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0|回复: 0

《金融时报》疫情改变了办公方式,但可能掐灭创造力火花

[复制链接]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899
发表于 2020-6-26 16: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20-6-26 16:54 编辑

  格拉顿:小型、快速、使用数字技术的虚拟团队或许能够加快工作节奏和提高生产率,但这很少是通向创新的道路。



  2020年6月23日 17:49 伦敦商学院管理实务教授 琳达•格拉顿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未来的工作就是现在这样——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子的。最近几周,我们已经在很多小方框内打上对勾……


  更多居家办公——打勾。灵活的工作时间——打勾。更少的通勤——打勾。更少举行面对面会议——打勾。父亲花更多时间在家陪伴子女和家人——打勾。变得更像“数字原住民”——打勾。愿意为社区做援助工作——打勾。高管理解员工的家庭情况——打勾。我们也有了从未料想到的经历:在家教育孩子,无法与朋友会面,与同事只能进行虚拟会议。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我们改变了很多方面的态度、行为和技能,这将影响到我们的未来。为深入了解人们态度上的转变,我从3月17日起开始坚持写日记,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举行了多场网络研讨会,而且每一两周对高管进行一次调查。以下是我的发现。


  我们中许多人都惊讶于自己这么快就对数字技术得心应手,以及我们在家使用的技术如此可靠(大多数时候)。的确,作为伦敦商学院(LBS)网络研讨会系列活动的一部分,我在3月18日进行了一项调查,在3000名受访者中,只有2%的人回复“我觉得技术令人沮丧。”我怀疑,如果是在五年前,我们是否会有同样的体验?这些数字化方面的经验培养了能力和态度,而这些能力和态度将成为我们适应未来的基础。


  我们还对居家办公有了很多体会,加深了我们对个体处境的理解。在家中一个辟为办公室的房间里和配偶两人一起工作(我就是这样),与既要在家办公又要在家教育孩子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的体验也与不得不和别人一起挤在小公寓里的人不同。我们凭本能就知道从研究中得出的结论:当——且只有当——居家办公者在工作过程中能够不受干扰并且有一个井井有条的家庭办公室时,他们才会更高效。


  与此同时,我们中许多人已经意识到自己多么怀念与他人的接触会面。在我3月18日的调查中,被打勾最多的答复是“我怀念办公室里的社交互动”——而且自那以后,勾选这一条的人只增不减。


  这些体验、发现和感受将如何影响我们对不久的将来的适应?当然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但我们知道,严重经济收缩是肯定的,因此企业的战略重点将不可避免地放在节约成本和提高生产率上。适应力和生产率之间的微妙结合,必须成为高管行动的目标。


  很明显,高管们必须迅速行动,创造公平、合理的工作机制。这意味着要为员工创建家庭办公室提供支持、了解每位员工具体处境、允许有照顾家人责任的员工区分出“在线”和“下线”时间段,通过这些方法来应对远程办公的挑战。我们都需要更巧妙地利用新掌握的数字工具和技能,以免被我们中许多人采取的“始终在线”的工作方式压垮。


  生产率有什么变化?我们几乎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疫情对这方面的影响。我的假设是,当需要赶工、一些繁文缛节被废除以及新的数字技能得到扩充时,某些工作的生产率或许有所提高——反正肯定没有降低到我们想象的程度。我们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物种,我们在压力下工作的能力是非凡的。在我5月7日对来自19个国家的42家公司的高管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我听到了差不多的说法——47%的人认为,高效协作似乎加强了。


  我担心的不是短期生产率,而是较长期的创造和创新能力所受到的威胁。原因如下。小型、行动快速、使用数字技术的虚拟团队能够利用成员储备的知识,加快工作节奏和提高生产率。然而,这很少是通向创新的道路。相反,创新来自于“新奇组合”,其基础是机缘和巧遇。这样的相会通常是面对面的,极少是有意安排的——它们是办公室饮水机旁的放松闲谈。


  这就是为什么当诺贝尔奖得主保罗•纳斯(Paul Nurse)设计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组织架构时,他特意将1300多名做研究的科学家集中在一栋大楼中的原因。正如他去年曾对我说的:“这是一个发现的过程,让不同的群体在一起工作,才能真正具有创造力。”


  此次疫情爆发前,面对面接触是常态。也许在未来几年内,真实的见面将变得稀有而珍贵。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学习如何充分利用这些碰面的机会。在一个迫切需要创造和创新的世界,要确保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在不知不觉中将之扼杀。


  琳达•格拉顿(Lynda Gratton)是伦敦商学院管理实务教授。她与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合著的新书《新的漫长人生——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的兴旺之道》(The New Long Life — a Framework for Flourishing in a Changing World)于5月出版。


  译者/何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0 11:00 , Processed in 0.07193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