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已有 13 次阅读2020-9-8 20:14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公知酒,美国枪,是耶非耶。

5月24日星期天,《纽约时报》头版标题:美国死亡接近10万,无法估量的损失。小标题:他们不仅仅是一个个名字,他们曾经是我们……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然后,是冠状病毒死者的姓名、年龄、职业或身份、所在地。右下角:接12版。

这只是选出的1000个死者的信息,如果10万人全部简介,那报纸其他什么也别登了。《纽约时报》平时几十版,星期天上百版,只登这个也不够用。

10万人对美国是什么概念?

美国1861—1865年的内战,参战人员死亡62万人,超过以后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其中一战死亡11万人,二战29万人,朝鲜战争3万6千人,越战5万8千人。

华盛顿的越战纪念广场,又高又长的墙上,刻满了死亡人员的姓名,那只有5万8千人。而现在是10万人,还在增加。

阵亡将士值得纪念,但越战的最终意义何在?除了五万多死者,还有一名著名的受害者:麦凯恩。

麦凯恩的祖父、父亲都是美国海军上将,他在越战时飞机坠落,受伤被俘。越方获知其父是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当时指挥越战的美军最高司令官时,对他软硬兼施。麦凯恩拒绝变节和交换,被关5年半后,战争结束返国。美国人视他为战争英雄,尼克松总统接见。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他后来从政,2008年总统大选中败于奥巴马,但仍是资深参议员,共和党大佬。2016年大选中,鉴于川普的一系列道德劣迹,特别是曝出侮辱女性的肮脏语言,他撤回对川普的支持。

老爷子爱憎分明,不满川普攻击他是因战俘才成为英雄,2018年癌症去世前,拒绝川普出席他的葬礼。最终出现了罕见的一幕,美国为这位老兵举行的国葬上,所有卸任的总统都有,在任总统却缺席。

而在麦凯恩作战和被俘的岁月,川普用一纸骨刺证明,躲开了兵役。

无论中外,人们爱说“老兵不死”,是说老兵忠贞、奉献、担当的精神不死。可在美国政坛,麦凯恩这样古典主义的英雄走后,还剩何人?

最近川普和议长,电视上为新冠互骂有病。甩锅中国不管用,开始内部互相攻击。议长说川普病态肥胖,川普说议长有病,神经病。

视频播放器
00:00
00:37

两人都没病,就是年龄大了点儿,议长80岁,总统74,唯一的竞选对手拜登也已78。

1980年代,中国有中顾委的时候,美国媒体讥讽是老人政治,说中国是19世纪的人,领导20世纪的人,奔向21世纪。现在中国领导都是50后、60后,曾经年轻,充满活力的美国呢?

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麦凯恩刚正,也知道妥协,有大局观。他抛开个人在越南的苦难,推动美越关系的和解。

而这位中间的博明先生(Matthew  Pottinger),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曾任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驻京的记者,有过一些不快的经历,又把这种不快带到新的岗位,成为对华鹰派。

新冠疫情他怀疑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今年五四,又用中文发表讲话,拿民主说事,要求大陆向中国台湾学习。

这位是博明等美国记者追捧的对象:

《纽约时报》的这篇中英报道,发表于2018年5月,从标题和配图大概能知道说了什么,只是没有提到此前两个月的一个事实: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这是2018年3月网上传的北大贺卫方教授(网名老鹤)领衔的营销文章:卖酒。

66人,每人20万元,300瓶酒,总共就是1320万元,每瓶666元。

当然这还是“同道共建人”的批发价,至于其他场合、卖给其他人的价格,市场经济,只要证照合法、品质保证,愿打愿挨。毕竟这不只是酒,还有名气,还有民主、自由、法治的情怀。

酒的暴利,众所周知。中国股市上股价最高,也是唯一超过1千元1股的就是某酒。这些年很多名人,包括我的一些公知朋友都在卖贴牌酒,不,卖情怀。

最近也有人联系我,卖“乔木日记”酒,都是贵州某镇出品。50元给我,最后能卖多少钱,就看名气、营销和情怀大小了。

中美有很多不同,其中一个就是酒。美国很少有价格离谱的酒,股市价格上千、上万美元一股的,都是网络科技和投资公司类股票。酒、食品这些传统行业,无人追捧,股价很低,能上20美元就不得了了。

既然卖酒,价实不实有名气顶着,只要货真,别虚假宣传就成。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重点:一餐之缘、从未勾调老鹤私酿酒

知乎网友“子微鱼”说:

法学教授做生意玩砸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术业有专攻。但您这操作是在收智商税,甚至欺骗消费者了吧? 另外,贺出现在普通人视野中,主要是以一个社会活动家的身份,而非法学教授。一个社会活动家,这样打脸,卖个酒都搞不定,还想一呼百应引领社会变革?

实在无法相信声名显赫的贺教授,是智障,还是把民主当生意来做。

《纽约时报》的那篇报道,还提到:“他于1984年加入共产党,至今仍是党员”。

就算货真价实、没有虚假宣传,至少还有三个问题。

1 公立大学教授该不该做生意?2 教授该不该卖酒?3 法律教授该不该卖酒?

公立大学是纳税人供养的,当然教授本身也创造价值,但工作和名气都是借助大学的平台。在中国,大学还是事业单位。如果教授不自律,从事和工作无关的生意,那么大学各级领导,学术的,行政的,甚至政府公务员,是不都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做生意呢?

教授不坐班,或者工作之外,为什么不宜做生意?

一个全职的教授,不是坐班不坐班那么简单。拿着几十万的年薪,不是下了课就走,要传道受业解惑,要做研究,要有公共服务。脑力劳动是个复杂、连续的工作,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

今天你请别人站台,明天别人请你出台,脑力劳动变为嘴力劳动,又有多少心思在教学科研上?

总不能一不做,二不休:第一职业不好好干,第二职业没完没了吧?

法无禁止皆可为,是的,教授可以做生意,但酒在任何国家都是敏感的东西。

以公知推崇的美国为例,1984年联邦通过了严格的法律:不得以任何方式向未满21周岁的人提供酒精饮料;未满21周岁的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饮酒。

尽管美国人一般看不出华人的年龄,我又长着一张娃娃脸,但只要买任何酒,必查驾照。即使是自助结账,一旦扫描了酒,就不能继续,需要人工来查验证件。而且美国的商店、饭馆需要单独申请、购买卖酒执照,一般的饭馆并不卖酒。这些都是法律问题。

因此法律教授要做生意,做律师、搞培训,都能理解。卖酒呢?

法律让人严谨、守规;酒精让人迷思、放纵。

那么法律教授卖酒,到底是几个意思?在美国肯定是丑闻,被迫辞职都可能。

贺教授才华横溢,热情仗义,深孚众望。大家都在一个圈子,无人点破。我不混圈子,中美比较,才实话实说。公知这些年成为贬义,出了多少丑闻,从薛蛮子到章文,从老鹤卖酒到李不白诬我提桃,问题出在自身。

离开圈子回头看,公知也有鄙视链:

北大的鄙视其他院校的;北京的鄙视外地的;法政经的鄙视文史哲的;应邀访美两头游走的,鄙视土生自封的;上过美国媒体的,鄙视混自媒体的;富的鄙视穷的;搞投资、摘桃子、卖酒的,鄙视loser、提桃子、卖文的。

我在最低端,谁在最顶端?

我的另一个邻居叫Roger,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毕业,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收入不菲。

他和我很多话题聊不到一起,比如新冠问题上,他反对免费治疗。因为他有很好的医保,不愿没有医保、或医保不好的人,蜂拥进来,抢占资源。他反对公立大学免费教育,因为他付过较贵的学费,仍在还教育贷款。

他还反对非法移民,但实际上是反对任何移民,因为他抱怨过印度人抢饭碗、做高管。生活中,没人分得清合法非法,甚至都在享受、放任非法移民的低价服务。比如川普的酒店、会所,就被媒体曝出雇佣了不少非法移民,为他贴身服务的一位也是。

Roger平时接受的除草、收垃圾、送外卖等服务,多半也是非法移民在干,他都欣然接受。但当他吃饭砸锅,聊起非法移民问题时 ,少数族裔的敏感心理,老感觉在说我。

话不投机。 但在一个话题上,我们有共同语言,那就是枪支。我主张彻底禁枪,他苦笑着说,能限枪就不错了。

他原来也是主张持枪自由的,但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让他改变了观点。那次共有33人死亡,23人受伤,他就在校园,一个好朋友死亡。这是美国死亡人数第三多的枪案,仅次于2017年拉斯维加斯音乐会、2016年奥兰多夜店枪击案。

美国每年有约4万人死于枪下,其中近3万人是自杀或非故意枪击,近1万人是谋杀。仅谋杀人数,相当于每天死27人。

美国疫情刚爆发时,中国热传家家抢购枪、囤子弹,其实是谣言、假图。恰恰相反,根据我在沃尔玛的观察,枪支一直有货,没见人买,倒是健身用的自行车全部卖光,饮食、手纸经常断货。

我去过不少美国和华人朋友家,几乎都没有枪。朋友圈里只有一位,经常买枪、晒枪。

多数人不买枪,三个原因:

一是枪并不便宜。最常见的Glock17手枪,不含税也得530美元。而45%的美国人手里不到400美元,60%的人手里不到1000美元。相比吃喝、日用,各种账单贷款、税费险,哪个更重要?

养枪也麻烦。要有子弹,最便宜的Glock17子弹起卖也得50发25美元,还有润滑、擦拭。最麻烦的是,为防小孩触碰或被偷,得买保险柜锁枪,不便宜。长枪需要买大保险柜,更贵。

最主要的是,要枪干什么?没人会随身带着枪,睡觉压在枕头下。真用的时候只是万一,还不一定能反应过来。平时根本没地方使用,要练习只能去射击场馆,那还不如用那里的枪弹。

所以说美国家家有枪,就像说美国房子是永久产权一样,都是从中国角度出发的一知半解,或被人忽悠。

但美国民间确实有很多枪,各种各样的枪,就像富人有很多车、房一样,枪集中在有钱人、爱好者、预谋犯罪者手里。于是就出现了如海明威自杀、摇滚歌星列侬遇刺身亡、里根总统遇刺受伤等枪案。

我能想到的华人枪案有:《南京大屠杀》作者张纯如自杀,蒋经国访美时遇刺无恙,《蒋经国传》的作者江南遇刺身亡,乔木日记28里(点击查看),王建展的朋友带枪讨薪,连累他冤狱20年。

民间要求限枪的呼吁、抗议很多,特别是在每次群体死伤枪案后。但支持的人更有组织和钱财,去游说政客,捐助政治献金。美国枪支协会(NRA)就是最主要的组织,它有来自军工企业的大量捐款,高效地游说施压。

最重要的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民众享有持有和使用枪支的自由。修宪谈何容易?

美国立法者,以及一些被忽悠的中国人,认为让民众有枪,是为了防止政府的胡作非为。但有枪从来都是民众的自杀和相互残杀,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和政府的飞机坦克抗衡。

而且最具讽刺的悖论是:美国是民主政府,怎么会胡来?美国是法治社会,要枪干什么?

禁枪肯定不可能,只能限枪,无非就是对人、对枪的性能限制。但商业行为,很难限制,一些地方买枪比买酒还方便,何况还有地下交易。

枪支失控,就像医疗医保昂贵一样,是美国解不开的两大死结。

我在中国的时候,也是推崇美国的持枪自由。但来美深入生活后,感觉不到枪有什么用处。在看到太多的惨案,特别是校园群体死伤后,彻底改变观念。

就像2014年我到了图书馆,《纽约时报》也有报道: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美国媒体需要这样悲愤的表情,就像贺卫方先生一样。

2017年我正常来美,也被未曾采访的英国《卫报》,捕风捉影为异议者的永别祖国。

可是这些能改变中国什么吗?

中国从来都是通过改变自身,最终改变世界。

就是个人,喧嚣过后又被新人取代,有意无意成为政治消费。不管持枪禁枪,自己都被当枪使了。

故国乡愁,吾土吾民,感恩感念。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10-20 18:11 , Processed in 0.0605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