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认为最好一阙《沁园春》词:兼论贵族精神与文艺(原创) ... ... ... ... ... ... . ...

热度 1已有 1528 次阅读2015-10-25 09:45 |系统分类:诗词歌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今天的中国处处都有“贵族学校”、“贵族沙龙”,那些在经济疲软的欧美卖不动的奢侈品在精品店里广受崇尚“贵族精神”的中国土豪们追捧,某人穿戴的时尚,抑或者谁人容貌英俊美丽,气质高雅,就说他或她有贵族范。
那么什么是贵族精神呢?无数人说滥过的话题,今天借着讨论这阙词,就多说几句。
贵族,对于文明史悠长的中国,本来就不是舶来品。中国历史上的贵族源头与外国并无二致,无非就是因为武功或文治作出了贡献而得到帝王分封与爵位者以及他们后来的沿袭者,中国西周时代出现的“士”与欧洲中世纪的“骑士”阶层都是在贵族与平民之间承上启下者。
在我看来,贵族精神无非两点:第一,对于国家、社会有深厚的责任感或者政治理想;

第二,“人道、诗意、信仰”这三者必居其一二,并且贯穿到自己的人生中去。
人道,就是对苍生有一种悲悯,对于自然与历史有一种悲怆。屈原的《离骚》“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位女诗人,春秋时期的卫国公主、许穆公夫人写的:

《载驰》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虻。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樨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历史作家红朝笑笑生新近跟我说了一个非常好的见解来背书我们中国人独有的悲怆,他说“有的人,给他一壶酒他就不愁了,而有的人,就算拥有天下也是要悲的。其实所谓悲愁,无非是过去之人不可追、现在之心不可安、将来之事不可知,这是万古之愁,不会变的。但是家国之悲,在忧愁之外另有一股寒气,仿佛刀剑在鞘中,不外露,却自有清刚!”我想他讲的,正是中国古典文艺、古典文学一个重要的源头。

信仰,不是对于怪力乱神的迷信,也不单指对于某种宗教的信仰,而是孟子说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北宋的理学家和哲学家、横渠先生张载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宋元学案·横渠学案上》)。后两句未必每个人都可身体力行,前两句是可以的。

诗意,不仅是指欣赏或者创作诗词歌赋的能力,而是本着对生命的热爱,能够把一种灵气与创造力贯穿在自己的生活里。比如林语堂先生所推崇的芸娘--“中国历史上最可爱的女子”,清代嘉庆年间江南一个普通甚至贫穷的士人沈復的妻子,自传《浮生六記》女主人公。林语堂在《浮生六记》英译本后序说:“沈三白之妻芸娘,乃是人家最理想的女人。”沈復夫婦情篤,好做詩、栽花、盆景、煮茶、遊覽,結交廣闊,困厄之中亦有雅趣,且沈復將畢生經歷寫於自傳散文,而《浮生六記》又有幸流傳世上,令無數人讀之得以寬懷,頗有藝術拯救人生之意。最動人一節,是芸娘僱請老翁挑餛飩擔到郊外,方便眾人野炊,觀賞菜花田。飽食之後,煮茶、溫酒而詠詩,乃至紅日將盡,沈復思食粥,老者買米煮之。此文人郊遊,比不上王羲之蘭亭雅集,曲水流觴,也是常人可及之樂。
如此看来,不需假以奢侈衣饰,一袭布衣也可以是有贵族范的。

人道与信仰在两头,“诗意”就是一种把它们贯穿的生活方式,即使不会作诗。
在我看来,诗意也是文学艺术走下神坛祭坛步向人间的红地毯。最早的文艺与宗教密不可分,譬如舞蹈就是在占卜后献祭于神的。此类艺术其实属于英文的“Propaganda”范畴,它是主动地控制人们的情绪,让人们敬畏臣服于神或者君王等;而诗意是在民间与庙堂之间共享的情感,这种情感不是预先控制得来的,而是通过文学艺术作品自然而然激发的灵魂共鸣,属于英文“Inspiration”的范畴。
反过来看,按照“圣经 创世纪”,上帝是比照他自己的模样创作了人,那么“诗意”便是我们身为万物之灵身上神性的留痕。

凡是去巴黎的美术馆与博物馆流连过的朋友都知道,三大博物馆其实代表着美术史上三个不同的时代。卢浮宫那来自世界各地的美仑美奂馆藏横跨三千年,结束于库尔贝以及以柯罗为代表的“巴比松”画派,有人说这代表着照相术来临,人类写实美术时代的结束,我以为不够准确,因为这三千年里也有很多浪漫主义的东西,这卢浮宫馆藏代表的时代是美术家企图操纵并掌控观众情绪,征服观众以达到“Propaganda”的艺术时代。


而老虎总理克莱门梭下令改建成的橘园温室博物馆--这名字连同它的印象派馆藏一样充满东方韵味。不提它的椭圆形大厅里的八幅莫奈的“睡莲”系列,就说这莫奈睡莲的法语名字,一看就是英语“Nymph”以及德语“Ondine”的姊妹,即水仙女、林泽仙女,比英文的什么Lotus,Water Lilies之类富有诗意多了。

前身是火车站的奥赛博物馆里的各式各样现代美术作品代表了一个画家自由表达自我与最充分的想象力,观众自由发挥情绪的大写意“Inspiration”的艺术时代的来临。

而与这些现代美术作品的精神最接近的,居然是中国清代中叶以前画作,尤其是那些精妙幽玄的文人画,而在现代美术兴起之前,十五世纪以后的中国美术作品曾经是被认为乏善可陈的;中国文人画有一大好处就是它的悠远的主题可以与画作的题诗互为参照。比如,元朝归隐于田园的王冕在他的墨梅图上题的这样诗句“冰花个个圆如玉,羌笛吹它不下来”,不仅描摹了冰雪梅花的风姿,也描绘出中国士子以及中国文人画的内涵,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却是有风骨的、傲岸的,所谓诗意就是这种表象之外承载的第二第三甚至第四层内涵,激发观众的想象力所体验出的画面之外的画面。

“诗意、人道、信仰”也是我自己判断文学艺术高下的一把尺子。“诗意”的文本形式就是诗歌。我们知道中国、中华民族是有强大的诗歌传统的,在唐代这样强势的时代,诗歌甚至是人才自荐与选拔的途径之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时代会是一个重理轻文的时代,“诗人”甚至成为社会边缘人群的代名词之一。我想这还是某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统治思想在作怪;理工科的技术人才符合“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顺民传统,而诗歌文学总是与思想的异端靠得太近,必须把其规模、尺度人为地控制起来,最好的也是不压制但也不鼓励提倡。其实,这是一种不高明的治理态度。

标标热爱的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教授她援引是钟嵘《诗品·序》“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是说你的生命有内心的感动所以才写诗嘛。后面有两句:“使穷贱易安,幽居靡闷,莫尚于诗矣。”“穷贱易安”,你就是在贫困卑贱的地位之中,你还能够安分不乱动,不想为非作歹,不想贪赃枉法。他说的是这个。你内心有一种平静,你不追求物欲,不为了追求而心惊胆战。“幽居靡闷”是说,当你一个人幽静地独处,你就是没有朋友,也没有烦闷,你有诗作为伴侣。你读古诗的时候,中国古人说“尚有古人”,就是说当你读古人的诗的时候,古人都变成了你的朋友,苏东坡、辛弃疾、陶渊明、杜甫……都在你的眼前,你就不会烦闷。而且当你的生活出现不幸,当你把它用诗来表现的时候,那诗是一种艺术,当你把悲哀变成一首诗的时候,你的悲哀就成了一个美感的客体,你的悲哀忧愁可以借着诗消解了。

历史上,无论横向还是纵向观之,诗歌兴盛的朝代或者国家民族都是文治武功了得者。近现代的世界列强--英、法、俄、德,哪个不是诗歌兴盛者。诗歌里有哲学、有逻辑、有洞察、有想象。就拿德国来讲,生活在十八-十九世纪、把古希腊诗歌传统移植到德语文学中,极大地提高了德意志诗歌品位的新古典主义诗人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Hölderlin ,1770年3月20日-1843年3月7日)就是德语文学领域里相当于我们的屈原一般的、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的《在柔媚的湛蓝中》诉说了一种类似中国的“天人合一”的人、自然、宗教三者之间有机的联系,〝充满辛劳,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之上。〞
〝Voll Verdienst, doch dichterisch, wohnt der Mensch auf der Erde。〞
就是出自本诗,因此这首诗也是我眼中对于“诗意”最佳的背书。。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在柔媚的湛蓝中》 Dasha 译
   
  在柔媚的湛蓝中 
  教堂钟楼盛开金属尖顶。 
  燕语低回,蔚蓝萦怀。 
  旭日冉冉升起,尽染金属尖顶, 
  风中,风向标在高处瑟瑟作响。 
  谁在钟底缘阶而下, 
  谁就拥有宁静的一生,因为 
  一旦外表被极度隔绝, 
  适应性便在人之中彰显。 
  钟声中的窗,恰如向着美的门。 
  同样,因为门依然遵循着自然, 
  便具有林中秀木的相似性。 
  纯真毕竟也是美。 
  严肃的心灵生自逝去之物的内部。 
  影像如此单纯、神圣,以至于 
  我们事实上时常畏惧于将之描绘。 
  上苍,始终至善至美, 
  拥有富足、德行与愉悦。 
  人或可仿效。 
  当生命充满艰辛,人 
  或许会仰天倾诉:我就欲如此这般? 
  诚然。只要良善纯真尚与心灵同在, 
  人就会不再尤怨地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神如苍天彰明较著? 
  我宁愿相信后者。神本人的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诗意地, 
  人栖居在大地上。 
  我是否可以这般斗胆放言, 
  那满缀星辰的夜影, 
  要比称为神明影像的人 
  更为明澈洁纯?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同样 
  造物主的世界不曾阻挡雷霆的步伐。 
  花是美的,因为花在阳光下绽放。 
  我们的双眼总会在生命中发现, 
  更美的事物仍要以花为名。 
  哦,我对此颇为明暸! 
  莫非神矢志于身心喋血, 
  而不再完整存在? 
  灵魂,我相信,必当葆有纯真, 
  否则,就会抵达权力之巅,在鹰翼之上,膺受 
  赞美的歌咏与众鸟的和鸣。 
  这就是本性,这就是外表。 
  哦美丽的溪流,波光粼粼,你在波光中清澈流淌, 
  宛若穿过银河的神的目光。 
  我如此熟谙你, 
  泪水夺眶而出。我看见,在我的外表 
  一个勃然的生命在我四周遍开万物,因为 
  我不曾不恰当地将之与墓地上的孤鸟相提并论。 
  只缘我有一颗跳动的心, 
  微笑依然是我在忧伤着世人。 
  我是否能成为一颗彗星? 
  我相信。因为彗星拥有鸟的迅疾轻捷;盛开在烈火中, 
  宛若向着纯洁的赤子。 
  伟大岂是人之本性所敢僭妄。 
  德行之喜悦理应得到嘉许, 
  得到花园里飘荡在三圆柱间严肃神灵的 
  嘉许。窈窕淑女必当头饰 
  爱神木之花,因为她的本性与情感 
  酷似爱神。而爱神木仅仅 
  生长在希腊的大地。 
   
  当一个人向镜中凝望, 
  在镜中看见自己如同被临摹的影像; 
  影像酷似真人。 
  人的影像生有双目, 
  明月秉有辉光。 
  而俄狄浦斯王拥有一目或已逾分。 
  他的人之苦难,无法描绘,无以言表, 
  无可置辩。 
  一旦戏剧表现这样一个人物,苦难油然而生。 
  当此刻我怀念着你,苦难于我意味着什么? 
  当溪流将我裹挟至亚细亚般 
  绵延的某处尽头。 
  无疑,俄狄浦斯饱受着这苦难。 
  无疑事实如此。 
  是否赫拉克勒斯也曾苦难? 
  毫无疑问。这对相交莫逆的朋友 
  不也承受着他们的苦难? 
  赫拉克勒斯同诸神干戈相向,就是苦难。 
  分享这些被生命嫉妒的不朽, 
  也是一种苦难。 
  而当一个人被太阳斑所覆盖,被些许斑点 
  彻底覆盖,更是一种苦难!这是艳阳的作为: 
  太阳裁处着万物。 
  太阳以光芒的魅力玫瑰一般 
  引领着少年人的道路。 
  俄狄浦斯承受的苦难, 
  看上去恰如 
  一个穷人悲叹 
  丢失了什么。 
  哦,拉伊俄斯之子,希腊大地上穷困的异乡人! 
  生即是死,死亦是一种生。 
   

Friedrich Hölderlin (1770-1843) :
原文 
In lieblicher Bläue blühet 
Friedrich Hölderlin 
In lieblicher Bläue blühet 
mit dem metallenen Dache der Kirchthurm. Den umschwebet 
Geschrei der Schwalben, den umgiebt die rührendste Bläue. 
Die Sonne gehet hoch darüber und färbet das Blech, 
im Winde aber oben stille krähet die Fahne. 
Wenn einer unter der Gloke dann herabgeht, jene Treppen, 
ein stilles Leben ist es, weil, 
wenn abgesondert so sehr die Gestalt ist, 
die Bildsamkeit herauskommt dann des Menschen. 
Die Fenster, daraus die Gloken tönen, sind wie Thore an Schönheit. 
Nemlich, weil noch der Natur nach sind die Thore, 
haben diese die Ähnlichkeit von Bäumen des Walds. 
Reinheit aber ist auch Schönheit. 
Innen aus Verschiedenem entsthet ein ernster Geist. 

So sehr einfältig aber die Bilder, so sehr heilig sind die, daß 
man wirklich oft fürchtet, die zu beschreiben. 
Die Himmlischen aber, die immer gut sind, 
alles zumal, wie Reiche, haben diese, Tugend und Freude. 
Der Mensch darf das nachahmen. 
Darf, wenn lauter Mühe das Leben, ein Mensch 
aufschauen und sagen: so will ich auch seyn? 
Ja. So lange die Freundlichkeit noch am Herzen, die Reine, 
dauert, misset nicht unglüklich der Mensch sich 
der Gottheit. 
Ist unbekannt Gott? Ist er offenbar wie die Himmel? 
dieses glaub' ich eher. Des Menschen Maaß ist's. 
Voll Verdienst, doch dichterisch, 
wohnet der Mensch auf dieser Erde. Doch reiner 
ist nicht der Schatten der Nacht mit den Sternen, 
wenn ich so sagen könnte, 
als der Mensch, der heißet ein Bild der Gottheit.  
Giebt auf Erden ein Maaß? 
Es giebt keines. Nemlich 
es hemmen der Donnergang nie die Welten des Schöpfers. 
Auch eine Blume ist schön, weil sie blühet unter der Sonne. 
Es findet das Aug' oft im Leben 
Wesen, die viel schöner noch zu nennen wären 
als die Blumen. O! ich weiß das wohl! 
Denn zu bluten an Gestalt und Herz, 
und ganz nicht mehr zu seyn, gefällt das Gott? 


Die Seele aber, wie ich glaube, muß rein bleiben, 
sonst reicht an das Mächtige auf Fittigen der Adler mit lobendem Gesange 
und der Stimme so vieler Vögel. 
Es ist die Wesenheit, die Gestalt ist’s. 
Du schönes Bächlein, du scheinest rührend, indem du rollest so klar, 
wie das Auge der Gottheit, durch die Milchstraße. 
Ich kenne dich wohl, 
aber Thränen quillen aus dem Auge. Ein heiteres Leben 
seh' ich in den Gestalten mich umblühen der Schöpfung, weil 
ich es nicht unbillig vergleiche den einsamen Tauben auf dem Kirchhof. 
Das Lachen aber scheint mich zu grämen der Menschen, 
nemlich ich hab' ein Herz. 
Möcht' ich ein Komet seyn? 
Ich glaube. Denn sie haben Schnelligkeit der Vögel; sie blühen an Feuer, 
und sind wie Kinder an Reinheit. 
Größeres zu wünschen, kann nicht des Menschen Natur sich vermessen. 
Der Tugend Heiterkeit verdient auch gelobt zu werden vom ernsten Geiste, 
der zwischen den drei Säulen wehet 
des Gartens. Eine schöne Jungfrau muß das Haupt umkränzen 
mit Myrthenblumen, weil sie einfach ist 
ihrem Wesen nach und ihrem Gefühl. Myrthen aber 
giebt es in Griechenland.  
Wenn einer in der Spiegel siehet, 
ein Mann, und siehet darinn sein Bild,wie abgemahlt; 
es gleicht dem Manne. 
Augen hat des Menschen Bild, 

hingegen Licht der Mond. 
Der König Ödipus hat ein Auge zuviel vieleicht. 
Diese Leiden dieses Mannes, sie scheinen unbeschreiblich, unaussprechlich, 
unausdrüklich. 
Wenn das Schauspiel ein solches darstellt, kommt's daher. 
Wie ist mir's aber, gedenk' ich deiner jetzt? 
Wie Bäche reißt des Ende von Etwas mich dahin, 
welches sich wie Asien ausdehnet. 
Natürlich dieses Leiden, das hat Ödipus. 
Natürlich ist's darum. 
Hat auch Herkules gelitten? 
Wohl. Die Dioskuren in ihrer Freundschaft 
haben die nicht Leiden auch getragen? Nemlich 
wie Herkules mit Gott zu streiten, das ist Leiden. 
Und die Unsterblichkeit im Neide dieses Leben, 
diese zu theilen, ist ein Leiden auch. 
Doch das ist auch ein Leiden, wenn mit Sommerfleken ist bedekt ein Mensch, 
mit manchen Fleken ganz überdekt zu seyn! das thut die schöne Sonne : 
nemlich die ziehet alles auf. 
Die Jünglinge führt die Bahn sie mit Reizen ihrer Strahlen 
wie mit Rosen. 
Die Leiden scheinen so, 
die Ödipus getragen, 
als wie ein armer Mann klagt, 
daß ihm etwas fehle. 
Sohn Laios, armer Fremdling in Griechenland! 
Leben ist Tod, und Tod ist auch ein Leben.

我想,清代的两位不仅出身贵胄,而且最具有贵族精神的文学家纳兰性德和曹雪芹可以说是荷尔德林的异国知音。

不仅“红楼梦”里的诗词曲赋宏约悠远,而且连这部小说本身就是诗化的小说,关于这些我以前写过的红学小品里已经述及,以后还将继续讨论。今天单单说纳兰性德。
与曹雪芹一样,纳兰性德因为悲悯而忘却自己的贵胄视角,触及到人世间最质朴最根本的情感哲思,成全了他的艺术、他的文学,也彰显了一种不会随着时代褪色的贵族精神。
你看他的“采桑子 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与荷尔德林诗句”严肃的心灵生自逝去之物内部“多么地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今天再介绍我认为迄今为止,人世间最好的一首”沁园春“,纳兰性德的”沁园春 瞬息浮生“。毛泽东那首是最著名的,处处彰显一个大政治家和军事家的自信与豪迈,是我们普通人所景仰的,但是从艺术上说,它是祭坛上的,”Propaganda“范畴的。而纳兰性德这首是触动普通人心弦的”Inspiration“。
先说说纳兰性德的生平。文武双全的他只活了31岁。他是权臣、大学士明珠之子(有考证说他是贾宝玉的原型之一),是清代贵胄中少有的进士出身者,当时年仅二十二岁。虽然纳兰性德仪表非凡,天资超群,但是康熙帝出于抑制权臣的考虑,只留纳兰性德做了一名宫廷三等侍卫,断绝了他实现政治理想的机会。
纳兰性德一生,一共两位红粉知己,一个是原配夫人卢氏,另一个是南方汉家才女沈婉。

这首”沁园春 瞬息浮生“就是记述自己与已故发妻梦中相见的一首悼亡词,几乎可以与苏轼的《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比肩。


纳兰性德在开篇写了一段序来记述这个梦。梦中妻子告诉他自己愿意化作天上的月亮,永远地陪伴着他。

沁园春
丁巳重阳前三日①,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硬咽。语多不复能。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长调: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②,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③,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④,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⑤,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⑥。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⑦。[1] 
①丁巳:即康熙十六年(1677),时纳兰性德二十三岁。
②红雨:喻落花。
③灵飙:灵峰。《宋史·乐志十》:“后只格思,灵飙肃然。”
④碧落:天空,青天。杨炯《和辅先入昊天观星瞻》:“碧落三干外,黄图四海中。”白居易《长恨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二句过片,转入梦醒后之情事。《度人经》注:“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⑤绸缪:缠绵的情缘。
⑥翻惊二句:摇落,原指木叶凋落,这里是亡逝之意。荀衣,指荀令(荀彧)衣香。此处用以自喻,谓其形容憔悴,丰神不再。
⑦“真无”三句:邻笛,悲邻笛之意。回肠,喻愁苦、悲痛之情郁结于内,如肠之来回蠕动。唐彦谦《春阴》:“一寸回肠百虑侵,旅愁危涕两争禁。”此用以表示怀旧伤逝、闻笛而悲之意。[1] 
白话译文

丁巳重阳的前三个晚上,梦见亡妇妆着素淡身穿素服,执手哽咽。亡妇所说的话太多,无法复述下来,但是临别的时候她说:“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亡妇从来没有学过写诗,不知道怎么做出这样的话。醒来后有感做出长调。[1] 
浮生匆匆而过,瞬息即逝。回思过往,怎么能够遗忘?记得当年,绣塌闲时,相与赌书泼茶,吹花嚼蕊,并于雕栏曲处,同倚斜阳。而今,梦好难留,先时的吟咏,没有办法继续,只能更深之时,痛哭一场。梦醒之后,一阵朔风,音容俱逝,已不允许仔细端详。碧落、黄泉、山下追寻,两处茫茫皆不见踪影。经过一夜辗转,明朝起身,料想你的短发,一定给添秋霜。即便是天上人间,阴阳阻隔,但尘缘未了,未亡人的思议也还是不能中断。在每一个曾经共同渡过的美好时刻,春花与秋叶,都将触动我的愁思。只可惜,情意殷切,形容憔悴,荀令于今已无复往日的风采。这时候,悠扬的笛声从临院传来,凄厉幽怨,一声声荡气回肠,让人难以忍受。[1] 
创作背景 

丁巳重阳前三日,康熙十六年(1677)农历九月初六日。时纳兰二十三。[1] 


“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这个拟人化的妻子般的月亮意象,在纳兰性德另外一首著名作品”蝶恋花“中再次被表现出来。

辛苦最怜天上月①。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②。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③。 无那尘缘容易绝④。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⑤。唱罢秋坟愁未歇⑥,春丛认取双栖蝶⑦。[1] 

词句注释

①天上月:指亡妻。
② 一昔句:昔,同“夕”,见《左传·哀公四年》:“为一昔之期。”昔昔,即夜夜。玦(jué)玉玦,半环形之玉,借喻不满的月亮。这句是说,一年之中,天上的月亮只有一夜是圆满的,其他的夜晚就都是有亏缺的。
③ 不辞句:引用一则典故。荀粲之妻冬天高烧病重,全身发热难受。荀粲为了给妻子降温,脱光衣服站在大雪中,等身体冰冷时回屋给妻子降温。卿,“你”的爱称。《世说新语·惑溺》谓:“荀奉倩(粲)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
④ 无那三句:无那,犹无奈,无可奈何。帘钩,卷帘用的钩子。李贺《贾公闾贵婿曲》:“燕语踏帘钩,日虹屏中碧。”此谓双燕于帘幕之间细语。
⑤ 软踏句:意思是说燕子依然轻轻地踏在帘钩上,呢喃絮语。
⑥ 唱罢句:唐李贺《秋来》:“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这里借用此典表示总是哀悼过了亡灵,但是满怀愁情仍不能消解。
⑦春丛句:认取,注视着。取,语助词。此句意思是说,花丛中的蝴蝶可以成双成对,人却生死分离,不能团聚,故愿自己死后同亡妻一起化作双飞双宿的蝴蝶。李商隐《偶题二首》:“春丛定是双栖夜,饮罢莫持红烛行。”[1] 
白话译文

辛苦最怜,算是天上月。一轮端正,悬挂天中。一昔如环,曾有最光辉的时刻,那么圆满皎洁。但一朝别去,永远留下遗憾。如果能够像天上的圆月,长盈不亏,那么,我作为冰雪,将不惜为你融化。
十分无奈,尘世因缘竟然那么容易断绝。但是,帘幕间的燕子就不一样,年复一年,辛苦奔波,不是和往常一样,仍旧踏在帘钩上,轻轻地呢喃。鬼唱秋坟,纵使能够另恨血化碧,只是挽歌(鲍诗)唱罢,心上的愁和恨,仍旧不能消解。而今,算是已经认定,死后化作花丛双蝶,生生世世,永不分离。[1] 

-----------------------
历代写月亮的诗词,八九不离十是把月亮高高供奉在神坛上,让它俯视我们人间。可一旦把月亮拟人化进入诗词,会有不俗的艺术效果。
这是特定艺术意象从客体变为主观的绝佳范例。

【月下獨酌】 唐 • 李白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苏轼《念奴娇》: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留无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标标我本人也曾经做过这样的艺术尝试:
第一,是把看不见的时光当作人生不离不弃的伴侣;

拟古决绝辞

噫!予生之初冲风随,生之后兮应律至。巧转天干,偷换地支,菸兔山兔循替夕,击河扬波兮流影碎,今又旷别时。 三百六十晨与霄,相抱相眠兮共幽怀皎皎。 哀我忧兮睇凝我思, 乐我悦兮静眄我忆。我别师友兮卿见折柳, 我痛亲长兮卿纷其薜荔苌。 我攻危阻兮卿倩寒暑,不媚招咎兮卿怜我血泣, 愍嶲儿兮卿知我沉情纡系。

叹旧同学伉俪劳燕去,卿亦见其蘼芜; 嗟新共生兰蓁葳蕤回,卿亦染其余蕙。 淹徘徊而鹣想, 心策思以悠翔。 辨清浊, 卿赞高骜, 睨飞尘, 卿扬弥节。我踏蹊径步容而往, 卿精魂素魄兮志不我夺。惜灵皇降卿如云霁, 感箫钟交鼓遐鸣召卿再翾归。 

夙不知李白苏轼误人非, 椒浆邀月叹冷寂, 岂冷寂? 生也有恒伴, 欸乃光阴常为知交, 背面对面皆如是, 思兮诀兮无太息, 生不息!


第二是把月亮拟人化,陪伴一位寂寞的宫廷美人,与她一起翩翩起舞;

酷相思 汉宫[原创]

皎月能学春殿步
起蟾驾,春风舞
破云弄幽羞花几度
莺啭也,阿蛮妒
折袖也,阿蛮妒

一部春江娇凤曲
未央事,伶仃语
灞桥柘枝今出塞去
疏勒也,迢迢路!
嘉峪也,春留住!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ishka 2015-10-26 07:00
  
回复 ishka 2015-10-26 07:04
中国的贵族早就死了!

满清的八旗子弟在我的印象中不是提笼架鸟就是抽鸦片,。。。
回复 夺标 2015-10-26 08:56
ishka: 中国的贵族早就死了!

满清的八旗子弟在我的印象中不是提笼架鸟就是抽鸦片,。。。
我说的是咱们先秦到汉魏六朝及唐宋的那种华夏士子贵族精神,跟晚清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篇文章基本上勾画出我自己的美学体验,肯定会比较主观片面,而且我似乎比较喜欢“天人合一”(我说的是“王维诗:独立幽篁里,弹琴复长啸”这种境界,不知道跟你厌恶的“天人合一”是否一回事)。

总之,就诗歌文学而言,我经常讲创作时候,我对自己的要求是“瑰丽”、“深沉”二者必居其一或兼而有之。
回复 ishka 2015-10-26 15:43
夺标: 我说的是咱们先秦到汉魏六朝及唐宋的那种华夏士子贵族精神,跟晚清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篇文章基本上勾画出我自己的美学体验,肯定会比较主观片面,而且我似乎比 ...
我说的“天人合一”是带引号的   ,就是草包写专业书时也要胡扯一气!
回复 夺标 2015-10-26 17:04
ishka: 我说的“天人合一”是带引号的    ,就是草包写专业书时也要胡扯一气!
嗯,你是哲学和逻辑两个专业养成的Devil‘s Advocate,专业抬扛,太顽皮:),我可是敦厚得很的老实人,只要他们不把愚蠢的战火追着烧到我门前,我一般都懒得理睬,知道鸡蛋臭了,不吃就是,何必再劳费自己的元神去批评抨击呢,当然,对于那种非要试试小诸葛口才,上杆子的王朗们,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
回复 夺标 2015-10-26 17:12
ishka: 我说的“天人合一”是带引号的    ,就是草包写专业书时也要胡扯一气!
那说说我笔下的”天人合一“吧,我写人与时间关系的”拟古决绝辞“好像也可以摘几句当钟表的铭文吧,或者反过来,您手里的哪座钟表可能跟我的诗作意境蛮配的呢。
回复 ishka 2015-10-26 17:15
夺标: 嗯,你是哲学和逻辑两个专业养成的Devil‘s Advocate,专业抬扛,太顽皮:),我可是敦厚得很的老实人,只要他们不把愚蠢的战火追着烧到我门前,我一般都懒得理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6-25 04:59 , Processed in 0.0456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