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记录

我来抛一个比较hot的饮食男女普世话题:门户网站为流量和资金考虑,可以象欧美一些报纸新闻网站乃至俄罗斯从前苏联继承的什么共青团真理报那样可以拥有erotic but not porn的第三版吗?健康尺度参见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366 话题尺度也维持在国内比如上海这样的国际都市午夜话题广播的尺度,你们以为如何?
  • 翰山: 今天刚刚有一个网友提议,建立了一个新论坛,唯美贴图,我已经建立。以贝壳为准,那里有一个美女帅哥论坛,大家都觉得很自然,我们也可以做一个版面。这个尺度是很有意思的。如果博客每天都是这种帖子,可能不太雅,以前贝壳也有人反对过,但是偶尔几个帖子,如你的文章,然后有一个专门地方(论坛)集中发,应该没有问题吧。大家可以发表意见。 (3-15 18:44)
  • 城市达人: 论坛?还是新版面或新栏目? (3-15 19:49)
  • 翰山: 开设的是论坛,有了内容,再考虑在首页上出现等。这是下一步要考虑的。 (3-15 20:30)
  • 城市达人: 谁去过?咋去? (3-15 22:32)
  • 翰山: http://hanshan.info/forum.php (3-15 22:46)
  • shen_fuen: 珍珠湾vano喜欢这个 (3-15 21:23)
  • cannaa: 唯美可以,别搞成色情。 (3-15 22:07)
2015-3-15 17:56 回复|
法道济“大师”说满清时代他家和皇上家祭祖的祠堂都在上海方言所说的“堂子”里---长三、幺二、开门三种沪语里的“堂子”明明是指晚清到民国的上海海派妓院嘛 (参见:沪语百科) 广东爱新觉罗后裔金复新网友要被法道济这个二师兄活活气死啊 法道济: 其实,在满清时代,堂子直的是皇上祭祖的祖祠,康熙乾隆牌位都在那里,根本不是她想像的哪样,看来书读的太多了,碴在一起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do=doing#ixzz3USQwMzFX 九月.豆: 噢,忘了告诉你,“紫玉”在上海话里发音“猪肉”,很朴素嗒  (3-15 20:36) 回复 逗比娘娘说某网友的“故京春色”要用她的洋泾浜上海话念成:)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do=doing,别怪我---要怪就请疑似哈佛大学的历史系女博士去怪斯坦福大学女MBA 兰熏猪肉鲜, 流落壁奁煸 不亏无颜色 污桶笑远天。 [五绝] 故京春色 作者 云间鹤      兰熏紫玉鲜,      柳落碧帘翩。      不愧无颜色      梧桐啸远天。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do=doing#ixzz3USSBCvbS
  • 夺标: 人家说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指的就是您么,法道济大师,您又偏偏是二师兄(猪八戒也是二师兄,年轻网友都知道二师兄是什么意思),大家肚子都要笑爆了!法大师您真可奈! (3-15 07:54)
2015-3-15 07:42 回复|
逗比娘娘说某网友的“故京春色”要用她的洋泾浜上海话念成:)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do=doing,别怪我---要怪就请疑似哈佛大学的历史系女博士去怪斯坦福大学女MBA 兰熏猪肉鲜, 流落壁奁煸 不亏无颜色 污桶笑远天。 [五绝] 故京春色 作者 云间鹤      兰熏紫玉鲜,      柳落碧帘翩。      不愧无颜色      梧桐啸远天。
2015-3-15 07:36 回复|
“紫玉=猪肉”的公式是这么来的:看背影真象穿紫红衣衫的瑞典克朗猪,看发言挺有自知之明 九月.豆: “紫玉”在上海话里发音“猪肉”!  (3-15 19:57) 九月.豆: 这是对俺们大妈们的不尊敬!
正面更吓人,是斗鸡眼!
2015-3-15 07:17 回复|
请admin帮忙编辑掉那些字符和链接: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4548 谁当年组织人马欺负小叶子,逼她承认自己是男人,就应该想到自己身上的硬伤和虱子了---所以逗比女皇就比这位年长的、迫害小叶的厚黑女人稍微识相些,一提到Stanford MBA Alumina以及美国高层白领的fashion code是否长发齐腰就知趣噤声了,呵呵
  • 可可: 是一个叫酸X子的不男不女的阉人。这个酸柚子不仅攻击过小叶子,还多次攻击辱骂这里另外两个版主。 这个网站的创办人更是多次遭受他的围攻。这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痞。 (3-15 09:29)
  • 夺标: 我们现在有硬吐槽治他们啦,正商量呢;此外还有欢乐帖: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556 你一定会笑死的,尤其是那个二师兄,真是二师兄啊! (3-15 09:37)
  • 可可: 太好笑了。标妹好有才啊。 (3-15 09:56)
  • 夺标: (3-15 10:01)
2015-3-15 02:14 回复|
吐槽:当年我们如何扒下某独运轮之花“哈佛历史博士”的皮 (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cp&ac=blog&blogid=4548&op=edit 难以想象,写这种诗词的会是哈佛EALC宇文所安、田晓菲两位正教授夫妇的弟子! [五绝] 故京春色      兰熏紫玉鲜,      柳落碧帘翩。      不愧无颜色      梧桐啸远天。
2015-3-15 01:44 回复|
吐槽下,真心觉得村里人要么西方书没有念好,要么中国书没有念好,东西方书都下功夫念下功夫思考如我者并不多,就说那个“大诗人”法道济什么的,一个反华的,写古典诗词居然是老干体,真匪夷所思。还有诗社里女人一写春天,就忙不迭地堆砌辞藻,什么紫玉、绿柳啥的,写比晚清堂子里的诗还俗艳。呵呵
  • Cateye: 有些诗的确有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裹的感觉,词藻的堆积,矫揉造作,毫无真情可言,就是一堆字和词,毫无诗情可言。 (3-14 23:46)
  • 夺标: 师傅没选好,选了个酸文假醋的法道济,呵呵! (3-15 00:10)
  • Cateye: 村里的诗我不看,看到的都是她们发在村外的,真不敢恭维。我在的时候,村里有一个两个可以被我称之为诗人的人。其他的基本就是在那堆词。说白了就是往脸上拼命抹化妆品的感觉。真正的诗歌是最简单的语言和最深远的意境,比如:一生一世一双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你看见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词在这里头吗,没有,这才是诗呢。 (3-15 00:18)
  • 夺标: 就是,她们若是读懂了林黛玉教香菱学诗的真谛,也不会荼毒出那些玩意来了,主要是没有哲理没有真情。诗贵寥廓,词珍幽微的道理估计也没有人给他们讲过,但是自己可以去读徐晋如和叶嘉莹写的入门书即可。 (3-15 00:24)
  • 夺标: 一帮子人不是自诩为旧京贵族就是海上贵族,所以古典诗词是必备的贵族范,无辜遭他们荼毒,呵呵。 (3-15 00:15)
  • Cateye: 虚伪的一群。刘小雨的美好形象早在她参与围攻小叶子的时候就不复存在了。 (3-15 00:24)
  • Cateye: 诗人必是真性情之人,虚伪的人是写不出诗来的。 (3-15 00:31)
2015-3-14 23:41 回复|
给地缘政治盲的民主控扫盲:图说中国和缅甸问题(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4532
2015-3-14 20:39 回复|
再三公布自己所有ID:hypatia,屠小七,南麒北马,夺标!因为这些ID都在不同领域发表过原创,华语第一大站---留园的资深网友们都清楚,所以实在不能叫马甲,此外我别无ID。那疑心生暗鬼的大炸虾,您别象个女人那样杯弓蛇影好不好,非说我的马甲回村了?您现在当务之急是该如何应对您的贝壳老板和IT组同事如何听进去了我的良言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16,正寻思如何借机把你的势力赶出去呢!他们受你的气也不是一两天了!您也许不靠贝壳吃饭,但是您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的确依赖网路----您当初失去理智以为女人好欺负时候,做梦都没想到此事发酵至今会给您带来空前危机,多年来各方面结下的梁子都开始动作了!嘿嘿,这可怪不得我-ryu网友就比你识人识时务得多,接灵子!九月逗比在这方面也比你强,知道被打了七寸后(上次俺偶然笑谈到斯坦福MBA校友会以及逗比女王的fashion code)为避免彻底输掉裤衩(顺便告诉她和她的团伙,我这个小资太太也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者,只要她继续管好门户),应该偃旗息鼓;作为半个上海人半个北京人的俺不得不说在生活智慧方面,您这个北京人真丢脸,俺作为半个老乡替您不值。
  • Cateye: 不会是北京人吧,北京爷们哪有他这样的,专门和女人较劲。太有损北京的伟大形象了。 (3-14 20:29)
  • 翰山: 那人不是北京人。 (3-14 20:37)
  • 夺标: 自称是,也许就是专门高级黑北京爷们的,十足一个南方棒槌样! (3-14 20:38)
  • Cateye: 东北才叫棒槌,南方叫瘪三。你这半个上海人怎么当的 (3-14 20:43)
  • 夺标: 对,就是个瘪三,主要是怕他听不懂,说实话是别人介绍他是北京人的,我第一感觉他是东北人,黑辽两省的,第二猜他是重庆人,有匪气。 (3-14 20:48)
  • 翰山: 从他以前文章看,好像是河南安徽一带的,小地方出来的。 (3-14 20:49)
  • Cateye: 东北爷们通常也不和女人斗。他绝对不是东北人。 (3-14 20:59)
  • Cateye: 北京叫痞子 (3-14 20:48)
  • Cateye: 也许他可以代表北京的雾霾 (3-14 20:36)
  • 翰山: 那人不是北京人。北京爷们哪有他这样的,专门和女人较劲。太有损北京的伟大形象了。ZT (3-14 20:37)
  • Cateye: 我也觉得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北京男人,真没见过。如果是,那绝对是雾霾下的奇葩。 (3-14 20:41)
  • 翰山: 专打女人。 (3-14 20:44)
  • shen_fuen: 解滨: 可别说,老师还真是个天才。记得当年在村里扮演年轻姑娘,他演的惟妙惟肖啊,叫梅兰芳都自愧不如。 他演什么角色就像什么角色,没得挑!所以俺琢磨着老师可能有点沉不住气了,今天亲自出马,又给俺们上演了一场生动////// (3-14 22:28)
  • 翰山:   他们自导自演吧。本来我们跟贝壳没什么关系,结果解大虾这么一赶人,都赶到这里来了。还真得谢谢大虾。不过贝壳老A是恨死他了,也不敢吭气,请神容易送神难呀。 (3-14 22:33)
  • 夺标: 这里有些女ID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懒懒猫、云间鹤等这次可是不遗余力地帮他来黑我呢,可见有些人可怜是因为自己有贱骨头。 (3-14 20:49)
  • Cateye: 有人需要大虾保护,这样可以仗势欺人,大虾需要保护人,这样可以满足他自己的英雄情节。 (3-14 20:52)
  • 夺标: 十足一个流氓无产者绑架了一群小业主的闺女,呵呵。 (3-14 20:59)
  • shen_fuen: 对待懒懒猫,云间鹤不算打 (3-14 20:58)
  • 夺标: 难说,北京也出太监也出地痞。 (3-14 20:45)
  • 翰山: 非要说我们北京不好?   北京不要那种衰人。 (3-14 20:47)
  • Cateye: 太监多来自保定,北京的太监很少北京人。 (3-14 20:50)
  • 翰山: 还真是个北京姐们儿。 (3-14 20:54)
  • Cateye: 标姑娘有的北京姐们的风范 (3-14 21:01)
  • 翰山: 爽 (3-14 21:04)
  • 夺标: 天津静海多! (3-14 20:55)
2015-3-14 19:42 回复|
呵呵,我都要自嘲下,自己当初在留园的博论天下和军事版、历史版以及科技版(前版主)、经济版都是作为稍微偏左的自由派知道分子出名的,还被极左围攻过,但是当初身为女性竞争政治版博论天下版主时候知识面全、犀利的说理逻辑以及与对待左中右都能友善的态度是很被看好的素质;但是出于某种考量,一直没有把自己的自留地--博客放在园子里,而是放在贝壳村和欧洲新报,安安静静的村民这么多年也主要写写历史和科学类(比如与龙珠雷达师弟辩论希格斯粒子的科普原创)知识博客、风花雪月的诗词,自己专栏文章虽然包括国际政治类但还是以文化和体育为主,几乎没有触及国内政治的(我有自己的操守---既然生活在国外,第一手资料不全,那么对于国内政治还是不要那么指手画脚好,谨言慎行好 ),仅仅因为此次在村里仗义直言,力图保护少数派说真话的权利,忽然就成了焦点人物,呵呵
  • paci: 您性格直爽,仗义执言没有错,也让很多人敬佩。但如果您有遗漏或错认朋友而疏忽,承认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大家明白与剽窃、抄袭无关。 (3-14 16:30)
  • 夺标: 我没有遗漏,我现在不可能改动我二月四日的第一版,第一版原始记录里已经明确说明受她博文启发并给出链接,我不希望您或任何人坚持欲加之罪!就这。 (3-14 16:40)
  • paci: 就是想弄明白,不希望有人背黑锅,被冠以恶名 (3-14 16:43)
  • 夺标: 请您把这篇日志里所有红色字体阅读一遍再来下判断,不是难事吧?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64 (3-14 16:41)
  • paci: 因为此事,我不能去贝壳发言了,否则会把你红体字转给他们。不过,村里不少人会来这看到您的解释 (3-14 16:59)
  • 夺标: 嗯,您也被禁言了?真是黔驴技穷啦! (3-14 17:03)
  • paci: 更严重 (3-14 17:05)
2015-3-14 16:23 回复|
她还是坚持睁眼说瞎话就是人品问题:村里二月份第一版第一段就给出了她博文的链接,并说明是受她启发;如今山上这版我还是第一时间、前两段就说明了受她启发,而且把她的全文作为背书放在分割线下,而且是第一时间在本山微博请网友去通知她,并且短信请翰山帮忙的,连中立的小雨点都跟她那个声明帖子说明了全部过程,且告诉她我有很多缺点,但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320544&do=blog&id=222963&page=3#comment
  • paci: 刘小雨说的这句话对不对 - 我第一次看到夺标的那篇《绽放,花和爱丽丝》是在贝壳村她自己的博客里面,那时候她并没有引用我的博文,只是她自己写的文章和一些图片,我也跟帖了。 (3-14 16:19)
  • 夺标: 不对,她还睁眼说瞎话,只能越来越证明她灵魂深处某些玩意。我二月四日第一版里就有这段“受本村名博刘小雨女士名作启发《女性生殖器可以如此绽放》http://www.backchina.com/blog/320544/article-217039.html,身为医生(而且是病理解剖医生)和美术爱好者的我稍具匠心地准备了这篇。”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64 (3-14 16:28)
  • 夺标: 您并没有仔细看我在山上贴出的村里与山上两版对比,就贸然跟刘小雨的帖向她道歉,并把矛头转向无辜的我(即使在被禁言情况下,也第一时间委托包括翰山在内的众网友通知她,方式既有本山微博里的求助,您可以去查我在聊天微博里的记录,反正小雨点是看见了的;也有短信请翰山本人帮忙的),我觉得很不爽---我相信自己可以因为底线问题上的公开矛盾有众多公敌,但还不至于因为私德问题而有私敌。我在村里四五年了,一向很沉静,年青时候都没有博眼球,如今身为人妻,奔四了更没有必要,只是觉得美丽的外表将逝去,但勇敢的心灵正是展示的最佳年华。 (3-14 16:34)
  • paci: 这是翰山的话- 我不知道,夺标文中有刘小雨的引文。翰山没提到你引用刘小雨文章 (3-14 17:49)
  • 夺标: 翰山的全文里有提到过我把刘小雨全文作为我的引文。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id=4401 (3-14 18:02)
  • paci: 您指汉山哪句话,他明明说他不知道你引用刘小雨文章 (3-14 18:08)
  • 夺标: ”夺标文中有刘小雨的引文(抱歉,那篇文章那么长,我没有看,留言也是ZT的 --- 这个不应该算抄袭吧?)“他表面是事后才仔细看清原文看到了我的引文,但并没有否认我原文里标记了引文。 (3-14 18:13)
  • paci: 原话是,我不知道,夺标文中有刘小雨的引文。翰山不知道您引用刘小雨文章,更不可能转告刘小雨 (3-14 18:26)
  • 夺标: 这样吧,您亲自问翰山吧,我并非他。 (3-14 18:30)
  • 夺标: 不对,她还睁眼说瞎话,只能越来越证明她灵魂深处某些玩意。我二月四日第一版里就有这段“受本村名博刘小雨女士名作启发《女性生殖器可以如此绽放》http://www.backchina.com/blog/320544/article-217039.html,身为医生(而且是病理解剖医生)和美术爱好者的我稍具匠心地准备了这篇。”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64 (3-14 16:27)
  • paci: 刘小雨这句话对不对- 看到了夺标发到其他网站的那篇《绽放,花和爱丽丝》,这个时候,这篇博文已经加入了我的博文,但是没有写我的名字,博文也没注明转载出处。 (3-14 16:37)
  • paci: 刘小雨这句话对不对- 第二天,翰山后台给我留言,也是让我去看看,丝毫没有提到转载的事情,我去看了,这次加上了我的名字。 (3-14 16:47)
  • 暮然: 刚刚看了一下夺标的解释,2月4日夺标在贝克村发表了第一版的《女性生殖器可以如此绽放》,无论夺标期间是否引用还是未引用刘小雨的文字和图片,是一上来就加入的还是事后加入的,从2月4日直到3月4日夺标被禁言,有一个月的时间,刘小雨为啥不写文章揭露夺标? 为什么刘选在3月10日发文责难夺标? (3-14 16:57)
  • paci: 按刘小雨文章加我的理解,开始碍于情面后来受人鼓动 (3-14 17:04)
  • 暮然: 那是刘画家的解释,我看就是:卖友求荣,落井下石!   (3-14 17:07)
  • paci: 可以,但编出一连串谎言出卖朋友落井下石,她能得到什么呢 (3-14 17:10)
  • 暮然: 这要问问刘小雨大画家本人,搬起石头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砸了自己的脚 (3-14 17:14)
  • paci: 如果要用三个谎言达到一个谎言的效果,不得不说很奇怪。其实也不需要我们猜测,夺标对刘小雨第二句话,第三句话没置否,也许在核实 (3-14 17:27)
  • 暮然: 刘小雨指控夺标,应该由刘本人提出证据,比如说刘应该出示拷屏证据,而不是丢出一两句话要夺标自己证明干了什么或者没干什么。 (3-14 18:01)
  • paci: 是夺标主动提供证据的。我只看到刘指控,听说有人截屏 (3-14 18:04)
  • 夺标: 那他们为何不敢展示截屏的证据呢? (3-14 18:07)
  • paci: 不知道,听说另有其人 (3-14 18:11)
  • 夺标: 我不懂您的用意是什么,是否因为您受到村里的威胁,为明哲保身想,如今想竭力证明刘小雨对我的指控是对的,就象您跟她帖表明心迹那样,那么就请您自己尽量去收集有利于您的新立场不利于我阐述的事实的各类证据吧,我不再奉陪了。因为我是有正信的人,坚信有些事情是我和主之间的肝胆相照而已---难得有朝一日谁指控我是纳粹我也要费力来自证反驳?美国警方的”沉默“原则本身就是支持对被指控者行无罪推定的,所以主流法系均要求指控者提供证据,而不是被指控者提供反证证据。 (3-14 18:20)
  • 暮然: 别这么说,paci网友立场基本是公正的,他也是很认真的。考虑到刘小雨不愿意来这里跟你对峙,Paci为了理清一些事情真相,你应该理解他可以偏向刘小雨一些提出问题,这个很正常。但是,我觉得这件事已经有些钻入牛角尖了,不用再继续讨论下去了。 (3-14 18:30)
  • 夺标: 我的确已经对此失去耐心了--因为不符合西方社会里生活多年养成的法理常识或思维逻辑,我一个被指控者为何要花时间反证我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问题有时相当单纯直接,只想到常识。我本来就不象谁谁那样要树立伟光正形象,赫然成为焦点人物也不过是沉静多年后有机会当了次性情中人而已,我的博文创作花样繁多,但涉及国内政治的并不多,主要还是小资的的、古典的、女性主义的、文化视角或者自由思想的、国际政治的多,又忽然被安上”五毛“头衔,甚至质疑我是否在欧洲生活,真是让我哑然失笑。 其他网站的网友都有个基本判断,那就是从发言来看,显然我受西方文明与东方传统影响更深。另外一派就是文革做派嘛。 (3-14 18:41)
  • 暮然: 我理解你,同时也理解Paci。我也是个马甲,不得不用马甲来汉山这里发言,因为村子管理者最近已经失去理智,任何不利于解兵帮的言论都会被清除,ID会被封掉,我希望大家多理解在贝克村继续活动的村民! (3-14 18:47)
  • paci: 从那以后,我基本不去村里了,不存在明哲保身。刘小雨两次复述你引用她文章的三个情节,您说她描述的三个情节全部瞎话。要知道编三个谎言并不容易,她完全可以说一个谎就达到目的 (3-14 18:38)
  • 暮然: 夺标二月四日的第一版发表在村里的文章总不能修改吧?到时打开不真相大白了?到底谁在说谎 (3-14 18:43)
  • paci: 谁能打开? (3-14 18:45)
  • 暮然: 等夺标被解禁的那一天,你可以看到她的文章 (3-14 18:48)
  • paci: 第一个?不要怪我这么问,别人也是这么问我的 (3-14 18:50)
  • 暮然: 你已经在钻牛角尖了,假如这么看待事情,我可以反驳你的任何问题,我甚至可以怀疑贝克村老A事先在夺标的主页里修改,以达到刘小雨造谣的目的,维护其形象。因为是你自己说的,LaoA威胁了你,叫你别插手这件事,这就是你的证词,也是我的合理怀疑。 (3-14 18:57)
  • paci: 完全合理怀疑,我也怀疑老a是否改动,所以问谁是第一个 (3-14 19:00)
  • 夺标: 您不能让我为刘小雨的情商和智商负责吧?! (3-14 18:43)
  • 暮然: 截屏也很难证明什么的,截屏可以伪造涂改的,用软件就能改动的,刘小雨只有在第一时间举证出示截屏才是有效的,否则一概不用理睬的 (3-14 18:16)
  • paci: 那就只能哑巴吃黄连了。一直以为疏忽或错认朋友,总比剽窃、抄袭强。看来没意义 (3-14 18:56)
  • paci: 这些话是刘小雨的黑体解释。这似乎是一连串的过程,全是编瞎话,还是其中几句是假的 (3-14 16:55)
  • 夺标: 暮然网友说得对,谁指控谁举证,满篇都是声明与价值判断,但就是不能象我这样反诉时候拿出证据链来,本身就很荒谬,如果硬碰硬,经得起质疑,为何威胁您封口呢? (3-14 18:05)
  • paci: 我也觉得纳闷,所以还在追问你。不过如果刘小雨编一连串瞎话陷害您,这仇恨够深的 (3-14 18:19)
  • 夺标: 我只看她的行为事实,至于她说谎害人背后的动机我没兴趣知道--我也不是她落井下石害的第一个村友,她”卖友求荣“的名声早就在外了,并非因此次事件才有这盛名。可见本性难移也是有的。 (3-14 18:24)
2015-3-14 16:06 回复|
按你们的逻辑,我可不可以指控刘小雨抄袭呢?(欢迎讨论)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4427
  • 暮然: 刘小雨写这文章是一种表态,这人从来就是个小人。以前刘同村里的同往西安也很要好的,但是当锡安被村里众人群殴的时候,最后时刻刘小雨毫不犹豫地参与了捅刀子的行列,现在跟你翻脸捅你一刀是一个桥段。 (3-11 14:35)
  • 夺标: 原来如此,人性固然深不可测,但是她的画里有某种体现,本来我想熟悉后再告诉她的---如今看我也避免了损失,避免了把宝贵资源与知识与不值得交往的人分享的尴尬境地。 (3-11 14:40)
  • 暮然: 即使没有你引用她文章这件事,她也会千方百计地表态的,小人就是如此,翻脸如翻书 (3-11 14:43)
  • 夺标: 呵呵,翻脸如翻书! (3-11 14:46)
  • 可可: 原来刘小雨的那篇文章是抄袭这篇文章。 (3-11 23:23)
2015-3-11 14:24 回复|
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滴,莫过于给paci网友的潜意识定下了“腹诽罪”,腹诽对象是某皇后,转过头来又意淫别人抄袭的那群人----别说俺只是把刘小雨的全文作为资料背书在底部,就是真要较真起来,我也可以指刘小雨抄袭英文essays,链接如下: http://www.judychicago.com/gallery.php?name=The+Dinner+Party+Gallery http://www.brooklynmuseum.org/exhibitions/dinner_party/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Dinner_Party http://www.throughtheflower.org/projects/the_dinner_party
  • 暮然: 呵呵,按村里的逻辑,刘小雨就是抄袭   (3-11 15:40)
2015-3-11 14:09 回复|
真心吐槽下,我是因为题材和图片比较敏感,才引用刘小雨的全文在底部作为资料背书的,其实,我自己觉得我原创的图片和文章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369比刘小雨的原文http://www.backchina.com/blog/320544/article-217039.html文笔更好、更有思想内涵、资料串联也更新颖(起码提到了罕见的伊朗或雅利安语言演化问题---数年前,我有强烈的寻根意识,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塔吉克血缘就是传说中的古代雅利安的一支部落,另外有一些迁居到欧洲大陆的,后来就成为德国纳粹寻根的对象,但实在从生物学特征上看不出古代伊朗-帕米尔高原的太阳图腾部落与日耳曼有甚联系,因此学习了很多古代伊朗的知识)我没有必要抄袭她的,真的只是作为资料背书而已---她的原文基本与其他人评价朱迪那件作品的英文评论没有二致,只是标题比较抓人眼球,我的文章标题比较含蓄,假如我换个名称“花与女性生殖器的隐喻”,一样可以有流量。
2015-3-11 13:32 回复|
论柴粉的逻辑 (续,原创)美人蕉同学转了“论柴粉的逻辑”http://www.backchina.com/blog/271857/article-223055.html大家都知道柴大姑娘的砒霜是那些拆分国企的建议,偏偏村里的十路太太要把把砒霜认定为“truth”,这真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典范!所以,我有时候真怀疑他们是否受过西方教育,原来我和他们受教育的时代不同---西方教育也在与时俱进。 我感觉在德国,只有斯里兰卡等那种地方来避难的族群才会这么在内部势如水火地以政治分化;我们这代以及更年轻一代思考的,与其他族群一样,都受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影响,即我们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生存空间(德语:Lebensraum,柴静与丁仲礼PK那次,丁院士就非常懂这个生存空间问题,我爱死丁先生的长相,有庄严菩萨相)问题。因为最常态的威胁是种族之间的仇视,人家不会因为你左或右就高看你一眼,人家只看你Chinese这个文化族群的地位,背后母国的地位。 第三帝国时候,有很多犹太血统的高官比如海因里希死心塌地给纳粹当鹰犬,人家也没有因此豁免他们的至亲。所以犹太人痛定思痛,怎么样也要在弹丸之地锡安复国出一个强势的国家---国家或者说母国,在我看来就是我们作为一个族群整体实力的图腾。
  • 马力: 海因里希等犹太人的命运令人感叹。所以有了后来的犹太名言。长江后浪推前浪,在这条死路上前赴后继的后来人却绵绵不绝。 (3-11 12:42)
  • 城市达人: 或许有人对这个道理是很清楚的,但是,就是要忽悠大家呢? (3-11 20:49)
2015-3-11 12:32 回复|
致谢美人蕉、翰山等,非常感谢朋友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其实俺有没有象他们指责的那样“剽窃”,沉默的大多数网友心知肚明,就像那天禁言的事情,在村子以外,无论左右网站里,王小波先生所言“沉默的大多数”也心知肚明---就说 我离开村子这段时间,我的空间每天浏览量比早先暴涨很多。现在任何人说都是触及皮毛的,需要刘小雨博主自己正视这件事的本来面目--我相信终有一天她自己会良心发现说出公道话的,就象当初我是摒弃政见,纯跟她讨论艺术一样。一切取决于她自己是否能够保持陈寅恪先生推崇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应有的风骨“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而不是沦为村子里某些人的工具。
2015-3-11 10:29 回复|
今天我来谈谈敦煌舞。吐露一个秘密,天涯资深网友、村民ruthrose玫瑰大姐姐的敦煌舞与古典舞与我师出同门,作为“丝路花雨”这部敦煌舞舞剧开山之作公演的同龄人,也作为一个舞蹈家家庭熏陶出来的后辈(家中两位资深美女长辈,一位是中芭最有文化气息和国际化现代化视角的老团长、一位就是今天介绍的敦煌舞编舞大家),觉得有必要站出来(呵呵,刘小雨你就后悔吧,你为了从众,失去了真正可能跟你做艺术知己的村民朋友)为这部被轮子的什么“新唐人”“神韵”意淫了无数次的伟大作品正名。这部舞剧是当时主管文宣的甘肃常委、党内有名的才貌双全高级干部、宋平的夫人陈舜瑶教授(她的独子是当代最受年轻人尊敬的红二代、自学成才的军事历史学家宋宜昌学生)关怀下造就的。因此今天发了“玉门春风渡艺海”独家系列三集文章、图片和视频,以飨读者。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02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4404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406
2015-3-11 06:39 回复|
看来谈论真理照比谈论柴静的真理更有看点:说那北美小男人穿鞋蜻蜓,呵呵,你才是掩耳盗铃呢,表面是写VOA里柴静新闻,实际呢---他要是见到我们大学湖畔随处可见的日耳曼美女天体日光浴,这土鳖可不吓傻了?!http://www.backchina.com/blog/264289/article-222980.html 那些点赞的女村民,相必胴体已经失去了展示曾经美丽的机会啦,虽然我也会有那么一天---下垂的乳房、橘皮组织横生不再光滑的肢体、麻袋般的臀部、麻杆般的腿,所以才在画布与相机乃至胶片上留下最美的生命时刻!等我到了她们那个岁数好歹可以证明自己曾经的美丽,因为我今天的勇敢!而她们,由于年青时候没有这样的文化环境,只能留下遗憾了,呵呵
  • 马力: 老美看中国只有那几个筒子,所以总是误判,误了绝杀中国的大计。 (3-10 17:57)
  • 小龙鱼: 老外自以为是,喜欢误导自己,中华之幸也。 (3-10 21:30)
  • cannaa: shen_fuen: 村里有点矫情  (3-10 18:35) 回复 cannnaa: 同感,拿老翻做文章,抱不平就点抱过了。 (3-11 03:26) 回复 删除 (3-11 06:28)
  • 夺标: 关键那帮男女总拿我发的无伤大雅裸照和裸图(都打码的)作文章,我也是为人妻这也是医生,以为我真不知道他们真实想法?男的,大脑里还不知道起什么生化反应呢,呵呵;女的,无非就是羡慕、嫉妒、恨---国女如果不在营养与健身房下双重功夫,长个苗条衣裳架子身材容易,长成S型曲线又有紧致肌肉、光滑肌肤的就难了。其实我在健身房里很多50岁左右的德国女士都可以保持有我这样身材和肌肉,很高雅的性感,人是可以改造的嘛----吐酸水的是自己放弃了这种可能性,如果我是她们,我会诚心讨教是怎么塑造的。 当然,也许美国那里女性身材审美观跟德国或欧洲不一样---不过美国人是公认的比欧洲尤其德国及北欧周边的、斯拉夫的丑。看电影演员和模特就可以看出来,playboy cover girls现在都首选欧洲的。 (3-11 07:03)
  • 暮然: 你也太天真了,你真以为他们会在意什么裸照裸图?这帮人心底是相当阴暗的,他们有长期凌辱女网友的快感经验,你不妨打听一下这里的网友叶秀慧网友被他们凌辱的遭遇?他们也不是什么狗屁右派,不信可以问问这里的右派网友Bravo。他们需要的是凌辱女人的那份快感,这回,他们没料到你的如此彪悍,被你反击得措手不及,人仰马翻了,不得不封了你,这叫胜之不武 ! (3-11 15:53)
2015-3-10 17:35 回复|
劲爆吐槽:漫谈网络里的谍影 (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4395
2015-3-10 15:38 回复|
嗯,再来劲爆地吐槽下---网络里有没有”谍战“呢?并且请这里相关资深村民注意此名号称旅日自由记者ryu的动态,他一开始也和那帮子人混在一起企图把我当弱女子欺负,还威胁我,可当我跟他说了一段黑话后,他收敛多了,也规矩多了: 夺标:“多姑姑”是你家长辈吧?呵呵,你大学毕业的时候,你的“多姑姑”在上小学,你这节操快赶上当儿皇帝的是石敬瑭了。 ryu (用黑话威胁):不要以为我不认得你,臆病太飙车了当心尓的标被坏了也莫命其妙. 夺标 (用黑话作答):你真搞笑,我家出“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时候,某位长辈与李克农等一起受教于捷尔任斯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是哪里的尘埃呢,拿这个行当来威胁我你真看错对象了,稍有常识的都知道,这行的手艺往往有家传倾向,中坚力量都是二代三代嫡传。知道当代的“独臂廉太爷”吗?我叫他“表伯伯”。 奉劝你,既然号称干过这行的外围,在海外管严自己的笔和嘴为上,知道俄罗斯的利特维年科吗?
2015-3-10 15:03 回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9-29 23:15 , Processed in 0.09089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