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9|回复: 0

往事的回忆 我的父亲吴有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 13: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9年08月30日 14:32:19  来源:新华网



    吴有训(1897—1977),物理学家、教育家,我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以系统、精湛的实验为康普顿效应的确立做出了重要贡献。曾先后在多所高等学校任教,培养了几代科学人才。是我国科学事业的杰出领导人和组织者,对我国科学事业特别是新学科的建立和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作者:吴希如 吴有训先生之女


    1977年11月30日的凌晨,在地安门中国科学院第一宿舍家中,爸爸因突发致命的动脉瘤破裂,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永远离开了我们。当时在他的书桌上还堆满了学术杂志及文件资料,有不少未完成的亲笔给国外华人科学家的信件,及对科学教育工作的建议等。自从1976年文革十年动乱宣告结束,当时已经80 高龄白发苍苍的爸爸兴奋不已,就在他去世的头一天晚上,他还在为迎接他期盼已久的全国首次科技大会的召开而努力伏案工作着,而他却在"春天到来前悄然离去"!与爸爸几十年相濡以沫,患难与共的妈妈和我们几个儿女,面对爸爸的离去留下了心中永远的痛!

    在爸爸去世的17年后,1994年5月妈妈也随爸爸而去!爸爸和妈妈一生经历了许多艰难的年代,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为我们几个子女和我们的后代付出了无私的爱与关怀!而当他们进入老年之后,又正值我们几个儿女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奔忙。弟弟再生在抗美援朝志愿参军,一直在海军部队工作;妹妹湘如在航空学院毕业后,即被分配到西北闫良,一直在为我国的飞机制造事业奋斗着。他们生活与工作的条件十分艰苦,很少有机会能回北京的家!哥哥惕生自清华大学毕业后在部队进行放射医学研究,得了"放射病"而致伤残。只有我从北京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在北大医院儿科工作,除去繁忙的临床工作外,还参与了四清,五七干校,下乡教学等,虽与爸妈同住,但很少有时间给他们以细致的关怀,甚至在一起谈话的机会都甚少。如今回忆起爸妈来,真有说不尽的辛酸眷恋和深深的自责与内疚。

    抗日战争开始,我们家随清华,北大,南开三校从北京长途迁移到云南昆明。只记得爸爸早已离家先行去筹备建校,是妈妈带着我们4个孩子走的。在昆明当时日本飞机轰炸频繁,"逃警报"是我们终生难忘的残酷经历;所以全家搬到乡下黎烟村一个大院,与梅梅贻琦,赵忠尧,余瑞璜,杨武之,任之恭等多位教授同院。我们就在村里小学上学。只记得当时的爸爸愁容满面,忧国忧民,常常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一身蓝布大褂,整日为西南联大理学院的工作奔忙,从乡下到城里去工作是步行或马车。

    妈妈则为我们4个孩子和全家操劳,由于经济困难,爸爸在工作之余,还亲自动手制造一些家用的凳子等,妈妈和其他教授夫人一起作刺绣衣服,卖给在昆明支援抗日的美国士兵,贴补家用,有时换点饼干,黄油给我们吃,妈妈在油灯下作刺绣的身影,我迄今还能依稀记得!她却为此而患上了严重的眼疾。

    在那段艰苦日子里哥哥惕生突然患病,必需手术治疗,妈妈带着他历尽千辛万苦到北平治疗。那段日子里工作繁忙的爸爸兼任严父慈母,把我和再生(4~6岁)带到大普吉他的工作地点(清华大学金属物理研究所)与他同住,2岁的小妹则由一位女保姆照顾。记得爸爸在百忙之中还要给我们做饭吃(多半是煮挂面加一鸡蛋)。再生小时很淘气,曾经被自行车夹轧过,猴子抓咬过,还患过严重的牙龈脓肿。我迄今仍记得多次爸爸背着弟弟,牵着我走很长的路去城里给他治牙的情景!一路还遇到过日本飞机轰炸而要"躲一阵",再走!在大普吉时,爸爸经常因工作不在家,记得陈芳允,孙珍宝,王天眷诸位先生,均给过我们很多照顾。

    爸爸妈妈是严父慈母,他们是善良正直的人。他们从来对子女都是慈爱有加!他们珍视友谊,真诚待人!记得当我们住在昆明小东城脚时,我们都在上联大附中,附小,一路上常可见到草席包裹的死尸,人民生活艰难。一天突然有人用担架送来张钰哲伯伯,他因大量胃出血病情危急,当时他的家在重庆,他独自一人在昆明凤凰山天文台工作;爸妈在家里对他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精心护理,直到基本康复。抗日胜利离开昆明时,周培源伯伯把他们收留的一位云南女孩亚莲托给爸妈,以后亚莲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份子。解放后爸爸调到中科院后,送她去学习,以后成为一名技术工人,并成家立业结婚生了儿女。多年来爸妈对待家里的每位保姆,司机和服务人员素来都是平等真诚的。记得爸爸去世后,几位曾在家中服务过的保姆,专程回来,在爸爸遗像前放声痛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2 12:26 , Processed in 0.07177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