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天地悠悠,与ishka老师再说木心先生的”从前慢“(原创)

热度 2已有 1053 次阅读2015-10-2 07:12 |系统分类:山上互动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object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data='./public/music.swf?mp3=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c1=718a8d&autoplay=1' width='200' height='20'/>
<embed src='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  type='video/x-ms-asf-plugin' height='80' autostart='false' ></embed>

<object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data="./public/music.swf?mp3=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amp;c1=718a8d&amp;autoplay=1" width="200" height="20">
<embed src="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 type="video/x-ms-asf-plugin" height="80" autostart="false" title="undefined" style="display: none;">

<object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data="./public/music.swf?mp3=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amp;c1=718a8d&amp;autoplay=1" width="200" height="20">
<embed src="http://66.90.125.246/upload/media/20150930/20150930144550_60391.mp3" type="video/x-ms-asf-plugin" height="80" autostart="false" title="undefined" style="display: none;">

手记:陈丹青教授推崇的恩师,已故的画家、诗人木心先生这首著名的小诗,不仅被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和唱作人刘欢以及他的学生刘轶胡谱成歌曲,一举夺得当年“中国好歌曲”原创比赛的最佳歌曲奖项,而且登上了2015年央视春晚,由刘欢演唱,小提琴家吕思清和钢琴家郎朗伴奏,可以说是一时之选的艺术佳话,更是中共“十八大“以前难以想象的一种思想进步。



卧病的木心先生与学生陈丹青

木心先生在各个时代的不同影像


为什么?因为旅美的木心这位爱国艺术家也是批评家一度曾经被极左势力解读为“持不同政见者”,甚至诬蔑老人为“公知教父”。
节目的播出也算是为这位已故的君子洁了其身前身后名。

那么木心这首字面平易的小诗到底蕴含了什么呢?老人这首小诗追忆作者少年时光,蕴含的莫名惆怅激发了不同年龄阶层的共鸣,因而广为流传。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得东西毁灭给人看。”或者说,“所谓悲剧就是把本可以圆满的人与事毁灭给人看“。元代散曲有句”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都易冰消“,作者追忆的那些已经稀罕了的美好事物也就是在近几十年高歌猛进的经济社会里被悄悄毁灭的东西,是时事的或者历史的一种悲情。
德国的现代哲学家海德格尔与雅思贝尔斯认为,由产业革命结束直到残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资本的阻击中轰然倒塌的古典世界激发了人们不断地去寻找精神家园的世代乡愁。但是当今的老牌工业国家,基本上都在二战后建立了比较完备的法制社会,机遇或结果平等的社会,近几十年他们的文艺作品里,除了1960-1970年代反战、反种族隔离的非暴力青年运动中涌现的那些作品尤其流行音乐作品外,海德格尔所言的”工业化时代的乡愁“概念已经比较淡薄。

他非常艺术地描摹着逝去的美好,其实是暗暗提出了自己的批评和质疑-----我们突飞猛进的经济进取之后并没有及时地建立一个完全法制或者说具有契约精神的健全社会,往昔温馨的民间甚至逐渐变成了一个互疑和互害的社会。
他在诗中说往日”大家诚诚恳恳“”你锁了,人家就懂了“-----比喻的是人与人之间一种默契、一种契约精神;”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也是说爱侣之间的可贵的忠贞,让人足以相信爱情的那种力量;
这种田园牧歌式的情怀是建立在当时没有破灭的旧的文化与旧的道德上的,是容易冰消的,经不起资本与工业化大潮的折腾的,除非有心在国家改变”一穷二白“面貌的同时能够及时建立一个法制的、有契约精神的社会来保留人文与自然环境里这些脆弱而隽永的美好事物。

当然,身为中国人,木心这首诗可能还承载了中国诗人自屈原那个时代开始独有的一种悲天悯人幽情,一种家国情怀。正所谓李白的”夫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陈子昂所吟唱的”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近来ishka(羿)老师跟我讨论”三曹“尤其曹操的诗歌”碣石篇“等以及汉魏六朝时代的人物。他说,那个时代的人物一定一点都不猥琐,言外之意颇有点”世风不古“的遗憾。我的观点是,那种雄浑质朴的人格在和平的物质年代被隐匿在我们的血管里了,但一旦有外侮入侵的危机时刻,就会被激发。我给他看了我写的一个剧本里有一段,一名在太行山上与日寇作战的战士,在行军中仿佛听见郭嘉、陈琳以及曹魏军的英灵们在雪夜空谷里向他吟咏曹操的著名军旅诗篇《苦寒行》中的句子”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战斗在太行山上的艰苦和冰天雪地中的自然景象,不亚于西方的古代著名统帅汉尼拔率军穿越阿尔卑斯山偷袭罗马那番行军的悲壮,更激发爱国志士的斗志。

我觉得汉魏六朝的灵魂核心从未从我们中华民族中消失,王夫之 《读通鉴论》中名句“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历来被解释为谴谪汉朝的帝王穷兵黩武对外用兵,令国库与民生不堪重负。我看,也可别解为,尽管在那以后我们多次面临被异族统治后做亡国奴的险境,但是汉元帝时代名将陈汤所言”犯强汉者,其远必诛“的强汉的钙质从未从我们的脊梁骨中消散。


汉武帝秋风辞

【 秋风辞】· 刘彻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我仿汉武帝刘彻作“秋风辞”两首(原创)


【 秋风辞】送别

秋风起兮木叶飞,置酒洒尘兮祝东归。 

怀茱萸兮掬琼浆,砥手足兮长骋望。 

跨四海兮共兰泽,击中流兮扬素波,列竽瑟兮弹铗歌。 

乐相知兮悱恻多,离合不言兮祈阳阿!

【 秋风辞】怀人

秋风起兮细雨回,枫叶荻花兮胡不归。 

仰明月兮远扶桑,怀斯人兮不能忘。 

抚伽耶兮清泪多,看中流兮云雨播,夕阳下兮箫鼓歌。 

生何欢兮死忧何,若有离情兮永夜多!

刘欢先生和刘轶胡俩师生的这个音乐创作也激发了我为另外一位英年早逝、埋骨异乡的诗人---德国图宾根大学的文学博士张枣教授的诗歌谱曲。所要说明的是,木心和张枣的诗歌虽然优美宛转,但去国已久的他们在作品中从未与祖国的时代脉搏脱离。
非常荣幸能够通过自己的演唱把”从前慢“这首诗介绍给朋友们。刘轶胡发表且演唱这首”中国好歌曲“时候副歌采用的是哼唱内蒙民歌”牧歌“,而我因为曾经在歌坛演唱一首根据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改编的英文歌曲”骊歌与牧歌“时候,采用了蒙古语的”牧歌“作为副歌,为避免雷同,我这次略微改动了编曲,把圣桑的大提琴曲”天鹅“的旋律哼唱作为我配的副歌,也取其”抚今追昔,哀哀其鸿“之义。实际上刘欢和刘轶胡这部声乐作品也具备器乐作品尤其大提琴独奏曲的潜质,杨牧、和大提琴演奏家秦立巍都曾经将其改编。

从前慢
作词:木心(已故的画家&诗人)
作曲:刘轶胡、刘欢
器乐改编:
钢琴 郎朗
小提琴 吕思清
大提琴 杨牧、秦立巍等

原唱:刘欢、刘轶胡
演唱、改编:夺标(海梦萦绕)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

木心,本名孙璞,著名作家、画家。1927年生,浙江桐乡乌镇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毕业,曾任杭州绘画研究社社长,上海市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 ...

木心的画作(我本人觉得他的作品仿佛得了八大山人的真传、继承了他的血脉,希望ishka即羿老师这位美术史专家能够同意我的观点)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ishka 2015-10-2 17:59
不完全苟同,清明民国初年,外敌接连入侵,中国人民虽然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但在这一挣扎过程中,就连用“精卫填海,到死方休”为自己取名的人都成了汉奸。 有时想想他青年时为了理想去从事恐怖活动,炸满清大臣的壮举,以及他后来被囚禁后写的豪迈诗篇,真的不胜唏嘘。 使他活得时间太长了,还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根上、国家的制度上出了大问题?!
回复 夺标 2015-10-2 18:26
ishka: 不完全苟同,清明民国初年,外敌接连入侵,中国人民虽然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但在这一挣扎过程中,就连用“精卫填海,到死方休”为自己取名的人都成了汉奸 ...
陈璧君至死都认为他们伉俪是履行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千万人吾独往”的圣人训言,曲线救国,少死了很多人,保护了文化文物,可以媲美明末一些清流领袖投降清廷为贰臣的苦衷,不肯悔罪。除了他,争议比较大的,比如说还有衡阳会战里曾经投降日军的来自革命元老家庭方氏家族的方先觉师长。
但问题是,人和人就怕比较,尤其同时代同样起点的人之间的比较,对吧?也许军事失利还可被宽容,政治上的些许偏差都难以回头了。
就是西方,对于贝当元帅老英雄也不宽容,相反德国几位国防军名将兵败后都还能成全身前身后名呢。
回复 ishka 2015-10-4 16:13
法国人对贝当要比中国人对汪精卫宽容得多了!

汪精卫真的应该当年就死在暗杀他的枪口下?! 可惜了他写的好诗,将来几百年后说起来是个汉奸写的。。。 总有些奇快。
回复 夺标 2015-10-4 17:09
ishka: 法国人对贝当要比中国人对汪精卫宽容得多了!

汪精卫真的应该当年就死在暗杀他的枪口下?! 可惜了他写的好诗,将来几百年后说起来是个汉奸写的。。。 总有些 ...
法国人战后对女人不够宽容哦。法国有没有“法奸”这种说法呢?
回复 ishka 2015-10-4 17:27
法国人战后对女性不够宽容是一件饱受诟病的事情,连法国人自己都觉得不怎么样。 。。。 好像法国没有什么法奸之说,但与纳粹合作的人,有一段时间得不到好的工作或待遇也是事实。 但基本上到了50年代就没有什么了。。。
回复 夺标 2015-10-6 13:30
ishka: 法国人战后对女性不够宽容是一件饱受诟病的事情,连法国人自己都觉得不怎么样。 。。。 好像法国没有什么法奸之说,但与纳粹合作的人,有一段时间得不到好的工作 ...
想起了一个典故,是在开放的盛唐时期的事,跟“开明”法国人一千年以后所做的事相似----都是在政治上格外苛待妇女。“安史之乱”时期,有不少滞留长安的知识分子被迫当了伪官,其中有一男一女两位著名诗人。女诗人是李冶(李季兰,宫中的女官),男诗人就是王维。战后,李季兰因此被杀,而王维没有大碍,之后官还越做越大,倒是他自己成天愁眉苦脸地在自己营造的辋川别业里心灵挣扎自责,觉得自己失节了。

这跟法国人二战后做法很相似---女人肉体上的节操有甚于男子道义上的节操,极端做法就是回教某些派别的“荣誉谋杀”,一句话,这还是千百年未变的男权世界,男权就是这个世界最普世的政教合一“宗教”,看看居里夫人的遭遇也是佐证。
回复 ishka 2015-10-6 16:26
夺标: 想起了一个典故,是在开放的盛唐时期的事,跟“开明”法国人一千年以后所做的事相似----都是在政治上格外苛待妇女。“安史之乱”时期,有不少滞留长安的知识分子 ...
哦,这个故事我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现代世界女权主义盛行,至少在文明世界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歧视了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1 10:36 , Processed in 0.0437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