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天堂鸟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红色家族的血色命运

热度 1已有 448 次阅读2015-8-2 00:25 |系统分类:前尘往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导 读

林野的红军部队攻下龙岩,林野的父母在紧接下来的分田运动中双双被杀;四年后红军肃反扩大化,林野夫妇被当作阶级敌人,用大刀劈死;解放后,林野的儿子林博济寻找父亲,六年之后,政府突然告知:你的父亲林野是叛徒。林博济开除公职,背上叛徒家属的黑锅,三十多年与其子女一起在忍受贫穷中受尽折磨和羞辱。

2014年林博济受到习大大接见,表示要子承父业,继续革命!


在本人所写《瞿秋白也救不了命的林野夫妇》一文里,我介绍了林野夫妇的死亡经过。林野的照片存世一张,是他的儿子林博济先生从箧底找出来的。照片是林野在黄埔军校时期照的,国民革命军战士的帽檐之下,英气不掩憨诚,惹人心热的谁家父亲和谁家儿郎形像。


林野父母送林野参加革命,当然希望革命给自己的带来好生活。他们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打破了宁静安谐的乡村生活的。毛主席《西江月》描写道:


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


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这风展红旗如画的胜利描写,阅读起来非常轻松。


1928年,林野就随着毛主席《西江月》中所写的那杆跃过汀江的红旗,打到了自己的家乡。他当时在朱德手下当参谋长,攻下龙岩之后,马上开展的是“分田分地”真忙。


林野家的十余亩田地也是瓜分的对象。分就分吧,农村的地痞流氓却用斩草灭门的方法霸占田产。林野的父母和他的家人在分田分地运动中全部被残暴地杀害。


地痞流氓们知道林野在朱德手下当参谋长,不斩草除根有可能报复。于是,他们以农会的名义找到朱德大闹,要将林野这个地主狗崽子交给他们处置。朱德对这帮所谓的农会人士大加训斥,把林野保护起来。


林野在失去父母的情况下,继续忠于革命事业,在担任公略军事学校校长期间,殚精竭智以黄埔军校所学培养出许多军事人才。在反围剿的战斗中,他所培养的军事骨干发挥了重要作用。据孙毅将军介绍,当时连城朋口温坊战斗中一举歼灭敌兵4000多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很多指挥员都是林野培养出来的。


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之后,红军西撤。林野跟随朱德率领的主力部队向西开进,非常不幸,行军中足部受伤,朱德让他留守江西。朱德意想不到,伤中一救却要了林野的性命——这便是我在《瞿秋白也救不了命的林野夫妇》一文中所叙写的故事。


当时留守江西的政治保卫局由项英和谭振林负责,除中央高级干部外,他们手中掌握中级以下红军干部的生杀大权。此前的工作中,林野与谭振林曾经发生龃龉,谭振林总想找个机会干掉林。于是,谭向项英介绍了林野父母被农会镇压的情况,决定用大刀斩首的方式“肃清”这个混进革命队伍的阶级敌人。


林野是与刚刚前来看他的上海大夏大学毕业的妻子一起被杀的。斩杀之前,谭振林向军事参谋长龚楚报告说:“政治保卫局决定送林野‘回老家’(杀死)。”


龚楚觉得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残酷杀害一个老战友太无道理,先向项英提出不同意见,没有得到项英的支持。接下来向刚刚卸任的党魁瞿秋白和另一高级领导人阮啸仙报告,意图挽回这个错误决定。瞿秋白说:“我的看法与你一致,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好说话了!”阮啸仙说:“老龚啊,我们二人马上就要走了,可你和老谭还要长期共事,为这点小事儿闹不同意见,恐怕不好吧。”


“黄鼠狼给鸡拜年”,好像是笑话。但世上就是有这样虚伪而邪恶的人,这种虚伪和邪恶是某种主义通过革命熔炉锻炼出来的杰作,传统的人类社会不容许的。项英在安排大刀手砍杀林野之前,专门安排了一道晚餐,为林野饯行,还十分盛意地加了一碟儿鸡蛋。


晚餐由陈毅和龚楚陪同,林野夫妇满脸洋溢着爱情的幸福,以及受到首长热情接待的幸福,龚楚看得心如刀绞。席间龚楚劝说道:“山路十五里,夜里行走很不方便,我安排一间房子,让嫂子今晚住下。明天我将嫂子交还给你。”


陈毅和项英都知道龚楚是在救林野的妻子,一起附和。但林野夫妇哪里知道背后的血腥阴谋,缠绵爱情中又哪儿愿意分手。于是,在晚餐后前往军事学校的路上被两个大刀手结果了性命。林野脑袋被刀劈两半,年轻的妻子要救林野,也当场被大刀手一块儿砍死。


我们已经交待了林野这个红色家族的两代人的遭遇,还有第三代和第四代也需要交待一下。林野的儿孙辈不在革命队伍,没有披沥鲜血。但上代人身上溅出的鲜血笼罩着后两代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不是血色的,但是黑暗的、贫穷的和羞辱的。




林野夫妇之死是党史上所谓的极左的结果。但掀看党的历史,向来一个倾向掩盖另一个倾向,一种名义下的杀戮代替另一种名义下的杀戮。林野死后,延安召开的党代会批判王明的左倾路线,为当年肃反扩大化中死亡的同志平反昭雪,林野也在平反之列。留于龙岩家里的林野的唯一的儿子林博济并不知道父亲的悲惨遭遇,更不知道什么平反。福建地方组织对此也毫无所知。


林野的儿子林博济1924年出生。 1934年第四次反“围剿”时林野夫妇把他带回龙岩条围外祖母家中抚养,随外祖母长大。林博济1949年5月也曾经参加过革命,在龙岩县军管会管理档案。


这天下是父亲、母亲的队伍打下来的,林博济要寻找父母,得到自己应当得到的那份荫庇和光荣。但从1949年开始连续寻找六年,走遍了江西瑞金、于都那些当年的红色都城,杳无信息。突然在1956年的一天得到了一个噩耗,比父母死亡还厉害得多的坏消息。县政府人事科找林博济谈话,说:“你父母是叛徒,你不能在县政府工作,请立即滚开!”


林博济开始正式享受父母艰苦革命所带来的丰硕成果:他和他的儿女们背着叛徒家属的黑锅,在人们歧视的眼光中生活了一年又一年。


他们一家十多口人挤在龙岩市北市场边上一间破旧的阁楼里,贫苦无告倒是小事,三十余年间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带给他们的折磨和羞辱令人难以想像。一家人经常抱头痛哭!


井冈山时期,孙毅将军是林野的部下。林野是校长,孙毅是教务主任。八十年代以后,林博济托人辗转找到了孙毅,孙毅为他开具了证明。说林野是个好同志,当时贯彻极左路线,与国民党有历史联系的革命同志都受到迫害,我随主力离开了瑞金,如果不离开,也在被害之列。


1985年春节前,林博济终于接到中共龙岩市委(今新罗区)《关于“二战”时期肃反中被错杀人员平反昭雪的批复》,为林野夫妇平反昭雪,恢复了林野夫妇的党籍。林博济要求将父母评为烈士的要求却得不到满足,按政策规定,属于党内错杀的,1983年以前评为烈士的继续享受烈士待遇,没有评为烈士的只能按一般牺牲人员对待。


林博济本人由龙岩市政府收回,按退休人员处理。此时他已61岁,被驱离工作岗位也已经三十来年。


2009年,林博济的四儿林育健出差到江西,在赣州新华书店发现一本《中央苏区人物志》,书中载有祖父林野在1945年中共“七大”时被追认为烈士的材料,这才知道林野早在四十年代已被平反的事实。书本不能当作证据,又四处奔波在北京找到档案材料,2010年2月地方组织为林野夫妇恢复了革命烈士的荣誉。解放后三十余年,林博济所遭受的侮辱和委屈也算白受。


上溯至林野的父母,林家四代人,上两代人死亡于革命的血腥,后两代人享受着革命血腥所带来的漫长的政治黑暗。漫漫五十多年,中国经历了什么,中国人民遭受的是什么?问题的答案不仅可以在普通中国人身上看到,也可以从林野这样的红色家族的家谱里看到!


历史深处的问题,普通的中国人是不能觉察的,红色家谱里的人们更不容易觉察,包括林氏家族的饱受摧残者。林博济今年已经九十二岁,每天念念不忘烈士后代的光荣,儿孙中有六个共产党员,二个解放军!


2014年习大大视察老区,林博济获习大大接见,这更成了他的荣耀,每天念道:“继承革命意志,发扬革命传统,将革命进行到底!”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夺标 2015-8-2 01:41
闽西根据地往事还有很多历史迷雾,同志相煎的悲剧值得深思。
回复 天堂鸟 2015-8-2 18:48
夺标: 闽西根据地往事还有很多历史迷雾,同志相煎的悲剧值得深思。
这个林野的报道,看到很多,包括龚楚的回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6-15 22:43 , Processed in 0.03929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