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小龙鱼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龙鱼回忆在大学时代干过的一件蠢事

热度 6已有 570 次阅读2015-7-22 13:45 |系统分类:前尘往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鱼按] 今天翻找出了一篇旧文,我那时是照着鲁迅《朝花夕拾》的风格去写的。重读了一遍,修改了几个文字小错误。自我感觉写得还算不错,因此,在汉山再重贴一下,欢迎各位大家批评指正。

小龙鱼回忆在大学时代干过的一件蠢事

 
小龙鱼 发表于:2014-01-19 07:48 多维博客


和绝大多数的高校一样,我的大学也在郊外。那个时候,学校里只有三、四个食堂,学生们天天面对着那千篇一律的食谱,早就吃腻味了。所幸的是一出校门后,走 上十来分钟就可以到达学校所在的那个集镇。这个集镇,在80年代中期已经是相当兴旺发达了,各类商店,包括两家大型百货商店,酒馆食肆点心铺,电影院,工 人俱乐部跳舞厅,录像放映室,桌球房等等,应有尽有。就连牧场的营业部地下室,也挤满了本校的学生。那个时候,能够邀请女朋友去牧场营业部,点上两杯新鲜 的冰镇酸奶也是一件超级浪漫的事情。 学生们经常找各式各样的理由,有时甚至不需要任何借口,就跑到镇子上去了。

那个时候,流行吃上海浦东三黄鸡。

所谓三黄鸡是指上海浦东出的一种嘴黄、脚爪黄、羽毛黄,这么三黄的本地散养土鸡,其肉质柔嫩脂肥。店家把活杀的鸡去毛去内脏洗净之后,就简单地放在开水 里,拎上拎下焯上个十几分钟就可以上桌了。黄灿灿晶莹的鸡皮下,是白花花鲜嫩的鸡肉,鸡骨里还带着鲜红的血水,土鸡的浓香扑鼻,诱人食指大动。那鸡肉吃起 来非常细腻滑爽,感觉还未细嚼,就会顺着喉咙自己滑到肚皮里去。因为这档子的生意好,镇子上有很多私家菜馆纷纷做起了堂吃三黄鸡的生意,就在自己家里,底 层位子不够,还开到二楼去。坐在农家的屋里,周围只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家俱,简单的陈设,那环境氛围别有情趣。因校内伙食差,班里的同学,不分男女,隔三差 五就会三四个,四五个相约去镇上找一家 本地小铺,叫一只三黄鸡,几瓶啤酒,然后就是边吃鸡,边天南海北地胡吹神侃,外加一些校园八卦,诸如“我昨天看见校花跟谁谁谁在喝酸奶”之类的。

我们班大约有二十几个男生,分住在四个宿舍里。有一天下午,我在宿舍里与两三个室友在一起自习。突然,另外一个宿舍里的同学神色慌张、气喘吁吁地跑了进 来。他说:“不好啦,咱班上的M和其他三个新疆同学跟镇子上的人在三黄鸡店打起来了!”大家一听,赶紧围拢来问个究竟。“也不知道怎么起的头,开始好像是 本地镇民嫌邻桌的我们同学吃鸡喝酒还猜拳划酒令声音太吵”,“他们一个更比一个会甩派,都说谁怕谁呀”,“他们两个,我们四个,他们说他们人少吃亏,结果 约好各自叫人来,在镇外空地一决雌雄,我现在回来拉人去帮忙。”

当时,我们同班宿舍里的同学大多数都在,再加上几个合宿舍的其他班同学,在一个上海人“大佬”的带领下,集结了十几个人,准备出发去约架地点。我本来对这 事非常犹豫,感觉跟人打架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但见那么多同学都在摩拳擦掌,也不能就这么袖手旁观。只有班里唯一的一位党员学生——班长,他主张议和。他 说,我们不要去那么多人,去个四五个就行了,跟对方陪个礼,道个歉就没事了。但没人听他的,回来捎信的同学说,他们中也有人曾向对方提议过和解,但对方说 要他们赔一笔数目不详的钱款,这对于囊中羞涩的大学生来说,显然是行不通的。于是,十七八个人就在吆吆喝喝声中准备出发了。

我见几个同学临走时,还在衣服里藏 了一段水管,一截椅子腿之类的东西,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越来越沉重,连身上的肌肉也都因为紧张而不由自主地乱跳。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但我一定得阻止他 们。这不仅仅是应着“强龙难压地头蛇”的古训,像这种群架斗殴,几乎就是一场最mini的战争,一定会两败俱伤,哪里会有什么赢家?我几乎已经可以想象 到,他们开架之后,个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情景。我几乎绝望了。

当队伍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门卫,他们是属于校保卫科的。我灵机一动,终于有了主意。我放慢了脚步,故意落在后面,等其他同学出了校门后,就急忙跟 门卫说这么一件事,要他们设法阻止我的同学们前去应架。但是,没想到,两个门卫好像并不在意,说,这种事他们不管。我急了,要他们在门卫室给保卫科长打电 话。

电话接通了,我跟保卫科长再一次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要求他们出手阻止。但是,保卫科长好像也是漫不经心,说,在校外的事,不是他们的职责范围。这个时 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冲着电话大吼:等我们的同学挂了彩,受了伤,被人抬回来;或者,派出所的人来学校要你们去公安局领人,你们还能说不是你们职责范围里 的事?你们看,小龙鱼就这赤佬脾气,什么事都会想到很远的地方。保卫科长终于被说动了,他在电话联系了当地的派出所之后,带上了三四个人,跟着我,出了校 门,大步小步、紧跑慢跑地去追赶我们班的男同学队伍。

这件事,后来在当地派出所民警,我校保卫科长和科员,对方二十多个拿着锄头、铁锹的镇民和我们班拿着水管、椅子腿儿的十几个同学都在场的情况下,和平解决了。在派出所民警的要求下,由语言冲突引起拳脚相向的双方都向对方道了歉,因想要报复而纠集的打群架队伍也随着解散。

回到学校,在宿舍里,小龙鱼挨了当事人四个新疆人男同学一顿痛批和臭骂。 特别是那个冲突的挑起人M和我们班的上海人“老大”,他们不停地埋怨我说, 本来他们可以大施拳脚,狠狠地教训一下“那帮子乡下人”,结果全被我搅黄了。说的时候,好像全然忘记了对方镇民手里的锄头和铁锹。而另外一些男同学则是另 外一种数落:“不像个男人”,
娘娘腔,一点儿血性都没有”,“背后打小报告,鄙视”,“他出卖了我们”,“让我们在校纪录里留污点”……仿佛我们班的大 多数男生都觉得,只有跟对方镇民完成约架,才是大家都能认可的结局;好像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被人抬回来;再或者,把对方打到送医院,就不会在校纪录里留下 污点似的。说得最温和的,也在埋怨我多管闲事,好像这些个男生不是我同班同学,甚至是同宿舍室友一样。小龙鱼受到了班上男生从来未有过的的冷落和鄙夷。因 为这事在系里闹得挺大(保卫科事后通知了我们系领导),其他几个班上的同学也都知道了“叛徒卖班贼”小龙鱼。平时在宿舍走廊里擦肩而过时,我能明显地感觉 到背后的窃窃私语和指指戳戳。那一段日子,非常的不好过。

只有没有跟出去,也没有做其他任何事的党员班长过来跟我说,我做得对。我对他只有苦笑。其实,最让小龙鱼觉得安慰的,还是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全体女生。她们事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一致表示,我做的是对的。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大二的时候。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时常回忆,反思这段经历。我知道我是做对了,当时怎么决定的,现在还这么想。但是,每当想起这件事, 心里还是有着许多郁闷和疙瘩之处:为什么我会得罪那么多的男同学?当时,还能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假如我是一个功夫超人的话,是不是由我去把对方二十 几个镇民全都打趴下,才会得到同学们一致的赞赏呢?为什么班上唯一一个支持我的男生是党员呢?平时,我不但数次拒绝他邀请我参加党章学习小组,想要培养发 展我为党员的盛情; 而且对这个人的为人处事,也并没有太大的好感。比如说,像这种保护本班同学,阻止他们集体出去跟人斗殴的事,无论是以班长的身份,还是以党员的身份,都是 应该冲在前头的。但是,最后,还是我去做了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这真应了苦笋博经常对我说的那句话:小鱼又冲到党的前面去了。这真让我哭笑不得。

直到现在,我对这件事的想法还是没有一个定论。不过有一点是清晰而确凿无疑的,那就是,在很多人的眼里,小龙鱼是一个十足的傻逼。
2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回复 2015-7-22 14:19
【小鱼又冲到党的前面去了】。

你在多维还有一次犯傻(当然,你也只是犯傻。尽管如此,你仍是个聪明人),就是在薄熙来问题上,傻了吧唧的混到nile,paichen一边,与很多你过去的朋友为敌(包括老贺,山月,拭目,星博等)。

nile和paichen在捏造薄熙来贪赃公款,以及薄熙来亲自指挥军车追缉王立军,私购几十车机枪、弹药等事情中,表现出的无知、无聊,简直到了极点。而你却相信那种人的那种无稽之谈。
回复 马力 2015-7-22 14:49
鱼儿是对的。那时我的学校也有新疆学生带着匕首长刀上课,经常闹事,但没出大事。后来没再见到他们。与这些人要有处世之道,谁也别把自己的习惯强加于人就没事。这些经验对上网也很管用。
回复 小龙鱼 2015-7-22 15:04
: 【小鱼又冲到党的前面去了】。

你在多维还有一次犯傻(当然,你也只是犯傻。尽管如此,你仍是个聪明人),就是在薄熙来问题上,傻了吧唧的混到nile,pa ...
呵呵,空博,您批评小鱼了。

鱼是倒薄派,刚好碰巧nile也是,不过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piachan是很不像话,跟她的文化程度低有关。
因为我跟她有私交,不便撕破脸皮。再说,我跟她无冤无仇,因此,她乱嚼舌头也随她去了。
回复 小龙鱼 2015-7-22 15:12
马力: 鱼儿是对的。那时我的学校也有新疆学生带着匕首长刀上课,经常闹事,但没出大事。后来没再见到他们。与这些人要有处世之道,谁也别把自己的习惯强加于人就没事。 ...
谢马力博支持。
回复 2015-7-22 15:23
小龙鱼: 呵呵,空博,您批评小鱼了。

鱼是倒薄派,刚好碰巧nile也是,不过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piachan是很不像话,跟她的文化程度低有关。
因为我跟她有私交,不便撕破 ...
我替三月等人出出气。 不过三月等人并没有记仇,他们仍是你小鱼儿的朋友。

说实话,如果薄熙来贪腐的指控不成立,习大大应该放他一马。毕竟习大大现在的很多做法和薄熙来相似。而习大大当时处理薄熙来,实际上把自己的群众基础破坏了。很多共产党的基础民众被流失了。
回复 追求永生 2015-7-22 15:55
为小龙鱼喝彩。

那个时候脑袋发热容易,冷静思考难,更可贵的是还能调动所有力量,把一个不是你能力范围的麻烦事给最终解决了,非常难得。

你应该大大受表扬的。   
回复 cannaa 2015-7-22 19:15
那个党员班长为什么不及时报告?
回复 小龙鱼 2015-7-22 20:10
cannaa: 那个党员班长为什么不及时报告?
所以啊,我也纳闷啊,这件事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表了态,表示反对,但是真刀真枪地出去拦阻,他就不愿意干了。我事后问他了:“我们大家都出去的时候,你去哪儿了?”猜猜他怎么回答?“我去自习教室了。”
回复 小龙鱼 2015-7-22 20:13
追求永生: 为小龙鱼喝彩。

那个时候脑袋发热容易,冷静思考难,更可贵的是还能调动所有力量,把一个不是你能力范围的麻烦事给最终解决了,非常难得。

你应该大大受表扬的 ...
我去,其实因为那群人里面有我最要好的三个同学,我们平时都自称“四人帮”。我极度担心他们的安全。不想他们出事。
回复 追求永生 2015-7-22 21:36
小龙鱼: 我去,其实因为那群人里面有我最要好的三个同学,我们平时都自称“四人帮”。我极度担心他们的安全。不想他们出事。 ...
其实干大事的都可能是小原因,哈哈!比如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的。
回复 小龙鱼 2015-7-23 03:53
追求永生: 其实干大事的都可能是小原因,哈哈!比如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的。
哈哈,你在笑话我,永生博。
回复 cannaa 2015-7-23 21:23
小龙鱼: 所以啊,我也纳闷啊,这件事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表了态,表示反对,但是真刀真枪地出去拦阻,他就不愿意干了。我事后问他了:“我们大家都出去的时候,你 ...
这种班长也就好孩子好学生而已,不顶大事。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7-23 22:07
俺们学校,当时对打架处分很严,一旦出现,有理的,警告处分;没理的,记大过,至开除。所以,基本没人愿意打架。有句流行的对话是:我:哥们,俺埃欺负了,帮我打架找面子去。朋友:打架?咱偷点东西去,行不行?
回复 夺标 2015-7-24 09:09
哇哇,鱼儿你学文科的,传说中的圣约翰?如果那样我已故老祖母是你们校友。你不会真的是1980年代上大学的吧?不相信!
回复 小龙鱼 2015-7-24 11:22
夺标: 哇哇,鱼儿你学文科的,传说中的圣约翰?如果那样我已故老祖母是你们校友。你不会真的是1980年代上大学的吧?不相信!   ...
我是理工科的,不是文科的。
我上大学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我亲历过六四,记得吗?虽然不是在北京。
回复 夺标 2015-7-24 11:27
小龙鱼: 我是理工科的,不是文科的。
我上大学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我亲历过六四,记得吗?虽然不是在北京。
当然记得,我那时候天天骑自行车去复旦校区看大字报,乐不思蜀的初中生。不一定要大学生才能亲历“六四”,对吧?
回复 小龙鱼 2015-7-24 11:31
夺标: 当然记得,我那时候天天骑自行车去复旦校区看大字报,乐不思蜀的初中生。不一定要大学生才能亲历“六四”,对吧? ...
是是是,但我那时是在校大学生啊。
回复 夺标 2015-7-24 11:48
小龙鱼: 是是是,但我那时是在校大学生啊。
为什么你一定要托大?你不是标标的小弟弟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14 02:36 , Processed in 0.0486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