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翰山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浅谈主义 与中国社会的进步

热度 3已有 1114 次阅读2015-5-28 09:51 |个人分类:政论文章|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2009-03-18 07:25
【前注】:此文始发于多维/时事:
其中蓝色部分,是翰山在《毒奶粉事件和美国的金融危机》中的
评论 ,
其中绿色部分,是翰山在《高规格送华国锋,确立中国的新禅让制度》中的
评论 。
又发于:贝壳村《
浅谈主义》。

《浅谈主义 与中国社会的进步

作者: 翰山

如果把“经济至上”简单称为“资本主义”,“政治至上”简单称为“社会主义”(这个称呼,是回帖沿袭原文章中的说法,不必多解读,12/02/2018注),中国不应再走极端,即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而应取它们之所长,用不同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成分来适应中国的生存,进步和发展。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


资本主义在公平诉求上是追求初始公平:其手段是诉求能力公平。其优点是促进竞争和极大限度地推动了生产的发展,其缺点是极大地调动和利用了人们的贪婪心理去追求财富,忽视道德,使社会导致两极分化及不稳定。


社会主义在公平诉求上是追求终级公平:其手段是诉求分配公平。其优点是促进和谐和最大限度地保证了社会的稳定,其缺点是无形地鼓励和放纵了人们的懒惰心理去追求安逸,忽视进取,使社会导致生产发展相对缓慢。


简单来说,资本主义促发展社会主义求稳定(此句为2020.06.06加)


不成熟的社会,如中国在上个世纪前半叶直到七十年代末,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一直在走极端,而这种极端是通过大的社会震荡,以至于战争来调整和完成的。


成熟或走向成熟的社会,会用缓变来调整这两个主义,这两个“公平”的比例,以适用于社会的生存与发展。以美国为例,始于相当自由的资本主义,于大萧条,引入了相当的社会主义成分,建立了社会安全保险与更强的国家干预机制。每四年一次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大选,都在进行这种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道路的讨论,但绝不是简单的走“纯粹”资本主义还是“纯粹”社会主义,而是在讨论,是增加百分之几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成分,还是减少一点儿(通过减一点儿税或增一点儿税,通过小一点儿政府或大一点儿政府,通过少一点儿福利或多一点儿福利,等)。


中国也比以前成熟很多,再也不是或者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和这些所谓左的或右的学者不同,中国政府已经在做社会“微调”,如:


江泽民时代,更资本主义倾向一点儿,但没有放下社会主义大旗;
胡锦涛时代,更社会主义倾向一点儿,但没有放弃改革开放方向。


我们看到了中国在进步。

如果划一条近100年来中国政治斗争(包括朝代更迭 --- 或通过战争,政权内部领导人更迭 --- 社会危机)的曲线,就会看到社会震荡的幅度越来越小。这是中国社会进步和成熟的体现。

如果划一条近60年来中国大陆政治斗争(包括共产党内及外)的曲线,也会看到其党内震荡以及所带来的社会震荡的幅度越来越小。这是中国社会执政党进步和成熟的体现。

671 次阅读 | 401 个评论

【后注】讨论中,有人说,资本主义追求“初始公平”,是虚伪的,美国,尤其是现在中国贫富差距加大,富人和穷人的孩子并不在一个公平的起点上。我的回答是:“我们姑且把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当作一个模式,来逼近现实。既然是模式,就会只论要点,就会有理想化,就会有偏差。”
2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2015-5-28 10:16
你这个需要指出的第一点,就有问题:『资本主义在公平诉求上是追求初始公平』。

如果说是追求,那他根本就追求不来。因为即便美国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在资源私有的情况下,存在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的事实。
回复 翰山 2015-5-28 10:26
: 你这个需要指出的第一点,就有问题:『资本主义在公平诉求上是追求初始公平』。

如果说是追求,那他根本就追求不来。因为即便美国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资本 ...
我们大而化之,不考虑偏离。我们姑且把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当作一个模式,来逼近现实。既然是模式,就有理想化,就会有偏差。
回复 2015-5-28 10:48
翰山: 我们大而化之,不考虑偏离。我们姑且把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当作一个模式,来逼近现实。既然是模式,就有理想化,就会有偏差。 ...
你要承认一个事实:起点就unfair。

我一个亲戚的孩子,下月高中毕业。去年他们就为孩子选择大学。以他孩子的成绩,上普林斯顿没问题。但他们负担不起。

美国名校,有捐赠基金制度。你捐了钱,你的孩子,甚至你公司高管的孩子都有可能根据你捐献的多少入学。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没钱人的孩子与有钱人的孩子之间,存在一个制度造成的沟壑。
回复 翰山 2015-5-28 10:55
: 你要承认一个事实:起点就unfair。

我一个亲戚的孩子,下月高中毕业。去年他们就为孩子选择大学。以他孩子的成绩,上普林斯顿没问题。但他们负担不起。

美国名 ...
这个例子不成立。他的父母挣钱多一点,他就能上,对不对?那么同样的父母,为什么有的人就挣钱多,有的人就如她父母,不太多,但是还可以,有的人父母干脆就在吸毒?这些都是在公平的竞争中,在跑步的进程中跑前跑后造成的。

如果无论父母干的好坏,大家都能想上哪里上哪里,完全凭成绩,那就是社会主义。就是终极的公平。
回复 2015-5-28 11:00
翰山: 这个例子不成立。他的父母挣钱多一点,他就能上,对不对?那么同样的父母,为什么有的人就挣钱多,有的人就如她父母,不太多,但是还可以,有的人父母干脆就在吸 ...
你这就是在概念上捉迷藏。起点不公平,并不等于在终点上一定是富人的孩子领先。这点我说过:穷人的子女要比富人的子女付出的远远要多。

而富人的子女本身不作为,也间接的成全了穷人的孩子。

但这一切不等于说起点是公平的。
回复 逸立 2015-5-28 11:09
我是不喜欢谈主义的,如果我是马克思,我就不会去分阶级,分男女更简单些,而且可以把一切的问题都归结为男权的问题,并超级容易证真,同时超级不容易证伪,然后再去号召女性革命。。。

但这有意义么?

人本身的多元化,会导致无数的分类都可以自洽,在这无数的分类中,你如果要强行定义其任何一个分类是决定性的,你都可以自洽,但同时,你就必须还得去弥补其他的分类被异化的后果(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耗散),这是列宁斯大林主义是正宗马克思主义的原因,也是列宁斯大林主义必然指向单极化的威权主义和必然崩溃的原因。

我不认为可以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来划分意识形态,而韩山对主义成熟的判断,体现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耗散,这耗散是好事,也是理性的和必然的。
回复 夺标 2015-5-28 11:21
中国当代科学社会主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一个“独裁”系统是一个低熵值系统(相较于“民主”系统而言)。例如,当年的波兰共产体制解体后,政府实现了民主化,国会中出现了130多个政党。结果只是为了确定在华沙市大街两旁究竟应该种什么品种的树的议题,争吵了几个月都无法定案。
对于一个“独裁”的决定层而言,出现这种情形是根本不可思议的。因此,独裁是一种将管理层的信息负熵可以迅疾并强制地传达并有效驱动系统中每一个子的一种管理方式。
其实西方的民主体制的基本构成单元——资本实体(公司或私营个体)却恰恰都是“独裁”性质的,毫无民主可言。
而科学社会主义体制在基本构成的层面上看,才真正是非独裁性的、全民的。
因此,作为一个总的系统来看,民主体制国家的子系统的熵值低;而科学社会主义制度国家的总体系,由于计划经济导致了总体系的各种掣肘层次,结果是总体系的熵值反而高。
也正因为此,在遇到系统面临现重大变故,例如国家面临重大灾难时,由于被惊动的是整个总系统而不只是那些子系统,因此一个独裁的领导体制将能够十分迅速的做出有效反应,处置问题。此时那些民主体制的系统反应就必然会因负熵流消耗在各个子系统的利益分配之间而呈现总体的低效率。
回复 翰山 2015-5-28 12:19
夺标: 中国当代科学社会主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一个“独裁”系统是一个低熵值系统(相较于“民主”系统而言)。例如,当年的波兰共产体制解体后 ...
极具看法。
回复 翰山 2015-5-28 12:20
逸立: 我是不喜欢谈主义的,如果我是马克思,我就不会去分阶级,分男女更简单些,而且可以把一切的问题都归结为男权的问题,并超级容易证真,同时超级不容易证伪,然后 ...
谢谢你的评论:翰山对主义成熟的判断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0-2 17:10 , Processed in 0.07279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