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逸立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答老闲---如何平衡平缓的走出困境。

热度 3已有 467 次阅读2015-5-11 00:07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这是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安排很关键的论述,无论同学们朋友们如何想,都这样了。。。


我们知道的世界,在无数的实践后,秩序如下:国家,国家集团,信仰集团,种族集团,地域集团,利益集团,,这囊括了全世界几千年来在社会层级的一切实践,,,这秩序,是历史萃取出来的,而不是鄙人,,,


凡是违背这秩序的,都会给其内部人民带来剧烈的争斗和振荡,而胜负,就是按上面秩序来决定的,如果当年的中国共产党,没有基于国家的统一战线,那么必是一事无成的。。。无论其依靠苏联,还是依靠马克思主义,,,


而目前,中国共产党的党内党,强行的将中国的命运和俄罗斯绑定,强行的将中国共产党的命运和垃圾的俄罗斯共产党绑定,这垃圾的利益集团凌驾于所有集团之上,凌驾于国家之上,就是找死!


未来的中国,如果要走出一条比较平衡和平缓的路,第一就是彻底清洗这党内党,而比较靠谱的清洗后的秩序,一是将一切党政放在省级地方一级,二是将中央层级的党争放在政协,将政协提升为上院级别,开放党禁,同时构建排斥任何党派的下院---人大,人大不能是党大,任何党任何一级一旦为任何人大代表背书,其党的那一级就必须无条件解散,如果其人大代表是背书党的成员,那么其就必须以叛国罪处决,,,三是由省级人大和其政协共同提名,形成省级代表,再从代表中全国公选国家主席。


这设计的好处是,将信仰限制在民间层级,民间层级党部的实权大大增强,这就可以通过内外的竞争来优化任何党,这会带来一个接地气,有底气,有根基,有水准的上院,上院会扮演规划者和方案形成者的角色,而下院扮演了监督者和决策者的角色,下院的人是任何党都直接染指不了的,这压力对任何党都是巨大的,这是一,第二,省级代表的形成,代表了该地区上院的质量和下院的水平,这个参与国家主席的竞争者,是靠实力来说话的,特别是用实践来说话的,第三,在目前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将这党的实权从中央下放到地方,再透过国家主席的选举机制,可以最大程度的遏制任何党派的胡作非为,释放正能量,同时不用大动干戈。


很多同学和朋友估计还是觉得这是梦想,或许是,但如果要平衡和平缓的走出危机,也就这条路了,,,(目前党政和司法司宪体系关系的模糊,提宪法委员会或大法官会议这些东西,没基础,,,)


当然,还有些同学和朋友估计要指责鄙人又在分裂国家,分裂党,,,但请别简单的下结论,这是唯一的道路,在流尽了无数的英雄血后,估计,这还是最后必走的道路,,,唯一的路!!!


这东西的精髓,真不是那么简单,用任何的超级计算机模拟,都可以通过验证,,,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闲散看客 2015-5-11 03:59
逸立博高论,献花先!

中国当前的确危机深重,从兄台论述来看,主要是从内外两手解决危机,仁兄所言有道理,然而,似乎未必适合眼前实际困难。

首先,目前的对俄关系似乎并非如兄台所言是由于所谓党内党需要力挺俄罗斯导致的。俺觉得应该是时势使然造成如今的局面:民主党一上台往往都是考虑中美关系为重,将最近的一些大事联系起来: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全球性大撤军,马航事件,以及新上任的太平洋司令为日裔,,。这说明老美认为中国才是其最大的潜在对手,一直想方设法遏制中国,,。

然而,自乌克兰危机伊始,形势急剧翻转,出现了极为有利中国的局面:石油价格受到严厉打压,中国的南海战略得以实施,亚投行也顺利进行着,,。【当然中国在乌克兰也有不少损失,但是于大局利益来看,真没有多少】。这一切归根溯源,都应该感谢俄罗斯,俄罗斯若是如此就倒下了,下一个很快将轮到中国了,因此,俺觉得俄罗斯目前算是个中美角力的战场——不能让俄罗斯轻易倒下,也不能让其借此机会做强做大,,。况且中国对俄罗斯的帮助,也不是白白付出的:例如S400导弹与苏-35战机谈判,新型丝绸之路战略建设实施,,。这些都是有利中国,尤其中国在东南方向,受制于美国与日本,而往西打开通往欧洲大陆的发展通道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后,针对国内矛盾的问题,关于一党制与多党制的问题是一个死结,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尤其是由于历史与文化原因导致中国很难形成西方那种多党互相治理的局面,,。然而,党内的合理竞争机制则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如此还能使得党内的优秀人才有机会掌握相应的权力,如此于国于民都是大幸,,。至于你所谓的党内帮,党内党以及本土党的划分,俺依旧不敢苟同,俺倒认为那是属于党内不同势力之间的竞争而已。如今,中国的简政放权的改革,就是在放开与限制党的权力,也算是一种平缓的危机处理手法。

兄台上次有博文提到中国国内老百姓很少关心政治,这方面俺很是赞成。我想这应该是邓公的战略:以先富带动后富——大力发展经济,维护一定的贫富差距,如此老百姓人人都想过得更好,这样谁还有心思去考虑政治走向,如此若GCD利用难得的好时机进行自我改良,形成内部更好的竞争机制,使得有能力之人能够正常上位,这样算是一条好的路子吧。当然,这种处理手法,若是控制不住贫富差距,反而内部矛盾会急剧增大,倒是会出现更大的危机,然而目前来看,这届政府在这方面处理得还是不错,,。

如此,以经济发展为主,控制贫富差距,倒逼体制改革,这样算是较平缓处理危机方法,也算是利国利民之举。至于最终出现什么样的制衡形式,还得看高层们的智慧,,。

以上只是个人粗浅之见,不到之处,望仁兄见谅!
回复 逸立 2015-5-11 07:52
闲散看客: 逸立博高论,献花先!

中国当前的确危机深重,从兄台论述来看,主要是从内外两手解决危机,仁兄所言有道理,然而,似乎未必适合眼前实际困难。

首先 ...
小平的路,有一个缺陷,小平设计了从下向上的路,而这文提出的是根据实践归纳出的从上到下的路,,,

鄙人的很多观点老兄不认同,这个鄙人知道,老兄估计没被电子精神迫害迫害过,如果您经历过,您才知道问题,,,

在这背景下,不清理党内党,任何的事,都会相当的困难,然而,困难中的前行,也让人有一点点的希望,,,从下到上这路,过去了30多年了,连县级党内的普选都实现不了,从上到下的路,最少还实现了一些,这可以看出些关键问题!

俄罗斯的被解决,以及效忠于俄罗斯共产党的党内党的被解决,对中国根本就没消极的影响,,,当英国也在推动俄罗斯的再解体的时候,中方第一要再确定英王室的意思,二要拿出解决党内党的行动,这两者互相影响,,,


中国搞一带一路,方向不该是在北方,而是南方---东南亚,而武器,俄罗斯的都是垃圾级别的武器,鄙人以前测试俄罗斯的核力量,普京还真打开核弹头来验证核材料了,,,(火车博只知道鄙人忽悠,但不知道为何忽悠,鄙人关于远距离改变核材料技术的说法,和普京打开核弹头看核材料的新闻,以及俄罗斯公布其核武器的屏蔽材料,仔细的看看其出现的时间,您会明白很多问题)

当有一套系统要灭俄罗斯时,俄罗斯已经玩完了,何况世界上的三套系统,中国的效忠俄罗斯共产党的党内党,无论他们在国内的电子精神迫害还多猖獗,在任何系统面前,他们受到攻击的时刻开始了,,,
回复 闲散看客 2015-5-11 08:18
逸立: 小平的路,有一个缺陷,小平设计了从下向上的路,而这文提出的是根据实践归纳出的从上到下的路,,,

鄙人的很多观点老兄不认同,这个鄙人知道,老兄估计没被电 ...
兄台经历的确丰富,俺算是长见识了,,。

虽然俺不太认同兄台的观点,然而,俺认为这并非单纯忽悠,或许兄台的经历异于常人,往往出言惊人,让人不能理解也是正常的,,。

然而,俄共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中共内部即使有所谓的俄共潜伏分子,没有必要继续为俄罗斯服务,从普通人角度来看,其无有回报,无有道义,看不出其为俄罗斯服务的目的与意义,当然,若是被控制另说,,。

邓公之路,给了开头,后面如何走则是后人的智慧,普选未必能让能者出头,而且由于经济发展一路顺利,所以以前倒逼改革压力不大,只有当发展遇到一定的瓶颈,在外压下才能打破既得利益集体的阻力,进行有效的改革,让有能力的人才有机会出头,,。

然而,这个时机稍纵即逝,把握好了,又将是一片繁荣,否则GCD就将重新洗牌,如此必然引发巨大动荡: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将被西方瓜分,既得利益集团损失不大,而老百姓则将会倒大霉,,。

至于一带一路的发展,应该南北同时进行,如此才可以互相照应,不至于让他人过多捏住命脉,,。

俄罗斯的没落其实谁也很难阻挡,其连基础的工业体系都不如中国了,而且根本留不住人才,只是继续苟延而已,否则,普京不至于花如此大的代价与西方抗衡,反正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回复 闲散看客 2015-5-11 09:28
逸立: 小平的路,有一个缺陷,小平设计了从下向上的路,而这文提出的是根据实践归纳出的从上到下的路,,,

鄙人的很多观点老兄不认同,这个鄙人知道,老兄估计没被电 ...
老兄,告辞,此处不容俺也,,!
回复 零点的火车 2015-5-11 09:56
这个就是要把中国解体了也。
不是我不相信逸博,而是我不相信全知全能的人。
回复 2015-5-11 11:54
零点的火车: 这个就是要把中国解体了也。
不是我不相信逸博,而是我不相信全知全能的人。
逸博的问题在于:过于盲目相信,而不去认真做一番切合实际的考证。

美国和西方实行了民主制度,亚洲一些国家也是行了民主制度。为什么一定要去和那些实行好的国家比,而不去和那些实行坏的国家去比?为什么不去将文化、传统、习俗、宗教、人口、平均资源、经济模式都列入比较条件之一呢?

比较当然是有意义的。但应该寻找可做类比的例子(我不否认美国搞得不错。问题是,美国你学的来吗?)。即便比较后得到的一些结论,也依然存在应然与实然的关系。
回复 逸立 2015-5-12 01:41
闲散看客: 老兄,告辞,此处不容俺也,,!
此山的局面,的确让人难过,朋友的离开,我不多说什么了
回复 逸立 2015-5-12 01:45
零点的火车: 这个就是要把中国解体了也。
不是我不相信逸博,而是我不相信全知全能的人。
对我写的,你老兄估计是读得最深,思考得最透的,,,

只是感觉而已,,,
回复 逸立 2015-5-12 01:51
: 逸博的问题在于:过于盲目相信,而不去认真做一番切合实际的考证。

美国和西方实行了民主制度,亚洲一些国家也是行了民主制度。为什么一定要去和那些实行好的国 ...
我的问题,朋友说得比较中肯,应和必的问题,让人无限遐想,,,

阻力解决是必然的一步,如果应的都不应了,那么必的,不知道会在十万八千里外什么岛上去实现,,,

此等浪费,如何叫人不上心头?

请喝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3 08:38 , Processed in 0.0973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