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0|回复: 0

FT中文網: 晶片的進口替代與出口導向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6985
发表于 2020-9-8 21: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鲜人 于 2020-9-8 21:28 编辑

      劉遠舉:時代不一樣了,現在有了市場機制,資金鏈斷裂事情就停下來了。不至於拿出良品率極低或者沒有市場的晶片,就如同當年煉出的廢鋼。






  2020年9月8日 15:52 FT中文網專欄作家 劉遠舉


  晶片趕超大潮中,晶片製造大廠武漢弘芯,突然被曝資金鏈斷裂。


  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最初震驚業界,號稱投資1280億元,挖來全球頂級半導體企業家曾履職台積電、中芯國際的蔣尚義,主攻14nm工藝,產能將達每月3萬片。並且將在一年後拿下7nm工藝,趕超台積電、三星,相比之下,中芯國際則要到2020年年底,才能實現7nm晶片量產。


  此次資金鏈斷裂,對外界而言非常突然。但實際上一開始從武漢弘芯的股權結構來看就早有跡象。公司僅有2位股東,分別為北京光量藍圖、與武漢臨空港(地方國資),持股比例分別為90%、10%。然而,北京光量藍圖一直未曾出資,而武漢臨空港經開區繳納出資額2億元。也就是說項目一直都是政府在燒錢。北京光量藍圖,是在弘芯半導體設立前13天才成立的,辦公地點是北京一個50平的商住兩用房,其大股東叫李雪艷。她干過生態科技,賣燒酒,辦餐飲和蓋園林,甚至還賣過中藥,唯獨沒有干過晶片。


  這樣的套路,長袖善舞,資金鏈不斷,似乎也行得通——晶片風口,有了政府投入的初期資金,有政府背書,不斷拉來錢,項目就運轉起來。


  但實際上,這在晶片行業,特别是當下,很難行得通。


  2016年,全球第二大晶片製造廠格芯來到中國,中國幾大城市爭搶得轟動一時,最後落地成都。2020年5月,擬投資100億美元的成都格芯宣布公司因經營情況徹底停工停業。成都格芯也是一個試圖後發追趕台積電7nm工藝的例子,但巨大的支出仍然使阿聯酋主權基金這樣的股東不堪重負,全球版圖縮減之下,成都成為棄子。


  這是因為晶片行業本身投資巨大,趕超更是非常之難,僅僅靠資本遊戲很難短期內聚集產業鏈,得到一個成熟的企業的。更何況,現在國際技術轉移形式,非常嚴峻,連中芯這樣的企業都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更何況一家依靠資本、套路建立起來的企業。所以,爛尾雖然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


  類似的爛尾劇情還一連在南京和淮安發生了兩起,分別是南京的德科碼和淮安的德淮半導體。如果還往前溯,中國造芯運動中的傷疤還有造假的漢芯、與失敗的方舟。


  有人曾說,「移動操作系統生態,其實挺清晰和明確的,就是國家出錢,投種子,一年往市場里撒1000億元,連撒5年錢。允許大面積失敗」。移動操作系統,實際上是比晶片更龐大的生態。


  「政府燒錢燒出一個生態」的思維,放在晶片領域,帶來巨大的利益誘惑,魚龍混雜,必然泥沙俱下。失敗的例子還很多,以新能源車補貼為例,93家汽車企業有72家均涉騙補,金額高達92.7億元。


  2020年以來,從中國的一線城市,都二三線城市都掀起了晶片製造的熱潮。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上半年,江蘇、安徽、浙江、山東的24個非一線城市,已簽約超過20個半導體項目,簽約金額達到了1600億元。這讓人聯想到大鍊鋼鐵。


  其實值得高興的是,時代還是不一樣了,因為有了市場機制。


  這這些爛尾的案例中,政府雖然有所投入,但畢竟都是經歷過市場風雨的,政府損失其實並不大。比如,號稱千億投資的武漢弘芯,政府最終也才投入2億,還有房子在手上,可以另作他用。


  某種程度上,仍然是市場機制讓各方不至於陷得太深,現在已經不是上世紀50年代,政治任務壓倒一切,調配一切資源的年代,政府、銀行、建設方、工人、技術團隊,仍然要拿錢辦事,要算帳。沒有錢,資金鏈斷裂,事情就停下來了。不至於拿出良品率極低的晶片,也不會拿出沒有市場的晶片,就如同當年煉出的廢鋼。


  某種程度上,大煉晶片本身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市場難免有泡沫,所謂繁榮的泡沫也是正常的。但是與大鍊鋼鐵更本質性的區別在於,晶片本身是內鑲在國際市場中的。


  晶片趕超戰略,本質上進口替代策略。


  所謂進口替代戰略又稱「內向發展戰略」。是指用本國產品來替代進口品,國內市場完全由本國生產者供應的戰略,實現經濟上的獨立自主。一般進口替代是主動限制工業製成品的進口,來促進本國相關產業的發展,某些情況下,也可以由無法進口導致。


  與之相對的是出口導向戰略,又稱出口替代,是外向型經濟發展戰略的產物,指一國採取各種措施擴大出口,發展出口工業,逐步用輕工業產品出口替代初級產品出口,用重、化工業產品出口替代輕工業產品出口,以帶動行業發展。


  一般認為,進口替代,不利於促進本國的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和工業技術進步,長遠看來看,扭曲了市場要素,不僅不利於特定行業產品的出口,也不利於經濟發展。


  中國看起來,有實行進口替代的必要。首先,晶片斷供,轉向自己生產,這是一個直觀的反應。其次,從數據上看,中國似乎也有充分的理由實現進口替代。據中國海關數據統計,2019年我國晶片的進口金額為3040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80億美元,同比下降2.6%。國務院發布的相關數據顯示,中國晶片自給率2019年僅為30%左右。那麼一個似乎顯而易見的結論就是,如果自己生產晶片了,不但不怕卡脖子,這三千多億外匯也節約下來。


  不過,事情如果是這樣簡單,那就太好了。


  必須指出的是,中國進口晶片,自身消費只佔一部分,作為世界工廠,大部分晶片都通過手機、交換機、無線基站等形式,又重新出口到國外。也就是說,中國進口晶片是為了賣的。


  晶片不像原子彈、衛星、火箭只要製造出來了,不需要賣,本身就是為了自身投入使用,也可以不計成本。但晶片不同,需要成本低,性能好,才有市場競爭力,才能賣出去,才能實現製造晶片本身的目的。


  所以,進口替代戰略之後,還需要解決出口問題。


  晶片是一個黑箱產品,外界很難了解其內部是什麼,同時,晶片涉及訊息流通的產品,大量的訊息,或關鍵的訊息,通過晶片流轉。這就需要有基本的信任,而這種信任,需要產業鏈夥伴的保護。這就是為什麼,任正非在遭遇卡脖子之後,在濃重的民族主義氛圍中,仍然要堅持說,「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晶片,儘管我們自己的晶片成本低,但我們還是要購買美國的晶片,我們不能孤立於世界,而是要同步成長。」某種程度上,就是需要產業鏈夥伴提供其形象、背書,使得華為手機是一個國際化的產品,在國際市場暢行無阻。


  一個裝滿純國產晶片,在產業鏈上完全和他國產業鏈夥伴脫鉤的產品,缺乏產業鏈夥伴的背書,一定會遭遇輿論、公關上的攻擊,而且很難反駁。一旦如此,市場必然受阻。更何況還有市場準入限制。限制晶片供應與限制市場準入,前者是生產不了,後者是賣不掉,本質效果都是一樣。


  高科技產品,不但要做得出,還要在市場上有競爭力,要能賺錢,才能進入下一輪創新循環。所以,任何高科技企業離不開市場份額。如果脫離全球主要市場,缺少銷量、利潤的支撐,晶片研發投入受限,更新換代變慢,即便有技術優勢也會被慢慢趕上,原本存在技術差距的,會進一步大拉大,失去競爭力。


  所以,晶片行業,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能製造出晶片,還要考慮製造出來的晶片組裝的手機、交換機、無線基站,能否賣得出去。只要有市場,從頭開始,中國人的智慧,20年足夠趕超。如果沒市場,技術創新循環就是無源之水。


  所以,晶片產業,進口替代戰略,離解決問題還非常遠。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6 01:45 , Processed in 0.05403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