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4|回复: 0

遵义会议后张闻天是总书记

[复制链接]

8244

主题

9798

帖子

7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9082
发表于 2019-3-17 13: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千世界 于 2019-3-17 13:46 编辑

  遵义会议后张闻天是总书记?

  何 方

  在讨论张闻天遵义会议后的任职问题前,得先弄清向忠发和博古是否当过总书记。  由于六届四中全会“决定将中央政治局主席改为总书记”,向忠发也就从六届一中全会选出的主席变成了总书记,因而才发生了向忠发被捕叛变后不要再设总书记的问题。这是所有当事人周恩来、博古、张闻天、陈云等都一再说过的。党史中关于向忠发被捕前为主席的说法,是与史实不符的。

  再看博古。根据上述,在上海的临时中央局不设总书记,有如博古1945年5月3日在七大的发言中所说:“由老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指定我做临时中央负责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到中央苏区后,两个中央局合并的会上要推举一位中央领导人,竟然只称为负总责,就有点于理不通了。特别是六届五中全会,选出了书记处,却仍然设一个负总责的,就更不可理解了。实际上,在中央苏区大家都一直称呼博古为总书记,这是延安整风期间也无人否认过的。至今一些老同志还是这样说。时任少共中央局宣传部长、列席过党的六届五中全会的刘英,最近就多次谈到。当时位居第二的张闻天,在事后不到九年写的回忆,应该是比较权威的吧。他在1943年12月所写的《反省笔记》中是这样说的:“博古到后(指到中央苏区)曾召集了一个会议,到的有上海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博古、陈云、洛甫、刘少奇)及中央苏区原有中央局委员(项英、毛泽东、任弼时、邓发)。博古做了简短传达,……于是多数即推举他为总书记。对总书记一职,博古不但未推辞,而且很高兴。”“我当时想,我们原来在上海新中央成立时,曾经申明中央无总书记,一到中央苏区,他却弄起总书记来了。这当然使我不满意。”此外,他谈到博古当总书记的地方还有数处,不一一列举。张闻天这份《反省笔记》,整风中曾得到大家称赞。刘英说,“毛主席看后立即到我们窑洞里来,说,‘我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写得很好’。”总之,博古任过总书记从来没人加以否认,怎么事过四十年后这总书记就一下和一律变成负总责了?

  在大体弄清向忠发末年和博古进苏区后的任职后,张闻天接替博古的职务及其称谓也就不言自明了。这方面文献资料极多,为节省篇幅,下面只摘要列举数件。


  张闻天在遵义会议后任总书记是有党的正式文件可证的。远的不说,只说平反后的就有:1979年8月27日邓小平代表中央致的悼词中说:“就在这次会议上他被选为党中央总书记”。主持这次追悼会的就是陈云,并且由于他的坚持,会期推迟了一个多月,当时他答应让主持会或致悼词都行,悼词也事先送他审阅过。另一件是1978年12月中共中央批准的《关于“六十一人案”的调查报告》中说:“1936年,张闻天同志是中央的总书记,他的批复应该看作是代表中央的。” 

 毛泽东、周恩来等党的领导人在多次谈话中提到张闻天遵义会议后的任职,一再说过他是总书记。例如毛泽东,正面的说法是张当总书记讲民主,能听取大家的意见,所以封他一个“明君”的雅号,这是人所共知的;反面的说法有如李锐所述,“毛谈到王明路线和洛甫任总书记时说,‘你当权不如我当权’。”

  其他领导同志提到张闻天是总书记的就更多了。如伍修权两次提到总书记的话:“会后解除了博古同志的总书记职务……选举张闻天同志为总书记。”(《伟大的长征》)“尔后他又被推选为中央总书记,取代博古主持了中央领导工作。”(《追求真理、锲而不舍——怀念张闻天同志》)杨尚昆:“在遵义会议上,形成比较一致的意见是洛甫代替博古担任总书记。”《彭德怀自述》:“会议结束后,听了传达,大概意思是:改变了军委领导;……撤换了博古的总书记,中央总书记由洛甫(张闻天)担任……”黄克诚:“遵义会议的情况,我是在三军团听毛主席亲自传达的……但担任总书记的是张闻天(洛甫)同志。”  不但党内,就是知情的党外人士甚至外国人,也都知道张闻天是总书记。例如斯诺在《红色中华散记》中,写到他1936年2月16日同张闻天的谈话,一开头就说,“洛甫当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不过也应承认,无论是在国内外还是在苏区和红军中,朱德、毛泽东要比王明、博古、洛甫出名得多。所以连罗瑞卿在中央苏区任一军团政治保卫局长时还不知道王明。可见,王明是批判王明路线后才出名的;博古、张闻天出任过总书记一事能够被长期埋没和不被承认,也就是不难理解的了。

  张闻天本人,在整风中的多次发言和书面材料中,一再提到总书记。在《反省笔记》中除上引谈博古的地方外,也多次谈到书记处和自己的职务。如谈到遵义会议,说:“我不但未受处罚,还被抬出来代替了博古的工作。”“当时政治局许多同志推举我当书记”。后边又讲到,还在六届六中全会前,就已“多次提出解放总书记”,并检讨六中全会时“没有坚持推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总书记,是我的一个错误。”不过,“我确曾向毛泽东同志提过,当时他不主张提这个问题。”“我虽未把总书记一职辞掉,但我的方针是把工作逐渐转移,而不是把持不放。”张闻天确实当过总书记。不然他一再让的是什么“位”呢?他始终说的是让出总书记,没有说让的是“负总责”。

  还应说明的是,张闻天《反省笔记》中叙述的一些史实比较可靠,不只因为得到毛泽东等人的赞扬,还由于他是个勤于动笔的人,在整风时还保存有长征以来的全部日记。据胡乔木说:“他曾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担任中央领导工作时期的耳闻目睹,写了一本大事年表式的中国革命纪事。其中记述了不少外界很少了解的事情,有些事我就是首先从这里得知的。那时闻天同志才四十出头,距所记事件的时间也不远,所以记忆清楚,写的材料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认为这些材料在延安撤退时的丧失“是一个极可痛惜而无法弥补的损失”。可见,张闻天在这时和这基础上写出的《反省笔记》,总比四十多年后别人的一些《回忆》可靠一些。

  对张闻天担任总书记期间情况最了解、现仍健在的要算张闻天夫人刘英。她虽年近96岁,但仍头脑清楚,记忆力极强。遵义会议后她接替了邓小平中央队秘书长的职务,专为政治局和书记处(常委)服务,如照顾中央领导行军中的生活、安排开会、担任记录、进行联络等。中央到达陕北后又和张闻天结了婚,政治局及其常委的会几乎每次都在他们家开,她多在场。派出或回来的负责干部向中央请示汇报也基本都在她家。她同毛泽东的关系又特别好。可以说,直到1937年11月去苏联,在这以前三年的中央情况,她是了解较多的。为了了解张闻天这个时期以及后来的情况,从去年起我已拜访了她数十次。对于博古特别是张闻天担任总书记,她不但一再肯定,而且讲了许多生动细节以资证明,这里难以复述。她在张闻天平反后写的怀念文章,还是讲“闻天同志在担任总书记期间,遵循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坚持党的集体领导制度。”1982年以后,由于陈云提出没有总书记只有负总责,她为了尊重陈云、并在有关同志竭力劝说下,此后写的回忆录中才把总书记改为负总责,只加一句“习惯称为总书记”。但在多次谈话中,她仍坚持张闻天那几年是名副其实的总书记,掌握全局。毛主席主要管军事,自封“大帅”,称张闻天为“明君”。她还几次谈到,1937年11月去苏联治病,共产国际和苏方都是以总书记夫人身份接待的,住王明原用的别墅。王稼祥领他会见季米特洛夫时介绍说,这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洛甫同志的夫人。1938年一天,王稼祥秘密告她,中央书记处进行了改组,实行集体领导,洛甫不再是总书记,但还是书记之一,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召开会议等。果然,等她1939年3月回到延安时,中央的会议已不在他们家而改到毛主席处去开了。

  关于张闻天任总书记问题,除本人和其他当事人的叙述外,杨尚昆晚年谈得更具体可信。他说:“遵义会议以后,不知你们注意没有,有一段时间没有总书记。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闻天同志谦虚。在遵义会议上形成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由洛甫代替博古担任总书记。但闻天同志非常谦虚,再三推辞。毛泽东同志也说自己参加军事指挥较好。于是这个问题就搁置起来。拖了二十来天,不能再拖了,中央常委作出决定,闻天同志这才挑起这副担子。张闻天当时当总书记,是得到大家拥护的。”说是由于毛泽东谦虚,让洛甫做一做看,已有不少研究者指出,根据当时情况,这是不大可能的,也与毛的性格不合。他说过:“什么伟大谦虚,在原则问题上,从来没有客气过。”一位党的总书记(就算负总责吧),不是政治局会议推举(当时常开会,照毛泽东的说法,“洛甫每天要开二十余人的会议”),而由常委分工决定(实际上只是两个常委商定),如此缺乏章法,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由此可见,张闻天担任总书记的前后情况和线条本来是十分清楚的,但在党史上却一直被搅得异常混乱,最后竟被完全否认,变成了以前并未听说过的负总责。究其原因,恐怕主要是由于要使党史跟着政治走,为当前现实服务。因此形势变了,党史的一些提法就得跟着改。

  从遵义会议到1937年12月,中国革命尚未形成权威的领袖,因此客观上需要一个作风民主,善于集中大家意见,坚持集体领导,不独断专行,能把大家团结起来的为首的人(即核心)。张闻天多方面的条件都适合此任,而且事实证明他确实干得不错,因此获得“明君”之称。总书记是全党全军的最高领导,既拥有实权又具象征意义。所以在同张国焘斗争时,毛泽东、周恩来等宁可让出全军的最高领导,也不同意张闻天让出这个可以代表中央号令全党、召集和主持中央会议的总书记。在这三年中,中央多数领导拥护以张闻天为首,人们也都称他为总书记。“十二月会议”决定取消总书记称号,此后大家只称他洛甫同志(这时除毛主席、朱总司令外,其他中央领导多以同志称之),不过他在群众场合被介绍时还是使用“我们党的领袖之一”的名义。整风期间,上下界限分得极严,中央情况下面很少了解,只知张闻天和周恩来检讨最深刻,过头之处很多,当时就令人无法理解。但整风中并无人否认他和博古当过总书记(只是有的说不合法),陈云也没提出他的“负总责”之说。

  整风后期和七大后,张闻天实际上已被排出中央领导核心,只能做一点调研以及后来的小范围地方工作和“授权有限” .及部分外交工作。至于过去的地位、名义和贡献,更一直受到全面的埋没和封杀。


  张闻天被迫害致死后,没想到很快就否极泰来,粉碎了“四人帮”,中央提出拨乱反正,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错案。1959年庐山会议之完全错误及其严重恶果,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张闻天得到平反昭雪。陈云主持追悼会,邓小平代表党中央致悼词,正式宣布张闻天在遵义会议上“被选为党中央总书记”。在这之前,中央批准的中组部《关于“六十一人案”调查报告》中就说:“1936年,张闻天同志是中央的总书记。”在强调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这一时期,张闻天在党史中的总书记地位得到了恢复,报刊上还发表了不少研究文章对此加以论证。




一直被朋友称为小博士。其实就是书读得多一些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19 18:03 , Processed in 0.07253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