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秋天的浪漫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远行杂记(七)

热度 8已有 1029 次阅读2014-11-6 20:11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远行杂记(七)

 

                                       厄运连连

    (写完本集博客后,俺发现用《厄运连连》来标题比《惊魂黄石夜》更恰当。全篇流水账我自己都嫌哆嗦了,但是我不想遗落下全过程中的任何一点细节,因为我的游记是为了有一天老来走不动的时候,翻出来回味的。所以请前来关注的网友多多包涵,如果没有兴趣可以忽略。)

    黄石公园内8字形游览线的右上线,我此次的行程中没有把它作为重点去做详细的功课,因为从Grand Canyon北上到Mammoth Hot Springs 景点这段线上一般意义上的景点不多,通常情况下游人极少。去了就是看连绵的群山,到临近的Lamar Valley去看动物。时间和兴趣的原因俺只准备了看一个在路边的景点Tower Fall。所以有关交通状况到底如何?我心中是基本上没数的。一个人可能无知无畏,但是面临心中完全不清楚的历程是会恐惧的。俺就是这样惴惴不安地重新驾着车驶进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前方。

    才离开Grand Canyon的十字路口就开始爬坡上山,这里不愧是白天看群山的地方,那山真是一山接着一山,弯道是一弯连着一弯,仿佛没有尽头。一直到俺耳膜都有了高山反应的感受了,山势才稍微缓和一些,可弯道依旧那么急那么多。

    夜幕下环顾四周,貌似这夜间大峡谷的山路上就俺一辆车在山道上爬行。俺看不清道路旁黑黢黢的山谷到底有多深,但是看从山谷里挤过来的茫茫迷雾,可以感觉得到这是行驶在云端里,云层离地会只有十几米高吗?偶尔昏黄的车灯会照射出前方一片松林的树尖,定睛一看全身激出一身冷汗,这里是急弯,如果不及时恰到好处的转动方向盘,再往前一米,汽车就冲出道路与松林为伍了。自然而然俺不自觉的就把车往道路中间靠,不惜犯规压着双黄线行驶。

    有一段路比较平坦,感觉只是个微微下倾的斜坡,但是在浓雾的遮盖下,车灯的光照显得特别的暗淡,看不清路面。我把右脚尖放在刹车上,让车自己慢慢地向前滑行。特奇怪此刻耳朵仿佛失聪了一样,听不到汽车行驶时和空气的摩擦声、Engine运转时固有的轻微的轰鸣声,整个世界静得令人难以置信,只有一种在黑暗中往无底深渊缓慢下沉而去的感觉。如果就这样一直虚雾飘渺地沉落下去也许并不让人特别害怕,令人恐惧的是山里易变的天气,刚才还是云遮雾绕,转眼天边闪现出一道道耀眼的闪电,闪电中我看见巨石山林全部露出狰狞的面孔,张牙舞爪地步步向我逼近,幸好还没有炸耳的霹雳跟进。但就是这样我都马上想到:会不会在云层上行驶的俺被雷击中?难道今晚真的是在劫难逃?

   下面的照片是俺第三天白天路过这段路时拍的照片。

  


       以上两张是在园内8字游览线右上边路段上最高点拍的,是真的在云层上行驶。

 


     这样的弯道比比皆是。

    这是从猛犸热泉公园山上往下拍的河谷。到北黄石拱门需要从猛犸山上右转左转N道急弯下到河谷底。照片是拉近的拍的,高度不是看到的这一点点。上面第一张弯道片片就是在那里半山腰拍的。

    据说人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被逼无奈时,可能会吓趴,也可能反倒豁出去了。俺的天性是属于后者,到了今晚这一步,俺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劲上来了。最严重的后果不就是个死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今晚就是不幸冲下山谷或被雷击搁到这里也是天意。天意难违!干吗临死之前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难受?想点轻松开心的事。

    先想想,如果我死了,我女儿他们大概不会很难过吧?俺人寿保险赔的钱够她两个儿子上大学的开销了,她有一个如意的家庭,不会因为我的离去而精神没有寄托;可怜的是俺老妈,白发人送黑发人难过是肯定的,不过还有俺老弟呢。自己呢,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遗憾没有?荣华富贵是没有享受过,但似乎我有那个命能得到的都经历过了。再挖掘一下,貌似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没有了解。一直向往有一天能穿得非常正式的坐在古老又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如痴如醉地欣赏一场世界顶尖级的芭蕾舞团上演的《天鹅湖》,当然有一个能和俺同样进入状态的人陪同更好。这个大概只有遗憾了。命也!

    再想想,俺今天走了,我的那些中美老朋友们、网友们如何能知道这个消息呢?可能明天警察发现后,有电视台实况播出,看他们能不能从这里知道俺的去向。知道了他们会为此难过到什么程度呢?还有消息传回中国后······

    突然想起每次回中国,都会遇上那么两三个以前的老邻居、老同事或朋友的什么人去世,都会由以前的厂工会,现在的居委会用黄颜色的纸出一张告示,上面写着某某同志,中某党员,因什么什么原因于某年某月不幸去世,·······某某同志一生拥护某某党,对某某党无限热爱,(这一段评价对每个死去的人从来没有拉下过)为某某党的革命事业奋斗了终生,对于某某的去世我们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每次看到这里俺都会极不厚道的笑一下。原因是这些同志们俺太熟悉了,清清楚楚的知道他们一生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他们中的谁谁发过牢骚每月交TMD那么多党费划不来,要退出某某党不让,谁谁的老爸文革中戴高帽游街被打后受了内伤英年早逝,临死时说,早晓得就跟G军到······;谁谁从部队上是营级转业下来的, 因为和领导不和被安排到大材小用的岗位,终生耿耿于怀,日日咒骂某某党·······俺有一次都对写类似通告的前同事说过,我拜托你我死后放过我吧,不要如此认真地搞笑一个逝者。俺的前同事把话题岔开了,说可能我死了你都还没有死,所以你的盖棺定论不会是由我来写的。现在看来如果今天晚上俺真的就挂了,传回中国这讣告还是由那家伙来写,俺还得被认真地用来搞笑,烦人!看来俺得预先给自己写一个讣告:秋天同志因为贪玩,于某年某月日玩死在美帝国主义的黄石公园。享年x x x岁,该同志一生政治历史清白,没有参加过任何党团组织,一生没有破坏得了革命事业,连公家的信签纸都没胆量偷拿过一张。人固有一死,秋天同志为玩而死,死得其所。对于她的去世我们不要庸俗的流鳄鱼的眼泪,让我们化惋惜之情为力量,另外寻找麻坛上的新兔儿来刮(四川称麻将桌上常败将军为兔儿)······想到此,俺哑然一笑,紧张情绪一扫而光。一切都无所谓了,该怎么的就怎么地。一放松,俺就把车里的音乐打开放到最大音量,吓吓动物也好啊,据说园内有时候动物会跑上公路。

    大约晚10点左右,俺看见左前方有一盏灯挂在貌似一个加油站的加油机上。俺极大的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发愁汽油尽了汽车会停摆在半路上了,顺便还可以问问路。俺迫不及待地转进了这个只有一盏电灯的加油站。谁知道开近一看,商店的门口隐约可见写着Close 的一张硬纸板挂在门上,加油机的液晶显示器上一个亮点都没有,显然不可能加油了。白激动了一回,走吧,还有约3.5格油,36迈路程应该够了。(后来了解到这里是Junction 商业点,当时我还以为是墓地呢,整个就一盏灯鬼火一样)

   ----,我该从哪个方向出去呢?黑暗中实在是没有方向感!该死的GPS也还没动静,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俺能反应过来吗?幸好,有车灯往这个方向照进来了,天无绝人之路,救星来了!

   好事没有一而再再而三,问路也是如此,这是当晚我的第三次问路。开车进来的白人小伙是从加拿大来的,他都是看见我的车而进来问路的。我们相互看看对方的车牌后无奈地道一声:Sorry, bye bye不知道他后来如何?我则是根据他从加拿大来判断他此刻一定是从北门过来的,他从哪个方向开过来的,我就从哪个方向开过去就是正确的。

   又开了约一个小时,GPS上显示还有17迈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远远的望见对面山上有稀稀落落的灯光出现了,对于一连几个小时在黑暗中爬行没有看见过两盏以上电灯同时出现的人来说,无疑这就算得上是灯火辉煌了。快到了,胜利在望了!

   谁知道俺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来到有灯光的地方后,GPS没有带着我往灯光最多的地方去,反而带着俺一连拐了两个特急的右转弯,又似乎左拐3次弯下到很深很深的一个河谷里,又看不见任何一盏灯了!Gardiner 你到底在哪里?看看GPS上反映的里程还有十四五迈。管它的,GPS你今天爱带我到哪里就哪里,反正俺也累了,刚才路过的是哪里俺都懒得去想。(第二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猛犸热泉所在地)俺继续往前大约又行驶了几迈地,看到了一个收费站。此刻的我都反应不出来这是黄石北门到了,更荒唐的是来到北门的标志性建筑拱形大门下,我竟然疑惑这怎么刚出公园又进到公园里来了呢?因为我一直认为著名的北大拱门应该是在收费站的里面。夜晚行走在路上,真的不是靠眼睛而是靠猜测来辨别方向!这样下来走从来没有走过的陌生路那有不迷失方向的啊!

    眼看GPS上显示的路程越来越少了,俺敢耍横了,走!跟着GPS指引的路走,就还有11迈地,看你今晚到底能把我带到哪里去?

    2014926号从下午5点起对我来说真是个太不吉利的时光段了。穿过北大拱门后我的右手边就是一个浸入了夜深沉,没有几盏灯亮的小村庄,我不相信这就是Gardiner镇。一、记得地图上小镇在公园外有一段距离,GPS 也显示目的地还有11迈,二、这几盏灯的地方也太荒凉太小了,哪像一个镇?好歹你还处在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的北大门,商业广告用的霓虹灯有几个挂起嘛!没有!!当GPS把我带领着往里走的时候,俺就一直心里嘀咕。果然,我连人带车被带引导到一个坑坑洼洼不知是干啥用的堆满石头,水泥木材的工地上。此时的俺到不是害怕,简直是气得要吐血了!把俺带到这种鬼地方,万一什么铁钉把车轮扎破怎么办?到回头,俺不听指挥了,哪里的灯多几盏,俺就往哪里开!管他单行道还是双行道,开到有人的地方再说!

    终于俺把车开到了一个还在营业的酒吧间门外。从酒吧里快步走出来几个男的,看样子他们以为是生意来了,都带着明显的招揽生意的热情。一看是个年级不轻的女人坐在车上都有点失望。我还是硬着头皮问他们这是哪里,知道我要去的旅社吗?应该怎么样去?可惜白问了!倒也是,一个见识广的当地人,不会去这种一看就带色情的酒吧工作的,要是问到那些进进出出的穿得少得不能再少的年轻女性,那就更一问三不知了,三问有半知的当地女人都不会在本地从事这份工作。还好,虽然没有问到旅馆的具体方位,但总算问到了这里就是Gardine镇,还从那些人不停地接听电话中意识到这里可能有手机信号了。

    俺在与世隔绝了整17.5个小时后打通了俺女儿的电话,避重就轻的告诉了她我现在的情况,让她赶快打电话给我预定的旅馆,询问具体方位,说明迟到的原因,问床位还留给我没有?如此这般一番后,俺磕磕碰碰地在汽油还有一小半格的时候,找到了离 Gardine Downtown 11迈地,在乡下的北黄石青年旅舍。

    俺激动地跳下车来去敲值班室的门。两分钟后就发现还是没到高兴的时候,值班室的门几乎都被俺敲破了也没有人回应,掏出手机打一下?一看又没有信号了,俺站在门口发起呆来。此刻老天爷也不但不帮忙,反倒噼里啪啦地下起雨来了。

    无奈之下,俺冒昧地敲开还亮着灯光的一间客房向人一打听。原来旅馆的值班人员10点钟就下班了,现在已经快午夜12点了,根本不可能找到人来安排我住进某房间。人家告诉俺,你还是返回小镇另找住宿吧。

    本人这天晚上就是如此厄运连连!

    俺临离开的时候,卯足劲踹了那个旅舍的值班室的外墙一脚,实在是气得俺不发泄一下,真的要昏倒过去。接了电话的老板,你就这样愚弄你的顾客的吗?说一声你的旅馆在乡下太晚了可能没有工作人员值班了你要死吗?现在俺车汽油的警示灯都亮起来了,能不能开回到镇上都不知道,原本是打算到你旅馆的附近加油的,鬼才晓得你在乡坝头。

   俺百般沮丧地冒雨返回到Gardiner 镇,找了三家旅馆后,终于有一家还有一间空房,收费税前100刀。

   1点另5分精疲力竭的俺躺在床上,给女儿打电话报了一个平安。俺女儿小心翼翼的试着说:哎呀,妈妈,不是我说你,你太贪耍了。连阿标(俺女婿)都说,他都不敢在没有通讯信号的山路上开夜车。你明天还是直接开回来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俺半醒半昏迷中敷衍道:明天再说,你现在打电话告诉那旅馆的老板,我到了他的旅馆,没人值班,明天我去和他们交涉。

 

 

7

鲜花
1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回复 叶慧秀 2014-11-6 20:15
  
回复 翰山 2014-11-6 20:31
好看!
回复 炎黄 2014-11-6 21:29
好文,难忘经历,顶!!
回复 秋天的浪漫 2014-11-6 22:16
叶慧秀:   
   笑收花儿
回复 秋天的浪漫 2014-11-6 22:18
翰山: 好看!
乱表扬不行啊
回复 秋天的浪漫 2014-11-6 22:19
炎黄: 好文,难忘经历,顶!!
俺的游记流水账
回复 翰山 2014-11-6 22:28
秋天的浪漫: 乱表扬不行啊
本来很好嘛,非得要鸡蛋里面挑骨头?好吧,挑一根骨头:

现在的居委会用黄颜色的纸出一张告示,上面写着某某同志,中某党员,因什么什么原因于某年某月不幸去世,·······某某同志一生拥护某某党,对某某党无限热爱,(这一段评价对每个死去的人从来没有拉下过)为某某党的革命事业奋斗了终生,对于某某的去世我们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每次看到这里俺都会极不厚道的笑一下。原因是这些同志们俺太熟悉了,清清楚楚的知道他们一生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他们中的谁谁发过牢骚每月交TMD那么多党费划不来,要退出某某党不让,谁谁的老爸文革中戴高帽游街被打后受了内伤英年早逝,临死时说,早晓得就跟G军到······;谁谁从部队上是营级转业下来的, 因为和领导不和被安排到大材小用的岗位,终生耿耿于怀,日日咒骂某某党·······俺有一次都对写类似通告的前同事说过,我拜托你我死后放过我吧,不要如此认真地搞笑一个逝者。

你这个看法,就是很有问题。你不要以为这些人整天骂骂咧咧不务正业的,就如何如何。生活本身就是由这些人组成的。他们本身就很伟大!到不一定是为了什么党,但是,。。。,看看我的这篇文章,那些平凡的人,同时也是伟大的人。

http://www.backchina.com/blog/250969/article-25590.html
回复 翰山 2014-11-6 22:28
这是文章的一段:

我周围的兵,都是平常人,也许从上岛的第一天,就盼着离开这里,就千方百计设法调上大陆。可是,就是这些人,他们在这些荒凉的,远离大陆和人烟的小岛上,驻守三年五年,或更长,奉献了他们最青春的年华。

我有一个战友,从一当兵,就被分到了岛上。尽管在岛上,因为家在农村,也愿意争取提干。提干后又在岛上熬了若干年等妻子随军(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之后便开始申请转业。等到转业被批准的那一年,他已经四十岁。他叫老张,不起眼儿,一张口,谈的就是老婆孩子。可就是他,在岛上整整干了二十年!他在岛上守着,就是奉献啊!
回复 婉儿 2014-11-7 02:34
有惊无险,你福大命大!
回复 婉儿 2014-11-7 02:39
希望有一天你能穿得非常正式地坐在古老又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如痴如醉地欣赏一场世界顶尖级的芭蕾舞团上演的《天鹅湖》,还有一个能和你同样进入状态的人陪同。
回复 炎黄 2014-11-7 04:45
秋天的浪漫: 俺的游记流水账
看似浪漫,路是一段一段开出来的,孤单,瞌睡,烦躁都有,也不容易。
回复 绛紫湮 2014-11-7 06:04
美图美文,美不胜收
回复 秋天的浪漫 2014-11-8 01:06
翰山: 本来很好嘛,非得要鸡蛋里面挑骨头?好吧,挑一根骨头:

现在的居委会用黄颜色的纸出一张告示,上面写着某某同志,中某党员,因什么什么原因于某年某月不幸去世 ...
我看过你的这篇博客,还参加过评论。可能你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本意是每个人都是有不同的政治理念生活方式的 ,人家都去另一个世界了,还官话套话连篇强加给人家,起码我是反感谁在我死后给我套上一生拥护谁谁,热爱谁谁。对逝者说个实话和温馨的话那么难吗?连死了都要被说假话,恶不恶心人啊?
回复 秋天的浪漫 2014-11-8 01:07
炎黄: 看似浪漫,路是一段一段开出来的,孤单,瞌睡,烦躁都有,也不容易。
谢谢理解!
回复 新鲜人 2014-11-16 18:57
  
回复 新鲜人 2014-11-16 18:5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3 05:40 , Processed in 0.04661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