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翰山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记录

感谢马力博在下面进言,调和夺标与新鲜人等苏州人的矛盾。我们现在是一个小网站,人本来就不多,抬头不见低头见,请大家互相给一点面子,不要最后弄得大家都不好看。关于你们的矛盾,我在下面也调和过,在论坛也帮你们一字一句地改过过激的文字,一而再,再而三,也不是小孩子了。请你们自尊自爱。我再表明一下观点,对于任何拿对反,拿人开玩笑而导致对方不高兴的事情,我非常非常反感,不是一般的反感。我把这个看作是一个做人的品德问题。再请你们自尊自爱,不要老让人劝导指出。
  • 翰山: 我们是小网站,按规则,是要举报。但是我们人不多,也要讲人情,为什么就不能互相让一让呢?我再讲双方,是因为你们有时互相挑衅,谁都想占上风。占到上风者就沾沾自喜;占不到上风者就到我这里举报。这种品质很恶劣。如果你们打架,就不要举报,你提了别人名字,就不要抱怨别人提你的名字。如果你不想别人提你的名字,你就洁身自好,不要提别人,或者至少不要让别人讨厌。 (2-7 17:51)
  • 翰山: 你们之间的争执(具体内容我没有看),我给你们三个选择(包括夺标,tfieage,新鲜人等): (2-7 17:56)
  • 翰山: 如果要求删对方贴,请先把自己替别人名字的帖子删掉:然后提出哪个帖子要求对方删。我保证一天之内将其删掉。如果在这里明确表态,请对方也自动删。如果用悄悄话告诉我,我将转达给对方。如果对方不自动删,一天时间到,我将删帖。 (2-7 17:59)
  • 翰山: 第二个选择:以前的既往不咎,从今日开始,保证自己不提他人名字,也不允许对方提自己名字。如果你在这里报名(或者悄悄话报名),我则帮助你执行。 (2-7 18:00)
  • 翰山: 第三个选择,如果你们双方都不说话,那么就是说你们能自律或者自己处理,要求管理层不要插手。那么,也请你们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任何这些让人讨厌的事情。 (2-7 18:01)
  • 新鲜人: 网友的网名,已经公开过的私人名(尤其是公众人物),当然可以提及,没有公开过的和私人有关的任何内容。都属个人隐私。这种搜索一般称人肉搜索,在任何一个正规化的网站,都是绝对禁止的。骂人在正规化的网站也是绝对禁止的。这代表了一个网站的素质和水平。 (2-7 20:42)
  • 新鲜人: 在法律上人肉搜索属于违法行为! (2-7 20:50)
  • 新鲜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可以看出人肉属于犯法。http://baike.baidu.com/view/542894.htm (2-7 22:08)
  • 新鲜人: 2009年12月26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https://zh.wikipedia.org/zh/ (2-7 22:13) (2-7 22:16)
  • 新鲜人: 指已经在本网站公开过的人名,所说内容包括在帖子内,无没有公开的隐私内容,绝对不属于人肉搜索‘。 (2-7 22:26)
2016-2-7 17:47 回复|
和马力博的这个讨论很有意思,我把它搬上来:
  • 翰山: 马力: 外部世界所具有的实际上是某种排列的有序性,或信息熵。而认识是人的经验对这些信息的解读,因此不能完全独立于主观意识的。就像一本书,如红楼梦,对文盲来说就是一叠废纸。不同的人读收获不同。这就是马力在大学时代对古典唯物主义的修正。 (2-7 16:35) (2-7 17:01)
  • 翰山: 翰山: 这个完全同意马力博,我也是这么想的。以前写过一篇审美的文章,对现有的审美定义不满意,包括黑格尔的,于是我自己给了一个定义,跟马力博的这句话是同出一辙:美是某一客观事物在人们主观意识上引起的愉悦情感的一种属性,客观事物的美与其背景有着密切联系!这里有三个因素:客观事物(被观察对象),主观感觉(观察者),及客观事物之背景对美的影响。见:《谈谈审美,兼谈彭丽媛,宋祖英,李小琳的服装》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id=430 (2-7 16:58) (2-7 17:01)
  • 翰山: 我把这篇文章也提上来。对于懒惰的写手,发旧文可以聊以充数。 (2-7 17:03)
2016-2-7 17:01 回复|
此外,马力博的这种探讨方式,也是值得提倡的。当然,各自阐述观点,也是一种讨论的方式。如果能说明理由,探讨机制,就更好了。最不可取的就是,从讨论发展到对人不对事,发展到对人(包括ID,年龄,或其他身体特征的)评判。
2016-2-7 14:32 回复|
我是顺便参与马力博的讨论,但是没有一直跟他的思路。因为我们写博的方式不同。我写博客(包括微博),不是作为研究和思索,仅仅是谈谈自己的看法和了解,或者是总结自己过去的经验和认知。说过了,也就不想再重复了。马力博的方式,大概思索与研究居多,在不停地探讨,比如,经济学。
  • 翰山: 虽然马力博,对同一个题目,重复很多,但多是探讨的过程,这样,作为读者,我觉得还是开卷有益。今天就在我自己也曾想过的题目上,参与了一下。 (2-7 14:21)
  • 翰山: 我对于马力博的探讨,很感兴趣,尤其是越靠近基础,越有共鸣。他派生出来的政治观点,有些我不尽赞同,但是只要有道理支持,能启发人去思索,也是有益的。 (2-7 14:26)
  • 翰山: 此外,马力博的这种探讨方式,也是值得提倡的。当然,各自阐述观点,也是一种讨论的方式。如果能说明理由,探讨机制,就更好了。最不可取的就是,从讨论发展到对人不对事,发展到对人(包括ID,年龄,或其他身体特征的)评判。 (2-7 14:32)
2016-2-7 14:19 回复|
接着下面说(也采取马力博的做法),正是因为有人的参与,才使得经济学变得复杂。所谓科学性,应该是客观的,定量的。然而,人为的参与,就打破了经济学的客观性,也就打破了其科学性。于是就有了派别性(或叫体制性,以前叫阶级性)
  • 翰山: 人类认识世界,分为四个领域:自然,社会,人体和思维;也有人称其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体科学和思维科学。不过,这里的科学,都是讲的人类的认识领域,或者叫做知识领域,是广义的科学。而狭义的科学,指的是事物运作的内部规律,以及人类对其的认识,既然是规律,就有客观性(不因人因地而异),定量性,可重复性,以及可证伪性。 (2-7 13:50)
  • 翰山: 对于狭义科学,人类对于自然界的认识,显然最为成熟,也最接近科学(狭义科学)。因为一般来说,自然(科学)是独立于人而存在的,所以,最具客观性,因而也最容易认识,最简单(比较与其他科学门类),最具成熟性。 (2-7 13:55)
  • 翰山: 而社会学,或者叫社会科学(广义的科学),则有很强的认为的参与,人本身不仅仅是客观世界(这里是社会)的观察者,而且是参与者。人的参与,使得其规律本身变得异常复杂和不确定。而人的观察,除了有片面性(观察的面不同),甚至有主观的先入性,即希望所得到的观察与结论符合自己的需要。这种人的认识上的片面性和主观性,又使得社会学比较容易偏离所谓科学(狭义的科学)。 (2-7 13:59)
  • 翰山: 所以,社会学,包括经济学,带有不同派别人的色彩是正常的,必然的。而所谓的科学社会学,或者科学经济学,反而是比较难得的,如果不是不存在。 (2-7 14:01)
  • 翰山: 马力下面说到,马克思在开始观察资本主义时,是作为体制外的人,对资本主义是比较客观的观察,得到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于是也比较客观地描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而马克思主义的实行和社会主义的成功,使得在社会主义体制下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就带上了框框,这个框框是由于利益所决定的,即人对这个经济体制的影响,希望其成功,而这种框框使得这种研究就较少地带有客观性,因而离开科学性。这种观点是对的。 (2-7 14:05)
  • 翰山: 同样,资本主义也有他的框框,也是利益决定,最后也导致缺乏客观性和科学性。 (2-7 14:07)
  • 翰山: 对经济学的科学性的追求是很不易的,所以,我赞成马力博,包括零点博等的探讨。 (2-7 14:10)
  • 马力: 这里实际上回到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旷世之争。所以马克思最后强大精神与物质的相互作用。这是作为学者的马克思的可贵之处,总是在追求完美。许多批评马克思的人是做不到的,而是像庸俗经济学家那样把一面之词推向极端。 (2-7 16:23)
  • 马力: 当代物理学发现在微观尺度上观测本身可以影响观测对象,因此对所谓的客观描述提出挑战。而人的社会存在本身更是人类的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共同创造的。如果说得再具体些,每个人因其不同的经历、教育和天赋对相同的事物常常具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即主观认识和反映)。这就是所谓的见仁见智。唯心主义者黑格尔就说过相同的谚语在不同年龄的人听来可以有不同的意思。 (2-7 16:29)
  • 马力: 外部世界所具有的实际上是某种排列的有序性,或信息熵。而认识是人的经验对这些信息的解读,因此不能完全独立于主观意识的。就像一本书,如红楼梦,对文盲来说就是一叠废纸。不同的人读收获不同。这就是马力在大学时代对古典唯物主义的修正。 (2-7 16:35)
  • 翰山: 这个完全同意马力博,我也是这么想的。以前写过一篇审美的文章,对现有的审美定义不满意,包括黑格尔的,于是我自己给了一个定义,跟马力博的这句话是同出一辙:美是某一客观事物在人们主观意识上引起的愉悦情感的一种属性,客观事物的美与其背景有着密切联系!这里有三个因素:客观事物(被观察对象),主观感觉(观察者),及客观事物之背景对美的影响。见:《谈谈审美,兼谈彭丽媛,宋祖英,李小琳的服装》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id=430 (2-7 16:58)
  • 马力: 审美是个典型的例子,因为这是辨识的问题,而不是推理和照相的问题。辨识涉及经验,因为是与记忆中的映象进行对比和确认。不同的经验和价值取向对同一个对象会有不同的美感,很难找到公认的或客观的答案。因此唯物和唯心主义在审美这类问题上争论尤其激烈。 (2-7 17:24)
  • 翰山: 哈哈,马力博,如果年轻的时候,我再学习考虑这些问题时,有你这样的伙伴就好了,肯定事半功倍。只不过我现在已经不读书了。也不是不读,求知的欲望已经被经验减少了很多。 (2-7 17:42)
  • 马力: 古典唯物主义虽然也不承认大脑只是一台照相机,但对大脑是如何反映外部世界的问题含糊其辞。实际上在古典唯物主义那里,人脑只是一部智能相机,具有逻辑思维和分析的补充功能。形式逻辑的唯一性时智能相机的照片没有区别。 (2-7 17:10)
  • 马力: 事实上,人脑对外部的辨识是非形式逻辑的,或者说形式逻辑不涉及辨识问题,而只是针对已知对象进行推理的规律。但在实证科学中,辨识是第一重要的。所以推崇形式逻辑的经院哲学不能发现真理。这个辨识过程可以笼统地用辨证逻辑来概括。思维中的辨证逻辑通过依赖于经验的辨识过程(辨识就是与经验对比后加以确认),会使相同对象的照片具有不同的影像和色彩。这就是唯物和唯心主义分歧的焦点所在。 (2-7 17:17)
  • 翰山: 实际上,即便是对自然,人的反馈也是存在的,比如:雾霾,比如:人工影响天气,比如:二氧化碳的增加等。 (2-7 17:00)
2016-2-7 13:45 回复|
点个赞,对于马力博的科学经济学,
  • 翰山: 比较同意他的观点:经济学,东方有东方的经济学,西方有西方的经济学;社会主义有社会主义的经济学,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的经济学,但是很难有所谓科学经济学。所以,世界上顶尖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个国家内的经济学家,由于所持立场不同,观点往往南辕北辙,完全相反。这个和科学是不相容的,所以不是科学经济学。 (2-7 13:35)
  • 翰山: 我的看法有二:第一,这表明经济学的不成熟性(在科学的意义上说),或者也可以叫做不科学性;第二,经济学是有立场的,这就是以前我们所说的,所熟知的,所谓经济学的阶级性 --- 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看法。用现在的话说,或者可以叫做经济学的体制性 --- 不同的体制有不同体制的经济学:社会主义有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的。 (2-7 13:38)
  • 翰山: 所以,如果有真正的科学经济学,应该是超脱于:不成熟性和体制性(阶级性)的。不过我看这很难做到。 (2-7 13:39)
  • 翰山: 马力说:“ 我们不想用双重标准来苛求服务于资本主义经济的西方经济学。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来说也是如此。马克思当年作为体制外的学者可以旁观者清,创立了不同于资产阶级的经济学理论。但当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夺取了政权真正开始实践他的经济学理论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便与他的经济制度形成了新的自我循环,成为新的封闭体系。 ” (2-7 13:40)
  • 翰山: 正是因为经济学有了人为的参与(包括对经济规律的认识和对经济规律的认为影响),所以经济学才带有人的主观性 (2-7 13:41)
2016-2-7 13:29 回复|
春节好,给大家拜年:
  • 夺标: 过年好,春晚最帅的是胡歌,最美的是刘涛与赵薇! (2-7 14:07)
2016-2-7 13:25 回复|
数独,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看了孙彻然的盲填数独,我感觉我也能做。划拉了几下,就做出来了。这次看到所谓立体盲填数独,同样的感觉,又是划拉了几下,做出来了。
2016-1-24 13:28 回复|
周末看了中国最强大脑第三季,发现《盲填立体数独》,我也能做。回头复习了一下最强大脑,2014年写过文章:《最强大脑(一),辨音天才 (2014/3/22)》,http://www.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id=9699,当时就说,有的项目我也能做,指的就是盲填数独,后来不知为何没有成文,现在补上。
  • 翰山: 最强大脑,大概分为两个部分:一为记忆;一为逻辑思维。 (1-24 13:15)
  • 翰山: 记忆,又分为空间记忆和时间记忆 (1-24 13:15)
  • 翰山: 空间记忆:观察所经历的环境,记住并找出差异。比如:狗的斑斓颜色,人的相貌,屋子的各种设置,方向迷宫,等等 (1-24 13:17)
  • 翰山: 时间记忆:在规定时间内,记住相应的东西。比如,在六秒或十秒钟内记住15个数字等。 (1-24 13:19)
  • 翰山: 也有些是空间和时间记忆的结合。总之,这个记忆,既是由天生的成分,比如那个量水听音,判断绝对音高,绝对是天生的;也有努力的成分。 (1-24 13:20)
  • 翰山: 比如说,和一个女孩子出门逛街,走过同样的路,看过同样的人,回到家里,女孩也许能把碰到的人都穿着打扮都一一说清,进而连人长什么样也能记住,男人则一般视若无睹,没有什么印象。这里面,既有男女有别,各自注意力的不同,也有后天训练(常做就是练习)的结果。女人当然越来越对时尚观察到细,而男人则略差。 (1-24 13:23)
  • 翰山: 思维:像数独,这个显然主要是逻辑思维,其次才是记忆(盲填需要记忆) (1-24 13:24)
  • 翰山: 上面说了好多记忆,其实,做数独,倒是比较简单(对我来说)。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不知道什么是数独。不过,看了孙彻然的盲填数独,我就说,我也能做。划拉了几下,就做出来了。这次看到所谓立体盲填数独,同样的感觉,又是划拉了几下,做出来了。 (1-24 13:26)
2016-1-24 13:14 回复|
习近平马英九历史会面,我写了一篇汉山网社论,但没有文字。那么现在还是台湾问题,写一篇有内容的吧:《谈谈台湾未来四年(或者更长)的走向》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quickforward=1&id=9698
  • 马力: 注意文章中的矛盾之处:“美国的选择也是台湾独立,显然一个分裂的中国,合乎美国的利益。” 和 “台湾想独立,但是在美国的牵制下,在大陆的威慑下,不敢走得太远。如果三方都不出手,那么现状就是渐统。” 更大的可能是美国消除这个矛盾走向统一。 (1-23 20:43)
  • 马力: 这里的统一是指美国的立场趋于表里一致,因此不是两岸统一而是相反。之前已经预测过台湾独立的模式:西方施压和外交承认从而造成既成事实。真地发生,中国无计可施。什么时候发生?取决于中国的利益输送能否继续满足美国的需要。 (1-23 20:48)
  • 马力: 中国能否在这之前回到独立的经济体系?几乎没有可能。事实上,已经没有人愿意为台湾而牺牲中美关系。不管台湾的战略地位多么重要,只要中国抱定为了美中国不惜一切的态度,台湾随时可以割让。这在历史上已不是第一次。 (1-23 20:52)
  • 马力: 为什么中美关系对中国如此重要,并高于台湾?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不能没有国际市场。人民币无法开拓足够的海外市场。这使中国在事实上成为西方市场的附庸国。 (1-23 20:55)
  • 马力: 不认为在习任内会失去台湾,除非美国铤而走险。但以后确实很难说。私有经济下的一党政治难以为继。人民交税却没有选举权。这种情况不会长久。中共现在是吃公有制时代的老本,但却在诋毁公有制。所以很快会出现政治危机。 (1-23 20:59)
  • 马力: 习不可能不明白下一任将难以镇住局面。所以可能在建立党主立宪的垂直管理体系。但在党没有足够的生产资料时,党主也将会发生问题。说实在,共产党本为社会主义而生。如果私有化了,什么党都无所谓了。 (1-23 21:05)
  • 马力: 事实上,现代君主国是很成功的。选票民主不比民生重要。现代人越来越看清这一点。所以中国如果建立现代君主统治,让人民参与决策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但是说到底,生产资料私有之后,共产党想建立现代君主制也没有可能。 (1-23 21:10)
  • 马力: 说来说去,市场化的中国承担不起与西方撕破脸的代价。西方国家将利用台湾获取最大利益,不断让中国为此输血。同时在政治上施压中国走台湾道路。这已远远超出统一台湾的课题。 (1-23 21:14)
  • 马力: 因此现在的问题不是大陆是否或能否统一台湾,而是大陆将为台湾付出多大的代价,即便台湾没有独立。如果台湾迟早会与大陆分离,那末最简单的算术也会告诉人们:台湾分离越迟越好,美国可以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1-23 21:18)
  • 马力: 台湾分离越迟越好,美国可以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1-23 21:18)
  • 马力: 这句话就是今天要说的,恰与许多人的想法相反,甚至不是台独所愿。但台湾问题的主动权不在台湾。 (1-23 21:20)
  • 马力: 为此,美国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阻止台湾独立,除非发生无法控制的情况,但不会放弃台湾独立。 (1-23 21:43)
  • 马力: 美国会不会耽心夜长梦多,台湾与大陆统一?过去会,现在不会。因为人口大国的市场经济决定了依赖海外市场,并难以最后超越台湾。以前的高速是靠老本。现在老本基本吃光还要回吐一些,所以将重新拉大与台湾的真实距离。 (1-23 21:47)
  • 马力: 不是GDP,因为台湾的物价较低,不像大陆那样有GDP崇拜。但民进党今后会不会用GDP拉票,释放物价红利投资基建是个问题。 (1-23 22:02)
  • 翰山: 台湾独立的可能性是零。无论是毛掌权,还是所谓改革派掌权,还是四人帮上台,或者薄熙来,周永康上台,谁也不敢丢掉台湾。因为丢掉台湾,就等于丢掉了中国。所以,我的文章没有展开写,这个不需要论证。 (1-23 21:20)
  • 马力: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代价的问题。事实上,乔良将军已经说得很清楚:台湾不是核心问题;核心问题是中共的统治。有的地方说是中国经济。这实际上已经成了一回事。 (1-23 21:34)
  • 翰山: 没有矛盾。台湾独立是美国的愿望,但是不愿意出力,就是不愿意为了台湾而卷入战争。所以,他是制约台湾,牵制台湾,目的不是不让台湾独立,是怕引火烧身。 (1-23 21:18)
  • 马力: 美国一直在为此出力,卖军火、训练台军,经济扶持(最近是TPP谈判)。 (1-23 21:22)
  • 翰山: 的确如此,只要不打仗。几十年来就是如此。但是一旦台湾要独立(他必须看美国的脸色),美国人还如此吗?那时候大陆不会让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陆彻底垮台,四分五裂。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但是现在不存在。。 (1-23 21:26)
  • 马力: 不需要打仗。 (1-23 21:35)
  • 翰山: 你的看法比较悲观,我的看法比较乐观。中美互动是dynamic的,双方各自出招,不会向着一个方向走,除非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即带路党。我认为没有出现,至少在共产党内部,上层没有出现,或者没有成功,比如赵紫阳。大概你认为改革派就是戈尔巴乔夫。这是我们的分歧。那些在台下叫道带路党(所谓知识分子),从来就有,不足为奇。 (1-23 21:43)
  • 马力: “除非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历史具有自身的规律。戈尔巴乔夫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早他三十年就有赫鲁雪夫。在耦合市场经济理论出现之前,社会主义靠道义支持。而道义从来就是靠不住的。在经济上,邓小平甚至走在戈尔巴乔夫前面,反劝人家放弃社会主义。失去了经济基础,形式上的共产党统治已经没有意义,所以腐败无孔不入。 (1-23 21:53)
  • 马力: 从本质上来说,今天的中国与解体的苏联没有两样,甚至更糟,因为经济更依赖外面。俄国还有第二大党俄共,保留更多的无价市场经济。所以俄国的未来比中国强。 (1-23 21:58)
  • 翰山: 主义不那么重要,生存发展才是重要。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有化和私有化,叫做垄断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 (1-23 22:15)
  • 马力: 根据我的判断,中国目前统一台湾的策略将建立在党主立宪的基础上,推行在党的领导下行政干部的全民选举制。党的领导由党内选举产生。这样可以调和西方和台湾的对抗,拉近于台湾的政治距离。 (1-23 22:33)
  • 马力: 这实际上就是戈尔巴的路线,略为保守。没有叶利卿,戈氏也不会解散苏共。 (1-23 22:36)
  • 马力: 这个策略的风险在于高估了美国对民主的热情。美国的战略目的是争取最大的利益和安全,而不是民主。推销民主不过是实现这个目的的手段,使本国资本可以进入别国获取利益。所以台湾的未来不会因中国的民主化而改变。 (1-23 22:40)
  • 翰山: 正确。 (1-23 22:43)
  • 翰山: 正确。 (1-23 22:43)
2016-1-23 19:18 回复|
“盲填立体数独” ,我也能解:
  • 翰山: 题目:


    (1-23 11:48)
  • 翰山: 初始条件:
    (1-23 11:48)
  • 翰山: 我的解(平面图):
    (1-23 11:49)
  • 翰山: 我的解对不对呢?如果我对所谓立体数独的空间理解没有错,那么解就是正确的。我认为是正确的。如果理解有误,那么纠正之后,按照此思路,也可以得到正解。 (1-23 11:52)
  • 翰山: 并不难,昨天我用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分析理解。熟悉了之后,半小时以内应该可以完成。 (1-23 11:53)
  • 翰山: 当然,这个不是盲填。但是盲填本身,只是次要的部分,记忆一下就好。 (1-23 11:54)
  • 疯疯颠颠: 翰山也是最强大脑,绝顶聪明。不是拍马屁,我没有必要拍翰山的马屁! (1-28 17:05)
2016-1-23 11:47 回复|
最强大脑第三季:郭敬明遭羞辱,“盲填立体数独”创世界纪录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quickforward=1&id=9691
  • 翰山: 这里有两个看点,关于郭敬明(小四儿)遭Dr. 魏羞辱,还没有看到,不过从上期看,郭敬明聪明,反应快,讲逻辑,猜是Dr. 魏过于霸道。另外一个看点是所谓“盲填立体数独”创世界纪录   (1-23 11:15)
  • 翰山: 昨天看到这里,我发现,这个所谓世界纪录,我也能做。        (1-23 11:17)
  • 翰山: 最强大脑第三季:第二个是“盲填立体数独” (1-23 11:20)
  • 翰山: 没有看完,哗啦了一下,得到结果: (1-23 11:41)
  • 翰山: 题目:


    (1-23 11:42)
  • 翰山: 初始条件:
    (1-23 11:43)
  • 翰山: 我的解(平面图):
    (1-23 11:44)
2016-1-23 11:13 回复|
提别人名字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要让对方讨厌。如果人家已经表示讨厌了,更要自知,见好就收,要尊重对方。这些都是给小孩讲的道理,还要跟大人一次两次地讲,感觉真是很无奈。
  • 小辣辣: 有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人见人嫌! (1-23 23:12)
  • 小辣辣: 博客倒写得不少,可是都上不了台面,点击率极低! (1-23 23:14)
  • 小辣辣: 还不断要写上**推荐,皮比大象还厚。 (1-23 23:17)
2016-1-18 21:47 回复|
我不懂,为什么有人彰显自己,总是以攻击别人为前提?
  • 翰山: 有些提人名的微博,有人举报,我把名字去掉,请当事人好自为之,不要再犯。为什么非得以攻击他人为乐呢?为什么那么不善良呢? (1-18 21:29)
  • 翰山: 相关内容已经删掉。如果你不懂什么事尊重他人,不懂什么是攻击他人,请你不要再提他人的名字。如果再犯规,对于新人,按照规则是清除ID;对于老人,我建议管理组实行隔离功能,谁若再提他人名立删。当然,此前,最好还是个人自觉。 (1-18 21:37)
2016-1-18 21:22 回复|
我们这里对骂人零容忍。每一次有人骂人,或者对其他网友攻击,我可能都先去劝解。不要以为和颜悦色,就是软弱;那是礼貌,也是对你的尊重。我们这里没有任何人因为骂人,不承认错误,而能够生存下去。以史为鉴。
  • 翰山: 对于被骂,或者被攻击的网友,你的权益受到最大限度的尊重和保护,无论是新网友还是老网友。但也请你们给管理组和网站一些空间,包括按规则举报,以及允许管理组与对方沟通解决。 (1-11 20:35)
  • 翰山: 最后,希望我们能形成良好风气,而不需要管理组网站介入,就像过去的这后半年。 (1-11 20:36)
2016-1-11 20:29 回复|
我们这里对骂人零容忍,对于新注册甚或长久不登录的网友上来就骂人,或者挑起冲突,有明文规定,将从严处置,请见:《案例处理七 --- 长久不登录的网友回来挑起冲突,将不受一般规则保护》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do=blog&id=5631 “长久不登录的网友进来就挑起冲突,将不受三次警告之后删贴,三次删贴之后禁言的规则保护。与现任网友发生冲突,将被歧视。网主网管有权一次删贴,和禁言,以保证正常网友的权利”
  • 翰山: 简单说,当别人对你说的,涉及到个人的,感到不舒服,你就要退一步。这就叫尊重。如果是观点之争,那么又当别论。 (1-11 20:02)
2016-1-11 20:00 回复|
我不喜欢别人引用我的话,或者有时把我的名字扯入纠纷。但是,这次华盛顿人引我的话,我要给他点赞。
  • 翰山: 华盛顿人: 翰山: 但是我个人还是有倾向性的。比如,一直提倡大家用第一人称说话,就是你可以谈你的看法,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最好不要对他人指指点点,不要要求别人做你同样的事情。当然,互相讨论,思想交锋是提倡的,但是对于他人的个人评判,包括相貌,身体,图片,ID,等等,似为不妥。这在生活中也是如是。就不用说骂人了。 (1-5 15:22) (1-11 19:45)
  • 翰山: 我们都是大人了,我尊重每一个网友,也请每一个网友尊重其他网友。对有些事情,已经很含蓄,很给面子地提出建议,或者叫做批评,不至于最后非得弄得大家不高兴才能收场吧! (1-11 19:49)
2016-1-11 19:45 回复|
记得当时我们”流氓区“流传一首民谣,叫做:”朝阳分局好风光,两个窝头一碗汤。“ 他们以打架为生,更以进局子为荣。谁能打架,谁是好汉,谁进了局子,谁就戳起来了,就叫出了名号,比如:东四小二宝。
  • 翰山: 但是,他们讲义气,他们不骚扰妇女(女生),不以大欺小,不以强欺弱。流氓这个词是描绘他们的,但是当时的意义,流氓就是打架,和字典上的解释意义无关。《老炮儿》表现的就是他们!!! (1-6 00:28)
  • 马力: 一群未开窍的毛头混混还不懂怎样骚扰妇女,反倒让情窦初开的姑娘们失望,骂他们勿懂经(文革时的沪语)。 (1-6 12:04)
  • 马力: 花开为什么?引蜂招蝶,完成遗传使命。蜂不来,蝶不住,是嫌花不够美还是味不够浓?不信问你的初恋情人:喜欢大众情人还是呆头鹅? (1-6 12:27)
2016-1-6 00:25 回复|
看了《老炮儿》,我对这类人的生活,除了听说以及从文学作品上看到,比如虎妞祥子,我和这些人还有过几年共同的生活经验。我有一篇文章,记载了一点点:”2005年的一篇回帖,谈到一些与《老炮儿》相近的生活“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quickforward=1&id=9519
  • 翰山: ”周围都是城市贫民。真正的贫民。都是建人民大会堂的搬迁户,属于虎妞祥子一类 的,诸如摆小摊儿的,拉三轮儿的,妓女啦什么的 --- ‘流氓无产者’。“ (1-6 00:14)
  • 翰山: 这“民”,都是朴实的。我们住在“流氓区”,真正的流氓区。以前我们楼的小孩不是被他们劫,就是和他们打架。可是,我们搬进去之后,从来没有受过真正意义 上的欺负。有比我们小的小孩,“欺负”我们,那能出的了什么边。比我们大的(都是“流氓”),从来不欺负我们。人家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1-6 00:14)
  • 翰山: 除了我们两个院之外(产业工人就是产业工人),每个院都有多个人进过局子,被判过。我们前院,后窗对我们前窗,四户人家有三户有进去过的。其实,这些“流 氓”,一点都不比别人坏。家里父母没文化,受教育少,一打架,就抄菜刀,不知深浅。这动铁为凶,就折进局子里去了。 (1-6 00:15)
  • 翰山: 《老炮儿》里的人,就是这群人。在一般人眼里,他们是流氓,下等人,不懂事理,来不来就打架,常常就折进局子里了。可是他们讲义气,不以大欺小,不以强欺弱。我在流氓区住了若干年,从来没有受到欺负,甚至和他们打成一片之后,出门还有”大流氓“保护。 (1-6 00:18)
  • 翰山: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老炮儿》就演示了,显示了这类生活。 (1-6 00:19)
  • 翰山: 有些人看不懂,因为他们既不懂生活,也不懂艺术,所以以为《老炮儿》在意淫。其实《老炮儿》有着坚实的生活基础。绝非有人想意就能淫得出来的。 (1-6 00:21)
  • 寂禅: 城里的平民几千年来就这形象。安分时一介良民,骚动时一伙刁民。 (1-6 12:18)
  • 夺标: “老炮儿”起源来自东城区炮局胡同,那里是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和刑事犯罪监狱所在地!不过冯小刚演的“六爷”可是大院子弟,不象您说的那种出身! (1-6 12:34)
  • 翰山: 这个六爷,明摆着是胡同的,不是大院子弟。老北京。所交的那些人也是虎妞祥子一类,你看不出来吗?都是很明戏的。比如,那个女的,话匣子,开小店理发的,你看哪个大院子弟作这一行;还有六爷的哥们,直接就是登三轮车的,你又看到哪一个大院子弟能出去登三轮车,卖果子的?这是典型的城市贫民阶层。 (1-7 11:25)
  • 夺标: 我是说冯小刚演的六爷内涵以及思维方式是大院式的,虽然形象和举止有胡同串子的味道。 (1-7 11:28)
  • 翰山: 哈哈,不是。因为我有大院和贫民这两层的生活经验,冯小刚演的是新一代的祥子,而不是王朔笔下的大院子弟。这个是非常明晰的,而且冯小刚演得很到位。不知道你看过《血色浪漫》没有,2004年的电视剧,那里的角色是大院子弟,毋庸置疑。--- 钟跃民、张海洋、郑桐和袁军是整天在京城闲晃的顽主。--- 那是新一代的顽主。这个描写的是老北京,老顽主。 (1-7 11:35)
  • 夺标: 我看过《血色浪漫》,与我记忆中的大院氛围较为接近,而王朔那部《动物凶猛(阳光灿烂的日子)》除了操场上放电影记忆以及男生爬铁塔烟囱那个情节我感觉跟自己生长的大院里的小顽主有些象之外(例如我哥哥初一时候就徒手爬脚手架,从一楼爬到十二楼,他的臂力惊人,所以他到美国后跟老美同学假期一起玩峭壁攀岩),其他都比较陌生。 (1-7 11:42)
  • 翰山: 血色浪漫,是典型的大院子弟。王朔的东西,是大院子弟(他本人)和胡同文化的一个结合。王朔住的地方与我们原来的那个”工人宿舍“很近,我们在城外(护城河外),工人体育馆后面(南面),那一片是人大会堂迁居的贫民。我们的学校在靠近新中街一侧,学生有一半城外的(就是我们那个区域),还有一半是城里的,就是王朔他们居住的区域(王朔是北京军区医院吧),也多是贫民,但是层次高一些,有些工人,小贩等。王朔住的地方,也是被胡同包围的。所以,作为文革,特殊的时期,不上学,就跟那些胡同串子混在一起了。所以,王朔的小说,有很重的城市贫民习气。但是王朔本人是大院子弟。王朔的第一篇小说,或者说我看的他的第一篇小说《空中小姐》,那是纯粹的出于大院子弟手笔。但是他被胡同文化强烈地熏陶过。 (1-7 11:57)
  • 翰山: 王朔的作品,有一半,或者一多半有着胡同文化,因为他也是胡同文化出来的。我虽然有着多年的胡同生活,但是我的文字与思维没有一丝胡同文化,因为当时我在那里处于绝对劣势,但是我的家庭和环境很强,要求我对所有的胡同文化给予抵制。包括那些胡同语言,我脑子里都有,但是我从来也不会说,因为一直是抵制,是以那些为不齿。相反,大院文化,像我们家在三里屯,那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各个机关楼。就说语言吧,几乎没有人说脏话,谁说他妈的,都会被告老师,那个文化就是大院文化了。大院人比较骄横,但是和小市民,那样骂人是完全不同的。 (1-7 12:04)
2016-1-6 00:13 回复|
我赞《老炮儿》这部片子,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多么好,但是它是一个扎扎实实讲故事的电影,而不是噱头电影。像老炮儿这样的人,生活中实实在在有。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讲文革时我们家搬到工人宿舍住。那是1959年建立十大建筑时,人民大会堂一带的城市贫民的新居,都是简易房,其实房子很好,但是是一排一排的,不是像北京特有的四合院。我们的工人宿舍,其实只有两个院子是真正机关工厂的产业工人。其他院子都是那些城市贫民,就是虎妞祥子一类人。我们前院有四户人家,其中有三户进过局子。他们不把进局子当回事,还当光荣,进过局子的才戳得起来。这就是生活,真实的生活。有些人把这些当作意淫,实在是孤陋寡闻,自作聪明。
2016-1-5 23:42 回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2-26 18:08 , Processed in 0.05413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