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网海漫游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炎黄春秋内讧?人事震动背后的妥协与较量

热度 4已有 491 次阅读2014-11-17 15:36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炎黄春秋内讧?人事震动背后的妥协与较量

日前,《炎黄春秋》总编吴思的一份辞职声明流 传于网络,内文称自己作为法定代表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杂志社异乎寻常地安排了四个社长和两个总编辑。在略有不满的表态之外,吴思还透露自己身处“信任危 机”之中,令其感到难以接受。早在中共下达“收编”指令之时,《炎黄春秋》便进入了多事之秋,从社长到主编频频更迭。若将胡德平变更为掌门人是其以曲线自 救的妥协方式抵挡“外患”,那么吴思辞职这一“内部矛盾”便可算作“内忧”,可见现下《炎黄春秋》命运多舛的、外部妥协的背后还有内部的无声较量。


“以敢言和针砭时弊”著称的文史政论刊物《炎黄春秋》 创刊于1991年,其背景不可谓不深,改革元勋、习近平之父习仲勋亦亲笔题字“《炎黄春秋》办得不错”,这也被看作是《炎黄春秋》之所以能保持相对较大的 编辑自主的要素之一。该杂志经常发表一些涉及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敏感人物的文章而备受读者追捧,也曾因谈及“宪政改革”、“普世价值”等敏感话题而使网 站被“停业整顿”18天,杂志社也险遭“关门”。



杜导正


然而不久前,北京传出《炎黄春秋》再度面临中宣传部整 肃,将被“收编”的消息让外界一度为其命运堪忧。9月18日,杂志社收到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公文通知,要求该社主管单位由原来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 会,改为文化部属下中国艺术研究院。需在60天内完成变更手续,否则便吊销执照。外人对这样的变更大多不明所以,但熟悉运作内情的便深明这一招既狠又辣: 编辑自主权被逐渐削弱,政治审稿权会逐步严控,长期以来力推政改而敢言善言的《炎黄春秋》便失去生存空间。由此,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炎黄春秋》高层人 事不断震动,且频频处于舆论场的风口浪尖之上。


面对来自于上峰的压力,老社长杜导正曾坦言,若编辑方 针无法坚持,不排除停刊的可能。但杜导正的解决方式颇为巧妙。日前,《炎黄春秋》宣布新掌门人由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出任,同时,前国务院副总 理陆定一的儿子陆德任常务副社长兼法定代表人。对此,副社长杨继绳解答称:由于现在上面要收编(杂志社),杜老年纪很大,已经91岁了,我们考虑能跟上面 (高层)打交道的人,就是胡德平。且从过往记录来看,胡、陆二人的体制内改良主义者的作风与《炎黄春秋》的主基调别无二致,或许会对于炎黄春秋保持一定的 独立性,坚持杂志原来方向可能会大有益处。


《炎黄春秋》主动邀请胡、陆二人担任正副社长的要职可 以称得上是曲线自救,但两人上任以后,是否就能够让当局改变原来通知(收编)的要求,不更改主管单位,还需观望。此时,外患还未解除,其带来的后续效应已 经初显,《炎黄春秋》内部人事余震不断,总编辑吴思在辞职声明中写道:2014年10月29日,未经杂志社最高决策机构社委会商议,杜老(名誉社长杜导 正)宣布,暂停少数服从多数等“社委会议事三原则”,老人小组为杂志社最高决策机构。11月5日,在社委会没有讨论,我作为法定代表人也不知情的情况下, 杜老宣布第二次人事调整,异乎寻常地安排了四个社长和两个总编辑。随后,新任总编辑谈到宋江架空晁盖,提议讨论对我的信任问题,新任常务社长附议。至此, 我感到难以继续履行原有职责。


《炎黄春秋》内讧了?吴思的辞职声明虽用词婉转,但难 掩其语境之下的不悦之情。简而言之,未经告知与商议的背景下,吴思难以接受此番巨大的人事变动,其二,吴思面临着队伍内部的“信任危机”。与此同时,微博 实名认证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专业博士生导师的郭世佑透露,吴思在编完今年第12期文稿之后,发表辞职信,执行主编黄钟、洪振快也将辞职。胡德平等人的人 事重组,让刚刚为《炎黄春秋》将走“喉舌”之路而扼腕惋惜的右派学者们松了一口气,而吴思的辞职再次令外界为这本的敢言杂志的前路担忧。


11月16日,《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其微信公共 平台发表了题为《吴思委辞炎黄春秋总编辑》一文,颇有为知己“鸣不平”之感。罗昌平表示,上月传出胡德平出任社长,陆德任常务副社长兼法定代表人,网上一 片叫好。以胡陆两位尊者的声誉,理当获得这般赞许,但如果属实,可喜,也挺悲哀。掌舵的,出局的,发财的,放炮的,观火的,隐身的,都系于二代,办家良心 媒体也得指望他们,民之空间何在?但据多维新闻记者17日查看时,点击该文章已经显示“此内容被多人举报,相关内容无法进行查看”。


罗昌平的文章被屏蔽的含义不言而喻,是为中共的一贯作 风,也足以发现,《炎黄春秋》外部妥协的背后还存有内部较量,攘外必先安内,《炎黄春秋》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应当是如何走出这一尴尬境地。有评论称,吴思 辞职一事笼罩老人政治的阴霾,一个让许多人希望尚存的标志,体制沉疴依然难愈。这一论调未必客观,但事情发展到此地步,着实叫人扼腕。但对于吴思而言,或 许也是解脱,正如吴思辞职声明文末所言,“十七年来,我在杂志社得到了杜老和同事们的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我铭刻在心,深表感谢。离开杂志,确如杜老对 《亚洲周刊》所说,我是学者型的,不适合官场缠斗。”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3

看看
1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千世界 2014-11-17 16:44
如果胡德平能接任社长,应该是好事。据说胡德平至今尚未到任,不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7-23 15:20 , Processed in 0.05518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