别是对中国这个邻国还是很关注的,问的很多问题都是她非常关心的,这说明朝鲜青年一代存在着一些变数,是有可能发生改变的。

  3、结语

  朝鲜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在那儿感觉到朝鲜民族很有内涵、很有教养,感觉他们的素质并不低。

  按理来说,他们现在被独裁者绑架,走的是先军政治,军国主义,人民群众生活比较贫困的这样一条道路,对于他们未来的情况,我是比较悲观的。

  但几天走下来之后,我反倒对她有一些信心,我觉得朝鲜民族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整体,南北方是一个民族,有些基本的东西从来没有改变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2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6: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蔡霞


  (共识会员导师、中央党校教授)


  ■

  那里的“控制”相当于我们的文革时期

  谢谢共识会员君,也谢谢李炜光老师前面的分享,我把我所了解的情况向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1、那里的“控制”相当于我们的文革时期

  李老师说他在朝鲜的时候没人跟他说话,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朝鲜人不跟我们说话,其实朝鲜这个国家对民众和外国人的接触是看得很紧的,朝鲜民众每个人身上发了一枚金日成的像章,那个头像要戴在胸前,就像文革的时候我们戴毛泽东的像章是一样的,就是一个标识。

  因为亚洲人长得都一样,中国人、南韩人都跟朝鲜人长得一样,所以哪怕你是懂朝鲜语的,会说朝鲜话,但是他只要看到你身上没有别像章,他就知道你不是朝鲜人,他们绝对不会答应你任何事情。

  他们身边也不知道有暗探还是有特务,反正所有人都不敢跟老外说话,因为一旦擅自跟外国人说话他们就会被安上通敌的罪名。所以朝鲜人对跟外国人说话是非常恐惧的。

  我们团里有一个鲜族人,他的鲜语是非常好的,因为是他自己的母语。我们一起上街逛过,我们让他跟别人打招呼,他用鲜语跟别人打招呼,想跟别人说话,跟朝鲜行人说话,行人看看我们这群人,再看看他的胸前和我们的胸前,一句话都不说,什么表情都没有,扭头就走了。

  我们遇到好几次是这样的,后来才意识到这里的控制相当于我们的文革时期,这是其一。

  共识会员主群问答实况

  2、朝鲜的经济状况:酒是不可以随便喝的

  我们去的时候,这个团的待遇是非常高的,住的是平壤大饭店。平壤大饭店是一家五星级宾馆,在朝鲜国内来讲是最好的宾馆,在平壤市火车站旁边。

  我们去了以后,名义上是半官方,实际上他们对我们接待的规格比一般的官方团还要高,因为我们领队的人级别非常高。他们接待我们的人相当于当时我们党内曾庆红在的那个位子,你就可以看到我们这个团的级别是什么样的了。

  尽管是这么高级别的团,他们招待的规格也很高,我们团里的男士吃不饱饭,为什么呢?饭是定量的,一顿每个人都有一小碗泡菜,一碗朝鲜的大酱汤,一个蔬菜,两三个人合着吃一份土豆烧牛肉,最多的就是这个。

  大概一个碗里每个人能夹上两块牛肉、两三块土豆,就没了。米饭大概也就是一小碗,所以我们那儿的男士是吃不饱的,对我来讲是没问题的,这就是伙食供应。

  有一次我们到风景旅游区旅游,陪同我们的是他们外交部的中国司司长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党校一个副校长,我们去了以后,那天中午他们拿出朝鲜的苹果酒招待我们。

  当酒放到桌上以后,朝鲜劳动党中央党校的副校长一口一干,我们这边的领队就说看来他是喜欢喝酒的人,你们大家都去敬他酒吧。我们一共就六七个人,每个人都拿着杯子去敬他,这一敬就把桌上的两瓶酒一下敬没了。

  陪同我们的朝鲜外交部的中国司的领导一声都不吭就出去了,他出去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才回来,手里拿着一瓶苹果酒。

  看到这个情况,我们立刻就明白了,原来尽管我们的规格高,尽管朝鲜曾经有部电影叫《鲜花盛开的时候》,就是讲他们的苹果多,所以我们以为他们的苹果酒是他们的特产,可以敞开喝,没想到给我们招待额定就是两瓶酒,第三瓶是那个司长凭着他自己的本事去弄来的。

  这样我们大家明白了,酒是不可以随便喝的,那个酒其实只有12度。到了第二天我们再在一个旅游区的时候,尽管桌上摆着酒,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开那两瓶酒。这是当时朝鲜的饮食。

  朝鲜地铁内悬挂的金日成和金正日像,图片由读者雨帆提供,摄于2014年8月17日

  朝鲜的经济确实像李老师刚才讲的,出了平壤大饭店周围150到200米以后就没有路灯,只有在平壤大饭店门口的200米之内是有电灯的,此外没有灯,整个城市晚上一片漆黑。

  我还特地在晚上到平壤火车站去看看,火车站里点的灯是过去我们用的黄色白炽灯,广场上有小商贩卖小面包、双汇火腿肠之类的东西,大概有那么七八个摊。

  因为没有电灯,他们用的是煤油灯,相当于中国国内60、70年代农村用的有玻璃罩子的小煤油灯,点在那儿做生意。稍稍有些人条件好一点,用的是疝气灯,过去农村在晚上要演大戏看电影的时候就有那种疝气灯点起来,所有小食品基本都来自中国东北。

  他们小商品的情况,当时我也是06年左右到朝鲜访问的,大概相当于中国79、80或者81年的时候,刚刚开始有一些小商品经济,生活消费品还可以买卖。

  3、“我现在对朝鲜的核研究很担心”

  我再说一点,我们去参观朝鲜的工业产品展览会时,他们讲了北朝鲜的工业地区分布情况。我们发现当时朝鲜的核设施离中国非常近。

  当然,他们并不会给我们介绍这就是他们正在实验制造核武器的地点,但是因为我们团里有一位研究东北亚政治的顶级老师,他当时很仔细地看了这张地图,看了他们陈列的工业产品,出来的时候,悄悄地跟我们说了一句话。

  他说我现在对朝鲜的核设施研究很担心,担心什么呢?他们没有更多的技术,自己瞎蒙,出了问题是中国人最倒霉,因为核辐射这些东西马上就会污染到中国东北边境,说不能让他们瞎弄。

  但是如果你帮助他做这种核试验,你就等于给他传送核技术,我们国家是签订了核不扩散条约的,当然不可能派出核专家替他们做这个事情。

  但是他说我们要是在技术上不给予一定的指导,又怕他们祸害我们,所以说这种东西对于朝鲜周边国家来讲,是两难,帮助它不行,不指导它也不行,说不定哪天我们就倒霉。当然这是一个专家的担心,后来我听说美国人也有这样的担心。

  朝鲜街头,图片由读者雨帆提供,摄于2014年8月15日

  朝鲜人对中国人的感情,我觉得是非常复杂的。其实我们一直在讲中朝友谊是鲜血凝成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内心其实对我们并不是十分友好,我们也去看了我们志愿军的纪念塔、志愿军的陵墓,那个陵园里面已经有一些破败凋落的景象了。

  我们去看纪念塔,看到了烈士遗存的纪念物,当时我们很难过,也献了花,陪同我们的朝鲜人没有一句话,他们没有说一句诸如志愿军在这儿为我们流血了的话。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他们很平淡,对我们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而且可以这么说,他们多多少少还会防着我们,所以有时候有些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一点补充

  李炜光:我不知道蔡老师是哪一年去的朝鲜,我是2005年,在当时的情况下,吃上面,我们这些团的男同志也都能够吃饱,所以有的人扛着一箱方便面进去,最后都留给了当地的朝鲜人。看来朝鲜人的经济状况一直没有真正恢复,时好时坏,好也好不到哪儿去。

  纪念塔那个事情我也非常有感触,中朝这种友谊这些年不知道被他们的什么人什么政策搞得非常冷淡,这个从对朝鲜人的接触上可以感觉出来。

  中朝友谊纪念塔现在非常破败,里面有一份花名册,上面都是牺牲了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这些将领或者是军官,但是都是非常破、非常脏的一个红批本子,就放在那个台子上,大家随便翻。

  而且出来买一束花献给烈士要花二十块钱,有的时候感觉,中国同胞出了国以后特别是到了朝鲜这种国家,要向自己的志愿军战士行礼或者献花的时候那么敷衍了事,反倒对他们的领袖行礼的时候一点不打折扣地三鞠躬,我心里真的不好受,我们国人确实在某些方面做得太不到位,太过分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2-28 18:05 , Processed in 0.06536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