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天堂鸟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已有 10922 次阅读2015-10-17 13:59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史伏初

习中央反腐取得辉煌胜利
    两年前我发表了《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盛赞习政权的政绩。一年前发表了《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首次表示中国有和平转型的希望。今天,我将深入探讨和平转型的进程。
    
习政权执政两年半以来,反腐和改革取得巨大成绩,乃我全民之幸。去年此时,江派卧底还轻松地说,习中央反腐不过是“兄弟阋墙”、“选择性反腐”。时至今日,国内外已没人再怀疑“反腐动真格”了,江派惊慌失措,提出责疑:难道反腐不顾后果不留后路?意在警告习派,当心将来遭血腥报复。
    这种警告极其愚蠢。习公既然敢把许多“老虎”从天堂送进地狱,怎会对自己的风险和出路不预先考虑好?他是谋定而动,有备而为。只有江、曾利令智昏,蠢若犬豕,自尝失算的苦果。
    
既然我预测的“习江决斗”已经临近,那么“习江决斗愈惨烈,最后和平转型的几率愈大”及“中国未来八年内极可能会走和平转型之路”的预测也将会如期实现。
   
 必走转型路的原因
    一人责难我:“没有看到转型的任何证据,你的预测只是一厢情愿。”殊不知,若让人看到转型的证据,江派就找到反扑借口,抓到救命稻草了,还能搞成和平转型吗?我不是看到转型的证据(即使看到也不说),而是看到必走转型路的原因。
    
首先,习中央严厉反腐,使大批腐败权贵家破人亡,已结下死仇。“老虎”的后代、下属、死党不可能清洗干净,还潜伏在党内军内,“树倒根还在”,他们现在就放风要政变和暗杀,若按期退休,能逃得过他们的复仇暗杀吗?大智大勇的习政权竟会不“顶层设计”自己的出路?和平转型继续执政,让复仇者永世不能如愿,是最聪明的办法。
  
  其次,习中央反腐,打下许多“虎、蝇”,若无制度“顶层设计”随之,今后必然死灰复燃,再度全党腐败。有些人,总以为习中央虑不及此,实际上他们比谁都明白,专制是腐败的根源,不废除专制,无法阻止腐败蔓延,迟早要被革命推翻。与其被人推翻永远消失,何不自我革命永远荣存?只要有选票支持,和平转型后可以长期合法执政。
    第三,全球很快只剩中国一个专制政权了,难道要等待世界民主国家联合围猎吗?自己华丽转身,变身为民主国家,又不失政权,何乐不为?那时中国可长期保持经济第二甚至第一,这不朽历史功勋谁能抹杀?其后代可永沐荣光。
    任何人都无力终止和平转型的进程,中国将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戈尔巴乔夫和平转型
    中国共产专制是从苏联学来的,苏联共产专制的终结对中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戈氏和平转型成功,给中国极大震动,党内外各派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对中国的政治起了隐秘的特殊作用。因此我们要认真研究戈氏和平转型的谋略、技巧、失误,以及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赫鲁晓夫打破共产专制坚冰
    苏联共产专制的破产,实际是从赫鲁晓夫1956年在苏共二十大上作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开始的,他把斯大林的血腥暴行归罪于个人崇拜,避开了制度的责任。但是在批判斯大林罪行时,人们不可避免会归罪于暴力社会主义制度。暴力社会主义就是暴力夺权——暴力专政——暴力掠夺的过程。后来保守派推翻赫鲁晓夫,改由勃、安、契的21年保守路线执政,他们虽然维持共产专政,但对斯大林的暴力社会主义的批判仍在延续。民众日益强烈要求自由民主富裕,要求废除暴力社会主义制度。1985年,年富力强的戈尔巴乔夫上台执政,他是个蓄谋已久要推翻暴力社会主义制度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的党内政治改革派,他看到“和平转型”条件具备、时机成熟,遂着力实现其民主转型谋划。    
    
戈、叶完成和平转型
    苏共从列宁到戈氏,一直维持总书记的独裁制度,党、政、军、特等一切部门,绝对服从总书记,不服从者即是“人民的死敌”,立即枪毙。总书记独裁制为戈氏搞民主转型提供了最方便的工具。第一步 ,物色并提拔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心腹”占据一切部门的关键位置,不到两年,他已控制了全国权力。第二步,推行总统制,戈氏当然被选为总统,成立总统委员会,行使全国一切权力。使苏共主席团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员会都名存实亡,实际就是取消共党专政,强化个人独裁。第三步 ,开放言论自由,提倡“新思维”与“公开化”。所谓“新思维”,就是以普世价值观批判暴力社会主义。“公开化”就是不保留地揭露苏共的历史罪行,提高民众觉悟,为民主转型准备最重要的“人心”条件。第四步,大量释放过去关押的异议人士,对历史上被害的民主人士平反,恢复名誉,获得民心支持第五步,答应各加盟共和国,两年后可去留自决。
    民主转型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紧张时刻,戈氏竟放松警惕,1991年夏去黑海休假,留在莫斯科的保守派乘机组成“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819”政变,软禁戈氏,下令坦克上街镇压革命群众。
已经被选为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发动人民起义,三天瓦解政变。叶、戈遂联合宣布苏共非法,解体苏联,加速完成和平转型。但转型的“桃子”——政权归了叶利钦,戈氏退休。
    保守派从中学到了什么?
    对苏联和平转型,中共保守派极端仇视,经过反思,归罪于戈、叶二叛徒。于是作出
防止中国复制苏联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
    
第一,取消总书记独裁制,改为“集体领导”,由政治局常委投票决策,必须获得绝对多数票(2/3)才能通过决议。认为这样就可防止戈式和平转型。这导致中共瘫痪,中央权威削弱,到胡时代,“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每个官员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民众进行疯狂掠夺,导致全党全社会腐败,激发了社会矛盾,民主革命迫在眉睫。
    
第二,毛泽东要全党提防出现赫鲁晓夫式人物,保守派要提防出现戈尔巴乔夫式人物,一旦疑似出现,要群起攻之,形成中共长期左倾化,对“右”的长期警惕、排斥,形成民主转型的巨大思想、理论阻力。
   
 第三,要继续把经济搞上去,提高国力和民生,让“改革开放”和“四个坚持”平行,以经济成就补偿民众对专制的不满,严防丢失政权。
    第四,纵容、鼓励官员贪腐,使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极左顽固派自然结成“反改革联盟”,自觉保卫带给他们腐败利益的共产专制,此即腐败治国策略。
  
 中国民众从中学到什么?
    中国民众特别是民主人士对“苏东剧变”非常关心,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实情后,逐渐把戈式和平转型当作一种固定模式:如果一位领导人决心搞民主转型,他就一定会立即提倡普世价值观,善待民主人士,容纳、鼓励他们街头公民活动,鼓励公开批判共党和各任党魁,开放报禁党禁,宣布废除一党专政,实行多党竞争,举行普选,······。民主人士对和平转型模式的这种惯性认识,阻碍他们认识另类和平转型模式。我为了打破这种惯性认识,发表过六篇有关和平转型的文章,首篇就说:“和平转型操作极具神秘性,······正式发动转制前,通常保密,守住主动权。具体的转制过程,因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不同而各异,不具重复性,不可简单复制。”但我人微言轻,无力改变千万人的惯性认识。
    《三国演义》第五十六回“孔明三气周公瑾”,周瑜想复制“假途灭虢”之计一举收复荆州,被诸葛亮一眼识破,遭致惨败而气死。前人用过的计谋,对手也知道,若简单复制,对手就会“将计就计”治死你。简单复制计谋,乃取死之道。每次用计都应有创新,
使对手所料不及,才能出其不意取得胜利。所以说,谋略是世界上最高深的学问。
    
    习政权吸取了什么教训?
    戈氏和平转型,开局顺利,中途逐渐失控,后期疏忽大意,因反改革联盟的反扑而丧失主导权,丢了“桃子”,教训深刻。
    既然党内有了防范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民众有了固定模式思维,若照搬戈式转型模式,必定惨败。必须别出心裁,另创转型模式,才能避过风险取得成功。因此要
走一条有别于戈氏的路,一条让保守派和革命派都看不懂都预料不着的转型之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保守派做好了防范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自有更高计谋予以破解,即《孙子兵法》的“伐谋”,高手斗法,众生眼花缭乱,扑朔迷离。
    彻底打垮江派及其“反改革联盟”前,和平转型没有任何可能性。江派自救的唯一出路是伪装成“左派”,以攻击习政权“右”。习破江的尖端武器是“反腐大轰炸”。由于江派抓不到习政权“右”的证据,所以搞不成政变,自己反陷灭顶之灾。习政权为了不让江派抓到任何把柄,适当表现左倾,说些左话,做点左事,迷惑所有人。毛左派、革命派攻击习政权,恰好可以帮助证明习是“正宗共产党”,使江派找不到反扑的借口。这两派被玩于股掌而不自知。
    和平转型的发动者必须有专制权力的超强独裁地位,对“反改革联盟”官僚群有一言九鼎的威慑力,才能击溃党内对转型的任何反抗。在分权制下,如何集权又不被党内外诟病?如若复制总统制,就被抓住转型证据,决不可取。反腐和改革正好提供解决这难题的机会:成立多个专门小组或委员会,自任头头,不动声色集权一身。
    总结了戈式和平转型的正反经验后,才有“顶层设计”:提出“保党救党”口号,从反腐开局,制度改革继之;排除掣肘,集权一身,击败反改革联盟反扑;平反历史冤案,提高民生,收拢民心;整党、清党,更改指导思想;待阻力排除,必要条件具备,适时宣布转型,为新党的成立、继续执政取得新的合法性。   
    
对历史遗产作选择性吸收
    从毛泽东那里可以吸取两点:1、毛在建政后“三反五反”运动中,杀巨贪刘青山、张子善,是严厉反腐的依据,也是驳斥江派指责反腐达到“公开化”效应的有力武器;2、毛发动革命着眼无产阶级,即最低阶层群体:贫雇农、工人、城镇贫民等,毛虽然用后如弃敝履,但这经验今天仍然可用,给最低阶层群体大幅度提高生活水平,博得拥护,应对江派“反改革联盟”和左、右反对派,就易如秋风扫落叶。
    
从邓小平那里可以吸取四点:1、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不可动摇,并兼顾治理环境污染、暴力拆迁、侵犯群众利益等问题;2、严防左、右派反对势力制造事端,爆发大面积群体事件甚至革命运动。牢抓政权不放松;3、善待和使用知识分子;4、外交路线:亲美欧、和俄日。
    
   
 大谋略家习近平
    习公遵父教,低调从政,不贪不腐守规矩,没有突出政绩,不显政治野心,在江、胡看来,老实憨厚,容易掌控,十六大上被推举为总书记接班人选。五年“太子”生涯,中立于江胡斗之外,冷静观察,谋划天下,成竹在胸。2012年开始进入权力中心,立志高远,谋略超群,步步维艰,节节胜利。弹指间,已下棋七步:
    
第一步,选准十八大召开前一个月(原定2012108日召开)的时机,突然“神隐”13天(92日——15日),声明在“两太上皇”掣肘下无法做好工作,宁愿辞去总书记接班人地位。“两太上皇”顿时慌了手脚,他俩斗了几年才找到可以平衡双方利益的总书记接班人选,若习不当了,在一个月内无能如何找不出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第二人选,将招致十八大开不成,全党必追责他们恋权干政造成的恶果。特别是现任总书记胡锦涛,更无法向全党交代。他只得请出元老调解,接受习三原则后重新接任总书记接班人职位,此三原则为:1、排除元老干政,2、开展反腐,3、继续改革。习公略施小计,就一举扫平执政障碍,取得无上的执政地位。
    习公是有宏大从政理想的大政治家,怎肯放弃接班首脑职位?“神隐”奇谋是为了在上台前废掉“两太上皇”干政,能当好首脑。此奇谋的关键是选中“辞职”的时间,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十八大后,“两太上皇”分化,联胡攻江。在“神隐”期间,还与“红二代”广泛交换意见,抛出自己的执政理念:扫清党内污浊,恢复元老们建党时的党性面貌,得80%的拥护。与胡德平的密谈向外界表白自己的执政理念,为顺利接班铺平道路。从此,“红二代”成其坚强后盾,有“红二代”支持,祸国殃民的江派就死定了。
    
第二步,20134月《前哨》杂志曝光了习近平的内部讲话:“我要搞好黨內的平衡、國內的各個階層和思想領域的平衡啊。我現在只能八面玲瓏,都不得罪了。別看我是個堂堂的總書記,但我其實是在討好各方的。他們喜歡聽什麼,我就分別說什麼話。這叫作進什麼廟,燒什麼香。”两年来他的实践完全不是这么会事,那时他为何要说这样的软话呢?这叫示弱计,是瓦解对手警惕的利器,非常重要、必要。试想,他初莅大位,所有权力(党、政、军、特)都不在手中,处在最脆弱时期,这时岂能让对手窥见自己的计划?若让对手有了警惕和准备,则留给自己的只有死路了。软话一出,都认为他不如胡阿斗,大家可以放心睡觉,他则秘密紧张迅速工作,尽快把各方面权力抓到手,待自己有真实力了,才可露出庐山真面目。
    《三国演义》第一百六回“司马懿诈病赚曹真”就是“示弱计”一例。曹真(字爽)专军权,让司马懿赋闲在家。后闻司马懿病重,未知真假,适幕僚李胜将赴荆州就职,就请李胜利用告别机会侦探司马懿实况。司马懿装重病卧床迎客,行若将死,求李胜转请曹爽在自己死后照顾二子前程。曹爽闻报喜极,彻底放弃对司马的警惕,全家放心出游狩猎。司马乘机发动兵变,夺过兵权和政权。没有这招“示弱计”,那来“三国归晋”?习公用了此计,才有今日成就。
    
第三步,以反腐“救党保党”口号,占据道义高点。重用密友王歧山的中纪委,用“反腐大轰炸”炸碎“反改革联盟”铁板。从审判薄熙来开始,不断抓“老虎”,先选择性打虎,后多目标出击,最后决战虎王。对江派分化瓦解,各个击破,顺藤摸瓜,海外猎狐,步步推进,终于到了即将攻破江派司令部的前夜。
   
 第四步,联合“红二代”和“团派”,孤立江派“反改革联盟”,全力整军,把军、警牢抓在手,以防政变、暗杀。吸收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教训,对“反改革联盟”的任何反扑,立即给于毁灭性打击,决不手软。
   
 第五步,接受戈氏教训,不给他人作嫁衣裳,不让他人吃‘桃子’!加强管理,“左右双打”,封网禁噪音,防止后院失火。“桃子”必须牢抓在手,“不容尔等染指。”政策向最低阶层贫苦群众倾斜,只要农民、工人、城镇平民、军警、青壮年知识分子拥护就行,将来的选票在他们手里。庆丰店“吃包子”就有意透露这一基本路线,可惜很多人没看懂。
    第六步,虽然倡导亚太自由贸易区失利,但不气馁,再提“亚投行”,终获各国支持和参与,达到中国融入世界的目的。
    
第七步,空降18万第一书记进村,表面是扶贫,实际是对基层“苍蝇”大扫除,解救农民,与高层打虎形成对中层官僚消极抵制反腐的夹击形势,也是走最低阶层路线的开头。
  
  估测今后的棋路
    第一步,攻下江派司令部,把江、曾送进笼子。树倒猢狲散,对与江派有密切关系的大批高中级官僚,抓、关、判之外,多数可以“退”。然后在清党中对中下层官僚直至基层大清洗大扫除,人事大调整,允许自由退党。清洗与精简机构同步进行。
    
第二步,积极推进各项改革,把既得利益集团的不义财富吐出来还给民众,向最低阶层群体倾斜输财。
    
第三步,隆重召开十九大。大会主题:1、确立今后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的民主社会主义;2、组成新的中央和地方权力机构,排除江派影响。
    
第四步,对共党制造的历史冤案(“64”、反右、XX功等)一一平反,抚平民心,树立正气,与共党历史罪恶彻底切割。
    
第五步,更改党名,党员从新审查登记。新党或可得70%以上民众支持率,保证在今后的普选中笃定得胜。
    第六步,选择适当时机宣布转型,邀台湾参加制订新宪法,确定新国名、国旗、国歌,经全民公投通过。然后开放党禁报禁,竞选总统和议员。2022年或2023年,总统和议员就职。新党很可能拉国民党组成联合阵线竞选,胜选后联合执政。这样做的结果,可拉住台湾不求分裂出去,同时也能留住港澳、西藏、新疆、内蒙不求独立。目的是建成大一统的民主新中国。如果那时蒙古国自动要求回归,可以接受,会得到美国支持,一个背负收复克厘米亚前科又已贫弱的俄罗斯,没有能力反对作梗。
    
预测未来的新中国
    我在《民主制度》一文中,重点阐述民主制度的两个发展阶段,初级民主制是不可逾越的社会发展阶段,想让社会发展跳级的设想都有害且不能实现。所以,中国和平转型不会建成美国式高级民主制度,可能象新加坡或日本。多党竞选的结果是新党长期胜选执政,新党放弃专政,合法执政,不是一党专政的一党长期执政。有些民主人士会大失所望,但最低层贫苦群众会很满意,青壮年知识分子会纷纷追随新党。几十年后,现在的“最低层贫苦群众”大部分上升到中产阶层了,不以追求经济、物质利益为首位目标,重视道德、精神和普世价值,义务教育提高到高中水平,自然会逐渐进入高级民主社会。
    新中国将有四个主要政党:新党,国民党,民主党,红党。十年后,红党消亡。
    反对派
    习政权施政过程中,有三个反对派,党内的江派,党外的毛左派和革命派,他们都想摘“桃子”。 江派的“反改革联盟”阻止反腐不成,就想搞政变、兵变、暗杀,他们人多势众,经济实力雄厚,以腐败利益自然结盟。但他们腐败堕落卑鄙无耻,丧失了弹劾习的道义立足点,也错过了时机,每一计谋都落在习政权后面,被打散打乱后已溃不成军,失败命运已定。
    毛左派把中共左倾当成不变的常势,拉毛皮充大旗,胡政权不敢碰,习政权不买账,坚决取缔两冒充“共党”,封闭“乌有之乡”等毛左网站,他们只得逃到国外开左派吵架会议。他们绝望之余投靠了江派。
    革命派是些打着普世价值旗号高喊激进民主口号的一批知识人,希望用革命手段推翻习政权后自己执政。革命派中最激进者,却是领取江派大额津贴的“卧底”,他们披着民主外衣助江反习;少数国外华裔,发文鼓吹国内革命,欲享隔岸观火之乐;中国民主党,既然追求执政,必须说习政权一无是处;还有历史上受过极左路线整肃而迁怒习政权的混帐老人;更多的是在反腐运动中家属腐败利益受损者,不能明着抗议,以反专制要民主的姿态反习中央,属假民主派,江派的助力。真正追求民主而能身体力行的革命者,反而只是极少数。这种组合注定要裂解。现在习政权反腐、改革节节胜利,革命无望。万一反腐、改革失败,革命机会才来临。
    法轮功学员曾受严重迫害,一度仇共反共,但现在改变路线:挺习反江。他们不求摘“桃子”,所以比革命派聪明多了。
    毛左派与革命派虽互为水火,但都只为自身利益而奋斗,不关心并完全脱离最低阶层民众,其影响力甚小。他们以反习为共同目标,必然被江派利用,不但反对党内改革派,还与广大最低阶层民众对立,逆社会进步而动,被民众唾弃。两派为最低阶层贫苦群众做过什么?有何功德?即使到宪政时代,拥有最大票源的最低阶层民众也没来由投票给他们。民众讲求实际利益,不欣赏空喊口号。当局早已未雨绸缪,两反对派却只知内部吵架,有何出息?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6-25 20:22 , Processed in 0.0545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