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翰山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向夺标网友还债 ---送贝壳村总裁判

热度 10已有 1794 次阅读2015-4-28 13:22 |个人分类:网上争论|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说起来十天之前了,我偶然从谁的帖子下看到夺标给的链接,《一个专门打着名人旗号的写手》,是贝壳村的总裁判一篇批判夺标的文章,于是就跟夺标说:“夺标,看到你和总裁判的掰手腕,笑死我了。我和老总算是好友你们争论的关键在于:马克斯·韦伯,及与毛泽东的关系,如果你给我史料,我可以帮助你写一篇文章”后来夺标自己写了一篇反驳文章,我看着还不错,不知道怎么夺标还是被贝壳禁言了。上上周末,夺标让我写一篇文章,我答应了,后来这里就陷入这没完没了的纷争,一直不得时间。现在终于有了空闲,也有了一点情绪,赶紧还债(写于周末:4/26/15)。


说我和总裁判,算是交流好友吧。其实他是右派的一个写手,我可以说是左派的写手,我们的观点通常是不同的。但是我们互相有一点佩服,就是无论些什么题目,都能自圆其说,不是胡搅蛮缠。所以他的文章,如果我要看到,一定进去看看,也许扔个鸡蛋,也许对其写法表示赞赏,也有少数时候送朵花。他也如是。我曾经邀请过老总来汉山网,他也嘻嘻哈哈地答应过,但是没有来过。也是,他来,如果让他说话,翰山无所谓,其他“左派”网友是否能承当?不让他畅所欲言,那么又让他太委屈了。


上次夺标跟老总掰手腕,我跟夺标说:我和老总是好友,夺标就把话带过去了。我看老总说,翰山“是个政治家”,这个话言过其实,他可能想表达的是,翰山有一些独立思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其实和政治家差之十万八千里呢。我觉得我们两人这样定位也许比较合适。老总,显然以前是吃笔杆子这碗饭的,不是秘书,就是哪个写作班子的,无论从文笔,还是所知道的掌故,都能佐证。不排除是哪家报纸的掌门人。是个真正的写手,有思想的写手,如果不称其为作家的话(现在,谁都是作家,其实以前的老规矩,就是你写了一辈子字,也不一定叫作家,作家都是指的专业作家,或者是至少有一本有影响的著作)。所以,我不称他为作家,但是起码是有思想,有文笔的专业写手。他的文章及掌故还是有看头的。和他比较起来,我呢?如果说他是在专业写手行列,我顶多是在这个专业写手的环境里出来的,见过点世面,也还文通语顺,如此而已。


话说这次老总与夺标之争,据我所看,是意识形态之争,当时我不在现场,如果在,大概也帮不上忙。我和老总有过交情,曾经帮助他调解过一次和一个左派网友之间的矛盾,那是他们彼此纠缠有年把或经年,每每老总为此要爆粗口,我估计二人都为此颇伤脑筋,于是从中调解,一拍即散。这次似不同。老总对夺标发动进攻完全是意识形态的原因,而且在贝壳,右派是主流,马上就有一批打手汇集文下,爆粗口者也有。我想,这也是在所难免的。设想一下,我批判解滨的文章下面,也免不了有人趁机骂几句吧。


至于老总和多标的掰手腕,老总还是犀利,一下子抓住要害,就是馬克斯·伯于1920年去世,所以不可能评论60年代的毛时代。夺标在文下的争辩,虽然有理有利,不上火不骂人,可是开始一直没有抓住重点,即老总搞错了,夺标文中的韦伯,不是1920年去世的那个馬克斯·伯于,而是1958年去世的馬克斯·伯于的弟弟,阿尔弗雷德·韦伯。所以,我就悄悄话给夺标,说可以帮助她。后来她自己抓住了要点,也写了一篇反驳文章。


那么为什么夺标被封呢?我看与这次争论没有太大关系,是政治。所谓政治就是两拨打架,那一派利用夺标和老总的冲突做文章,给网管施加压力,封掉了夺标。这里面,夺标单枪匹马挑战那么一群右派包括痞子,还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最开始时跟那个大虾对阵,逼得那个大虾先张口骂人,后来又不得不自己删贴,真是一个孤胆英雄。可惜,夺标在掌握节奏上还有欠,最后与胜利失之交臂。


比如说,夺标在跟解滨过招时,显然解滨这只狗熊不经一打,几句话没说就开口骂人,被夺标揶揄回去,不好意思只好悄悄删贴。其实这时夺标已经大获全胜,我也看到夺标鸣金收兵,正为她窃喜,不想她不知什么原因又返场再战,结果被人抓住把柄一下子禁言(一月)。


第二次,夺标解封后高调返回,因为战解滨,已经打出了威风,没有人敢再叫板儿。我看到夺标在那里一天几文,老A也给置顶(老A只管经济效益 --- 点击率,其他不管)。我猜由此引起了那些右派的嫉妒和不满,老总出手,究竟是个偶然,还是有人撺掇,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老总文章一出,立刻被哪些人奉为至宝,我估计老A最后是顶不住那些右派的压力,不得不封杀夺标 --- 典型的政治。


最后我们说说夺标。她到我们这里,除了政治观点比较接近之外,我对她的印象蛮好。她一方面思路开阔,无论政论题目,艺术题目还是风花雪夜都有广泛的涉猎,以及较深的了解,另一方面,跟她说话办事一点的都不费劲,一是一,二是二,很轻松简单。比如,她刚来时,提醒她,我们有自由博客和自由微博,因为她发了许多有关贝壳村的文章微博等。学习和适应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以及其他网管几次给她建议,她都虚心接受,尽量执行,等到全部了解之后,再也不需要关照了,她自觉就按照规则做,养成了习惯。这是很强的法制观念。还有,她曾有过一些转载其他网站的内容,引起反弹,甚至被他人投诉(投诉和举报不同,举报是个人行为,投诉是通过法律渠道,如律师函等),跟她商量如何处理,从来没有任何障碍。我的感觉就是,她有棱有角,这是个性,但同时,尊重法制,这是受到良好西方教育的结果。从她身上看不到经常在中国人身上看到的胡搅蛮缠的行径。


第二,她涉猎的知识之广之深,让我感到惊讶。我抬头看周围,有我佩服的网友,但是觉得高我一层的人几乎没有。但是夺标的知识面,有时让我觉得捉襟见肘,感到不是在一个层次。我以为,这是新一代年轻人与我们的不同。记得刚到美国来的头几年,一次碰到一个女孩,算是沾点亲戚吧,27岁,非常优秀,是科大少年班的,当时已经拿到Ph.D.,已经结婚买了房子,就差生孩子了,可谓少年得志。可是我们交流,好像想法都差不多,并没有在观念上看到差别。当时记得还为她担心,她已经把美国路几乎走到头儿了,下一步干什么?也就是说,虽然那个女孩比我们年轻许多,但还是同一代人。包括岳东晓,虽然他也年轻一些,张狂一些,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同之处。而夺标不同,有明显的差别,她涉猎的领域显然比我要宽很多,思想也活跃很多。当然,也有一些时代的通病的反映,比如比较浮躁。像被总裁判抓住的文章,显然是有漏洞,平时转载的文章,也有注明出处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但这些都不失掩盖她的才华和知识面。


我记得,在贝壳看到过这样的评价,说夺标发的文章,如果不是后面有一个“五毛”班子,那么就是夺标是一个老练的专业写手。我倒更倾向于,现代中国的发展,夺标也许是代表了新一代的年轻人,后生可畏,同时也是后生可敬。


借此文向夺标还债,也向老总问好。

1

鲜花
4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回复 暮然 2015-4-28 13:53
此文写的太棒了,夺标再次被封与总裁判的那场争论无关的。夺标的威风凛凛使村子的某些人吓破了胆子,再次无端告发夺标才被封了名的
回复 翰山 2015-4-28 14:02
暮然: 此文写的太棒了,夺标再次被封与总裁判的那场争论无关的。夺标的威风凛凛使村子的某些人吓破了胆子,再次无端告发夺标才被封了名的 ...
如此啊,那场风波,我一点没看到,完全是判断。
回复 暮然 2015-4-28 14:11
翰山: 如此啊,那场风波,我一点没看到,完全是判断。
我相信贝壳村的老A是乐见夺标与裁判的辩论的,可是村里的小人实在太多了,既容不得夺标,也容不得裁判进行如此精彩的辩论,因为他们除了下三滥就没招了,于是干脆找了一个小借口,同时也是为了保护那位绣花枕头女,干脆举报封了夺标
回复 翰山 2015-4-28 14:16
暮然: 我相信贝壳村的老A是乐见夺标与裁判的辩论的,可是村里的小人实在太多了,既容不得夺标,也容不得裁判进行如此精彩的辩论,因为他们除了下三滥就没招了,于是干 ...
嗯,不错,除去杂音,那是一场精彩的辩论。
回复 暮然 2015-4-28 14:34
翰山: 嗯,不错,除去杂音,那是一场精彩的辩论。
你我在看那场辩论,大家都在看,贝壳老A他也在观战,既然总裁判赢不了夺标,那么贝壳村几乎无人能在不用下三滥的手段打败夺标,干脆封了夺标算了免得啥时再次难堪
回复 夺标 2015-4-28 14:52
多谢多谢。贝壳村和留园一直都有些人,包括一些曾经在中共机构里身居高位的变节者比如旅法的万家灯火(万润南)及其手下等谣传俺是“红色小女谍”,专门进行海外统战的。呵呵,我就一直不明白,虽然俺兴趣广泛,选材多样,文笔快捷,但是正如你所言,也是欧洲新报的老总们等资深新闻科班人士讲的,我的文章虽然工整,但时有杂芜或肤浅,而且细节有很多纰漏,段与句也比较跳跃,这怎么能是专业写手或写作班子的水平?难道他们没有见识过他们年轻时候“梁效”班子的水平?抛开政治不说,我以前看过余秋雨在上海文革写作班子的作品,那真是一等一的。贝壳村前不久有位写国政类社论的莱茵夜话网友,那肯定是一位专业新闻写手,我的根本与他云泥之别。我第二不服气的是,我明明一位年轻少妇,不难看的那种,起码比我从品质和作风角度批判的那个“知音”体中式绣花枕头好看十倍不止,怎么我的批评就变成了嫉妒她?我和村里其他女村民的就事论事变成了“女人之争”?这招真阴毒,我当时就恨不得为男子,那这就无从说起了。感谢翰山!现在也好,咱们专心建设好自己的清净宝地吧---与其图廉价的热闹,不如让汉山因为有智力、见识、慧根都相当的高朋知己由陋室飞跃为明堂。
回复 翰山 2015-4-28 15:09
夺标: 多谢多谢,我就一直不明白,虽然俺兴趣广泛,选材多样,文笔快捷,但是正如你所言,也是欧洲新报的老总们等资深新闻科班人士讲的,我的文章虽然工整,但时有杂芜 ...
呵呵,有的人看不明白,就是看热闹。你的文章我看的不多,但的确许多题材在我的涉猎之外。这种情况,只能仰视。包括一些政论的视角。
回复 寂禅 2015-4-28 15:18
在贝克的右派里,最缺的就是“政治家”。同样,网上看到的“左右互搏”最缺乏的也就是从“政治”角度看问题。离开了“政治”,就没有“真实”,所有的辩论都没有多少意义。比如,对老毛功过是非的讨论,没有了“政治”的内涵,就无法讨论了,有的只是谁也说不清的所谓什么是“事实”
回复 翰山 2015-4-28 15:31
寂禅: 在贝克的右派里,最缺的就是“政治家”。同样,网上看到的“左右互搏”最缺乏的也就是从“政治”角度看问题。离开了“政治”,就没有“真实”,所有的辩论都没有 ...
贝壳的辩论,许多都是发泄,口水战,理性讨论还不如我们这里。
回复 疯疯颠颠 2015-4-28 15:55
总编辑和我虽然意见不同,他是有派,我是中间略偏左。但总是彼此留有余地。可能是乡亲之故,也许他知道我年纪,敬老之心使他对我很客气。他好给我印象还算讲理。也觉得好像在国内当过官?
回复 唐贝勒 2015-4-28 18:49
总裁判是什么东西,我猜应该是文革时期的造反派的年纪,七十岁上下,年轻时借着文革干尽了坏事了吧?转过头来把责任推给给他人,不知自我反思,总想出人头地,到头来混个外籍而已的。
回复 逸立 2015-4-28 19:30
裁判和夺标,唉,,,韩山不能这样玩下去!
我对这两个朋友,乃至韩山,其实感觉都是一类的人---这当然不是政治分类。
都老了,老而戾,戾而乖,这是心魔,必须克服!
回复 翰山 2015-4-28 19:50
疯疯颠颠: 总编辑和我虽然意见不同,他是有派,我是中间略偏左。但总是彼此留有余地。可能是乡亲之故,也许他知道我年纪,敬老之心使他对我很客气。他好给我印象还算讲理。 ...
对,他对不同意见,起码不骂街,这样就可以打交道。
回复 翰山 2015-4-28 19:52
唐贝勒: 总裁判是什么东西,我猜应该是文革时期的造反派的年纪,七十岁上下,年轻时借着文革干尽了坏事了吧?转过头来把责任推给给他人,不知自我反思,总想出人头地,到 ...
你说的可能靠谱,他弄不好是上海写作班子的,余秋雨的同事。出来了,各人讲各人的观点,他只要不骂街,我们就可以交流。
回复 翰山 2015-4-28 19:53
逸立: 裁判和夺标,唉,,,韩山不能这样玩下去!
我对这两个朋友,乃至韩山,其实感觉都是一类的人---这当然不是政治分类。
都老了,老而戾,戾而乖,这是心魔,必须 ...
哈哈,你老的文笔有时候还真看不太懂。请教一下,你在贝壳也是同一个网名吗?我对你的文风有印象,但记不得是不是同一个笔名了。
回复 逸立 2015-4-28 20:02
翰山: 哈哈,你老的文笔有时候还真看不太懂。请教一下,你在贝壳也是同一个网名吗?我对你的文风有印象,但记不得是不是同一个笔名了。 ...
不是,贝壳去不了,翻不过去,估计目前已经被作为长久未登录了,,,

哈哈,国内网民爬墙也难了呐!
回复 翰山 2015-4-28 20:31
逸立: 不是,贝壳去不了,翻不过去,估计目前已经被作为长久未登录了,,,

哈哈,国内网民爬墙也难了呐!
哦,可是你的文风我以前见过,你在别的地方发过文章吗?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4-28 22:47
没看那么多的帖子。
但是愿意看理性探讨的帖子。对偏激的左右都无视。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 2015-4-28 23:33
谢谢翰山的介绍和实评!夺标不简单,所以成就了她的孤胆英雄事业。向夺标学习。
回复 夺标 2015-4-29 10:18
逸立: 裁判和夺标,唉,,,韩山不能这样玩下去!
我对这两个朋友,乃至韩山,其实感觉都是一类的人---这当然不是政治分类。
都老了,老而戾,戾而乖,这是心魔,必须 ...
您真是眼拙了,小女子1978年生,属马,外号“绍敏郡主”(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那位幽默、大气又娇俏的蒙古美女赵敏)。还真没有到老而乖张、戾气十足年龄。我的文章虽然犀利、宏大,但比较工整、有明人笔记小品那种入世、出世皆为自由王国的乐趣,胜在五彩缤纷,眼界开阔,才不象你们非黑即白那么一根筋。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6 02:03 , Processed in 0.0465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