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疯疯颠颠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69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古琴考(图)(转)

热度 7已有 829 次阅读2015-5-21 08:08 |系统分类:风花雪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05.21


  • 导语: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古琴生来就已经古老了,它苍凉、高古、恬静,永远是遗音:三千年前初现时,它是天地的遗音;朝代更迭中,它是前朝遗音;每一个音符弹拨后,它遗下余音。高山流水做伴,月夜松涛助兴,闲云野鹤添趣,让悠远的更加悠远,古琴像滤色镜,把五彩斑斓化为清幽水墨,把周遭景物连同琴人的心都作旧了……
  • 撰文:郭晨子
  • 摄影 :李昊
古琴考
在京城的某家琴馆中,一张琴静置于琴桌之上,等待琴人弹响。千百年来,古琴受历代文人推崇,贵为八音之首,却早已超越其乐器的内涵。
 
  古琴生来就已经古老了。
 
  它苍凉、高古、恬静,永远是遗音:三千年前初现时,它是天地的遗音;朝代更迭中,它是前朝遗音;每一个音符弹拨后,它遗下余音。高山流水做伴,月夜松涛助兴,闲云野鹤添趣,让悠远的更加悠远,古琴像滤色镜,把五彩斑斓化为清幽水墨,把周遭景物连同琴人的心都作旧了……

古琴考来自韩国的如山师父独坐湖北武当山的空寂绿林中,抚琴当歌。当琴人把生活的感慨投射到古琴,经由古琴抒发和冲淡,古琴便成人生的余味。

  “琴棋书画”四艺居其首,古琴是文人情怀的最好载体。孔子整理弦歌(即琴歌);蔡琰蔡文姬父女以焦尾琴和《胡笳十八拍》闻世;嵇康因《广陵散》而不朽;陶渊明以无弦琴成就比隐居更具体的生命造型;在胡乐盛行的唐代,诗人们依然听琴;文人气息压过天潢贵胄的宋徽宗设“万琴堂”贮藏名琴;至明清,各地流派形成,一地的河流山川营运出一地的琴声,正如一方水土塑造出一种文风。在历史上,古琴从不是大众的风尚,也未曾消亡,它的音量有限,却绵绵不绝。而今天,仿佛突然之间,古琴“热”了起来。

斤斧以时桐碧
 
  是谁制成第一张琴?年代已过于久远,人间说法不一,但总是出自圣贤之手。良材、善斫、妙指、正心,一张好琴的出现是天、地、人、心的灵气聚集。
 
古琴考

古琴考
在高山之巅弹一支琴曲,当是人与自然最和谐的相处。吴声清婉,蜀声躁急,不同的地理风情孕育出浙、闽、虞山、广陵、诸城等各家琴派,更显古琴博大精深。
 
  在斫琴史上,以唐代雷氏家族最为声名显赫。而斫琴最浪漫的故事出自雷威。琴多用桐梓,但雷威一改桐木制琴为松木,据元代笔记小说《琅记》载:“雷威斫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雪中独往峨嵋。酣饮,著蓑笠入深松中,听其声,连延悠扬者伐之,斫为琴,妙过于桐。”松木斫琴的效果到底怎样,不必深究,这里吸引人的,是风雪中的峨嵋,是酒酣后的独行,是“连延悠扬”的树木在风雪峨嵋的伫立,以及斫为琴后,树木的精魂在抚琴中的重现。
 
古琴考斫琴师将鹿角霜倒入容器,准备与大漆调和,制成敷于琴材上的漆胎,这是髹漆工序的第一步。而髹漆的水平对古琴音质的好坏至关重要。

古琴考
唐琴珍奇,宋琴平和,明重器形,清贵精致,传世名琴体现出了斫琴者的良苦用心,髹漆断纹、琴铭诗赋更显古琴的渊源流传。(从左至右) 1、宋琴 海月清辉 琴面 ;2、宋琴 海月清辉 琴底;3、唐琴 九霄环佩 琴面;4、唐琴 九霄环佩 琴底;5清琴 残雷 琴底。
 
古琴考
天工斫琴
古人称琴为“圣人之器”,造作自然不同一般,岳山、承露、龙池、凤沼拟天地万物,琴额、项、肩、腰拟人体各部,古琴制作之初所要表达的,就是最广大的天地形态和人与天地精神的往来。
 
形:古琴前广后狭,象征尊卑之别。琴长一般为三尺六寸五(约120-125cm),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说象周天365度)。整体造型主要依琴体的颈、腰形制不同有所区分,常见的有伏羲式、仲尼式(如上图)、连珠式、落霞式、蕉叶式等等。
 
材:琴面拟天,为阳,多用松透的桐、杉木;琴底拟地,为阴,多用坚实的梓、楠木,两种材质刚柔并济,琴面底板阴阳相合,琴音方内敛深沉。通常旧材比新材更为斫琴者青睐。但并非一定之说,历代斫琴大师也不断发现除桐梓、旧材以外的良材。
 
工:在古琴制作上,最关键的当属处理槽腹和髹漆两项工序。大小槽腹的深浅、中空剜留的大小、底面厚薄的匹配比例,都会影响古琴音色的变化。一张琴,无论槽腹如何凸凹不平、错落“粗糙”,只要音色达到精良,其槽腹处理也是合理的。髹漆对琴的外观和音色表现也至为重要,漆胎的成分、打磨漆胎的层次、方法、次数,到桐油合光、退光等,都极为讲究。
 
大圣遗音
 
唐琴 九霄环佩: 伏羲氏。为唐代西蜀雷氏所斫。桐面杉底,形制古朴,通体髹紫漆,遍布小蛇腹断纹。清末曾为琴家祝桐君弟子叶潜所藏,1923年为逊清宗室溥侗所得,现藏故宫博物院。琴名“九霄环佩”与“包含”印为同时旧刻,苏轼、黄庭坚题跋及腹款均系后刻。指叩音松润而有回响,丝弦散弹发金属弦音,堪为传世唐琴之最。
 
宋琴 海月清辉: 仲尼式。南宋时作,清时由热河行宫收藏,现藏故宫博物院。琴面较平,有“耸肩而狭”之象。琴表髹栗壳色漆,补以朱漆,鹿角灰胎,金徽,水波形断纹。背面龙池上方刻“海月清辉”,下刻篆书“乾隆御府珍藏”印。此琴做工精细,琴音松透清亮,颇具金石之韵。
 
清琴 残雷 落霞式:光绪年间,谭嗣同用雷劈梧桐监制的古琴之一。黑栗色漆,蚌钿徽,龙焦尾雕灵芝云纹,尾托作藤蔓纹,左右对称。琴背面龙池之上刻魏碑体“残雷”二字及下刻行楷诗歌均填以石绿。1952年钱君宜先生将此琴捐献故宫博物院。琴的造型优美,形制适度,在留存的众多清琴中,堪称佳品。
 
  已是21世纪的今天,斫琴又当如何?
 
  “虞田琴斋”的田双琨先生把自己家当了作坊,民族乐器从根本上还是适合小作坊生产。”田双琨说,他现在自己斫琴,亦不断有年轻人拜他为师,学徒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能做出一张琴,田双琨即授予他本人所制的证书。
 
  已名声大噪的“钧天坊”则有着全然不同的气派。斫琴师王鹏兴建于北京大兴的钧天坊占地万余平方米,内有池塘荷花、垂柳拱桥,有生产厂房和他的个人工作室。他将斫琴工序分为各个独立车间,上漆的专门上漆,做岳山的只负责岳山,最后由王鹏统一把关,如流水线模式。
 
  生产线上的古琴还能有古琴的韵味吗?针对这样的疑问,王鹏说,“继承传统文化继承的是文化精神,而不是文化形式。”
 
古琴考
在北京郊区的钧天坊琴馆中,王鹏辅导一位外地赶来的学生习琴。在古琴被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古琴教学市场日益火热。
 
缫丝为弦成好音
 
  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引得卓文君私奔,两人当垆卖酒,成就风流佳话;清代李渔著文,若要娇妻美妾习琴,主人一定要会听琴,否则对牛弹琴了无趣味。文君相如的佳话不过是文人风流,李渔的趣味终有轻薄相,倒是这对无名伉俪的心弦化作了琴弦,相濡以沫,凄清哀婉。
 
  斫琴、弹琴、听琴,琴弦寄托了太多情感。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琴,琴弦自身又关乎遗产的定义和传承。
 
手挥七弦弄归鸿
 
  初接触古琴时,听说古琴没有琴谱,真真吓了一跳,如若没有琴谱,觅知音的《高山》、《流水》如何流传?嵇康临刑前声称要“绝矣”的《广陵散》怎么未绝?古琴演奏的依据是什么呢?
 
  见诸文字记载最早的琴谱是唐人卷子中的《碣石调• 幽兰》,为南朝梁末丘明所记,用语言描述了弹琴的手法和音位,后世称为“文字谱”。文字谱尚未形成符号系统,宝玉看到的是唐代琴家曹柔制作的“减字谱”,“减字”就是将汉字的某一具有特征的部首或笔画取出,再和其他部首、笔画、数字重新组合成一个符号。
 
古琴考
雕刻于木板上的《酒狂》琴谱显示,“减字谱”是将汉字的某些部首、笔画取出,重新组合成为符号,这种琴谱使众多琴曲得以流传。
 
  “减字谱”以弹琴时的手法明确了音高和音位,但没有时值标记,也就是说,古琴谱没有注明每个音的长度。尽管清代有人以工尺谱记录古琴曲谱,增加了板眼节奏,但大部分曲谱仍没有固定节拍。所谓古琴没有琴谱的说法由此而来。作为历史最悠久的独奏乐器,古琴的乐谱却没有限定每个音符的时间,给予每个弹奏者即兴发挥的弹性。古琴谱对于时间的漫不经心,如同国画中的留白,体现着虚实相生的观念,每一个具体的音是“实”,而音的长度是是“虚”,“减字谱”上的音高是“言”,“减字谱”上没有体现的音的长短是言外之“意”。
 
古琴考
在一场弘扬中华文化的晚会上,来自国子监国学班的少年们正等待入场。无论因何学琴,古琴本身都将在一些幼小的心中留下绕梁的余音。
 
绕梁余音今犹在
 
  古琴的魅力在你不知它从何而来,却仿佛你与这个声音在相互等待,它永远是“蓦然回首”的“灯火阑珊处”;它的魅力也在于它的每一个音符仿佛都为余音而存在。
 
  古琴的余音实质上是余味。当文人把生活的感慨投射到古琴,经由古琴抒发和冲淡,古琴便是人生的余味。
 
  2003年被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古琴渐渐热了。知名琴家和琴派本多出自江南,但北京作为不可撼动的文化中心,却成为古琴的热土,这还是“古”琴吗?当寂寞的古琴遭遇喧嚣的时代,寥落的琴音遭遇热闹的追捧,文人的雅好遭遇市场的炒作,古琴弹出的,到底是怎样的“余”音?
 
  或许在我们身心疲惫时拨弄三两声,即刻的心灵慰藉才是古琴真正的“余音”吧。这种“余音”,也正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今日作为“遗产”必须保护和传承的原因。这种“余音”,可以自丝弦发出,可以是个人打谱,甚或可以是自己斫琴。古琴具有安静的力量,每个现代人都能在古琴中安顿自己。

2

鲜花
4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cannaa 2015-5-21 08:55
武当山好幽静啊,要是能把这边的院子做成那样就好了
回复 华盛顿人 2015-5-21 10:49
中国古琴,魅力犹存。
回复 寒冬开梅 2015-5-21 13:46
我爱古琴。
回复 新鲜人 2015-5-21 13:49
优美悦耳的琴声,久久不散。
回复 小辣辣 2015-5-21 17:25
想起了金庸的小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9-29 19:16 , Processed in 0.07727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