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零点的火车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7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推荐晓鸣诗作:移居--- 给新移民

热度 8已有 869 次阅读2015-1-1 00:48 |系统分类:诗词歌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移居
--- 给新移民

       作者: 晓鸣



从丘陵和河谷纵横交错的川南开始
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驿站
移居,一再移居,成了回忆中最明显的事件

移居,不是流浪,不是那种惊恐不安的浪漫
不是旅行,浮光掠影
移居在人生从容赴死的路上,制造一个又一个转折
象河流从湖泊流向另一个湖泊
象根沿着藤蔓,一个瓜又一个瓜地满足膨胀的意愿

我把每个住过的地方都看成家乡
象蚂蚁一样勤奋, 与世无争
在陌生的语言和食物中随遇而安

可是故国啊,我不能沉浸在你残存的光荣里
对你的追忆象一根魔棍
会把眼前的一切化为废墟
当陌生的东西让我沮丧,让我软弱
我总把我的拓荒者祖先,作为虚擬的精神载体



此刻,我想象正站在我出生的山岗上
道路从四面围上来,而河流正在散开
不远处一些村镇倦伏着
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按照家族的要求繁衍

国家,政权以及其它粗暴的名词
象灾害天气那样一代一代摧残我们
但它进入不了我们个人的生活
几千里外的远祖象微弱的恒星
永远照亮我们的内心,
照亮家庭,邻居,村庄和耕种的田野

谁能赋形于我们是一棵树,而不是一只鸟
对于为觅食而奔忙一生的鸟
祖国是一个抽象而奢侈的概念
鸟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
只是为了寻找食物,温暖和安全

是的,我的远祖背水毁寨,
翻山越岭来到这里,
只是为了寻找食物,温暖和安全



乡愁是一种美丽的感冒,只属于苍白的贵族
我的耕植者的血统,不允许我错过季节
我由衷赞叹那些与我一样勤奋的人们
按照本能生活,孤独地创造快乐

此刻我站在北美,远离故乡的地方
盛夏正午的阳光
炽烈得象强健灵魂的幻影

我想象我的远子远孙
会沿用我的姓和列祖列宗遥相呼应
那些照耀过祖宗的日月星辰
今天仍然辉煌地照耀着我们
将来仍然会辉煌地照耀他们

2004年7月24日于加拿大
7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回复 叶慧秀 2015-1-2 00:36
零点的火车: 对,诗贵真
移民是为了下一代生活的更好,这是最真实的目的,其他的目的都是附庸的,貌似高尚但矫情。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0:38
镜花水月:   

读出了很多的自我安慰与无奈。
诗确实有矛盾,因为人是矛盾的。不错,也有自我安慰与无奈,是历史造成。

我坦言,转贴此诗是与“镜花水月”博作对 ,在汉山搞分裂,因为有人乡愁,让我想起这首不乡愁,你看诗人大声抗议:乡愁是美丽的感冒!妹妹想哥泪花流,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世界就是这样多样。不过,话说回来,不乡愁打不倒乡愁,乡愁是永恒的。
回复 马力 2015-1-2 00:43
零点的火车: 在悲怆中生发出向上的力量。
“磨难者”比“失败者”更准确。
确实,时代不同了,英雄主义时代已经过去,诗人站在平民的角度发出诗思。如果说为祖国而移居显然不 ...
不否认每个人都有呐喊的权利。但作者把移民的境界降得太低:
“祖国是一个抽象而奢侈的概念
鸟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
只是为了寻找食物,温暖和安全”
这是点睛之笔也是诗眼,但只是反映了经济移民的愿望(现在又多了走投无路的贪官和其子女)。因此既不符合实际,也不被多数认同。
我们期待,期待有价值的呼唤和呐喊,拒绝矫情和做作。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0:54
马力: 而且缺乏自我批判和反思的能力。
记得文革后,一些回城青年写的诗,有几句如:
我们胜利了。。。胜利的眼睛中流出了泪,
这泪不值一个小钱,
却使我们付出了最深 ...
该诗流露出去国家化和去祖国化的自由主义思想,是一种理想主义,从现实政治的角度也许值得商榷,但国家终究是要消失的,作为一种人类的理想也无可厚非。

诗人为平凡的移居生活注入动力是对移民的可贵的鼓励,与北美式的自大有区别。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0:55
镜花水月: 看文说话,实话实说罢了。乐观豁达当然是好的,但是将流浪说成辉煌就有些矫情了。
是平民的辉煌,不是帝皇的辉煌。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0:59
马力: 还有一个要命的主流论。不少流浪者于是干脆宣称是个伪命题阿Q一番。倒也不错。从心理学上讲,丢掉幻想与实现幻想同样幸福。 ...
我也反对主流论.
"丢掉幻想与实现幻想同样幸福"  ———马式智慧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1:00
马力: 蚂蚁自吹自擂。
蚂蚁长征需要击鼓。
回复 马力 2015-1-2 01:07
零点的火车: 该诗流露出去国家化和去祖国化的自由主义思想,是一种理想主义,从现实政治的角度也许值得商榷,但国家终究是要消失的,作为一种人类的理想也无可厚非。

诗人为 ...
各人的解读可能不同。去祖国更确切的说法是换祖国,因为今天的世界上已没有自由之地。所以以下的一段显得矫情:
“国家,政权以及其它粗暴的名词
象灾害天气那样一代一代摧残我们
但它进入不了我们个人的生活
几千里外的远祖象微弱的恒星
永远照亮我们的内心,
照亮家庭,邻居,村庄和耕种的田野”
诗中是有一些鼓舞的喊声,但因缺乏内在的逻辑和对超越原始生活的理解,喊声显得苍白空洞,仅仅代表一个人的心愿。
回复 马力 2015-1-2 01:13
零点的火车: 蚂蚁长征需要击鼓。
也需要思考。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1:22
马力: 各人的解读可能不同。去祖国更确切的说法是换祖国,因为今天的世界上已没有自由之地。所以以下的一段显得矫情:
“国家,政权以及其它粗暴的名词
象灾害天气那样 ...
所引的这一段包含作者对历史的理解,各人对历史理解不同,作者是经历文革的一代,可能家庭与个人受过创伤,联想到更多历史的灾难,对国家,政权已失去信心,所以,能够永远值得信任的是远祖。似乎看不出这里有矫情,倒是作者的一种心声。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1:24
马力: 各人的解读可能不同。去祖国更确切的说法是换祖国,因为今天的世界上已没有自由之地。所以以下的一段显得矫情:
“国家,政权以及其它粗暴的名词
象灾害天气那样 ...
各人对北美的生活理解不同,比较而言,作者可能认为北美是自由之地,这也反映作者对资本主义世界的理解。
回复 马力 2015-1-2 01:29
零点的火车: 所引的这一段包含作者对历史的理解,各人对历史理解不同,作者是经历文革的一代,可能家庭与个人受过创伤,联想到更多历史的灾难,对国家,政权已失去信心,所以 ...
很可能如此。但北美大陆对印地安人和黑人的镇压不亚于中国对部分人的专政。夹入个人恩怨只会降低作品的格调和作者的历史感。另外对中国历史的理解可能因经济衰退而改变。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01:30
马力: 不否认每个人都有呐喊的权利。但作者把移民的境界降得太低:
“祖国是一个抽象而奢侈的概念
鸟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
只是为了寻找食物,温暖和安全”
这是点 ...
”移居“对港台乡愁诗歌是风格的突破。
当然,站在今天的角度,“期待有价值的呼唤和呐喊”, 他人是可以写出站得更高的新的移居诗篇。
回复 马力 2015-1-2 01:35
零点的火车: ”移居“对港台乡愁诗歌是风格的突破。
当然,站在今天的角度,“期待有价值的呼唤和呐喊”, 他人是可以写出站得更高的新的移居诗篇。 ...
这一点是对的。港台的娘娘腔很快会变成哭声。在痛哭之前不妨抓紧时间乐一乐。
回复 镜花水月 2015-1-2 10:24
零点的火车: 诗确实有矛盾,因为人是矛盾的。不错,也有自我安慰与无奈,是历史造成。

我坦言,转贴此诗是与“镜花水月”博作对 ,在汉山搞分裂,因为有人乡愁,让我 ...
嘿嘿,喜欢你的作对!这首诗中实际上也满含了乡愁,只不过是笑着的乡愁,将血和泪掩藏起来的乡愁,这种乡愁体现在诗中那种矛盾的对故乡的呼喊和眷恋。所以你说的对,乡愁是永恒的。
回复 镜花水月 2015-1-2 10:26
零点的火车: 是平民的辉煌,不是帝皇的辉煌。
实际上只要心安就好!心安之处即我家。嘿嘿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1-2 12:43
镜花水月: 实际上只要心安就好!心安之处即我家。嘿嘿
12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17 00:59 , Processed in 0.0470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