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已有 26 次阅读2020-8-27 19:26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被开除后,我在公知圈也有卧底。美国买房同样艰辛。

昨天的日记提到(点击查看),有人质疑我文章的打赏率高。一种说法是,中宣部的公司在帮推广,大外宣的一部分。

我这明明是内宣。今天终于拿到了宣传部门的一笔钱。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仍在上班的妻子知道,也没少关心和埋怨,我是个每天阅读、查证、写作18小时的工作狂人。一个个体户,干出半个中宣部。

又有人质疑,我是007,读者皆特工:

对发帖的安替先生,网友@含霜履雪说:"安替这也太酸了吧?"

我想他是专业兴趣吧?安替先生有才华,有影响,Ted演讲者,中美媒体人。我和他三次专业接触,一是美国助理国务卿访华,在北京无名居餐馆座谈,还有资中筠。二是英国文化大臣来访,在英使馆座谈。三是一起在中山大学做讲座,主办者用安替的网名给他订机票,搞错。

网友@cartoonz 说: " 安替还有运营组?笑死了简直。安替在中国这么多年混的生活水平,大概就是乔木现在在美国的生活水平。"

他在财信新传媒是有个运营组,比我强太多。他在中国的生活水平,也比我当年高很多。我是来美国后才用上烘干机、洗碗机的。过惯节俭日子,嫌费电费水,人少,也不怎么用。

原北大副教授,现离我不远的夏业良先生,2019年7月3日推特发帖:

人性之恶有时会超出想象,我最近5年遇到的恶人,比我过去50年遇到的还要多。华人世界逆向淘汰非常明显,人们常说坏人当道,好人受难;好人短命,坏人长寿。难道以后大家都争相做恶人?

我居美三年,跳出圈子看,一些公知把自由当生意,把民主当买卖,不考虑民族利益和民生福祉,逢中必反,逢美必赞。我是在去年的香港问题和今年疫情比较上,认识到这一问题的。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这位是资深媒体人,和我有一些接触,后来转行开移民公司。去年6月,那时还没写乔木日记,我在推特,就香港问题自说自话,他破口大骂,然后拉黑绝交。

香港问题上,我主张首先保持秩序,源于我在美国读亨廷顿的《变动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在许多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里,首要的问题不是自由,而是建立一个合法的公共秩序。人当然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必须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

还有苏小和先生,自称经济学者、诗人、专栏作家,以及基督徒。原来和我在一些微信群有点接触。他在上海,经常在外网教导我:

视频: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我在中国最黯淡的时候,也就是去了图书馆。他多次扬言要送我去夹边沟,甘肃的一个劳改农场。

这已经很好了。还有很多人,仅仅由于观点不同,上台后就要杀我全家、诛九族、挂路灯,为了民主自由。

我不骂人,也不怕骂。这是苏小和先生对中美贸易谈判的看法:

对疫情的感受:

2019年,发生了被认为是海外民运人士、但本人否认、官方不究的黄河边回国探亲事件。推特在讨论,也有人嘲讽我回国。我说我有民主理念,但不是民运人士,不入任何组织,文人论政,也没什么行动。作为旅美华人,回国几趟探亲办事,没问题。

2019年7月17日,夏业良在推特发帖:

我开始根据自己的理解,做了回复。后来想,这些问题,自己有何资格,又有何能力作答,便删了帖子。

一声叹息。

继续说美国。

昨天的视频被下架,很多网友询问。去掉后面和中国比较的部分,重新发一下。我的感觉,中美发展阶段的差异,远远大于制度的差异,美国也不是一下就好起来的。要对中国有信心。

就说买房,在哪都不容易。下面是“憨爸在美国”,一位硅谷工程师的感受节选:

正当我们纠结到底要不要在中国买房的时候,公司部门整合,我被一纸调令调到了美国总部,工资也换成了美元。

看起来工资是提高很多,因为按照人民币来算,我也是年薪百万了。当时心里乐开了花,从20万到100万,涨了5倍。我还可以到硅谷去学习最新的技术,还能去我梦寐以求的斯坦福大学读书。

可是等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美国的税、保险啥的费用都特别高,每个月的工资把各种费用,包括保险、养老金、ESPP等一扣,到手也就五千美元。

为了给儿子好的教育,租了学区房,就为了上一所不错的公校。

可是学区房就意味着高房租,硅谷的学区房尤其贵!

我们租了一室一厅,大概60多平米。房租要2700多美金一个月,再加上水电宽带啥的,一个月3000美金就没了(相当于2万多人民币),也就意味着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加上儿子学费也就剩下了2000美元可供花销。

那时候真的很艰难,一家三口不够住怎么办?我在卧室里铺了一张海绵地垫,我跟老婆睡床上,儿子每天睡地上。

每天看儿子在地垫上睡得香呼呼的,我都有点愧疚。儿子五岁了,还没有一张自己的床,更没有自己的房间。

下面这张图就是我们当初的居住环境,我跟儿子下棋都没有合适的桌椅。只能随便找了一个塑料大箱子当桌子,我俩在地上盘腿而坐。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中国电视剧《蜗居》流行,我们美国蜗居了4年。

父母不放心我们,特意赶过来帮我们照顾娃,可是一室一厅实在没法住,都只能睡客厅的沙发。她们总夸我们的沙发好,又夸小区安静,可以睡得踏实。

其实我知道,她们不想让我们承受太大的压力。

不止家庭生活质量下降,期待的学业也受到影响。

斯坦福的学费真是太贵了,每个学分要1300美元(将近1万人民币),我还有30个学分等待完成,这意味着我每上一门课,对家里都是一笔沉重的开销。

更关键的是,儿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他要开始上钢琴课、画画课、足球课、武术课……

他要买钢琴、买学习书、买玩具教具……

美国人在培养孩子方面,和中国一样,除非你没有条件,就去“快乐教育”。

更重要的是我还想买学区房,让娃能上好学校,更能有属于自己的屋子……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钱!

最终,我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学习。斯坦福给我寄来已修的四门课的结业证书,我挂在家里,希望我未完成的梦想,将来孩子去完成!

后来我加入了公司内部一个创业项目,做不成卷铺盖走人。每天起早摸黑工作十几个小时,坚持了两年,幸运的是,做成了。

我终于买了学区房,儿子也有了自己的小屋子。

他创业成功了。我创业艰难,又遇上疫情,失败。从头再来。

关于乔木日记,各种评论的视频、文章很多,还有付费阅读。

连我在日记中唯一不屑的吴法天(吴丹红、吴老丝),也来凑热闹。

我的文章打赏率很高,但是总额并不高,多数网友就是一元两元、三元五元,表达支持、多次支持。当然也有高的。

感激,感谢。

我在美国“卧底”,被开除出公知圈子后,我也留下了卧底。一位朋友说,我的文章他每篇都看,但不便转发。只是叹息一些公知群对我大批判,针对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文章本身。

今天他比较了我和一些大号、许多10万+文章的打赏人数后,发来截图:

他说:“这个打赏率是全微信最高的了。这个数据惊吓了很多人的眼睛。会不会存在国内某大外宣在指引,但你确实不知道?”

我说:“你随便打赏一个数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我估计他不会,不愿头像被人看到受责骂。任何帮派,拿对手没办法,对付叛徒,毫不留情。

网友问: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会看,会回复。少数也会选用。

我的文章为什么打赏率最高,下回我给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学者出身,需要调查分析。我是学术品位、大众口味的网络作家,要给读者一个浅显易懂的说明,而不是像保险条款、绩效考核一样,拿出一堆数据、模型唬人。

我的那位“卧底”朋友,不愿公开支持我,是因为还要混圈子。中国各种各样的圈子,形成利益共同体,比如你请我讲座,我帮你写序;你请我评委,我帮你转发;你请我喝酒,我帮你站台。相互给面,都有面;相互拆台,一起垮台。

我不混圈子,也不借情怀卖东西,我就卖文。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10-20 18:06 , Processed in 0.0531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