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寒冬开梅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939年中条山保卫战:800陕西冷娃跳黄河

热度 4已有 262 次阅读2015-1-2 14:51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2014-11-05 07:19:4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亚利

三门峡人门、鬼门、神门原始照片。陕军跳入黄河后的遗体,曾聚在此处。

2
三门峡人门、鬼门、神门原始照片。陕军跳入黄河后的遗体,曾聚在此处。 [保存到相册]


  译电员的秘密

  “过几十年形势变了,这件事可能会震动世人的。”1980年代的一天,山西垣曲县谢村人车国光对朋友王华兴说。

  车国光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三十八军中尉机要参谋和译电员。第四集团军前身是参与过“西安事变”的杨虎城带领的陕军17路军。军中的战士绝大多数为陕西人。

  1939年至1941年三万陕军驻守山西中条山、黄河沿岸抵制日军。陕军跳黄河,就发生在中条山保卫战中。

  作为一名译电员,车国光曾在后方亲历中条山保卫战最惨烈的“六·六战役”,掌握了不少电文信息。陕西800泠娃跳黄河”的惨烈往事最令他不能释怀。

  山西与陕西以黄河为界,而黄河东岸,则有一座山脉,叫中条山。1937年,日军在占领南京以后,蒋介石带着国民政府前往重庆。阻隔日军西进陕西、攻占重庆的正是黄河与中条山这两道天然屏障。

  1938年7月,蒋介石调集第四集团军东渡黄河,赴山西南部中条山、黄河沿岸狙击日军。日本媒体刊登漫画称,蒋介石此举一石二鸟,一是让这支“杂牌军”守黄河,二来也是消耗这支自己一直有心结的部队。

  1939年至1941年,陕军在中条山抗战三年,武器落后,后援匮乏,损失惨重,但一直死守阵地,被称为“中条山铁柱”,却很少受到当时政府的嘉奖,也极少登上当年的报端。

  “六·六战役”是“中条山抗战”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日军出动3万人部队,发动9路分割包抄,飞机大炮轰炸,来势汹汹,目的是夺取黄河军事要塞茅津渡,以便渡河。经过13天激战,最终,陕军两万多人以牺牲8000人的代价守住了阵地。

  “跳黄河”就发生在战斗过程中、未能突围或被逼上绝路的官兵中。

  1939年正是抗战最艰苦的时候,为鼓舞士气,“胜利”被“放大”,而惨烈的牺牲代价则被有意地“忽略”了。壮烈的陕军跳黄河,在当时就被有意识地“忽视”了。

  抗战胜利后,车国光加入胡宗南部队。国民党撤退时,他没有跟去台湾,成为“俘虏”,后经思想改造,到铁路上工作。上世纪五十年代“清查干部”,车国光参加过“胡宗南”部队的“旧案”被翻出,他被遣送回山西老家,当了几十年农民。“文革”期间,因他曾在胡宗南部队当译电员时救过共产党员,才未受到太多迫害,但对“过去”的历史从此闭口不提。

  “文革”结束后,车国光被平反,成为垣曲县政协委员。他曾亲历过抗战,又有文化,因而受邀撰写过不少关于共产党在38军的地下工作的文章。

  但他心里一直有个不能说的秘密。

  上世纪八十年代,车国光认识了垣曲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华兴,两个人渐渐变成知己。车国光对王华兴讲起“六·六战役”和陕军“跳黄河”的事。

  王华兴家就住在黄河边,“六·六战役”的时候,他八九岁,也听过大人们说“黄河上漂尸体漂了三天三夜”的事,只当一个可怕的传说,如今听车国光一讲,才知是抗日士兵跳了黄河。

  震惊之余,王华兴鼓励车国光:你应该把自己知道的写下来啊,写吧,不会有问题的,这是好事啊,是打日本。

  1986年5月,车国光首次将自己的这段回忆记载在《垣曲文史资料第二期》上:本日(1939年6月6日)下午五时许,进攻九十六军敌之主力将我一七七师压迫于方家村、许八坡、老庄黄河沿岸,经白刃战两小时,因众寡悬殊,损失惨重。该师除一部分由陈师长率领向敌后突围外,大部分经过肉搏以后跳入黄河,壮烈殉职官兵计一千五百余人。

  这段文字很短,且仅作为内部资料刊登,看到人很少。但车国光仍然看到了希望,他对王华兴说:“过几十年形势变了,这件事可能会震动世人的。”

  根据车国光口述,王华兴又整理写出一万字的《中条山血战》。后被收入陕西省户县出版的人物传记《赵寿山将军》。

  “我一直希望这段历史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能被西安的人知道。我相信那一千多跳黄河的战士的后代,他们将来一定会来找自己的亲人的。”王华兴对《中国周刊》记者说。

  民间的追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逐渐从多年政治运动中缓过劲来。黄河以西的陕西,不少家庭开始寻亲。寻亲者的父亲、叔叔、兄弟都是参加国民革命军队伍抗战队伍后一去不回的。

  西安灞桥区是原第四集团军军长孙蔚如的老家,这里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都知道,当年村里很多年轻娃跟着孙将军的部队到山西中条山打仗去了。

  和孙蔚如“沾亲带故”的张君祥家就有9位亲人参军,回来了7个。听老人们一说,他才知道,山西有个“中条山”,很多陕西娃就死在那里。

  在寻访老人的过程中,张君祥首次听说:中条山抗战时曾有很多士兵在战斗中跳黄河,不是几个,几十个,而是成百上千个。2004年,他和另外两位陕西本土作家徐剑铭、郭义民共同出版纪实文学《立马中条》,首度全面披露“中条山抗战”细节,由陕西著名作家陈忠实作序。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西北大学老师张恒开始给自己妻子的外爷杨世伍寻找当年牺牲的“档案”和证明(证明其确系牺牲在抗日战场上),因为当时有风声说,原第四集团军38军的战士因后来起义,可以作为革命烈士对待。他的岳母急切希望能摘掉戴了许多年的“国民党军官家属”帽子。

  在给张恒的“牺牲证明”里,一位杨世伍当年的老战友在材料最后提到,在那场惨烈的“六·六战役”中,自己曾经和战友“扑入黄河,免遭被捕受辱”。张恒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事?”

  在张恒看来,那么多陕西兵娃,不论是为求生还是不愿被俘,以血肉之躯跳入黄河并牺牲了年轻的生命,他们都是值得被记住的民族英雄,不啻于“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这样耳熟能详的先烈事迹,他们同样应该被后人记住。

  在一位老兵那里,张恒听说,他在一本名为《赵寿山将军》的书中看到过关于“跳黄河”的详细描述,作者是王华兴。张恒很高兴,在论坛里发帖寻找王华兴,竟然被王华兴侄女看到了。

  那时候车国光已去世,但王华兴已掌握了很多资料:那一仗日本人准备得很充分,火力很强,我们的部队都被打散了,弹尽粮绝。陌南镇跳黄河的,大多数都是从西安来的‘学生兵’,他们是96军177师的候补力量。这些学生兵思想进步,但还没上过前线,甚至还没学会打枪,很多人连武器都没有。他们第一次上战场,就被日军分割包围,赤手空拳,走投无路,不愿被俘,于是跳了黄河……

  车国光和王华兴的文字证明和口述历史让张恒更加确信,“跳黄河”确有其事。1998年开始到2010年,张恒带领学生历时四个年头,跑遍山西黄河边当年战场所在的村庄,寻访了上百位还在世的老人,希望能还原那段跳黄河的历史。

4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寒冬开梅 2015-1-3 20:19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回复 大千世界 2015-1-6 21:14
为这些青年学子默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2-3 19:56 , Processed in 0.05700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