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寒冬开梅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治疗落后于诊断: 当小病人说“我想好好地走……

热度 2已有 318 次阅读2015-2-27 14:54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作者:夏凯莉

2015-02-27 10:02:44来源:南方周末

作为医生,我们真的感受到病人在想什么吗?尊重、理解和关怀病人,我做到了吗? 当小病人说“我想好好地走……”

做儿科医生二十多年,我经历过太多难忘的病人,而小安的故事犹如一声洪钟,震撼了我对于医生职责的理解。那天手术之后,我都没有停止思索:我那样救他,难道错了吗?

加入和睦家之前,我在三甲医院的儿童血液专科和骨髓移植科工作多年。男孩小安5岁时患上白血病,需要住院治疗。小安接受了两年的化疗,其间为了观察疗效,小安频繁地接受骨髓穿刺,一个月就得两三次,他所承受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然而小安出乎意料地配合,每一次治疗都顺利完成,我知道,是对生命的渴望支撑着他。7岁时,小安的病情得到控制而出院;10岁时顺利停药;然而12岁时,小安却因病情复发再次住院,我为他制定了治疗方案,这方案意味着他之前承受过的痛苦,又要从头到尾再经历一遍……我为小安爸爸解释治疗方案的时候,小安就在旁边,一声不响,却泪如雨下。我恨自己当时没有读懂孩子的眼泪,我说“孩子,为你治病,医生不遗余力”,小安爸爸说“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让儿子活下去”。之后的化疗和骨穿,小安都默默配合,然而经过一次次的治疗,穿刺的位置已经布满疤痕,小安的病情也在恶化,腰椎穿刺术变得愈加困难。直到那天,为小安穿刺时尝试两次都失败了,我集中全部精神,满脑子都在想“我在救他的命啊,我得尽全力”,我不断给小安打气:“孩子你是最棒的,忍住,我们再试一次”,而这时,小安突然挣扎着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转身抱住我,一边哭一边说:“夏……夏医生,我不要……不要再做腰穿了,让我走好不好?我真的想走了,我想好好地走……”那一瞬间我感到有东西在身体里轰然坍塌,我本能地抱着小安,眼泪喷薄而出,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从医以来,我尽心尽力地救人性命,哪怕仅存一丝希望。有时,我甚至觉得头上有一顶光环——医者,救死扶伤,圣洁无比!而此刻,我的病人告诉我:他,不想活了?

我和小安的爸爸谈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我们决定,尊重孩子的想法:停止治疗,让小安出院。那个晚上,小安爸爸痛苦无比,我也是。

后来,小安去了迪士尼乐园,完成了一直以来的心愿。之后不久小安就走了,他的爸爸说他走的时候很平静。

小安的生命就这样走到了尽头,每每回想,我都泪流满面。那天之前,我为病人做的每一件事,也会站在病人的角度上去思考,人文关怀,我以为我做到了。而那之后,我反复问自己:我们真的感受到病人在想什么,在经历什么吗?小安的生命只有短短12年,而其中一半的时间,都在经历怎样的痛苦和挣扎?我不敢回想,想起来心都在颤抖;可我又不断回想,给予病人的尊重、理解和关怀,我到底做到了吗?

2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大千世界 2015-2-27 14:58
医学科学的规律就是这样。
回复 大千世界 2015-2-28 17:22
医生的无奈。
回复 大千世界 2015-3-1 14:09
尤其是癌症,诊断水平已很高。但治疗方法仍旧是手术,放疗及化疗。当然,由于能早期诊断,疗效也提高了不少。
回复 大千世界 2015-3-4 10:06
医生的治疗手段,不可能使人类的疾病,完全加以治疗,而有些疾病是很痛苦的,尤其是癌症晚期,往往靠吗啡来镇痛。安乐死还没有成为医学伦理学家们所共识。世界上仅有极少数国家的法律承认。面对着痛苦的病人,却束手无策,这是医生无奈和悲哀的地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9-26 21:05 , Processed in 0.0732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