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翰山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习总在理论上有点乱

热度 12已有 4545 次阅读2015-6-2 18:42 |个人分类:政论文章|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前注】此文2013.11.11同发于贝壳/汉纳/同根/美中,2015-2-11在这里重发,和《和老空打擂,谈谈 --- 发展与环境?发展与公平?》。今日看到《习总最新精神:三个搞清楚。坚定开展清党。zt》,再重发,参加讨论。


热度 9已有 309 次阅读2015-2-11 00:34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年初习近平南巡时,感慨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此曾引起争议。之后有中国梦与宪政梦的辩论,又有了对两个三十年的不能否定一说。当时,我就感觉习总在理论上有点乱,但是不能确定这“两个三十年”究竟是不是习总的讲话。

 

最近,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人民日报》刊登长篇文章:《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高调申明习近平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既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都不能否定。看来,习总在理论上确实有点乱。

 

我们从十八大政治报告,胡总的三个自信谈起: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此文只谈道路自信和理论自信。

 

道路自信

 

什么叫道路自信?按十八大政治报告,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如何定义这个道路,我看基本上是为我所用,用三十年前赵紫阳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社会主义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比如说,市场经济,这个纯资本主义的东西,也包括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里面了。

 

但是胡锦涛还有另外一句话,倒是十分恰当地界定了这条道路,叫做:“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句话,曾经饱受境内外反动分子的诟病,不过我倒觉得完全符合中国的利益和现状!

 

“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其实就是不走前苏联的道路,即被颜色革命的道路,亡国亡党,国家四分五裂,百姓生灵涂炭的道路。当然,也许经过一番步履蹒跚,像俄罗斯那样重新站立起来,也可能如中东埃及等国,还在混乱之中挣扎!

 

习总感慨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表明了他自己鲜明态度“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但另一方面,给人印象,貌似如果有人挺身而出,前苏联就不至于夭亡,这在理论上是站不住的。前苏联的垮台,偶然的因素是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和8.19事件等,其本质原因是苏联的体制在苏美竞争苏联落下风,而苏联僵化,既不走铁托的“修正主义”道路,也没有走中国后来的改革开放之路,所以前苏联垮台是必然的。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这老路就是中国改革前走的路。从社会主义改造开始,沿着前苏联的路,直到文革走向极端。如果再走下去,那就是前苏联的不归路,最后迟早得“改旗易帜”!

 

如是,“两个不走”概括了中国共产党在道路上的自信;但是习总“竟无一人是男儿”的说法,却没有在理论上,看到这两条路的同一性,不归性和发展的必然性!

 

理论自信 --- 好像有点理论不自信

 

什么叫理论自信?按十八大政治报告,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的理论体系,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如何建设的问题。

 

这是中国共产党在理论上的第二大贡献。第一个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回答了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东方大国,如何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和探索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

 

然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不包括毛泽东思想。而在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标志着党胜利地完成了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既对多年来的倾错误和毛泽东同志晚年的错误作了科学的分析和批判,而代之以邓小平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两个三十年说,前 三十年不能否定后三十年,后三十年不能否定前三十年,这在实用上可以接受,即:既不能否定邓小平,也不能否定毛泽东。但是在理论上,却站不住脚。表面上看 是辩证法,即所谓全面的看问题,其实是形而上学,把毛看成了了一个整体。辩证的看法,对毛的前半生加以肯定,同时必须对毛的后半生(比如文革)加以否定, 这样才能把道理理顺!

 

且,后一个三十年不否定前一个三十年,实际上已经否定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而三中/六中全会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1949年,中国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应该建设一个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却过早地进入了社会主义的轨道,超越了历史现实:社会主义改造,三面红旗,以及为了推行这条路线的反右,及后来的三年困难时期,--- 最后到达极端 ---,文化大革命。中国亦步亦趋地追随前苏联,走苏联的道路,甚至要超前,并用“修正主义”堵住了前苏联自身可能的改革。如果继续走下去,就是前苏联的结果。改革开放,使中国回归到正确的道路;发展资本主义,使生产关系调整适合于生产力的发展。

 

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国取得长足进步。问题出在哪里?贫富不均,官商勾结。这些问题,不是因为改革不正确,不是因为道路有问题,而是因为引入资本主义的同时,把一些苍蝇也带进来了。有些苍蝇被打掉了,有些没有,还发扬光大,于是遗害无穷。

 

98年,江泽民出手,禁止军队经商,打掉了一个出现超级腐败的可能性 --- 一只大苍蝇。但是另外一只大苍蝇,一个超级腐败却屡禁不止:领导干部家属/子女/亲戚经商,利用职权发财,上行下效。

 

从康华(邓小平),赵大军(赵紫阳),到江绵恒(江泽民),李小琳(李鹏),朱云来(朱镕基),温云松(温家宝),。。。

 

而由此产生的社会不公平,创造了左派产生的土壤和人们对毛泽东时代的怀念。这也导致,习总为了在政治上笼络左派,再次打出毛泽东这面旗帜,进而理论上提出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于是,理论完全成了政治的附属,成了实现政治诉求的手段!

 

我猜,这大概是习总理论上有点乱的深层原因,当然,这应该也与这一代领袖是上山下乡背景有相当的关系。他们缺乏邓小平的高瞻远瞩,甚至没有江泽民对历史的深刻理解(江泽民与华莱士的一席话,让我相信他是有自己见解,有水平的)。

 

习总在理论上的乱,除了你说的这些,还有:
宪政梦 vs. 中国梦 (用中国梦批判宪政,指后者是资产阶级的)
中国梦 vs. 美国梦 (人民日报才批判中国梦不同于美国梦,习近平对奥巴马说,中国梦同于美国梦),此不细说!
5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2

看看

困惑

震惊
1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回复 叶慧秀 2015-2-10 23:46
  
回复 马力 2015-2-11 00:13
除了马克思、斯大林和毛泽东明白社会主义的优势在哪里,其他人都是把社会主义理解为一种道义制度。但社会主义创始人没有来得及把他们理解上升到科学理论的高度。这个工作是我最近才完成的。习在弄懂这些理论之前,也不可能超出道义制度的认识局限。但比别人重视唯物主义的理论,也就是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他也许认为这已足够,所以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为此,我一直强调实践检验和反思。舍此不能找到正确的道路。
回复 翰山 2015-2-11 07:12
马力: 除了马克思、斯大林和毛泽东明白社会主义的优势在哪里,其他人都是把社会主义理解为一种道义制度。但社会主义创始人没有来得及把他们理解上升到科学理论的高度。 ...
听你说说你的工作的要点?
回复 shen_fuen 2015-2-11 09:06
你丫骨头又轻了....
回复 老空 2015-2-11 09:51
混乱的缘由是,目前中共的做法,没有理论依据。

不仅是习总混乱,整个中国思想界这些年一直混乱。
回复 马力 2015-2-11 10:26
翰山: 听你说说你的工作的要点?
我在经济学方面的工作主要是论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历史事实,用数理逻辑和市场反馈揭示了商品经济的主要矛盾是有限市场和无限生产之间的矛盾。在私有化的商品经济中表现为资本积累和资本增值之间的矛盾。它不仅产生马克思研究的第一剩余价值,而且产生第二剩余价值,即由资本积累而不是盲目生产造成的市场过剩。这一矛盾在资本主义的各个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社会反映,如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的周期性经济危机、殖民地掠夺和战争等,以及后殖民时代的贷款消费下严重的两极分化、需求异化以及不可逆的产业和经济衰退。
在商品经济固有矛盾的制约下,能使市场经济持续发展的唯一模式就是有价和无价市场经济相耦合的耦合市场经济。它的机制如同聚餐理论。以下就是几天前的评论:
自助聚餐要求每个参加者自带一份餐。基本上每个人带的都超过自家人的胃口。结果餐毕总是有很多剩下。这就是聚餐理论。用到生产上就是市场溢出理论。每个劳力都生产,在今天的生产力条件下,能产出远超一个人、一家人所需的价值。GDP总是大于消费。同时因为私有社会的分配差异和两极分化,又有许多人无力消费所需的商品。
有人说可以出口呀。可要是外国也一样呢?结论就是总有生产剩余溢出,就像聚餐一样。这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现状,也是中国的现状。结果是一部分人必须失业,大量劳力被浪费。社会主义经济比资本主义优越的地方就是把这些市场溢出分给人民,保证每个劳力都不浪费。这就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和高增长。现实中不是通过无偿分配来清除市场溢出,而是事先有计划地分配劳力,将多余的劳力用于生产无价产品,包括各种社会服务。这就是耦合市场经济的本质。
回复 翰山 2015-2-11 10:30
老空: 混乱的缘由是,目前中共的做法,没有理论依据。

不仅是习总混乱,整个中国思想界这些年一直混乱。
同意,当年邓小平搞“不争论”,“摸着石头过河”就是理论上没搞清,或者阻力太大而搞不清理论的实用主义,后来出现贫富两极分化,所以理论上出现极左极右两派,而正确的道路还是没有给以有效的理论阐述。

这道坎迈步过去,但是实在不容易。其实现在中国的发展,符合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发展,一切(包括革命)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但是多年来的宣传,包括解放前的,都说是为了革命或为了社会主义,再加上中国人文化水平低,思维形而上倾向严重,所以这个争论,弄不好也和历史一样,最后争论不清还得诉诸刀兵。
回复 霜天红叶 2015-2-11 10:45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这是习总说的,在十八大上说的。你总是用片言只语来评论很严肃的政治议题,而且乱下结论。请你从习近平执政以来所有的重要讲话都读一遍,再来写文,不是习总在理论上乱,而是你的思维有点乱。他的思想是一贯的,是正能量的代表,要回归宪法。。。他是目前中国的希望!
回复 老空 2015-2-11 10:47
翰山: 同意,当年邓小平搞“不争论”,“摸着石头过河”就是理论上没搞清,或者阻力太大而搞不清理论的实用主义,后来出现贫富两极分化,所以理论上出现极左极右两派, ...
结局真不好说。说不定就被你言中了。

如果没有前苏联的结局,没有现俄罗斯的窘境,中国思想界的混乱,足以导致一场中国巨变。

俄罗斯并没有因为改制而转变命运。西方对她的继续阻截,给了中国领导人一面镜子。而俄罗斯也因为前苏联遗留的病灶,使其抵御阻截的能力强大有限。
回复 马力 2015-2-11 10:49
霜天红叶: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这是习总说的,在十八大上说的。你总是用片言只语来评论很严肃的政治议题,而且乱下结论。请你从习近平执政 ...
三个自信好像也是习提出的。
回复 翰山 2015-2-11 10:50
马力: 我在经济学方面的工作主要是论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历史事实,用数理逻辑和市场反馈揭示了商品经济的主要矛盾是有限市场和无限生产之间的矛盾。在私有化的 ...
我对理论的深入探讨可能没有功力,或者不感兴趣(以前多维有个叫文杨的吧,是我的朋友,他就比较喜欢探讨理论,后来我就没有跟了),不过你举的例子倒是看懂了。

我的看法,笼统来说,社会主义是个令人敬仰的社会,但是在人的思想水平不高的时候,社会主义鼓励懒汉,或者终结鼓励懒汉,这也是为什么无论苏联还是中国,在最开始的几十年(一代人)与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有竞争力,之后就势微了的原因。

所以,资本主义促进生产,也促进两极分化;社会主义保证公平,但也鼓励懒汉。我以为最好的结果是互相调整,而事实上历史也是如此。

比如美国等西方世界1929年发生了大萧条,解决的办法是引入社会主义。其中美国的社会安全保证,是比较纯粹的社会主义性质(大家当今交的社安税,是直接分给当前的需要受益人,其中至少一半是出于公平),这保证了资本主义之后发展的稳定。

中国,在(试图)发展30年社会主义之后,走不下去,改革开放回头引入资本主义搞发展,使得社会欣欣向荣。是两个很好的例子。

苏联垮台,就是因为僵化,抱着社会主义路子不放,最后走入绝境。试想一下,如果当年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在大萧条时不向社会主义做调整,不增加底层人的社会福利,那也会走向灭亡,如同列宁所说,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后来资本主义垂而不死,就是因为引入了社会主义的机制 --- 福利制度。

所以,我认为,历史和未来,都将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互相调整的过程。再看中国改革以来发展道路:

邓小平/江泽民,引入资本主义,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理论总结;很有效,中国立刻发展起来了;
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这是在发展的同时,强调公平,即社会主义。这在战略上无比英明正确,大概可以归功于一代共产党的名见。可惜,胡锦涛没有魄力,或说权力被制约,没有达到和谐社会的目的 --- 作为不够,以至于酿成今天的现状。

目前,习近平是在继续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如我前文所说:

习近平提出中国梦想,也许是一个宣传,但是却在实打实地通过铁腕来抑制腐败,来实现胡锦涛提出的谐社会,这才是真实的结果。如果习近平能够把握住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在优先效率之后还给社会以公平,那么我们中国这种暂时的道德下滑,污染丛生,贫富加剧的现象,这种由于引入资本主义而带来的负面效应就会得到很好的遏制,从而能够使中国更好更健康地向前发展。
回复 翰山 2015-2-11 10:57
霜天红叶: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这是习总说的,在十八大上说的。你总是用片言只语来评论很严肃的政治议题,而且乱下结论。请你从习近平执政 ...
我的文章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是胡锦涛说的,应该不会错,是他的十八大报告说的。当时我写文章,一定是做了功课的,不会乱说。此文写于2013.11.11,十八大之后吧,一人之见。

现在习总的路子已经很清晰了,近来就没有再评论。看好习总的反腐。
回复 翰山 2015-2-11 10:58
马力: 三个自信好像也是习提出的。
三个自信是习总提的,但是“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是胡锦涛。
回复 翰山 2015-2-11 11:03
老空: 结局真不好说。说不定就被你言中了。

如果没有前苏联的结局,没有现俄罗斯的窘境,中国思想界的混乱,足以导致一场中国巨变。

俄罗斯并没有因为改制而转变命运 ...
中国人第一缺乏理论,第二缺乏妥协(这也是为什么解放战争不能隔江而制,或者联合政府的原因)。观点偏激(不是对就是错),加上没有妥协精神,胜者王侯败者寇,如果走上苏联的道路,弄不好就是全面内战。

所以,现在共产党能撑得住,并自我纠正,是唯一一个值得庆幸的因素。
回复 翰山 2015-2-11 11:07
shen_fuen: 你丫骨头又轻了....
这个有点像iMan的马甲?
回复 马力 2015-2-11 11:13
翰山: 我对理论的深入探讨可能没有功力,或者不感兴趣(以前多维有个叫文杨的吧,是我的朋友,他就比较喜欢探讨理论,后来我就没有跟了),不过你举的例子倒是看懂了。 ...
你的想法是需要事实来证明的。苏联解体后的经济不如以前,但许多人仍然否定社会主义经济,因为中国改革后名义GDP发展更快。但经济发展速度不应以名义GDP为参照,而应以消除通胀的真实GDP(Real GDP or Constant GDP)为指标。实际上还应扣除非市场资源市场化带来的GDP和外资企业生产的GDP。光除去通胀因素,中国改革后真实GDP的年增长只有4.5%,低于之前的6.7%和文革十年的5.5%。想想改革前中国的资产涨到今天的价格本身就有多大的GDP增长率,再想想中国目前的内债外债当作投资每年又可产生多少GDP增量就不奇怪中国的高增长是怎么回事。如果中国政府的债务是GDP的100%,35年产生的GDP年增长是2%!中国的债务包括被清除的黑帐实际上超过200%GDP。按200%就相当于GDP年增长3.2%。这大概是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由于西方国家同样债台高筑,从中也可以看出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增长到底是什么回事。更别说还有通胀造成的虚增长。
早该打破对资本主义经济的迷信了。
回复 翰山 2015-2-11 11:24
马力: 你的想法是需要事实来证明的。苏联解体后的经济不如以前,但许多人仍然否定社会主义经济,因为中国改革后名义GDP发展更快。但经济发展速度不应以名义GDP为参照, ...
在社会科学领域,所谓理论,严格来说,不是理论,而是自然科学里的假想,就是一种学说,能够自圆其说,尤其是有信众。按照自然科学说法,理论是验证之后的假想。而验证,在自然科学,通常是通过实验室可重复的试验来完成。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学,无法通过实验室试验来完成,所以所谓假想的验证,只能是社会本身的实践,包括发展/动荡/战争等所有社会现象。

第二,我对经济学不内行,不知道马力博是不是学经济的。我对那些数字所代表的意义无法评论。我对政治经济等的看法,都是直觉,或者说一般人的看法。

对于前30年,后30年,我的感觉就是当时路子越走越窄,人们的大锅饭不是越过越穷,起码没有富裕起来。后30年,我们突飞猛进,目前已经到了世界经济数一数二的程度。所以,光用你举的数字来说话,无法说服我和一般大众。
回复 老空 2015-2-11 11:27
翰山: 中国人第一缺乏理论,第二缺乏妥协(这也是为什么解放战争不能隔江而制,或者联合政府的原因)。观点偏激(不是对就是错),加上没有妥协精神,胜者王侯败者寇, ...
你我想到一起去了。

在多维我就不止一次说过:民主制度在中国建立,只是时间的事。我对此不大关注。我关注两点,一是中国的民主制度是个什么样子?一是建立这个制度要付出多大代价?

有人说,中国民主一定有别于其他西方国家。这个等于没说。我要的答案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你想象中的,与未来现实中的差异范围是多少?

至于说到代价,我赞同瀚山。中国人在利益面前会做出多大妥协?不妥协后以什么方式解决?这些问题连鼓吹民主鼓吹的腮帮子脱了臼的人都不让人信的过,你让人怎么相信和平过渡以及其它呢?
回复 马力 2015-2-11 11:32
后三十年的非自然死亡率应该高于前三十年。发展35年生活应该改善。所以这说明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在西方封锁下,物资资源有限。这才是之前供应不足的真正原因。而西方解除封锁是西方国家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是改革前就开始的。就同香港回归是租约到期不能不还,与改革或邓没有关系。邓反而在改革和香港回归上作出不应有的让步,使中国受害至今。
回复 霜天红叶 2015-2-11 11:39
翰山: 我的文章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是胡锦涛说的,应该不会错,是他的十八大报告说的。当时我写文章,一定是做了功课的,不会乱说。 ...
胡锦涛念了十八大报告,他那时已经生病,会写出来这样的话,主政十年到下台后才说,他的大内会说吗?谷歌上说,据信十八大报告是习近平负责起草小组,自己再掂量掂量吧!胡温令就是走的改旗易帜的邪路。 我对这方面的信息太熟悉了。
胡在后几年生病后,就由温令周主政,狼狈为奸。。。苏南模式就是温和李源潮这些人搞起来的,大量出卖肥沃的可耕地,让粮食问题处于危机状态,这个问题现在还不能多提,但是2015年中央1号文件,就知道三农问题和粮食问题已经是十分迫切的问题了!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反对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发展模式了吧,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也许我太忧国忧民了,这个问题被那些人污蔑诽谤为仇恨苏州,你们还把我的一篇苏州发展模式的文放到自由博客中,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苏州模式只是改开后邪路的一个缩影,十八大报告不是空穴来风。过年后,我会总结一下习总拨乱反正的政绩!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0-2 15:30 , Processed in 0.0523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