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镜花水月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5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打开一扇窗

日志

[翻译]明天之歌———一首感恩节之歌

热度 8已有 555 次阅读2014-11-28 10:39 |个人分类:转贴文章|系统分类:诗词歌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翻译]明天之歌———一首感恩节之歌

作者: 汤安         

这篇文章和里面的翻译修改自一篇2011年感恩节的旧作,《汤安: 感恩节探古,一个关于感恩的印第安人旧事》,又到感恩节降雪夜,搬来这篇以前写的感恩文章。

前 言


《天问》是人文历史上一篇罕见仅有的独步千古之作,非帝高阳豪门大学之士,批阅考证数以国图资料馆记的浩瀚资料而不能成其文。其中涉及对几乎全部古典神话传说和古史材料的“天问”: 洋洋洒洒350多行,170多个问题。神话古史杂陈,世代兴亡并举,王逸《章句》:“屈原放逐。忧心愁悴,彷徨山泽,经历陵陆,嗟号昊旻,仰天叹息。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儒傀,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周流罢倦,休息其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呵而问之,以渫愤满,舒泻愁思。” 此说有史籍为据,庶几近之,然而那样也许就需要屈原带着一个庞大的竹简甚至包括甲骨文的车队去放逐山水之间,并且有一个由无数画卷组成的历史长卷绘画展示厅供三闾大夫揽胜赏阅,就是在今天是否可能也值得怀疑。怀疑天问应该是类似鲁迅年青时考证《毛诗序》等古今中外诗赋歌言作《摩罗诗力说》那样的年青或者放逐之前就构思甚至书写的作品。鲁迅在那篇文言文诗论名作说:“(《天问》)怀疑自遂古之初,直至百物之琐末,放言无惮,为前人所不敢言。”(《摩罗诗力说》)。

先不管细节,摘几段《天问》过来(资料取自古诗文网:http://www.gushiwen.org/wen_1052.aspx)

楚辞 《天问》

先秦 屈原

试问:远古的最初的形态,
是谁把它传述下来?
天地还没有形成,
是根据什么考定的?
宇宙一片混沌暗昧,
谁能够考究明白?
大气弥漫无形象,
根据什么辨认出来?

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鲧不胜任治洪水,
众人为什么还推崇?
大家都说不必担心,
何不考察一下再任用?
鸱龟首尾相接似堤坝,
鲧为什么就照样施行?
他顺从人心想把洪水治好,
天帝为何还要对他加刑?

屈原天问为什么满腔怒火气冲冲?
载着父王灵牌去会战,
为什么那么急迫不稍停?
纣王吊死柏树林,
什么缘故使他丧生?
为何武王伐纣感天地?
又是哪一个胆战心惊?
上天降赐天命于你身,
你该怎样小心翼翼保天命?


何所悒?
载尸集战,
何所急?
伯林雉经,
维其何故?
何感天抑地?夫谁畏惧?
皇天集命,
惟何戒之?



作这样的前言是因为想知道下文中走在血泪之路的一些连天问也留不下来的印地安人,他们被驱逐无望时,脑海里会天问么,会问一些什么?



Mayflower, 1620



明天之歌——— 一首感恩节之歌


文/Cancan
 .




1


感恩节吃火鸡的历史有近四百年。这个象征着感恩,丰收和团聚的 “Thanksgiving Dinner 感恩节晚餐” 一词里面的“Dinner” 在感恩节起源时期不是指晚餐,考据地翻译的话,它的含义是在中午吃的火鸡大餐dinner,午餐可见发掘历史的魅力。


都知道请客最正式的是晚宴,Thanksgiving dinner在中午吃,是否因为只有那样才方便款待跟自己利益不攸关的人?


今天的感恩节更多是感谢顾客和家人。NBC感恩节专题电视节目解说Thanksgiving是:"代表美国象征的火鸡、Stuffing(烤制之前火鸡腹内的填料,镜头里放的是□中的巨大卡通气球)和美式足球的盛大节日"。没有印地安人,却有火鸡填料?

人们显然并没有忘记印第安人,可是已经不大提感恩节的起源了。

以前除了在旅游点见到的印第安人保留地,和他们站在尘土飞扬的保留地路边兜售的那种能带来好运的印地安羽毛挂饰之外,对印第安人了解很少。后来,遇见了一位研究印第安人爱滋病问题的女教授,才知道保留地里面年青一代的现实和颓废问题。再后来,在大学隔壁实验室碰上一个很少见的印第安人博士生,对他的不列颠英语口音好奇,一问,果然是从英国来的印第安人。那个健壮的印第安博士生和善友好,不幸,就在临获得博士学位之际,突然生病陨逝了,让追思会成了大家对他主要的了解场地。

如果注意到在欧洲人到来前整个美洲印第安人有4000万至5000万(拥有着丰富部落和多达1200种方言分属160种完全独立的语言系统),而今天美国印第安人仅占人口的0.9%左右。美国寒冷的阿拉斯加之外印第安人统计在1865年是区区38万,就一定能想到來到美洲的殖民者给地印第安人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灾难。原因当然不是"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所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流行性疾病是造成绝大多数印第安人死亡的原因。在那之前,欧洲人已对很多流行疾病有着免疫力, 而印第安人却没有接触过这些病菌;同时,只存在于美洲而旧大陆人从未接触过因此没有抵抗力的病菌也有,但相较前者要少得多]。



2


感恩节吃完丰盛的火鸡dinner,因为没有睡意而在翻看一本书信文献集时,发现下述的一个尘封已久的印第安人"感恩"移民者中的爱尔兰军人的故事,震惊不已。匆匆读下来,深深为当时饱受迫害的印第安人能保持如此宽广的善良心怀而感触万端。

乔克陶部落印第安人(Choctaws)是在美国得以生存下来的第二大印第安人群体,他们至今坚持把自己的历史划分为"被迁移前"和"被迁移后"两种历史


.

在美洲印第安人被驱赶近两百年之后的1840年,相继有150多万的贫穷爱尔兰人因为土豆饥荒  (Potato famine,这个爱尔兰大饥荒的背景可见歌曲翻译阿森莱原野之文后面的注释 http://www.52shici.com/works.php?mem_id=11165&works_id=89162 ) 逃离家园,来到了美国。为了生存,他们许多人面临和参与到驱逐印第安人的军事行动中。几年之后,由爱尔兰新移民的领袖,陆军上校克拉克(G.W. Clarke)发出的一封为在祖国的爱尔兰人募捐书信,记载了这件印第安人"感恩"的事情。

故事不长,需要分两头来说。

爱尔兰在当时是受到英国人压迫的落后农业地区,被规定大量种植土豆。美洲这边,新来乍到的爱尔兰人大多在故乡留下了因为过于贫穷病弱而无法来到美国的父老亲人。

在这之前的十年和和稍后几年,就在这些新移民在落脚的密西西比州,当地的土地主人,原驻民 Choctaw印第安人正遭受着美国政府和白人军队的严酷驱赶,强迫他们离开世代家园到政府划的条件严酷的保留地。驱逐的最近一个严酷法律来自1830年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 (Andrew Jackson ,也就是20美元钞票上的那位总统),促使国会通过一项强制性的《印第安人迁移法令:The Indians Removal Act》。

伴随着武装军队强行对印第安人实施《印第安人迁移法》,1833年第一批Choctaw印第安人在美国军队的武力驱逐和枪炮押送下离开东部土地肥沃树木茂密的故土前往不知所踪的他乡 —— 一个在名称上被强加了"历史" 的印第安领地 (Indian Territory) 但地点却飘忽不定的地方。

Indian Territory 似乎是从南边和德克萨斯边界开始延伸向密苏里河中游大平原南部的某处地方。政府口头保证这片地区会是印第安人新的永久居住地,当然这些保证和对后来不断变换的迁移地的追加保证都成了空头支票。跟其他环境美好水土资源丰富的美国地区一样,这些都成了白人的开发地,印第安人不得非法停留的地盘。

一个部落接着一个部落的印第安人,从Delaware部落,Ottawa部落,到Miami部落等等,无一例外地被押送往那个不知终点的"Indian Territory"。他们所经过的路线就是美国西部开发史上著名的“血泪之路”(Trail of Tears) 。

六年间,很多印第安人死在了 “血泪之路” 中途。同样, Choctaw印第安人仅仅因为拒绝离开和在军队的驱赶行动中就死亡了四分之一。活着的人一律离乡背井,正遭受着因为无法种植收获造成的饥荒和疾病摧残。正如后来他们发起无私的捐赠时所说的,他们深深感受着什么叫做饥饿无援的绝望之苦。

毫无疑问,从当时的情况看,Choctaw印第安人比新移民的爱尔兰人更加困难绝望。安定下来的爱尔兰人获得有自己的土地和从宗教到种植经营的一切法律自由。他们的生活安定,完全没有被驱赶限制缺衣少吃的危险,只是非常挂念远在国内的亲人 —— 他们正在四处呼喊支援在爱尔兰的亲人以帮助他们生活。

Choctaw印第安人一边没有了可以挂念的家园和父老,一边连所前往"未来的居住地"都一再被美国政府食言更改,落入了不能决定自己的生命,生存和未来的境地。

正是这个时候,这个震动了所有爱尔兰移民的事情发生了。

1847 年的严冬,在被包括爱尔兰移民的军队驱赶过的失去了土地和大量亲人的Choctaw印第安人内部,这群人收到了来自驱逐他们爱尔兰人军队的通知,在爱尔兰人的祖国他们 "饥饿的家人需要金钱" 的,被押解的印地安人很快还收到了爱尔兰军人发来的列出了需要募捐的金钱食品和捐助品的清单。

这些文化落后,饥饿无援,连爱尔兰在哪里都毫不知情的离乱之人,马上动员了起来。

Choctaw印第安人自动收集难民身上仅有的一点点钱和物品,以及符合募捐单子上所列的可以拍卖成金钱的饰品。于是,几天之后,让全体美国爱尔兰移民和军队吃惊的事情到来了,在筚路蓝缕的血泪之路上Choctaw人芸芸众生凑起并送到了爱尔兰军官手中相当于今天$25,000美元购买力的170美金。

这些钱,虽然名义上是寄往Choctaw印第安人无法想象的欧洲爱尔兰岛,但是,这些被押解的印地安人都知道寄给的是正在驱逐和消灭自己的白人们移民者远在天边的家人。

有道是钱财永远都不够,可这些贫瘠到极限的离难之人依然有所富余!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富余,这是舍身饲虎。没有什么比掌握有刀枪军队的爱尔兰移民本身更清楚这些被他们蔑称为人狼,Red man,“在驱逐消灭之前绝无必要谈判(某前任总统命令)”的印第安人正在把自己赖以生存的机会提供给什么样的人。

因此,也没有什么比爱尔兰移民自己所写的文字更能彰显印地安人这种伟大“感恩”情怀的价值了。

复责这次募捐的爱尔兰移民领袖和移民军队陆军上校 G.W.Clarke 在春寒寥峭的三月初用这一事例通过一家Arkansas Intelligencer (阿肯□报通讯 1845 - 1858) 杂志向美国人募捐更大量的钱款时,是这么写的:

"By reference to the list you will perceive the names of many full-blooded Choctaw Indians, who knew nothing more,cared for nothing more, than the fact that across the Big Water, there were thousands of human beings starving to death. Is not this a sublime spectacle? The Red man of the New, bestowing alm upon the people of the Old world! With them,it is literally complying with the golden rule of Christianity, of returning good for evil."


这正是本文开篇提到的那些我在翻看的文献书信之一,直译过来大意是:

"通过引证这份捐助名单上所列的那些纯Choctaw血统的人的名字,你会深切感知这些所知不多,却忘我地帮助大洋彼岸苦受饥荒的人的Choctaw印第安人。这是什么样的崇高和壮丽? 这些新大陆红人,他们是在捐赠和帮助远在旧大陆的人们! 他们所做的义举,完全不差地践行了基督教的金规教义 ——以善良温暖来回报对你实施罪恶的人。"  Col. G.W. Clarke to the Editor of the Arkansas Intelligencer


3


就跟许多美国华人不了解近在身边的美国印第安人一样,详细知道那位陆军上校 G.W.Clarke信中所提到的基督教的金规教义的人也不是很多。显然,当年的那些Choctaw印第安人并没有信奉和了解基督教的"金规教义"。

一个困惑我一整晚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立刻做出了援助自己的敌人的决定?

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期待和向往自己能够拥有明天,而尊严,即使在绝望的□面前亦只有通过信念,通过爱来产生。

因为,明天会不同,Tomorrow is another day。因为他们不仅在心中看得见明天,他们还期待和看得见他们所勉力支援的“敌人的明天”。

这是何等的奇迹般的自尊信念,是他们在苦难逆境中优雅地显示出来对自己民族,对人类大爱的忠诚。他们证明英国绅士擅长于嘴角的赢在优雅,输而不失尊贵,——"Win with grace, lose with dignity".

这是足以让苦难中人保持信念希望(Faith and Hope),让他们一直拥有尊严和善良胸怀的东西。

在著名电影《Annie 安妮》里面,美丽小女孩 Aileen Marie Quinn所唱的那首老幼皆知的歌曲《明天,一定有太阳》就是诠释这样的希望,这样阳光的胸怀:


明 天 之 歌

Cancan 译


太阳明天会升起——
这句话我能来保底,

只要想到这一点,
明天不必去忧虑,
痛苦之云会散去。

偶尔我亦很忧愁,
人孤独,房雨流,
可我一定扬起头,
挺胸说:
"呵,太阳明天会出来!"

太阳明天会升起
—— 倾你所需,
只是毅力,
啊,明天!
无论今天怎么去,
啊,明天,我热爱你!

明天,永远新一天!
啊,明天!
新天地!


The Sun Will Come Out 
—— Tomorrow
 

The sun'll come out
Tomorrow
Bet your bottom dollar
That tomorrow
There'll be sun!

Just thinkin' about
Tomorrow
Clears away the cobwebs,
And the sorrow
'Til there's none!

When I'm stuck a day
That's gray
And lonely
I just stick out my chin
And Grin
And Say
Oh!

The sun'll come out
Tomorrow
So ya gotta hang on
'Til tomorrow
Come what may
Tomorrow! Tomorrow!
I love ya Tomorrow!
You're always
A day
A way! 


最能理解Choctaw印第安人这样的信念和希望(Faith and Hope)的人,我觉得应该说是美国著名作家,《纽约人》杂志(The New Yorker magazine)长期撰写人作家怀特(E.B. White)。我不知道怀特读到过上述关于印地安人的历史书信没有,然而,任何人看到他在上述 G.W.Clarke上校的募捐信寄出后整整126年的1973年三月写给一位名叫M. Nadeau的人的信中对信念和希望的阐述都会为之动容。


E.B. White写到: 

"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正直的男人,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拥有同情心的妇人,这份善良的情怀就可以传播开来,这样的情景就不会孤单。希望一词,不正是在那些最坏的境遇所能够留给我们的东西。...戴好你的礼帽,戴上你的期望,上足你的表弦,去迎接明天!明天会是完全新的一天。"


"As long as there is one upright man, as long as there is one compassionate woman, the contagion may spread and the scene is not desolate. Hope is the thing left to us in a bad time.","Hang your hat (upon the world!), Hang your hope,and wind the clock,for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想起来也许会为印地安人的大量灭绝历史而悲哀,可是,生活就是这么现实,生活就必须向前看,相信明天。

知道了上述E.B. White关于希望的话的人,一定会理解是什么让那些在外人看来似乎"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的Choctaw人为什么发起募捐去支持驱逐自己的人。如果你对家人子女有爱,请把它变成大爱;如果你受到挫折,遍体鳞伤 (不奇怪,每个人都有下雨天),请记住你需要坚守的一条底线:我们永远拥有明天,而明天是全新的一天。



7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小龙鱼 2014-11-28 10:47
汤安兄,他来吗?
回复 镜花水月 2014-11-28 10:58
小龙鱼: 汤安兄,他来吗?
他如今完全沉静在诗坛了.他在那里有很多粉丝.来与不来要看机缘了.真希望他能来.
回复 炎黄 2014-11-28 13:34
  
回复 绛紫湮 2014-11-28 13:36
  
回复 老空 2014-11-28 13:38
印第安人来到这个世上,被上帝关顾的太少了。不公平呀!
回复 镜花水月 2014-11-28 13:39
炎黄:   
  
回复 镜花水月 2014-11-28 13:41
绛紫湮:   
  
回复 镜花水月 2014-11-28 13:44
老空: 印第安人来到这个世上,被上帝关顾的太少了。不公平呀!
是啊,所以印地安人的胸快与大爱更让人怆然.
回复 老空 2014-11-28 13:54
镜花水月: 是啊,所以印地安人的胸快与大爱更让人怆然.
咳!光有爱行吗?要有智慧。

当欧洲人来到北美这块土地上时,印第安人应该和他们讲:人权高于主权!放弃你们对主权要求,去尊重我们印第安人的人权。
回复 早睡早起 2014-11-29 10:00
  
回复 镜花水月 2014-11-30 22:38
早睡早起: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0-6 12:49 , Processed in 0.05544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