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国财长将访华谈判,川普认怂了?

已有 174 次阅读2018-4-25 10:13 |系统分类:旅居生涯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多维新闻/多维客/财经/内文

丁咚

美国财长将访华谈判,川普认怂了?


2018-04-24 23:01


副题:中美贸易对抗对中国的最大启示

 

随着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实施制裁令,并暗示可能扩大到华为等中国企业,中美贸易争端似乎离真正的贸易战越来越近。

 

就在中国领导人在博鳌论坛上就扩大改革和开放发出明确信号后,川普政府拒绝了中方举行谈判的提议,声称即使中方满足了其95%的要求,它也无意进行谈判。如此强硬姿态,无疑加重了贸易战即将开打的氛围。

 

但上周六传出一则消息说,川普政府重臣、财政部长姆努钦正考虑到中国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并对中美未来达成协议解决争端的可能性持“谨慎乐观”态度。但他不愿透露更多细节,也否认有具体的对话时间表。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的回应迅即而富有艺术性,他说,“中方已收到美方希望来北京进行经贸问题磋商的信息,中方对此表示欢迎。”

 

即将成行的访问得到了川普的证实。本周二他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会见中,对谈判结果表现出比姆努钦更乐观的姿态。他认为,“我们有很好的机会达成协议”。 

 

姆努钦不是第一次在对华贸易问题上展现出合作的态度。早在3月下旬,《华尔街日报》就披露姆努钦计划访华。相比较川普疾风骤雨式的政治风格,姆努钦表现得更为柔性。在川普首次宣布约500亿美元的征税方案之后,姆努钦主动同中方代表通话,并在随后说,他乐观看待中美贸易问题,正与中国开展有效对话,两国有望达成协议,以避免特朗普加征关税的计划施行。

 

在4月上旬,当川普扬言对中国再度加征价值1000亿美元商品税收的时候,姆努钦迅速对外安抚说,“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和中国)贸易战,我对于双方最终达成协议持谨慎乐观。”

 

川普和姆努钦两人在对华贸易问题态度上的微妙不同,一些人解读为两人存在分歧。但我认为,这更像是在唱双簧,或者说一人扮演黑脸,一人扮演白脸,旨在以软硬两手,对华采取我之前所称的“极限施压”策略,迫使中国作出其所希望的让步,最终达成双边协议。

 

跟其他已经去职的川普政府前要员相比,姆努钦更了解川普的心意,是真正的“嫡系”,他懂得应该如何拿捏自己的职责,去更好地贯彻川普的意图。

 

姆努钦所言之美国政府的目标不是贸易战,与我的判断是一致的。我在《为什么说中美贸易战风险正在逼近?》一文中就指出,“贸易战,并非特朗普政府对华极限施压的真正目的”。在同篇文章中,我还以几乎完全确定的语气说,中美将在未来的两三个月通过谈判达成一份协议,以阻止贸易战爆发。事情发展得似乎比我预料的更快。

 

美国候任国务卿蓬佩奥在最近的国会质询中说,通过外交努力,促使中国全面“遵守规则”是解决中美贸易问题的最佳方式。他的话可能才是川普政府真实想法的表达。

 

就如同川普政府对朝策略,它对华施行的是川普改造后的“班农主义”,就是尽一切可能促使中国合作。川普的对朝策略是,以战争为最后手段,通过各方联手向朝鲜施以极限压力,让朝鲜领导人主动回到谈判桌上来,就无核化展开谈判。但战争并非其目标,而只是施压手段。

 

对中国亦然,贸易战并非最终目标,川普希望的是中国回到谈判桌上,与美国达成一项令人满意的协议。

 

进入新年以来,特别是十九届三中全会期间中美贸易主官谈判破裂后,美方启动了对华施压计划,以对华征收钢铝税为开端,到加征500亿美元商品关税,再到加征1000亿美元商品关税,再到对中兴通讯实施死刑般的制裁,美方对华施压层层加码,予以强大的心理压力。

 

美方同时暗示将制裁扩大至包括华为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并在南海、台湾问题上搞动作,公开正在研究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限制或者阻止中美贸易和投资,甚至对叙利亚进行导弹攻击,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以贸易诉求为核心,向中国综合、极限施压的表现。

 

美国的盟友们在关键时刻向川普政府施以援手,联合敲打中国。澳大利亚、英国和台湾在美国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制裁后,迅即表示也将对中国通信制造商采取制裁措施。

 

川普政府端出了一份中方难以接受或承受的“套餐”,在多个战线向中国发起攻击号令,并得到盟友们的支援。仅仅是共计1500亿美元左右的加征关税方案,可能就会让中方吃不消。因为它相当于2017年度美国对华出口的总和。

 

若中方施以同等数量的反制,就意味着中国从美国的商品和技术进口,真的会像中方此前在口水战中声称的那样“归零”,从而可能令中国的国民经济陷入瘫痪。和中方向美方出口的多为加工产品和日用消费品不同,美国的对华出口满足了中国的战略性需求,很多方面不可替代。对中兴通讯的制裁提醒了中国人,若执意对抗,将会面临何等恶劣的后果。

 

这注定是一场无法开打的战争。中方的反应实际上体现于两个层面,一是国家政府决策层面的反应,一是包括外交发言人、官方媒体以及普通的民族主义者层面的反应。

 

第一个层面,很快就意识到战争无法进行,唯有谈判和妥协一途,所以桌面下的外交沟通一直在进行,博鳌论坛上作出的扩大改革和开放承诺,是双方私底下达成默契的产物;中方向世界贸易组织发起在其争端解决机制下进行磋商的请求,得到了美方善解人意的同意。

 

人们注意到,就在姆努钦在周六就访华作出表态之前,中国人民银行新任行长易纲在华盛顿举行的IMF年会上表示中国将大力推进金融领域改革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限制,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扩大进口,计划逐步取消对外国汽车、船舶和飞机制造商的限制。

 

在这次会议期间,姆努钦与易纲举行了双边会见,两人聚焦货币政策和金融合作,包括中国进一步向全球开放银行和保险等金融服务市场。姆努钦对中方的新表态表示赞赏。可以认为,是易纲在IMF年会上代表中国作出新的更多的承诺和与姆努钦的私下会面促成了姆努钦作出访华决定,而川普的信心也源于此。

 

在国家政府决策层面,理性主义主导了政策取向。这是符合国家利益的抉择。我在前面提到的文章中曾经警示:“贸易战不但关乎中国当前的经济和民生,更攸关中国的长远发展和安全利益,攸关中国人民的长期福祉。如果在贸易对抗中迷失方向,导致恶劣后果,那么在更脆弱的经济基础上,中国将失去与美国长期博弈的能力。”

 

在最近的文章《中国为何被美国作为战略对手遏制?》中,我说到,从客观角度来说,中国没有资本与美国对抗,俄罗斯就是镜鉴;从最功利主义角度说,中国还需要在美国的国际体系里继续成长和发展,直到市场经济成熟,自主生产高科技产品体系健全,有能力在任何对抗中获得胜利。

 

我还针对某些外交政策转向提出,”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处理好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对外交往的核心。维护美国领导的国际体系的稳定,在自由秩序中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符合中国战略利益。”我提出在与美国的争端中采取理性主义,杜绝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的干扰。

 

中美在贸易争端上的进展,体现出理性主义占了上风,中美有望通过双边谈判达成一项平衡的协议。

 

第二个层面,体现了中方的强硬立场,火力强大的口水炮连番攻向白宫,形成立体作战态势,煞是热闹。这个层面都懂,就不多赘言。

 

第一和第二个层面反应构成了中国对美姿态的整体。

 

中美都需要双赢,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但谈判与和解,是中美贸易对抗的唯一选择。

 

美国人更注重实际一些,毕竟是民选的,民众都在看着他们的表现,美国的中期选举即将举行,共和党政府只有卖力干,才能保住在国会的优势。只要能达到预期目标,他们会主动地采取外交行动,而不去计较是否“应约”。中国人也很在意民众的看法,所以也必须赢。区别在于美国的各种监督体制很发达,看上去有点莽撞的川普几乎是透明人。

 

但外交策略仍然十分重要。川普政府一如往常地善于运用策略逼对手就范,美国人的决策体制决定了他们在这方面比较有优势。川普在白宫和行政体系的助手的襄助、来自国会的监督和制约、媒体与智库的意见,都对其政策形成产生重要影响。针对贸易问题,川普政府全方位运用了策略和手段。中方在此方面相对弱势。双方在策略和手段运用方面的差异,包括对面子和里子的取舍,将较大程度地影响两国即将展开的正式贸易谈判。

 

可以预见,一次贸易谈判解决不了中美之间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更可能的是满足川普政府的当前需求,特别是为赢得中期选举所产生的需求。

 

在为这一轮贸易争端展开的谈判中,应该认识到中美关系的大趋势和小气候、中美矛盾问题的普适性和个别性的关系。

 

各种因素都决定了中美新型冷战正在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迈进。这是一个总的长期趋势,如果中国目前的政策态势不改变,那么中美必然要在新型冷战中分出胜负结果来。

 

所谓小气候,是指川普政府与中国在当前和局部产生的矛盾,比如美方对贸易逆差问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等有着紧迫的解决愿望。

 

中美矛盾问题的普适性指的是,历来世界第一强国和追赶第一强国地位的第二强国之间多会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新的历史时期,在美国一手规划和推进的国际体系下,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如日本一度位列全球第二,紧跟美国,但它们没有你死我活,双方关系最后实现“软着陆”,就是因为日本臣服于美国领导下的自由国际体制,不以挑战美国为国家目标。

 

个别性是指,中美的政治属性根本异质,双方都有成为战略对手的潜在可能,而这种可能被一些具体的政策和行动证实的话,那么就会演变成敌意的对抗。中国必须对此具有清晰的认识,作出利于本国前途的战略抉择。

 

中美此轮贸易对抗对中国的最大启示是,中国还不够“厉害”(别成天嚷嚷“厉害了,我的国”,人为地将自己置于美国的战略对手),中国的科技水平、市场经济体制、价值体系和话语体系、法治水平等等,都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中国没有本钱与美国对抗——对抗对美国可能只会带来皮肉伤,但对中国则可能是伤筋动骨。

 

中国在很长的时间里,首要之务仍是发展问题。中国需要把国内的事办好,在自由国际体系和全球化环境下继续进步和发展,争取成为文明和发展程度与美国比肩的一流强国。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轮中美谈判无论是什么结果,只要是和解,那么中国就是赢了,以小输换取大赢、以暂时吃亏换取长远利益,我看是划得来的。不过另一方面,也应当改善决策体制,增强定力,不轻易被川普的狡猾策略所误导,正确地采取政策策略,最大程度地维护国家利益,将损失减至最小。

 

来自微信公众号:PAIR_Dongding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3-2-3 12:09 , Processed in 0.0558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