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马力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7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等收入陷阱与中国人口的老龄化有关吗?

热度 8已有 524 次阅读2015-5-1 15:03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中等收入陷阱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最近中国的左派媒体纷纷质疑财政部长楼继伟为避免中国滑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而提出的五项措施。这五项措施是:一、农业改革,减少粮食种植,发展经济作物。二、户籍改革,方便农村劳力向城市流动。三、限制工人联合,增加个体就业的灵活性。四、土地改革,便于土地流转。五、改革社保制度,让国企职工缴纳养老保险。楼部长之所以提出这些措施,是因为他把中等收入陷阱归咎于中国人口的老龄化。当越来越多的人口因年龄增大退出产业队伍后,社会的总收入会减少,从而进入常说的中等收入陷阱。

这个逻辑与李克强总理把改革开放的红利视为人口红利是一样的。因此在上述措施中有三条是为了解放农村强壮劳力去城市打工。然而人口红利的因素并没有得到理论和事实上的证明。我在之前的计算表明中国改开后名义GDP,或官方稍加订正的所谓“实际GDP”,的高增长大部分来自之前的原始积累,即极低物价所造成的物价红利和非市场化资源的市场化。除去这些后,真实GDP的增长率,无论用物价增长的倍数还是用黄金GDP来估算,都比过去小而不是大。如果用中国年轻人的失业率来检验,李总理人口红利的说法和楼部长由此得出的对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解以及妨止措施就更难成立。

本人将从两个方面说明进一步说楼部长的措施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增大中国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机会。第一个方面是说明人口老龄化不是中国人收入不前的根本原因。第二方面将说明中国人平均收入受限的真实原因。本文先讲第一方面。

随便查一下互联网就可看到许多关于中国年轻人高失业的报导,如:

2005年:《中国首次青年就业状况调查报告》公布15岁至29岁的中国青年总体失业率9%,高于中国目前6.1%左右的社会平均失业率。其中72%失业青年长期失业。http://big5.news.cn/gate/big5/www.js.xinhua.org/zhuanlan/2005-05/08/content_4182197.htm

2009年:根据目前对中国青年劳动力需求量和供给量的预测,求得的2005-2020年中国青年理论上的失业人数和每年的失业率如下图所示:

    图一:2005-2020年中国青年失业人数(万人)和失业率(%)预测

其中方案ABC分别是三种不同的计算方案。三个方案的青年失业人数和失业率均呈上升趋势。在2008年,按三种预测方案失业率分别为6.907.267.44,基本相当于东亚地区7%的平均失业率水平。在08奥运年之后,青年失业率将一路上扬,超过东亚各国。在未来的15年中,中国青年的就业形势相当严峻。中国青年失业率已经超过社会平均失业率水平。 http://www.ccyl.org.cn/zhuanti/tgjyz/qsnyj/qyht/200910/t20091027_305542.htm

那么大量青年失业是不是因为农村教育水平低无法满足现代工业的就业要求呢?请看:

2013年:2013年夏季,中国高校生毕业人数达到了史无前例的699万。据教育咨询机构麦可思的调查,截止20134月仅有35%的本科毕业生与雇主签约,而这一数字在2012年同期为47%。这一槽糕的数字意味着有近三分之二的应届毕业生可能会面临失业。西南财经大学对城镇居民开展的调查显示,教育并没有降低青年劳动者的失业率,随着受教育程度的增加,21-25岁之间的青年失业率逐渐上升。http://blog.hr.com.cn/html/42/n-97942.html

2014年:国际劳工组织的调查显示:尽管没有具体的数据说明中国16岁至24岁群体的失业情况,但是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机构表示这一群体的失业率为9.6%对照图一发现图中的预测还相当准确。虽然这一数据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基于群体受教育水平而进行的调查却揭露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相比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群体,学历较低的年轻人更容易找到工作。受教育程度和找工作的容易程度之间似乎出现了负相关关系。这一发现似乎也并不令人惊讶。中国的经济奇迹是三大领域驱动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建筑业以及国家主导的资本密集型重工业。这三大部门并不会给大学毕业生提供合适的白领型工作。这凸显了一个基本问题:在中国青年失业是一个结构性而非周期性问题。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026218-1.shtml

由于中国年轻人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的2014年度创新工程重大科研成果发布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经济增长的“新常态”下,国家应当更加重视劳动人口就业,细化相关指标,尤其是增加青年失业率统计这一项。

事实表明在最后的十年中,中国年轻劳动力不是不足而是过剩,因此有大量年轻人失业。在中国社会老龄化的同时,中国年轻劳力的过剩和浪费在未来还会继续加重,人口红利不是相对减少的而是相对增加的。即便一些过剩劳力来自农村,但目前并没有实质性的障碍阻止农村过剩劳力进入城镇打工,也不需要用减少农村面积和人口来释放更多的农村劳力。当劳力市场过剩时,老龄化与否只是改变就业人群的组成,而不改变就业总数。中国社会的老龄化从目前到未来的许多年内并没有也不会造成中国劳力市场的缺乏。这就是说中国几年前开始的经济增速的减缓并非由老龄化或人口红利的消耗引起的。

提高收入只能通过提高就业的机会、质量和劳动报酬来解决。在失业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大幅提高劳动报酬并不现实。因此人口老龄化引起的收入减少可以由增加现有劳力的就业率来解决。只有当城市劳力不足,就业市场供不应求时,进一步引进农村劳力才有可能增加社会的总收入。而当就业市场有限甚至还在收缩时,盲目加速城镇化引进更多的农村劳力有可能加重城镇的失业现象,而不能增加整体的收入。中国的失业率与受教育程度反相关的现象还说明中国的失业是与简单的产业过剩有关,而不是劳力质量竞争的结果。任何国家都不能靠发展低质产业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因此用农村劳力来填补中国低质产业有限的劳力市场是不能跨越这个陷阱的。一句话,在高失业存在的情况下,把中国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归因于人口老龄化或人口红利的不足是误诊。由此开出的药方固然不能对症下药,而只能加重病情,在加重农村劳力缺乏的同时,造成更大的城市失业率。


7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拭目以待 2015-5-1 15:33
谢马力博的文章。有事要出去,回来认真看,写体会。
回复 镜花水月 2015-5-1 18:20
把您写的文章与现实对照一下,的确如此。如今大学生毕业后就业不仅在一二线城市很难,在三线城市也比较难。在西安,我亲自接触过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村孩子,干的是很吃力的活拿的是很低廉的工资。回家期间看到,在县城每天早上成群的农民在街上揽工,完全就像平凡的世界中上演的那样,一群人等待工头来揽工,一个工作多少人疯抢。看到那些为揽工而疯狂的眼睛,真是打心里有一种恐惧。

我们的部长大人们真的该沉下心去基层好好地了解考察一下真实的国情,了解民间疾苦。真正的为人民谋幸福而不是为资本谋利益。
回复 翰山 2015-5-1 18:28
中国这么大,不容易呀。
回复 追求永生 2015-5-1 18:47
如果从财政部长就是敛财的这个角度看呢,他说的是否有道理?

他说他根本不关心是否平等,老百姓有多苦、有没有长远、有多大风险去买外粮等等这些事情,就如同那些追求发财的资本家一样呢?他的钱不是有人发财,才能收上来吗?否则财政部就不用财打头了。他不当那些为富不仁的资本家代言人谁当?
回复 马力 2015-5-1 19:00
镜花水月: 把您写的文章与现实对照一下,的确如此。如今大学生毕业后就业不仅在一二线城市很难,在三线城市也比较难。在西安,我亲自接触过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村孩子,干的是 ...
美国也在倒退,滑向中等收入陷阱。目前是偷渡来的苦力反而容易找到工作,但报酬极低,受包工头的剥削。包工头一人的收入可以抵几十个廉价劳工日,而且什么事都不干,只负责揽活。前一阵,家得宝门前一大早就有许多劳力排队等人来找临时工。精明的人上网找handy men不找装修公司干活。美国白领失业后很难找到原来的工作。中产阶级消失。这些都与老龄化无关。
中国的农民工也比受更多教育的容易找工。 所以有人突发奇想想从农村招工增加就业。这大概也是财政部长的想法之一。可这些苦力绝大多数挣的是血汗钱,只能呆在低收入陷阱里,想进中等收入陷阱都没门。哪还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
回复 马力 2015-5-1 20:00
追求永生: 如果从财政部长就是敛财的这个角度看呢,他说的是否有道理?

他说他根本不关心是否平等,老百姓有多苦、有没有长远、有多大风险去买外粮等等这些事情 ...
这是我下一篇要讲的问题。
回复 逸立 2015-5-1 20:06
小楼这归结为人口老龄化的说法,是有问题的,这是不得已的!

从解决问题的思路看,有三个核心,第一是新农村建设,第二是没有土地私有化名义的土地私有化运动,第三是平权措施(限制工人联合,国企交养老费),这些都明显和人口老龄化无关,对此马力博不知如何看?

马力博将人口老龄化和中等收入陷阱联系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人口红利也是资源之一,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国家靠出卖能源和资源来维系的陷阱,是对人的解放不彻底,对社会组织的解放不彻底的陷阱,对人的解放不彻底,那么科技的发展就没有根基,科技开发的基础是人的自由度,特别是思想的自由度!而对社会组织的解放不彻底,资源配置的“实际效率”就必然低效,社会组织发展的目标是不断提高社会层级资源配置的“实际效率”!

小楼的措施是得当的,依凭新农村建设和土地私有化来争取缓冲,依凭新自由主义的平权运动来解放个体人和组织,是中国国内经济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基础,这就可以了,这也是财政部长的本份,至于其他,上帝的归上帝,魔鬼的归魔鬼!
回复 马力 2015-5-1 20:59
逸立: 小楼这归结为人口老龄化的说法,是有问题的,这是不得已的!

从解决问题的思路看,有三个核心,第一是新农村建设,第二是没有土地私有化名义的土地私有化运动, ...
下面会谈另外两点。
回复 追求永生 2015-5-1 21:23
马力: 这是我下一篇要讲的问题。
  
回复 拭目以待 2015-5-2 02:00
马力博列举的 “青年劳动力失业率越来越高”,主要是指城市大中专学校毕业的青年人,这是事实。

我的问题是:这些从学校毕业的学生们,通常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份白领的工作,很少有愿意从事蓝领的人。即便熬不下去了,非打工糊口,宁愿到餐馆打工,也不会去做建筑工、环保工、搬运工......之类的重、脏体力活。如此一来,这些粗活就得靠农村来的人从事了。

那么,各大中城市,这样的农民工真得很充裕吗?我不了解别的城市,北京的确很缺。最突出的就是:保姆、护工、建筑工、快递,甚至保安。

我不反对农民工进城,但不能把他们当作廉价的劳动了,应该保证他们合理的工资,其次,即便进城打工,农村的土地仍然应该为他们的未来,予以保留,而不应该制造各种方式,逼迫他们卖地。
回复 皮皮 2015-5-2 05:11
本不想参乎,但马博喜欢,我瞎聊几句:这些经济问题都是现象,骨子里就是个持续发展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了生产资料所有等政治问题,回避的结果就是指标不治本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回复 马力 2015-5-2 08:53
皮皮: 本不想参乎,但马博喜欢,我瞎聊几句:这些经济问题都是现象,骨子里就是个持续发展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了生产资料所有等政治问题,回避的结果就是指标不治本的头 ...
一语中的。外人也就只能嗑牙而已。
回复 马力 2015-5-2 09:03
拭目以待: 马力博列举的 “青年劳动力失业率越来越高”,主要是指城市大中专学校毕业的青年人,这是事实。

我的问题是:这些从学校毕业的学生们,通常希望:自己能找到一 ...
你说的是事实,也可能是部长的想法。但如我说的那样是不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甚至跳不出低收入陷阱。
西方经济学强调发展新科技。这里的逸民博就是代表。问题是这只能是方向,不能以此解决眼下的问题,很大程度上靠碰运气。克林顿也想用高科技代替传统制造业,结果导致互联网危机。
真正可靠和有效的经济模式就只有耦合市场经济,确保在经济持续发展的前提下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这包括不被西方经济学计算在内的无价消费。由于表面的货币收入不高,西方经济学的中等收入概念应当首先改变。片面追求西方定义的中高收入的结果反而更容易陷入陷阱中。
回复 皮皮 2015-5-2 10:23
马力: 一语中的。外人也就只能嗑牙而已。
马博能在就好,可以随时请教。
回复 逸立 2015-5-2 22:20
马力: 你说的是事实,也可能是部长的想法。但如我说的那样是不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甚至跳不出低收入陷阱。
西方经济学强调发展新科技。这里的逸民博就是代表。问题 ...
我不想批耦合市场经济,在目前中国的情况下,这是解构凯恩斯主义,挑战凯恩斯主义的一种比较现实的经济学!

但是,如果耦合经济学没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方向,那么必陷入混乱,这个原因很简单---耦合经济学是对经济结果理性萃取的再萃取!

马力博将鄙人归纳为西方经济学当代水平的代表,鄙人没那个水平,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鄙人都不是在特殊的格式和语境下来描述的。

当我们一旦落入了格式和语境的陷阱后,反映出的东西,和自然真实,社会真实,历史真实的偏差,就天然的比较大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6-25 17:38 , Processed in 0.0653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