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笑臉書生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到底是谁说的?

热度 5已有 875 次阅读2015-3-23 09:07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这句话,既不是蒋介石说的,也不是国民党的政策。
      长期以来,很多人都以 讹传讹地认为,蒋介石下令实行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的屠杀方针。

      大陆的团结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陈立夫大传》便如此记述:“蒋介石在1927年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对于逮捕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采取‘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的残暴政策,大肆屠杀。”

     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纪实文学 《穿过硝烟的握手》视乎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文中在关于蒋介石与苏联大使商谈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的问题时这样写到,蒋介石表示可以让共产党合法存在,“语气那么大度与肯定,仿佛对共产党举起屠刀,咬牙切齿喊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口号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其实,“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这句话,并不是蒋介石说的,而是出自于桂系军阀陶屠户之嘴。
       这位陶屠户,名叫陶钧,与他的上级胡宗铎一样都是湖北人,因打仗卖力,得以在地域观念十分浓厚的广西军事集团中崭露头角。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 在上海开始“清共”,3个月之后,汪精卫在武汉“和平分共”,是谓“宁汉合流”。

      没过几天,宁汉又分流——南京军事集团中的李宗仁与武汉军事集团中的唐生 智闹翻了,桂系西征,第19军在军长胡宗铎、副军长陶钧的指挥下于当年11月一鼓作气杀回老家。
      而当时的武汉三镇,红旗依然不倒,中国共产党 领导的各种游行示威和武装暴动此起彼伏,仅桂系来汉的那个月就发生两起重大事件:11月中旬,人力车工人领袖马得胜率领群众几千人攻打友益街,试图夺回被 国民党改组的总工会;11月下旬,震寰纱厂又闹工潮,几千名工人和学生在集会上当场处决5名“工贼”(亦属毫无理由的毛泽东式的农会运动的群众滥杀,自然也激起軍方和大多数百姓的憤怒)。乱世用重典,便在这一背景下提出来。
胡宗铎成立全省清乡督办公署,自兼“督办”,升陶钧为新扩编的18军军长、兼公署“会办”。黑云压城,一度是大革命中心的江城终于进入最黑暗、最恐怖的时期。
《胡宗锋、陶钧在湖北的统治与崩溃》一文披露了这样一段史料:

   据程汝怀的副官长郭亚屏谈:武汉卫戌司令部军法处长余良才拿着一张军法处的犯人名单向陶钧 请示,名单上案情轻重不等,有的可以交保,有的可以定案,有的还待继续侦查。





      陶钧接过来信笔一圈,批上“一律枪决,以免麻烦”8个字,谁知圆圈划大了,把 写签呈的军法官姓名也圈了进去,余良才用手一指说“这是法官”,他才意识到圈圈没有画准,便一面改划一面说“法官不杀。”陶屠户的草菅人命,可见一斑。
     震寰工潮刚一平定,避难在日租界的国民党左派、国共合作时期原湖北省政府教育厅长李汉俊、财政厅长詹大悲又被军警带走,并于当晚(1927年12月17日)惨遭枪决。
      —九二八年元月,由于武汉当局大开杀戒,引起一片朝野百姓,官員非议及谴責,陶钧便在“总理纪念周”上拍案嗥叫:“有人说我陶钧乱杀人,我姓陶的,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人!”
胡陶两人的政治部主任、督办公署秘书主任卢蔚乾,则能加以旁证。他在一篇文史资料中回忆:抗战期间,陶钧在重庆,曾去拜访李济深,谈话之间,满口进步 名词。当时有人问他:“你在武汉时说,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漏网一人,那是怎么回事呢?”陶钧回答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可见,说这句话的,是陶钧,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而史料上却找不到蒋介石说这句话的确凿依据。
     相反,蒋介石于4月15日发布的清党布告,也只是说将首要各人“分别看管监视,免予活动,致酿成不及阻止之叛乱行为,仍须和平待遇”。对于“如有借端扰动,有碍治安者”,才“定当执法以绳其后也”。
      1927年5月,国民党成立中央清党委员会,确定清党六大原则,
      主要内容为清党时期停止入党;所有党员经审查再发党证;
       土豪劣绅、贪官污吏、投机分子、 反动分子及一切腐化、恶化分子一律清除;
       3个月不向党部报告工作者,取销党员资格等,全篇同样无一个“杀”字,
       这与共产党掌握政权后,以肃反为名义,导致全国扩大化的滥杀,对省,市县各级下达镇压指标的文件是 大相径庭的。






     也许,有人会问,即使老蒋没有这样说,那会不会表达过类似的意思呢?
      比如,1993年大陆出版的《蒋介石详传》中就这样为蒋介石 作传记:蒋对杨虎、陈群说:“凡是可以杀的,一律杀,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然而,这一史料出自于何处呢?根据该书的注释,笔者经过一番追踪,终于发现这 句话的原始出处为1949年出版的《蒋党真相》。
     原文如下:
    “四;一二”以后,就由吴稚晖出面提议“清党”,并在南京另立“政 府”与“中央党部”,与武汉分裂。五六月间蒋介石派“清党”的要员杨虎、陈群两人(上海人民叫他们为“狼虎成群”)到宁波去“清党”,
      因为宁波是蒋介石的 家乡,所以杨虎、陈群特别向蒋请示方针,蒋介石对他们说:“凡是可以杀的一律杀。宁可错杀,不可错放!我们将来终是要给人杀的,不如多杀几个。”蒋介石自 己知道是一个纸老虎,所以只能以残杀来壮胆逞威,“唯懦弱者最残忍”,的确是至理名言。
     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交待他是怎么知道蒋介石这句话的,也没有任何一条历史資料为旁证,不足以为信。
     如果我们再深入作 番研究的话,一个黑色幽默会让你忍俊不住,让你哭笑不得!
     原来,这位笔名为翊勋的造谣作者,名叫恽逸群,是1926年加入共产党的老革命,“四一二”之后被捕入狱,但因证据不足 10天后予以释放。
     全国解放后,这位《解放日报》社长、华东新闻出版局局长的副省级高干,被潘汉年,杨帆一案牵扯进去,虽然判刑11年,却实在坐共产党的大牢,直到20多年以后才得以彻底 平反。
     这段对比,不是很有讽刺性吗?说敌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错放一个”的共产党员恽逸群,恰恰是被敌人放走的那半个,到后来,却偏偏关进自己人的冤狱。

3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回复 笑臉書生 2015-3-23 09:14
公布史料,以正视听,看那些不懂历史之人,作何解释!
回复 paci 2015-3-23 09:25
虽然这句话不是蒋委员长说的,但蒋竭力反共是有目共睹的,只是他的人马太杂,力量分散,性格优柔,导致最终败北
回复 笑臉書生 2015-3-23 09:28
paci: 虽然这句话不是蒋委员长说的,但蒋竭力反共是有目共睹的,只是他的人马太杂,力量分散,性格优柔,导致最终败北 ...
這倒是十分理性之評!那些滥杀的軍阀,他也指揮不动!而且前有因,后有果,暴乱群众当街杀"工贼",人家就滥杀"暴徒"!
回复 shiling 2015-3-23 09:43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见百度百科

又见:

十万青年十万军,十万白骨十万魂;
十万红颜春闺梦,十万白发依闾人。

可见汉奸无处不在,甚至以党派的形式存在。
回复 paci 2015-3-23 09:47
shiling: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见百度百科

又见:

十万青年十万军,十万白骨十万魂;
十万红颜春闺梦,十万白发依闾人。

可见汉奸无处不在,甚至以党派 ...
蒋介石岂不中国人,他岂不抗日,何来汉奸?另有其人?
回复 shiling 2015-3-23 09:50
paci: 蒋介石岂不中国人,他岂不抗日,何来汉奸?另有其人?
知道这首歪诗是当其时,哪个党的领袖写的吗,又发表在哪家报纸上。
回复 笑臉書生 2015-3-23 09:55
shiling: 知道这首歪诗是当其时,哪个党的领袖写的吗,又发表在哪家报纸上。
不知,候教!
回复 paci 2015-3-23 10:00
shiling: 知道这首歪诗是当其时,哪个党的领袖写的吗,又发表在哪家报纸上。
查了一下,似乎是薛定夫。主要指向是反共,没说蒋介石投日卖国,是汉奸
回复 shiling 2015-3-23 10:02
呵呵,《红石头》里有个挺进宝,当时的重亲有个什么龅牙。太祖去重亲,哪个在野党的领袖最殷勤围着太祖转呢,就是这B货,这个奸党。
回复 shiling 2015-3-23 10:11
paci: 查了一下,似乎是薛定夫。主要指向是反共,没说蒋介石投日卖国,是汉奸
俺只能呵呵了。涂抹、歪曲历史他们熟手。
回复 笑臉書生 2015-3-23 10:23
shiling: 俺只能呵呵了。涂抹、歪曲历史他们熟手。
報应啊!象那位胡说八道的老革命惲逸群老先生,大慨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判他坐廾几年大牢以惩罚之,報应啊!解放日報的老社長!
您以为造造谣沒報应嗎?
回复 paci 2015-3-23 10:32
这个链接是十万诗的作者,时间及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180ef20100ekap.html
回复 shiling 2015-3-23 10:47
paci: 这个链接是十万诗的作者,时间及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180ef20100ekap.html
井冈山上的那根烂扁担,现在不知道轮到谁扛在肩上了
回复 paci 2015-3-23 10:53
不知是智商还是知识问题,偶有点跟不上节奏,晕了
回复 shiling 2015-3-23 10:56
笑臉書生: 報应啊!象那位胡说八道的老革命惲逸群老先生,大慨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判他坐廾几年大牢以惩罚之,報应啊!解放日報的老社長!
您以为造造谣沒報应嗎? ...
雷锋的专职摄影师在台上赌咒发誓拍胸脯子,当场挂掉,一时传为笑谈。
回复 寂禅 2015-3-23 11:37
这能说得清吗?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不是老蒋“发明”的,也不能证明老蒋没说过,或没实行过这个策略。国共的恩怨没有人说得清。无论是“国”还是“共”为了宣传都有言过其实的东西。今天想厘清,恐怕越厘越不清。
回复 婉儿 2015-3-23 15:26
支持求真求是求实的态度。
回复 早睡早起 2015-3-23 19:50
国共长期互相贬低,是不争的事实。
回复 笑臉書生 2015-3-24 03:09
寂禅: 这能说得清吗?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不是老蒋“发明”的,也不能证明老蒋没说过,或没实行过这个策略。国共的恩怨没有人说得清。无论是“国”还是“共”为了宣传 ...
当然可说的清,您懂历史嗎?尊重史料嗎?还是对史料採取虚无主义的态度!
回复 寂禅 2015-3-24 07:54
笑臉書生: 当然可说的清,您懂历史嗎?尊重史料嗎?还是对史料採取虚无主义的态度!
这历史都是人说的,您又不在场,你如何判断是真是假?同样一段“历史”,你说真相是这样,他说不对,是那样,你要听谁的?比如,老共夺取了政权,老毛说是人民的胜利。老蒋不干了,说那是“欺骗”人民。谁的“历史”是真的?那就要看你如何认识问题了。

这不是什么“历史虚无主义”,而是“历史”本来就是多面的,谁也无法说真相就是这样,一段“公案”而已。所以,俺说,无论国共,都有“宣传”的成分,孰是孰非?很多都无从判断。跳过这段历史,才能向前。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3-2-1 16:39 , Processed in 0.07506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