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ishka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伟大的时代应该会有伟大的艺术作品,甚至连家俱都制作得伟大! ...

热度 2已有 559 次阅读2015-10-6 16:44 |系统分类:居家生活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今年夏天写作之余,一直忙着为朋友,为博物馆,为私人艺术廊作鉴定,写鉴定报告。 

发一个我鉴定的法兰西帝国时代(拿破仑时代)制造的桌子的照片,

如果你去过卢浮宫,一定会在卢浮宫中与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长廊平行的大画廊里见到许多拿破仑时代的绘画作品,

任何人都会为其艺术感染力而受到震撼,观众也都会明白这是现代卢浮宫博物馆策展人所要宣示的,

即法兰西可以创作出与意大利文艺复兴作品向媲美的伟大艺术作品! 

真的、假的可以见仁见智,但你不得不感叹法国大革命-拿破仑帝国时代整个法国那蓬勃向上的时代气氛。 

这张案桌也是拿破仑帝国时代的产物,它是由家俱师Jacob与装饰青铜雕塑大师汤米亚合力完成的,

不仅是精工细作,而且张力四射,大有罗马帝国时代的那种气势,。。。 

记得小时候读书,看到后来攻入巴黎的俄罗斯军队的军人们为法国文明所深深折服,乃至后来近100年间,

俄罗斯在文化艺术上一直以法国为榜样,心中许多感慨! 

1

鲜花
1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翰山 2015-10-6 18:42
原来家里有一套家具,是父母结婚时的家具,正是解放刚前或初。一套意大利的家具,包括一个大衣玻璃柜,一个梧桐柜,一个立式梳妆台(中间是一个落地大镜子),配一个座椅,两个小柜儿,一个圆桌,配四把座椅。

颜色是翠绿色的,花纹之考究,再也未见过。大衣柜,梧桐柜,小柜儿等,顶部一圈儿都镶嵌花纹;大衣柜镜子两边,梧桐柜两门及小柜儿正面还有椅子背儿上,都镶嵌有椭圆形的雕刻图案。梳妆台的座椅,没有靠背儿,前后是空的,左右两端是整片木头由地面向上,略微有弧形,到上面形成一拳左右宽窄的半圆弧链接中间一尺多左右长的椅子面比两边圆弧凹下几公分。椅子两端有与其他相同的椭圆形的雕刻图案。圆桌,上面由一个大圆桌面,桌面边缘垂下一寸多,镶有和大衣柜/梧桐柜/小柜儿上缘起相同的花纹;下面是一个小圆作底(可以放报纸等),中间由四个鼓形的支柱连接。小圆再下面是四个弧形支脚(一拳头高吧)。整个一套家具就是一套艺术品。

文革的时候,也没有被毁,但是全部染成古铜色,不那么招人眼了。现在,这些家具只能是在想像中,再也见不到了。甚至到了美国也再没有看到那么有文化气息,那么“小资产阶级”的家具了。
回复 ishka 2015-10-6 18:51
翰山: 原来家里有一套家具,是父母结婚时的家具,正是解放刚前或初。一套意大利的家具,包括一个大衣玻璃柜,一个梧桐柜,一个立式梳妆台,配一个座椅,两个小柜儿,一 ...
如此被毁了,太可惜了! 。。。

我图上的这个家俱是1805年订制的,应该用了5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从法国去了奥匈帝国,又回到了法国,经过一次修复整理,现在看上去和新的一般无异,绝对是进入世界顶级博物馆级的作品。 。。。大都会博物馆中的法国家俱都没有到这个地步。。。

真心希望中国不要再搞文革那种鬼事情了,破坏性太大了。。。
回复 ishka 2015-10-6 18:55
意大利的家俱很精致,但在用料上比法国差一些,尤其是青铜,意大利没有法国那么富裕,。。。 当然,如果是回到文艺复兴时代的美第齐家族盛期,那又另当别论了! 。。。 但意大利的家俱上的石头马赛克桌面绝对是世界最顶级的,我很稀饭啊!
回复 翰山 2015-10-6 18:55
ishka: 如此被毁了,太可惜了! 。。。

我图上的这个家俱是1805年订制的,应该用了5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从法国去了奥匈帝国,又回到了法国,经过一次修复整理,现在看 ...
嗯,真是可惜。原来在家里,不知道其价值。出来一看,才知道是绝世之作。

文革时涂成古铜色,就好比日寇来了,中国大姑娘小媳妇都把脸上涂黑是一样的。在我印象里,这些家具,都是黑乎乎一片,凌乱地放在不同的地方。那些原有的,翠绿色的家具,放在一间屋里,仅仅在我的童年记忆当中,而后来都是在想象当中了。

顺便说一下,文革前,这套家具也不在我父母家,而是在外婆家里放着。父母家是公家分的房子,家具都是公家配的。样式和文革后的一般样式一样 --- 办公室家具。书架,饭桌,写字台,床,--- 共产主义的一套。
回复 ishka 2015-10-6 18:58
      
回复 翰山 2015-10-6 19:44
ishka: 意大利的家俱很精致,但在用料上比法国差一些,尤其是青铜,意大利没有法国那么富裕,。。。 当然,如果是回到文艺复兴时代的美第齐家族盛期,那又另当别论了!  ...
我们家的家具,是纯粹木头的,雕琢而成。精巧的设计和搭配,精致的雕琢,翠绿的色彩,洋溢着一股文化气息(是不是文艺复兴的气息?),小资气息。不像中国的家具那样,颜色枣红古铜,过于沉闷,雕琢也新颖大方,不像中国家具那样雕琢很细微,有时觉得过于赘 --- 我外婆家的家具都是那样,枣木的。可惜,当年我天天看而不识货,直到出来之后看不到了,才知道其珍贵弥足。
回复 夺标 2015-10-6 20:08
看翰山哥吐槽,我也来说下以前大人不让人说的事。我家我祖父和小祖父(祖父的弟弟)都是沪上西医名医教授,解放前尤其是光复后到1950年收入颇丰,他们的夫人、我的两位祖母都出自大富之家,陪嫁也不菲,再加上都很有投资眼光,所以光复时候祖父因为是美国救济总署驻沪代表,抢先从落魄大汉奸家属手里用祖母的首饰及自己部分美金买了法租界两栋花园洋房,距白崇禧公馆很近,我祖父不仅自己是地下党(跟他一起的大夏大学教务长还是校长就被特务暗杀了),还资助中共药品等物资。
他们的大哥,我大爷爷就是井冈山时期的中共元老。建国后第一批大将,一直在北京军方总部以及中央书记处兢兢业业工作的老好人。
结果五十年代中期,另外一位在江南权霸一方的封疆大吏上将就直接把我祖父们的房产征用了一套去作为南京军区的“行宫”,至今没有归还和偿还---咱们还是自己阵营里的人,就我小爷爷也起码是爱国民主党派人士;再后来上海市七七八八的单位又搬入剩下的第二套房子,彼时我祖父已经是军医大学的一级教授,住进了东北角上的军产房子,全是共产家具,唯独我祖母和曾祖母陪嫁的雕花手工全套红木家具是进卧室的(文革后见过硕果仅存的两件,不仅全雕花,而且都有整幅的螺钿镶嵌画,中西合璧,全用榫铆接;这次我在外滩顶尖五星级酒店华尔道夫即原来上海马会总会才看见这样气派与做工的家具)当时我曾祖母还在;而小爷爷一家则最后只有半层自己的领域,文革时候还不保。
我爷爷奶奶在抗美援朝时候把家里所余下的所有金条什么的捐了两架飞机和许多药品,最后一点给我曾祖母买了金丝楠木寿材。

我儿时最喜欢去小爷爷家领略昔日繁华遗存----听说那时候家里有小汽车、自行车都不稀罕,奇就奇在我父亲那辈男孩子到了十六岁家里就会给买哈雷摩托车,集邮册、黑胶唱片等成堆,他们弟兄都会自己组装矿石收音机。我去自家老房子参观时候只看见一些八音盒、早期的法国香水、旗袍、礼服、妇女化妆盒什么的,除了壁炉外,家具也简朴----因为这座当时是按我爷爷崇尚北欧风格的品味装饰的;但是那个“行宫”里花枝型法国水晶吊灯几盏,中西合璧、美仑美奂的红木镶嵌家具每个房间里都有,不带重样的,还有很多雪花石膏大小雕像,布艺是塔夫绸、天鹅绒什么的,都是我家的原装货。全套大理石装饰的大浴室里的浴池就象个小游泳池,还带喷泉雕塑的。

不过我最爱的还是外面花园草坪。

我那位革命家大爷爷文革前61年就靠边站了,而且他不如那位征用我们房产的上将掌握一方兵权,无法为弟妹们说话。如今我想我的祖辈对于财富观念还是十分豁达的--当初既然参加革命,就应该是懂得欣赏奢华却不是恋物拜物教中人。我也觉得如今另外一幢文革后归还的房子也被动迁拆迁了,只有“行宫”留存下来了,在政府手里房屋修缮、古董家具保护都还做得不错,只要里面不住声色犬马的贪官腐败分子就好。
回复 夺标 2015-10-6 20:09
翰山: 嗯,真是可惜。原来在家里,不知道其价值。出来一看,才知道是绝世之作。

文革时涂成古铜色,就好比日寇来了,中国大姑娘小媳妇都把脸上涂黑是一样的。在我印象 ...
看翰山哥吐槽,我也来说下以前大人不让人说的事。我家我祖父和小祖父(祖父的弟弟)都是沪上西医名医教授,解放前尤其是光复后到1950年收入颇丰,他们的夫人、我的两位祖母都出自大富之家,陪嫁也不菲,再加上都很有投资眼光,所以光复时候祖父因为是美国救济总署驻沪代表,抢先从落魄大汉奸家属手里用祖母的首饰及自己部分美金买了法租界两栋花园洋房,距白崇禧公馆很近,我祖父不仅自己是地下党(跟他一起的大夏大学教务长还是校长就被特务暗杀了),还资助中共药品等物资。
他们的大哥,我大爷爷就是井冈山时期的中共元老。建国后第一批大将,一直在北京军方总部以及中央书记处兢兢业业工作的老好人。
结果五十年代中期,另外一位在江南权霸一方的封疆大吏上将就直接把我祖父们的房产征用了一套去作为南京军区的“行宫”,至今没有归还和偿还---咱们还是自己阵营里的人,就我小爷爷也起码是爱国民主党派人士;再后来上海市七七八八的单位又搬入剩下的第二套房子,彼时我祖父已经是军医大学的一级教授,住进了东北角上的军产房子,全是共产家具,唯独我祖母和曾祖母陪嫁的雕花手工全套红木家具是进卧室的(文革后见过硕果仅存的两件,不仅全雕花,而且都有整幅的螺钿镶嵌画,中西合璧,全用榫铆接;这次我在外滩顶尖五星级酒店华尔道夫即原来上海马会总会才看见这样气派与做工的家具)当时我曾祖母还在;而小爷爷一家则最后只有半层自己的领域,文革时候还不保。
我爷爷奶奶在抗美援朝时候把家里所余下的所有金条什么的捐了两架飞机和许多药品,最后一点给我曾祖母买了金丝楠木寿材。

我儿时最喜欢去小爷爷家领略昔日繁华遗存----听说那时候家里有小汽车、自行车都不稀罕,奇就奇在我父亲那辈男孩子到了十六岁家里就会给买哈雷摩托车,集邮册、黑胶唱片等成堆,他们弟兄都会自己组装矿石收音机。我去自家老房子参观时候只看见一些八音盒、早期的法国香水、旗袍、礼服、妇女化妆盒什么的,除了壁炉外,家具也简朴----因为这座当时是按我爷爷崇尚北欧风格的品味装饰的;但是那个“行宫”里花枝型法国水晶吊灯几盏,中西合璧、美仑美奂的红木镶嵌家具每个房间里都有,不带重样的,还有很多雪花石膏大小雕像,布艺是塔夫绸、天鹅绒什么的,都是我家的原装货。全套大理石装饰的大浴室里的浴池就象个小游泳池,还带喷泉雕塑的。

不过我最爱的还是外面花园草坪。

我那位革命家大爷爷文革前61年就靠边站了,而且他不如那位征用我们房产的上将掌握一方兵权,无法为弟妹们说话。如今我想我的祖辈对于财富观念还是十分豁达的--当初既然参加革命,就应该是懂得欣赏奢华却不是恋物拜物教中人。我也觉得如今另外一幢文革后归还的房子也被动迁拆迁了,只有“行宫”留存下来了,在政府手里房屋修缮、古董家具保护都还做得不错,只要里面不住声色犬马的贪官腐败分子就好。
回复 ishka 2015-10-6 22:19
夺标: 看翰山哥吐槽,我也来说下以前大人不让人说的事。我家我祖父和小祖父(祖父的弟弟)都是沪上西医名医教授,解放前尤其是光复后到1950年收入颇丰,他们的夫人、我 ...
每当我读这种故事就觉得很难过,。。。 好好的东西,为什么都要毁掉呢?

说我们学苏联,苏联还真没傻到这份上,最不济也是拿去卖钱,

卖到西方了还是有人保护的!

如今圣彼得堡的许多房子里,新主人都交待得明明白白,什么东西是国家文物,或是市的文物,不许动,。。。

当然苏联政府没收许多私人藏家的东西,把它们放进了博物馆,对那些昔日的拥有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文物保护得最好的应该是意大利,那里的人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爱护自己的东西,也许他们穷?知道东西来之不易,都是祖宗留下来的?!

法国现在比较注重保护文物了,但1872年巴黎公社一把大火,烧了杜勒丽宫,多少文物、艺术品毁之一旦。。。
回复 夺标 2015-10-6 22:53
ishka: 每当我读这种故事就觉得很难过,。。。 好好的东西,为什么都要毁掉呢?

说我们学苏联,苏联还真没傻到这份上,最不济也是拿去卖钱,

卖到西方了还是有人保护 ...
原来共产主义(巴黎公社)有砸烂旧世界一切的暴力传统! 还是德国和北欧这种温情脉脉的小布尔乔亚式的社会主义好,对文化与科学的发展、传播尤其好。我希望革命也好,改良也好,都止步于这种社会主义即可社会安泰,天下大同。
回复 ishka 2015-10-6 23:29
夺标: 原来共产主义(巴黎公社)有砸烂旧世界一切的暴力传统! 还是德国和北欧这种温情脉脉的小布尔乔亚式的社会主义好,对文化与科学的发展、传播尤其好。我希 ...
哦哦,德国人在自己土地上怎么样我不知道,但德国人二战时在前苏联的土地上坏事可是没少做! 我的数学同事,Leonid Bokut,他的父母与村里的许多人,在白俄罗斯地区,就是被绑起来身上浇上汽油活活烧死的! 德国军队在圣彼得堡郊区昔日沙皇宫殿改成的博物馆中大肆抢劫、防火、毁坏历史文物。。。 真的很难想象,一个曾经产生过歌德、席勒、贝多芬、卡斯帕尔·大卫·弗里德里希的民族中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变得如此野蛮?! 一个做过哈弗大学教授的美国人Sussan Massie写过一部书 “Pavlovsk”,很细致地描述了德国人在二战时对圣彼得堡文物进行的野蛮破坏。。。建议你看看
回复 夺标 2015-10-6 23:34
ishka: 哦哦,德国人在自己土地上怎么样我不知道,但德国人二战时在前苏联的土地上坏事可是没少做! 我的数学同事,Leonid Bokut,他的父母与村里的许多人,在白俄罗斯 ...
我相信---因为共产主义与纳粹都主张暴力革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0-4 18:54 , Processed in 0.04969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