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小辣辣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粪票:集体化时代最重要·的一种票证

热度 6已有 360 次阅读2014-11-22 12:08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王贵成/文

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里,中国的经济供给严重短缺,为了让人民能在一种虚幻的激情里苟延残喘,情为民所系的党和政府天才地发明了各种票证,买什么都要凭票,于是中国进入了史无前例的票证时代。  

那时候,许多农民每天只吃三两左右的毛粮,一年只发1.7尺布票。大多数人们不知道的是,1955年陕西省发的通用粮票,最少为1市两,最多为1市斤;1957年宿迁县发的食油票一套两张,分别为五钱、1两;1963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发了一套两张的地方食油票,分别为1市钱、1市两。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1市两的粮食怎么买?1市钱、1市两的食油怎么打?当年肯定是有办法的,不知道那些量具还是否保存着,这些发明创造即使获不了诺贝尔奖,但上吉尼斯世界纪录则绝对没问题。

最有趣的是,即使已经改革开放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浩荡春风已经吹遍了神州大地,按说票证时代应该结束了,可是依然有乍暖还寒的地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983年还发行1厘米的布票,西藏自治区1984年依然发行1市两的棉花票。由于棉花有弹性,用1市两棉花票买来的棉花可能还算得上蔚然壮观,只是用1厘米布票买来的布究竟能做什么东东啊?

在那个票证时代里,最石破天惊的是,由于农民和集体争抢人粪,有的地方居然还发行了粪票。

合作化了,集体化了,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也实行了,土地归了公,牲口归了公,连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也归了公。主政者是这样认为的,既然你是集体的人,又是吃集体的粮食长大,是集体把你养活的,那你拉下的人粪还不是集体的?这逻辑推理表面上似乎无懈可击,可是农民不干了,因为农民都有点少得可怜的自留地,过日子绝对离不了,即便被称为所谓“资本主义尾巴”,农民还是很爱这个“尾巴”,自己拉下的人粪总要想方设法给它留着。自留地肯定比集体大田的庄稼要好,这是傻瓜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生产队控制茅粪的办法,一开始只是按人头,一家有几个人,年终就记几份大粪工。很快有人就不满提出了意见:人口有大口小口,食量不同,排粪量当然不同,怎么能大口小口混算?应该按出粪量,一担茅粪记一个工。到谁家挑一担茅粪,发一张粪票。这就是粪票的来历。在当时那个票证制度系统严密的时代,什么东西都要发票证收票证,人们的票证意识也被熏陶的空前强烈。就这样,那个年代比较极端的票证——粪票横空出世。由于和大粪相联系,粪票的地位比较卑下,属于在一个小范围内流通的有价证券。可是农民也不小看它,因为它也能抵工分,能兑换工分。最有意思的是,围绕着这张不起眼的的粪票,发生了不少农民与集体斗智斗勇的故事。

 粪票流行过一阵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弊端。因为是论担收粪,农民就发挥开了他们特有的聪明才智,不停地往粪缸里灌水。生产队大粪车上门,收下的尽是清水。生产队收的速度赶不上他灌的速度,粪缸经常是满的,总是招呼粪车来拉,而拉上的却是典型的水货。

 生产队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也知道弊病在哪儿,有人就想出了一个似乎高明的主意,每月放三天茅粪假,这三天,可以往自留地送茅粪,三天以后,茅粪归集体。这仿佛是个人集体双赢的好规定,这三天茅粪假又不固定日期,人们不知道那天放开,就不敢随意灌水了。随着一声“放茅粪啦——”社员奔走相告,欢天喜地,家家出动,给自留地送粪。三天过去了,知道一个月内不会再放茅粪了,人们接着往粪缸里灌水。

 一看这样还不行,生产队雷霆大怒,于是下了禁令:茅粪统统收归集体,多会儿也不准往自留地送茅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社员有的是办法。他们给院子里拉了一堆黄土,掏出茅粪,灌进土堆做成粪干。抽空就送到自留地里去,理由还挺充分的,我倒脏土哩,你也不让?生产队干着急没办法,拉去的,照样是粪水。

真真是岂有此理,生产队气坏了,严令宣布:禁止土粪出村。白天算是安静了,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有小车的用车推着,没车的人拉肩扛,粪干终归是要送到自家地里去的。到了施肥季节,一个晚上,偷粪的队伍欢天喜地折腾到黎明。等太阳出来新的一天来了后,就打着哈欠,拖着疲惫的身子,到集体地里混工分去了。“自留地里拼命哩,集体地里养病哩。”这是当年干活的真实写照。

大队看这个样子还不行,只好派出民兵严加看管,白天黑夜把住巷口,不让送粪的出村。如果谁以为这下子社员就没招了,你就太小看劳动人民的智慧了。自从生产队限死了茅粪,好些人家从此不在家里拉屎尿尿了,有了粪便,他们干脆到自留地去排泄。自留地里挖一个坑,几捆秫秸一斜靠,就是一个简易田间厕所。村里为了方便,社员自留地都分在靠村的附近,人们送粪很方便。在集体田里干活,路就稍微远些,但人们仍要远远地赶过去。于是,壮观的景象产生了,夏天的一片玉米地里,由于农民一家大小都在玉米地上粪,那一排一排干粪横竖成行,如棋盘落子般整齐排列。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集体化30年围绕粪票发生的大粪争夺战,生产队总是连连败北,社员们总有办法把好肥施到自家的地里。无论集体再怎么教育,再怎么强制,都只是可笑的枉费心机。粪票,就这样成了集体化时代最丢人的一种票证。  

现在回过头来重温这段历史,不禁让人感慨万端。农民关心个人权益,想方设法要把自家的自留地种好,难道这也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难道保护个人权益就叫自私自利,个人的一切权利都荡然无存了,才叫大公无私吗?如果这样,这种大公无私就是永远值得诅咒的!

而现在的我们如果还对那样的社会无限神往,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想自以为是的愚民了。

5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闲散看客 2014-11-22 12:21
扼杀自由将严重制约发展,但是过度的自由也不是好事,受到完善法律约束的自由应该是正道!
回复 小辣辣 2014-11-22 12:28
记得苏州也曾给农民发放过粪票,因为那时苏州盛行马桶,只有交了粪票,才能有权收集马桶里的粪便。而且只能按粪票规定量收集。
回复 小辣辣 2014-11-22 12:39
http://www.youtube-mp3.org/  

http://xjl.me/wizard/step1.php
回复 炎黄 2014-11-22 13:24
  
回复 叶慧秀 2014-11-22 14:11
  
回复 寒冬开梅 2014-11-23 20:05
那个年代,农民没有粪是没有办法种田的,尤其是自留地。的确是最重要的票证,因为那时中国农民占了全国几乎90%的人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3-1-29 21:12 , Processed in 0.0572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