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网海漫游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令公子车祸 目击者:一男两女并非赤裸(图)

已有 389 次阅读2014-12-25 19:47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令公子车祸 目击者:一男两女并非赤裸(图)


  随着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的落马,两年前关于其子令谷的车祸被爆出更多细节。12月24日,有媒体援引车祸的唯一目击者称,车内的一男两女被甩出车外时衣着整齐,并非赤裸着身体。


  那场引发无数讨论的车祸,发生在一场小雨之后。


  两年前的3月18日凌晨,雨后的北京城,寒意阵阵。北四环保福寺桥东侧辅路,昏黄的路灯照射下,仍然可见一滩滩积水。


  中国大陆门户网站搜狐网报道称,当时时针走过4点10分,黑夜宁静的有些安详,驾车前往机场的沈先生停下车,在路口等待红灯。


  突然,夜空的寂静被马达的轰鸣撕破,透过后视镜,沈先生看到一个黑影,由车辆的后方,从西向东急速驶来,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放肆地嘶鸣,逃命似地狂奔。


  沈先生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吓,下意识的踩油门向前,车子蹿了出去,躲避背后的黑影。


  “砰!”毫无征兆的,黑影撞上桥洞南侧的墙壁,一个火球飞出。巨大的冲击力把黑影甩向另一侧的护栏。“砰!”黑影被护栏弹出,停在了沈先生的左前方,碎片噼噼叭叭的打在他的车上,火焰迅速吞噬了黑影。


  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立刻拨打了119和120。


  这时他才看清,那是一辆已经支离破碎的黑色跑车,发动机和后轮掉落在了他的右后方,车头和大部分车身横在他的左前方。车内的一男两女被甩出车外,衣着整齐。后来,有外媒报道车中人几乎裸体,这让人浮想联翩的细节,与这一车祸的唯一目击者的回忆并不相符。


  虽然车体已经严重损坏,但车身黄色标牌上腾空跃起的黑马依然完好无损——这是一辆法拉利跑车。


  车祸现场


  交警和消防员都先后赶到现场。


  据当时参与救援的消防队员讲述,车内唯一的男性大约20多岁,被甩飞在离车几米远的地方,脑袋下方一滩血,已经身亡。另外两名女性也被甩出车外,其中一名女子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微弱的哼哼声。


  据知情人回忆,虽然现场惨烈,但在场的救援人员认定这是一起普通的违章驾驶,按照常规程序处理现场。


  其中一名女性伤者被送往离事故现场较近的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据当天值班医生透露,该伤者二三十岁,送来时头皮受损,右腿骨折,送到医院时并无生命危险。另一名女性伤者,20多岁,颈面部烧伤,已被送往另一家医院,也没有生命危险。


  因为事发凌晨四时,没有媒体记者第一时间赶到车祸第一现场。后来传播到网上的夜幕中的车祸现场图片,都是消防部门通讯员拍摄。中午时分,媒体记者接到通讯员于祥的线索,赶到事故现场。


  当时,现场已经被清理,碎玻璃和金属片裸露在地面上,交警勘察现场留下的白色粉笔印清晰可见。一扇黑色车门、破碎的车灯及棕垫等物品,散落在绿化隔离带上。


  据赶往现场的记者回忆,当时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唯一的让人好奇的是,该跑车仅有一排座,限乘两人,事故现场却出现了三人死伤。


  第二天,包括《北京晚报》、《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北京媒体,在社会版上,刊登了这条车祸新闻。


  这是条再普通的不过的车祸新闻,几乎每天都会在北京都市报的媒体上出现类似的报道。不过,很快,这条新闻就展示出其不同寻常的地方。


  有记者在计划刊发此事时,受到了阻拦。据其回忆,当时的阻拦并非以强制的方式,而更像是私下的请求。


  报道最终还是在报纸上刊发了,但这些报道并没有在网络上流传——这看起来很正常,这只是一条地域性的社会新闻,本没有成为全国性新闻的因子。但只有操作者,才知道其中的非正常。


  至今,关于车祸的报道,只能看到模糊的电子报图片,文字内容在各媒体的官网上已经无迹可寻。


  2014年12月23日,《新京报》重新在自己的网络版上刊发了这条两年前的旧文。前一天晚上,令计划被公布受到调查。令计划掩盖其子车祸的信息,重新在网络流传。舆论认为,这起车祸和掩盖车祸,是令计划仕途的拐点。


  在此之前,有些普通人的命运已经被改变。


  资料显示,当时为媒体提供车祸线索的通讯员名叫于祥,曾在北京市海淀区某消防中队任职。在拿到消防部门的通稿后,曾有媒体询问于祥事故当事人的姓名,于回答称,“姓贾”。


  知情人称,于祥因为报道此事被撤职,“脱了衣服”。


  网络查询显示,于祥作为通讯员,曾常年为北京各都市报提供车祸、火灾等新闻线索,2012年3月18日之后,他的名字名字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事实上,在当时,北京各消防中队的通讯员都有为报纸提供新闻线索,展示消防部门积极处理各种事故的任务。于祥,也只不过是做了自己份内的工作。


  经多方证实,于祥已在2012年3月份后退伍,回到老家辽宁,之前的北京手机号已经不再使用,战友也无法和他取得联系。


  关于车上两名神秘受伤女子的信息,已经无从考证,这场暗夜发生的车祸,或许将让两人的青春成为陪葬。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5 23:56 , Processed in 0.03385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