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逸立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记录

飞花雅音逸已闻,落叶闲镝谁敢听,湾涧龙马战旗扬,山上山下风破云!
  • 闲散看客: 若是俺之言语使得仁兄有所不快,俺愿意收回,但俺希望此事不再与俺相关,谢谢!! (4-20 02:02)
  • 逸立: 晕了,我被你泄气了,只是感觉这诗很有点奇葩,记录于此。 (4-20 02:10)
  • 闲散看客: 唉,不成想俺之心境对你有如此影响,实在抱歉!! (4-20 02:17)
  • 逸立: 别担心,打不起来,打个架,打架的不明白,但看的人更明白,打架的和喝酒喝醉了,打鸡血打多了,一样一样的。 (4-20 02:22)
  • 小龙鱼: 昨日煮好酱牛肉,今日即成牛肉干。再加几条生鱿鱼,一样变成鱿鱼干。 (4-20 02:04)
  • 小龙鱼: 牛肉干和鱿鱼干一样,都很有嚼劲,好吃。 (4-20 02:15)
  • 逸立: 你这头鱼,鱼松也很好吃呐! (4-20 02:18)
  • 逸立: 这就对了,我不想要龙的鱼,但也不喜好把酱牛肉还要搞成牛肉干的,牛肉干了么?哈哈 (4-20 02:16)
  • 小龙鱼: 我做的时候,是做酱牛肉的。谁想做牛肉干?一下子煮得太多了,吃不完,搁那儿,不就自然风干成牛肉干了?现在再来点儿鱿鱼还是同一个情况,太多了,一下子吃不完,那还是得自然风干啊。 (4-20 02:21)
  • 逸立: 红的不只是酱牛肉,鱿鱼,还有新鲜的金龙鱼,你说你为啥那么喜欢红呢?哈哈 (4-20 02:27)
  • 逸立: 小炒还是清蒸?鱼兄 (4-20 02:31)
  • 小龙鱼: 什么?哦,你问我是精神焕发还是防冷涂的蜡呀?是精神焕发,精神焕发。 (4-20 04:40)
  • 逸立: 小鱼反省去,我也去面壁了,每个网站打架,基本最初都是含沙射影引起的,大家看出问题了没?这里套路演示一下而已,不是打架。 (4-20 02:47)
  • 霜天红叶: 你洞察秋毫。。。不是打架。。。所以。。。 (4-20 03:34)
  • shen_fuen: 精彩 (4-20 06:43)
2015-4-20 01:58 回复|
婉儿在理,韩山也委屈,但必须把韩山的小算盘看明白,才知道什么才是真委屈,这话韩山估计也同意。 我在贝壳没打过架,这里也不想打架,自相残杀,无聊!更无聊的是蓄水放鱼,论斤垂钓,韩山这娃,厉害呐
  • 霜天红叶: 不知道真相的人,不是当事人,请不要参合!不想看,就绕过,今天2页都是此事的微博刷屏,你咋不说话?现在我只是反驳一下,你来阻止!啥意思?无聊就请绕过,和你无关吧! (4-19 23:26)
  • 逸立: 哦?红叶不是小鱼的对手,和小鱼与皮皮兄过招,得贝壳的大D出手,哈哈,你去喊他来? (4-19 23:35)
  • 闲散看客: 哈哈,这位老兄,咱们也算交流比较深的,对于兄台的高见,俺虽不敢苟同,却倒也有点佩服!然兄台所言所论往往有些玄乎,,。俺是9月10号看到小龙鱼在他博客下张贴的汉山广告,9月12号便上山注册的,当时山上人比较少,俺专门针对你的几篇博文提出过看法,,。之前,俺根本对贝壳系的网站一无所知,故请兄台说话就直接些,莫使用如此不着调的行为,,! (4-19 23:52)
  • 闲散看客: 当然,俺自上山以来也算是没有遇到敌手,故于此山完全倦了。俺一向喜欢拜寻高手,试问你们有什么权力阻碍俺的自由呢!!! (4-19 23:52)
  • 闲散看客: 俺上多维小龙鱼那看了一眼,其博客留言还在,顺便贴上【小龙鱼7 月前 多维网友 3楼 龙鱼所言甚是,倒是很久没有看见你与空博他们闪亮碰撞的评论。 原以为华博会是个巨潭,可以容下思想的激凸,没成想那仅是个桃花源,而且被一群只知呤诗作对,养猫调狗的家伙把持着。领导思想水准有限,华博终究难成大器。 若君久搁桃花浅潭,化身为鱼则实为可惜。。。 ========================================== 听起来像是小鱼的好朋友,那么老哥你也来吧。 hanshan.co 站主叫翰山,在倍可亲时,跟他关系挺不错,他人挺正直的,稳重,不极端,思维活跃、向上。 赞[0]】 (4-19 23:59)
  • 逸立: 看客兄,我不是要打跨韩山的,但是呢,问题都这样了,不打一场比较有意义的架,好像不像话,以战止战吧,,, (4-20 00:00)
  • 闲散看客: 嘿嘿,俺对如今所谓的战斗已然没有任何兴趣了!只是希望他人之争斗莫再提及俺的大名,仅此而已!自开博上网近七个月,最大的收获便是看透了网上所谓之争斗了,,! (4-20 00:08)
  • 逸立: 你泄气了,闲博,但这风波,搞得上不沾天,下不着地,中间又没出路,你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4-20 00:14)
  • 闲散看客: 唉,我不愿管了当然也管不了了,俺也就是个凡夫俗子,原本就没有多大本事。只是回头想想整个网络过程,觉得心里多了几分悲凉,,。也算是造化弄人吧,原本希望成为朋友,不成想一下子变成了敌人,早知如此,俺就该待在一旁看看热闹而已。 (4-20 00:20)
  • 逸立: 我们是朋友,朋友就不可以打架了?网络的事,其实很多时候很小很小,可负面的东西必须消化掉,而不是消除掉!消化了有营养,消除了不好! (4-20 00:28)
  • 闲散看客: 咱们是朋友,然我所言并非指你,这是我曾经在小龙鱼的博文下的跟帖:【多维网友   5楼 相聚相散,缘起缘灭,善缘当起,恶缘应灭,心如止水,恶法自灭。 不可为一己之私,只修小我。 度己之时,当度诸多有缘之人,方能成正果。 谢谢指点! 赞[0]回复】  你若有兴趣可以去看看那篇博文下俺的主要几个跟帖,俺就不一一附上了。http://blog.dwnews.com/post-805105.html (4-20 00:34)
  • 逸立: 郁闷了,墙很高,出不去呐 (4-20 00:37)
  • 闲散看客: 哎,无所谓了,不过俺也算曾经朝气蓬勃,斗志昂扬过!居然以此劝她人继续战斗,没想到上网开博7个月,内心却像老了十年,的确应该是相望于江湖才更好。 (4-20 00:43)
  • 逸立: 这个应该,对厉害的而言,网上一日,世间千年,像鱼,就有从鱼到龟,从龟化龙,从龙化天龙,这几大阶段,还有天龙再化八部的阶段 (4-20 00:53)
  • 逸立: 缘起不灭,因缘,次第缘,增上缘,才是缘法,闲博对佛学,估计还不入门,,, (4-20 00:43)
  • 闲散看客: 你所言甚是,俺原本就是半道出家遇佛,也没有学过系统的佛学知足,只能简单地使用些简短之语来说明一二!!! (4-20 00:53)
  • 逸立: 以道为根基,学佛是简单的,道家的东西,和杂阿含里的很多相通,而六字真言,说白了一是描述了地球在太阳系里(摩尼珠在光明眼),二是指向了大日经是佛学的根本经。 (4-20 01:01)
  • 闲散看客: 仁兄果真博学广闻,谢谢提点!俺于佛学仅是皮毛,只懂修心而已,可是没想到俺的修为实在太低,度己尚难,更难于度他人,还因此结下不少恶缘,实是罪过,,。如今,俺心已冷,只想将剩余之物空掉,自此不再过问网上之事,还望兄台体谅。 (4-20 01:21)
  • 逸立: 哈哈,这闲博,你老兄是高手中的高手,飞花雅音逸已闻,落叶闲镝谁敢听? (4-20 01:32)
  • 闲散看客: 兄台谬赞俺也!人之心原本就是虚空的,而随境之不同却能有诸多法相,刚上山之时,俺之心境犹如攻防兼备的厚重城池,无所畏惧且所向披靡,而今却只剩一片废墟,,。然,喜乐悲愁等各种情感原本就来自虚空,自然将其送回虚空中去乃是正道,如此废墟亦便成虚空了,便是回归内心之本真!!! (4-20 01:51)
  • shen_fuen: (4-20 06:32)
  • 霜天红叶: 我明确和你说,今天的发文只针对翰山颠倒是非栽赃陷害的文说事,和其他人无关,我没有和小龙鱼和皮皮过招啊,所以你不知道内情,我还挺喜欢小龙鱼和皮皮的文,他们是高人啊,别把其他人扯进来,好吗?我没时间管其他事!贝壳谁是大D?越说越离谱,想把水搅浑吗?把贝壳的祝ID亮一下吧,否则被你们这些马甲要整死! (4-20 00:57)
  • 逸立: 哈哈,我只想打架,但闲博泄我的气,,,这情况,不打不成,打出个婉儿和韩山都可以接受的台阶来,嘿嘿! (4-20 01:20)
  • shen_fuen: (4-20 06:33)
  • 逸立: 要不叫小鹤来,不谈政治,不谈左右,就打架玩,不许骂人就是 (4-19 23:43)
  • shen_fuen: 忽悠? (4-20 06:35)
2015-4-19 23:20 回复|
我有个构想,关于水的异构化,异构化的水晶体和能量晶体的复合化,再赋予主动化和能量池技术,简单记录在这里,忙完了来分析。这技术可以创造神,比任何科幻影片里的科幻更科幻。
  • 小龙鱼: 有能量的东西挺吸睛的。只要不是创造永动机,啥新技术都是可以探讨的。 (4-19 21:15)
  • 小龙鱼: 虽然,仍然是不太懂,但好像已经能踩着些逸立博的锣鼓点儿了。 (4-19 21:16)
  • paci: 跳舞呢   (4-19 21:33)
  • 小龙鱼: 好吃的要慢慢嚼,好东西要慢慢看。 (4-19 21:38)
  • paci: 偶就是没踩上锣鼓点 看不明白 怎木办   (4-19 21:41)
  • 小龙鱼: 等着看呗,反正也不着急。 (4-19 22:11)
  • 小龙鱼: 干革命,需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4-19 22:13)
  • 逸立: 回来看下,想打架? (4-19 22:57)
  • 逸立: 干革命,什么都不需要,除了可以说话以外,红心还是黑心,要看心被挖出来多长的时间,还有保存环境,,,至于两手准备,别被打成四脚朝天,就好~~哈哈 (4-19 23:01)
  • 逸立: 小鱼比你聪明,他是深深的理会了姜师傅的,可是呢,在这里,或许他要上封神榜---他师傅也没料到,哈哈 (4-19 23:06)
2015-4-19 21:06 回复|
韩山去冷静冷静,,,打架也不是这么打的,炎黄的劝要听,对么? 韩山不冷静说的,不好的说了就过了,好的,比如韩山的耿直和单纯,大家该看到了,到此为止!
  • 小龙鱼: 咋不叫炎黄去冷静冷静?你是 温度计?一早就知道翰山热了,炎黄凉了? (4-19 10:18)
  • 逸立: 我们打架么? (4-19 10:20)
  • 小龙鱼: 我们不打架,我们就斗斗嘴,行不? (4-19 10:22)
  • 逸立: 一般鱼儿嘴软,如何斗嘴?莫非是? (4-19 10:23)
  • 小龙鱼: 鲨鱼的嘴也不软,逸立博。 (4-19 10:27)
  • 逸立: 鲨鱼的鱼唇?不知比鱼翅如何? (4-19 10:32)
  • 小龙鱼: 鲨鱼浑身都是软骨,逸立博,除了牙齿。 (4-19 10:35)
  • 逸立: 应为长毛鲨鱼---你说的品种,长毛时期缺钙,小时还缺爱,小屁孩有屁个阶级,没阶级如何得到阶级的爱? (4-19 10:41)
  • 小龙鱼: 逸立博扯远了。挨不上边儿。有另立学科之嫌,不在你我斗嘴的范围。我即使是个瘸子、唐氏综合症,应该不影响你我斗嘴的内容。 (4-19 10:45)
  • 逸立: 鲨鱼在中国,也要长毛,凡是不长毛的,都被送进餐厅了,而长毛的,由于没人敢惹,反是大家不知晓的了 (4-19 10:55)
  • 小龙鱼: 这个说法,有点儿意思。至于到底是什么意思,咱还得玩味玩味。 (4-19 10:58)
  • 逸立: 这斗嘴,你我的套路,估计你我都有数,斗不上的,,,嘿嘿! (4-19 11:11)
  • Cateye: 这个都搞不懂,罔做第九名博,毛毛虫总该懂了吧 (4-19 13:06)
  • Cateye: 这个我听懂了,长毛好,越长越好,毛毛虫,哎呀,原来都是毛毛虫呀 (4-19 12:52)
  • 翰山: 抱歉,这个不是打架,这是政策的宣称。以前有些事没有明说,是有所顾忌,现在没有顾忌了,就说清楚。 (4-19 10:19)
  • 逸立: 你看看吧,多少年积累的朋友,互相都有话不能好好说了,冷静去,,, (4-19 10:22)
  • 小龙鱼: 有些“老朋友”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比如说,在某篇宣言里宣称的“翰山的老朋友”小龙鱼,却是在来汉山之前,6年中仅有一面之交。你再仔细想想,该叫谁冷静?吃醋都吃到这份儿上了,还在叫谁冷静?自己该量量体温去。 (4-19 10:27)
  • 逸立: 鱼兄体温一贯比较低,这倒忘了,那你冷静如何不劝住? (4-19 10:30)
  • 小龙鱼: 火一再威胁纸:我要把你烧穿啦!于是,纸就不断地找水来把自己淋湿,让自己冷静下来。于是,火就还是不断地烧。直到有一天,纸累了,再也淋不动水了,于是,纸就被烤干了,烧穿了……火再没东西可烧了……于是,就自己灭掉了。 (4-19 10:39)
  • 皮皮: 神回复!!!佩服。。。 (4-19 10:41)
  • 皮皮: 你俩的对话有水平,好看的很,请继续。。。 (4-19 10:43)
  • 逸立: 什么神?不过这回复比较老实,难得看见鱼儿老实。 (4-19 10:46)
  • 小龙鱼: 绅士吃个热狗也得用刀叉(见有关英首相卡梅伦的最新新闻),而流浪汉吃鲍鱼,大概也就一通胡撕乱嚼吧?“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小鱼的信条之一。“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那是小鱼的信条之二。直接说之三:大丈夫能屈能伸。 最后加井盐(警言)一勺:千万不要误以为小鱼不会骂娘。 (4-19 10:54)
  • 逸立: 累了,和你吵,没意思,为什么呢?凡是和名家吵,都是空对空,而吵到最后,也只有浪费氧气,增排二氧化碳而已,还要定义一大堆词语,,, (4-19 11:01)
  • 小龙鱼: 见到您的这条跟帖,俺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您知道吗?逸立博。 (4-19 11:12)
  • 大千世界: 泠处理总比热处理更加理性,这应该是规律! (4-19 14:46)
2015-4-19 10:14 回复|
在中国,真左派是最讲民主的,但常分不清民主和民粹,目前都还有人把文革的民粹当民主,还定义为群众民主,无语!右派是最讲科学的,但对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也常混淆,以至要求自然科学为社会科学服务,这也无语! 当毛在和尼克松会面时,自称右派,不知尼克松如何感想,更不知民粹的左派,在40年后,能否理解!打架吧,鄙人唯一怕的,是疯猫拳法,其他的都不怕,哈哈,,,
  • Cateye: 什么左派右派的,别提他们了好不好?都是打了鸡血的狂热过激分子。对社会和人类危害极大。耍一套酒后黑猫剑法给你看看如何? (4-19 01:34)
  • 逸立: 任我行的化功大法+独孤剑法=黑猫剑法?唉,还是不如疯猫权法,,, (4-19 01:53)
  • Cateye: 孤独求败,虽败犹荣。 (4-19 02:14)
  • 逸立: 老兄这说法,很是赞同,很是感慨:昔皇天涯今海角,,, (4-19 02:24)
  • Cateye: 勇气啊,敢于失败才是真正的勇气,老兄 (4-19 02:45)
  • 逸立: 这和勇气什么关系?被拳法打倒的,未必丢人呐! (4-19 03:01)
  • Cateye: 在贝壳亲,我目睹了右派是如何疯狂打击排斥异己的,他们特别团结,一出手就是10几个一起上,围攻一个和他们意见不一样的人。当初那里就和这里一样,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直到把异己都打跑了,那里也太平了。但是今天那里只有一种声音。我预测汉山在不久的将来会和那里一样,也只有一种声音。因为中国人还没学会尊重和自己不一样的文化和政治见解,中国人面对异见时,马上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放在正确的立场上,把对方放在错误的立场上,然后就是批判,戴帽子甚至道德审判。所以到最后一个地方只能有一种声音存在,这也是为什么从贝壳亲分离出这么多小网站的原因。 (4-19 01:52)
  • 逸立: 好吓人的贝壳民,好恐怖啊好恐怖 (4-19 01:57)
  • 逸立: 贝壳村里,最恐怖的是老A,这个老兄,更甭提其他,和他对对诗,一字错,就擦擦擦,而且吧,这人诡异,神龙见首不见尾,如风过大地,如鹤在九天,哈哈! (4-19 02:04)
  • Cateye: 看来你够崇拜他的哈。 (4-19 02:08)
  • 逸立: 没看见俺调侃他?哈哈 (4-19 02:13)
  • shen_fuen: 翰山就不一样,见首又见尾,如小猫过街,如鸡飞在天, (4-19 07:45)
  • 小龙鱼: 跟贝壳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在贝壳,赢的人留着,输的人开路走。但是在汉山,开路走的是趾高气扬的赢者,而留下的,却就是这一帮子“loser”。人家的心态很好耶。 (4-19 03:35)
  • Cateye: 大浪淘沙,山没了,留下一堆土坷垃,还是红色的 (4-19 03:47)
  • 小龙鱼: 山还在啊?就是柴禾青涩了些。不要紧,多烧烤烧烤就会干练而成熟的。 (4-19 03:53)
  • : 你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改造它,一是适应它。抱怨也可以,但那不是路。这是我的美国老师说的。 (4-19 04:09)
  • 逸立: 哦?给个面子,韩山必须有!可以么?但韩山也不老实,教他做海外强国网,他现在还不懂,,, (4-19 02:12)
  • Cateye: 他永远也不会懂。 (4-19 02:16)
  • 逸立: 懂不懂是小事,小事就没什么永远的,关键看如何做,ok! (4-19 02:22)
  • Cateye: 等汉山变成一块红色的土坷垃时他懂了也晚了。 (4-19 02:29)
  • 逸立: 我不这样看,事比人强,做比不做强,有比没有强。 (4-19 02:34)
  • Cateye: 你不会是翰山他大舅吧,这么护着他。翰山,快来见过你大舅。 (4-19 02:43)
  • 逸立: 神仙打架,记得穿马甲出来啊 (4-19 02:57)
  • 寂禅: 在贝壳,谁有闲工夫和那些个比“西方人”还“西”些的人斗嘴?所以,就是野花盛开了。 (4-19 09:18)
  • 逸立: 贝壳很久没去了,翻不了墙了 (4-19 10:17)
2015-4-19 01:04 回复|
说个故事:以前一机四部和总参四部的部长王某,文革前后独步天下,不料1978某天一命呜呼,,,此人在文革的罪孽不可谓不大---比四人帮还大,可就不让查。后来有人问萧,萧说:本是同根生,他害我八年生不如死,我赏他一命呜呼,是他该谢我! 某些拿系统出来说事的,这历史,历历在目么???
  • 逸立: 不点名,系统不是中宣部可以专擅的,ok (3-27 09:55)
2015-3-27 09:53 回复|
我不知道这么多样多元自由的世界,为什么要“一个”为什么活着的理由 ,这理由可以很多,他们可以交集,可以凝聚,也可以风马牛不相及! 我还活着,在这网里,可以自我来描述我自己,如果我不能自我来描述我自己了,完全被他描述了,那估计我死了。 这个世界不需要救世主,需要的是平等和包容,以及文明的表达习惯,,,
2015-3-26 21:36 回复|
没想到“万艳同悲皮皮秋”,这么快就印证了,,,交易理论,下不着地,上不粘天,完全是悲剧,,, 可前面一句是我担心的:千红一窟夏气腾! 不识时务的冒个泡,酸的,如同鄙人
  • 小龙鱼: 说的是哪国语言?怎么横听竖听听不懂?只听到了一个皮皮。 (3-26 08:33)
  • 逸立: 说者糊涂,听着也自然迷糊,这有性格的糊涂说法,是鄙人的法宝 (3-26 08:52)
  • 小龙鱼: 莫提法宝,汉山忌自我吹捧。 (3-26 15:39)
  • 逸立: 到底是瞎折腾,还是瞎气疼呢,或是其他什么的,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但我的原则就几点---更关键的是述而不论,抛砖引玉而已,所以别指望我支持谁---抛弃信仰一文是简单的,抛弃价值观才会一针见血。 (3-26 08:36)
  • shen_fuen: 看我的: 劫羊逸逸莫忧虑,喝醋皮皮分耄倪。 (3-26 18:59)
  • 皮皮: 封建社会,万艳同悲 (3-26 09:09)
2015-3-26 08:23 回复|
我不觉得红叶能写出这函数,这个函数需要定义数和算法的等,还要定义新的运算符号。 对于这函数,其实这函数的前世是早就有了的,大名鼎鼎的狄拉克方程,这个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但跨维度更大的狄拉克方程,估计目前还是英美德的超级国家机密,更别说红叶想写的函数。 这样说吧,如果红叶写出这函数,那么这函数最少能最简洁的描述和规范物理学和数学,也就是说数学体系要重新构建,而物理学再无研究的必要---完全可以一切都数学化。
  • 逸立: 其实这函数已经呼之欲出了,但原理太复杂,而且对目前的描述符号体系是颠覆性的 (3-25 21:27)
  • 霜天红叶: 我会发文。。。敬请关注! (3-25 21:45)
2015-3-25 21:21 回复|
朝升暮斗春秋事,春来叹息本应有,,,千红一窟夏气腾,万艳同杯皮皮秋,且将余生觅海筹,莫问吴心范蠡舟,,,山上山下寰宇境,五指空桐意未休,哪家男儿铸金城,暂借春秋过一宿,,,万星入海海不增,百姓踏山山何朽,唯求红羊劫外行,无忧无虑自在游,,, 欢迎皮皮
  • 小龙鱼: 意境深邃啊。谋杀了小鱼不少脑细胞。端的是首好词。花花,你来   (3-20 10:54)
  • 皮皮: 这个才叫诗偶!信息量很大,慢慢品,有嚼头,牛肉干的感觉。。。以国事为审视角度,是习惯还是境界,亦或是习惯的境界?我的经历就不会有这样的视角。升恩斗仇,朝升暮斗,人多如此,国也如此。总之,从政或从过政的,才能写出这样的诗。 (3-20 11:11)
  • 婉儿: 才高八斗! (3-20 14:12)
  • shen_fuen: 一斗十升长不识,半斤八两路还迷。 劫羊逸逸莫忧虑,喝醋皮皮分耄倪。 (3-20 17:26)
2015-3-20 10:22 回复|
晕死了,缅甸的问题,和朝鲜的问题一样,都涉及到“追寻着花开的方向,一路向北”这华夏核心精髓的问题,缅甸是根,朝鲜是小苹果,,,习的水平应该可以理解这! 打容易,难得是目前无人可以解决打后的问题---这需要东亚文明一体论,但不打,更被动! 这问答题,一问,切肤之痛呐,,,
  • shen_fuen: 中国应该借此机会沿边界设飞行识别区...... (3-14 21:25)
  • paci: 希望习大看到 (3-14 21:28)
  • 逸立: 老友好,在无数的铁幕基础上,您还想搞空中铁幕么? (3-14 21:29)
  • 逸立: 换句话说,在中国,真改革,往往需要战争和短暂的封闭,这是历史无数次严重验证了的,目的和际遇的提供的机会---很少! (3-14 21:36)
  • paci: 只能被动,肯定打不起来 (3-14 21:40)
  • 小龙鱼: 武松在景阳岗打死一头大虫,被赞为英雄。假设,如果武松在景阳岗只是拍死一只蚊子呢?杀死这么一头小虫,他能否还可以被赞为英雄?缅甸算什么?捏死缅甸就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既然如此,还需要把它捏死吗? (3-14 22:56)
2015-3-14 21:10 回复|
缅甸目前的事已经如中越战前了---上下都希望一战,卡在中层,,,
  • 马力: 之前连越境投弹炸人的军机都不敢击落,怎有开战之事? (3-14 08:04)
  • 逸立: 缅甸如果成为卡在中印之间的,后果没任何人可以承担,目前就是再这样了,我知道的是二炮动了,成都军区动了。 (3-14 08:09)
  • 翰山: 关注。 (3-14 08:17)
  • 马力: 看看中文网报导:“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致4死9伤。”。连越境都不敢提。我转来时才加了“再次”二字。当时就觉得标题是在有意谈化成偶然事故。东亚病夫还是继续卧床养病吧。 (3-14 08:25)
  • 闲散看客: 哈哈,民意可用却不可决定决策,如此简单的道理估计小孩子都懂,若是上层就这样的智商,中国早就玩完了,,, (3-14 09:13)
  • 城市达人: 您这是旁观者清呀! (3-14 10:19)
  • 闲散看客: 谢谢过奖,你看得也很透彻! (3-14 12:57)
  • 镜花水月: (3-14 10:22)
  • 马力: 她是有意歪曲我的意思,还侮辱人。你怎么会同意? (3-14 12:42)
  • 镜花水月: 哈哈,马兄,多心了也误会了,看客兄绝对不是针对你。我就更不还以针对你了。我是觉得看客兄的话有道理而已。我不认为中缅会打起来,也不希望打起来。若是让你误会了,那是我的不是,抱歉了,还望兄长谅解。 (3-14 16:06)
  • 闲散看客: 水月姐不偏不倚,很是理性公道,佩服,,, (3-14 12:58)
  • 马力: 请不要侮辱,除非你能证明你说的话。 (3-14 12:40)
  • 闲散看客: 俺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可能用词有些粗鄙,那是俺才疏学浅,但确没有侮辱之意,请勿过多联想!  不过以上这些可都是常识性的内容,犹如1+1=2这么简单,这需要证明么! (3-14 13:06)
  • 马力: 没有错就不必心虚把骂人“低智商”改掉。 (3-14 14:38)
  • 闲散看客: 嘿嘿,可不带这么污蔑的!俺什么时候用过【低智商】这个词呢?又是什么时候改过的呢?还请阁下明示,否则就是在污蔑俺的名声,俺暂时保留意见! (3-14 14:43)
  • 闲散看客: 再说俺这条回复也不是针对你的,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为何你如此吹毛求疵呢!真是有点搞不明白! (3-14 14:47)
  • 镜花水月: 马兄真的误会了,看客兄一直是一个如侃侃一样平和的人,他的这段话绝不是针对你的。你就不想想,若是针对你,我会跟贴说同意吗?劝你们俩个都把自己负气的帖子删除了吧,别中缅还没打起来咱自己先打起来了,你们俩都给我一个面子好吗!拜托了! (3-14 16:30)
  • 闲散看客: 谢谢水月姐为我直言,我只是受不了他那种无故以阴谋论对我进行抹黑攻击,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他公开道歉与删帖,我也会随时删除相关内容! (3-15 04:27)
  • paci: 不认为中国能跟缅甸开战,没什么政治意义 (3-14 09:23)
  • 城市达人: (3-14 10:19)
  • 镜花水月: (3-14 10:21)
  • shen_fuen: 除非想收回谦让的领土...... (3-14 13:53)
  • paci: 恐怕不是时候 (3-14 13:59)
  • shen_fuen: 先公投以后收回 (3-14 14:09)
2015-3-14 07:58 回复|
春游泸定铁索桥 随咏: 一江春水向东流,撒泡尿在水里头,水润山来尿发草,到夏乾坤漫碧悠,,,
2015-3-10 01:32 回复|
朋友们给个自我由我门我软件可以么 ,我没邮箱。。。
  • 小龙鱼: 没邮箱?你拿什么注册汉山的? (3-9 06:14)
  • 逸立: 海外邮箱全被盗,国内的全过期,哎,,, (3-9 07:14)
  • shen_fuen: (3-9 09:44)
  • 翰山: 好久没来了,欢迎。原来是来要电邮呀! (3-9 13:59)
2015-3-9 02:30 回复|
宋徽宗:开辟鸿蒙,谁为禽种?宋钦宗: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 寂寥时,试遣愚衷,,,徽钦合唱: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 绛紫湮: (9-14 08:25)
  • shen_fuen: 禽种? (9-14 14:25)
  • 逸立: 是啊,红楼梦该是南宋李密的西湖词社搞出的东西,您是高手,可以看出血雨腥风,难道看不出禽种? (9-14 21:10)
2014-9-14 07:21 回复|
什么问题,立刻锁了我的邮箱?co域名的问题应该不是,病毒邮件?
  • 翰山: 看看什么问题?好像不应该发生! (9-11 07:29)
  • 逸立: 应该问题不大,在找回邮箱中,估计是厉害的问题,那个邮箱168可以监控,MBI也监控着. (9-11 20:26)
  • 翰山: 哦,是吗?是国内的邮箱?不太熟悉。希望一切正常。 (9-11 20:37)
2014-9-11 01:47 回复|
arznith报道
  • 翰山: 问好! (9-11 07:29)
2014-9-11 01:29 回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19 00:28 , Processed in 0.03941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