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纪念抗战,并对话曹操(三人原创)

热度 1已有 627 次阅读2015-8-31 09:13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纪念抗战,并对话曹操
作者:夺标(山间禾木)、ishka、红朝笑笑生


曹操的“短歌行”

作者:ishka

前两天,与一位数学家朋友微信聊三国英雄。 其实,我自己一直认为三国中真正的英雄应该是曹操,正是他施行的唯才是举的政策,最终导致了魏晋最终打败吴蜀,再次统一中国。




自古得人才者得天下,今天仍旧如此吧? 小时候背了许多诗词,记得最清楚的既不是诗经楚辞,也不是唐诗宋词,到是曹操的诗歌,让我记得最清楚。难怪,毛泽东也会盛赞“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录一首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

纪念抗战的慷慨燕歌行

作者:夺标(山间禾木、屠小七)



对于曹操,我有一样的感觉。我在自己写抗战的诗剧作品里提到过他的“苦寒行”,我最喜欢的曹操诗歌。

我最喜欢的曹操诗歌。

苦寒行

曹操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 

羊腸阪詰屈,車輪為之摧。 
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 

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 

谿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 

延頸長嘆息,遠行多所懷。 

我心何怫鬱?思欲一東歸。 

水深橋梁絕,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薄暮無宿棲。 

行行日已遠,人馬同時饑。 

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 

悲彼東山詩,悠悠令我哀。




※作于建安十一年




然后我还写过一首燕歌行,用的是曹丕最喜欢诗词歌体,但是诗歌本身的气质也是受曹操“苦寒行”启发,纪念抗战。

燕歌行


太行山里月照冰,喜峰口外大刀明

仇虏扫荡三光地,我军坚壁焦土迹

娘子关前传家书,罅沱河边闻鬼哭

元良将军弃都城,日酋鞭马破金陵

径路卷刃百人斩,雪夜磷火万家黯

合乡整村宗族殄,天伦儿女无缱绻

野犬饱食荒冢肥,男头高悬瞠目悲

赤体黥字吞声哭,闺秀民女皆妓奴

白石陂下长江血,栖霞鸦起无家别

亡灵花开卅万枝,阴阳只隔四千里

东临碣石新仇峻,西出渤海初战稳

满蒙沿线巧设番,鲜卑故地妙周旋

密山营子运帷幄,松原江畔燎星火

白马红枪缁衣色,青蓑白芦黑水客

俩仨奸佞求钿铢,十二壮士落魔窟

辗转发往七三一,惨变原木本名销

蛇蝎倭寇嗜血深,虫豕脓菌啮此身

吾华骨肉饲毒弹,无人区里薜苈蔓

解剖台上磔裂死,离恨天外磅礴生

忠魂徘徊九重天,雁阵来去七十年

邯郸舞步升平梦,断鸿鸣钟警世声

君不见镇远折戟北海渊,军马敢放南山边?

新生巨舰名瓦良,我军编队在大洋

钓鱼列岛鲸波起,春晓水域破浪时




现代长诗: 分行书写 的燕歌(诗剧,原创)

题记:谨以此长诗向赫尔曼·沃克 (Herman Wouk) 的作品《战争与回忆》,《War and Remembrance》致敬!

出场人物:

我,我的妻子(你),魏武帝曹操,郭嘉,陈琳,曹魏军将士 (群),二十九军将士 (群),十八集团军将士 (群),周璇,日本电讯员,德国电讯员,老兵,旁白者,蒋夫人宋美龄,文姬夫人蔡琰,伯颜,松井石根,袁崇焕,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特务,731部队被残害的中国姑娘




分行书写 的燕歌(原创诗剧)

1

我爱得热烈,也爱得彷徨。

我和你的眼神隔着这细细的经纬,

其实不过是门轴上的蜘蛛结网,

我也不忍将它拂去,

即使你喜欢在纤尘不染的空间。

 

我的禁锢里,你渐渐上升,

到雾霭之巅,乐章的华彩,

有呐喊,也总有婴儿般的啼哭,

仿佛回到白鹳衔来的摇篮,

那些细致的触觉,不亚于母亲的哺育,

在清凉的海底,我们用声纳耳语,

结束一次最漫长的交谈。

2

民国廿六年九月初的拂晓

吻别时 已然是板桥霜痕。

淞沪会战的硝烟,弥漫了

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楼台。

危机与早秋异常的凉意,

一样地静水深流着,

古城的气度,一丝也不曾减损。

 3

喜峰口外,京冀热辽鸡鸣相闻

焦土抗战与三光政策拉锯着

灰色的条砖与土色的残垣

寒鸦结队飞行,向荒村与遗体俯冲

臂章上刺绣的番号,

留着你指尖的体温

 

明长城下,坚壁清野的意志,

逆着1644年李自成入关的方向,

一路迤逦到莽莽太行山上

猎猎北风中的歌声

来自曹魏军的幽灵

他们在唱,郭嘉与陈琳在唱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

 

与一千七百年前一样

月光如流

在大刀与冰面间来回投射

我军的跋涉,是潜行是静默

心灵深处,我在唱,

二十九军的每个弟兄在唱

十八集团军的每个弟兄在唱,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4




那时太原会战正酣,

山西的风光山水,

有了崭新的名字

---第二战区。

娘子关前, 漱玉雷鸣!

我们是侧翼的一员,

与二十六军共击来犯之敌。

十七个昼夜绞杀的间隙,

星光飞溅在悬泉瀑布,

素笺上的一切变得透明。

 

在懵懂的儿时我们曾有密誓,

做袁枚袁机那样知己的兄妹。

而今乱世里,

你问我是否还能私语

“寒夜读书忘却眠,

锦衾香尽炉无烟。

美人含怒夺灯去,

问郎知是几更天。“

这是最后的家书。

5

此刻的电磁场格外静谧

作为伏击者和侦听者的我

居然幻听出周璇的曲子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他能在黑夜给我光明“。

突然在一个波段,

用明码播送着妖冶的声音

“现在开始播送南京战记,

正在苏州休养的松井石根大将拟前往战区参加受降仪式……“

德国使馆的微弱电讯则充满了绝望

“即使在我们设立的国际区,日军的军纪亦败坏得骇人听闻……“

6

当我自深渊中醒来,罅沱河水从潺潺到呜咽到幽咽到哽咽……

冬季的天狼星泛着异样的凶光。

捻着烟卷不敢擦火的老兵,沉沉地说

“这是凌汛,罅沱河要结冰了,我们可以渡河了,

我们会光复的。“

 

是了,大将军冯异也曾对自己的袍泽王霸说过,

这是凌汛,罅沱河要结冰了,我们可以渡河了,

我们的主公会光复汉室的。

那时节,年轻的主公不过是一介寒儒太学生,

但他的名字叫刘秀,史称汉光武帝。

 

天上有二十八宿,云台有二十八将。

因为不屈,所以不朽。

银河浩淼,瞬息就是千年的更替,

依然是,国破山河在。

7

山西阳泉的夜空里,只有金星变得无比明艳,因为

你的爱,你的美,你的死,你的永生。




幽冥中,你动人的苏白缥缈在白杨与白杨之间,

“自君别后,烽火三月,今我来迟,与君永诀。”

九十个日夜,三千华里,阳泉与黄泉,

竟是我们阴阳永隔的距离。

 

“我们没有飞将军李广和李靖,强汉与盛唐的寒光,

逼视着匈奴,逼视着吐谷浑。

我们只有飞将军孙元良,洋场与秦淮的恩客,

他抛弃了南京,又醉生梦死了七十年。”

 

8

故都的冬天没有光,饱食新肉与腐肉,

野狗的瞳孔,映着雪地里的磷火。

百人斩卷起的锋刃,诡异如鲜血浇灌的莲瓣莲叶,

三十万的新鬼, 忘却了采莲曲,零落为彼岸花。

没有了王谢堂前,高门大族,没有了寻常里巷,小家碧玉,

民国廿六年隆冬的古都,我们都作了亡国奴。

 

10

蒋夫人的日记记录着

“剥掉衣裳,在肩上刺了号码,

一面让我们的女同胞羞耻,

不能逃跑,一面又满足他们的兽欲”

 

溃退的中央军番号,日寇华中派遣军的番号,

被侮辱被损害者的烙印,难道不是同一组数字吗?

苍天,你以谁为刍狗?!

 

11

在黑暗的最深处,文姬夫人悲凉地吟哦:

“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还顾邈冥冥,

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

“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 欲死不能得,

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公元前190年初平元年之乱,长安破碎了;

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乱,长安再度破碎了;

公元1126年的靖康元年,汴京破碎了;

公元1275年的德祐元年,金陵被血洗;

公元1645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而今,

公元1937年,民国廿六年十二月至次年二月,

朔风,日寇自黄海东海登陆南下,南京城破,屠城。

 

12

1275年的临安城外,敌酋伯颜写道:

“剑指青山山欲裂,马饮长江江水竭。

精兵百万下江南,干戈不染生灵血。”

 

1937年的南京城上,敌酋松井写道:

“以剑击石石须裂,饮马长江江水竭。

我军十万战袍红,尽是江南儿女血。”

 

谁说崖山之后无中华?

葱岭、敦煌、长安、汴梁(洛阳)、金陵(南京)、北京,

华夏与草原帝国肉搏的边界,三千年御敌乐章上的琴弦。

古都与故城被觊觎着,每一次牧马来去,

安魂曲便羁縻在宫室坊巷的废墟。

儒者墨者的衣冠,法家的残简,焦尾琴与破阵乐,

元亨利贞,浴火重生!

 13

部队在晋中与冀中间转战,

戎马倥偬中,过去了两年。

诺门罕战役后,我被派遣为东满情报小组的成员。

筚路蓝缕的东北抗日武装奉命牵制关东军,

苏军要避免在亚洲与欧洲两线同时作战。

 

登上魏武帝挥鞭的碣石,如许河山,

唯有那燕鸥是自由的,在海在天。

三百年前,饱读诗书的蓟辽督师曾在这里,

用他那广府客家人的口音,对士兵们说:

“此去,抵御后金鞑虏,管他娘,

顶硬上,几大是几大,不辱王师”!

他的名字是袁崇焕。

 

此去,我正走向九霄云上,

那袁督师的营帐。

一样的征途,一样的归宿,

此刻,那苍穹之昴保持着神秘,

没有说破,

我们浴血浴火者三百年命运的轮回。

14

敌人预备次年扶植汪精卫,

演出伪国民政府还都南京的闹剧。

于是我有了个公开身份---

为汪伪筹谋物资的驻伪满

经济代表,一个红顶商人。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汪总裁兆铭,当年刺杀摄政王载沣,

口占一绝的革命文艺青年,

如今却与德王、肃王、康德皇帝一起,

站在了汉奸的跑道上。

垂垂老去的载沣却坚决不肯在儿子

当傀儡皇帝的伪满做亡国奴。

历史啊历史,苍凉中竟有如此诡异的喜感。

15

满铁与满映的头面人物营造着纸醉金迷,

他们都说我是,东亚共荣的标本,

追逐着宝冢新一代歌姬的翩翩佳公子,

却没有灵魂。

 

共荣?东亚共荣?!

 

从上古到中古,

华夏人、匈奴人、扶余人、零丁人、高句丽人、

鲜卑人、蒙古人、女真人次第来过,

在这里开疆拓土,生生不息。

而今,在日寇的铁蹄下,

汉族、满族、蒙族、锡伯族、达斡尔、鄂伦春、

赫哲、鄂温克、俄罗斯族、回族、朝鲜族被逼迫着,

遗忘祖先的历史,沉重地喘息。

 

苦力劳工的尸骨垒成丰满水电站的夯土;

在刺刀的威逼下,满汉富农和地主含泪签署地契,

把祖辈的良田贱卖给大和族的新移民;

朝鲜族的户籍警骑着单车到同族的村落,

凭着溥仪的御印,发布慰安妇召集令;

蒙古族饥饿的的额蔑格被无情地鞭笞,

只因她在日本军马的马粪中淘浣稻壳和谷子,

便成了违反战时粮食管理法的经济犯;

没有人比三千六百万东北人民更清楚十四年共荣的滋味。

16




灵魂?

我们的电波就是霹雳的诗篇,复仇者们的灵魂。

 

列车在中东路-南满铁路上飞奔,

窗子外面是四千里如画的江山:

兴安岭蓝天下尽染的层林,

查干湖里醉人的朝霞与明月,

黑色的马、青色的马流连着科尔沁的海子,

雪白的芦花深处,是大雁们安家的地方。

在密营深处,

戴着绒线帽子,捧着碧桃花的雪姑娘,

是你十五岁时俏丽的模样,

雪融了,我用口琴向你吹去绵长的忧伤。

这是被捕前我们最后的好时光。

 

在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刑讯持续了六周,

除了沉默,他们一无所获。

然后他们居然用敬语对我说:

“非常地可惜阁下,准备送您去陆军医院休养,

请好好地反省,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阁下将前途无量。“

 

在我的卷宗末页写着敌人的判词:

“不予公开审理、判决,特别输送”

-

“此人和他的同伙们生性狡猾,胆大妄为,

干了许多损害满洲乃至帝国的坏事”

17

(旁白)

所谓陆军医院休养所,就是哈尔滨平房区新疆街那片建筑,

日军的给水防疫部队,东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731细菌部队。

特别输送法案即移送战俘、平民、地下谍报人员等作为日军

的人体试验材料。

1937年-1945年的八年间,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

盟国战俘等被送入东京、哈尔滨、长春、济南、南京、北平、广州、新加坡等十个试验所,

抹去了名字,成为一个个只有号码的“原木”,再也没有生还。

日军用他们的血肉喂养出鼠疫、炭疽、天花、霍乱等黑色瘟疫,在战区和平民区

进行生物战,制造千里无人区---

常德、金华、义乌、诺门坎等最为惨烈,且贻害至今。

 

蛇蝎倭寇嗜血深,虫豕脓菌啮此身,

吾华骨肉饲毒弹,无人区里薜苈蔓。

18

最后那一天,他们送来了一个十八九岁的中国姑娘,

她就象一瓣白得透明的花瓣,说着微弱而好听的北平话。

“大哥,他们说明天是您与我一起转院。

我知道的,没有用的。爹娘给的美好身体全被弄坏了。

你也是思想犯吗?“

 “不,反满抗日分子。你这么年轻,是思想犯?”

“我是北平的学生,他们抓了我,说我是思想犯。

十个可怜的男子被他们种上了梅毒,被他们逼着侮辱我,

然后生下个浑身是脓疱的可怜孩子,啱啱地还哭着就被他们弄走了,

我全坏了。”

 

姑娘非常虚弱,惨白的脸上,和煦的光芒,在她深黑色的杏眼里。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抓住她的手说:“我的妻子和你一样,

有这样黎明般的眼睛,就象白桦树与白杨树上那些眼睛。”

“她在哪里?”“她在天上等我,你懂的。”

“大哥,我们快乐起来吧,想想你们小时候的事,

故乡的事,我给你唱所有我能想起来的歌—葡萄仙子什么的。”

 

在通往炼狱去的路上,一个孱弱的天使为我唱了一夜的歌。

19

哦,解剖,他们在解剖我。

 

我的肉体被零割成无数碎片,

每一片都象带血的羽毛

托举着我的灵魂。

我的肉身,化为焚尸炉里的一缕青烟。

我的名字,湮没在被特别输送的名单中:

赵忠博、王耀宣、沈德龙、张慧忠、朱之盈、

王振达、李厚实、朱云岫、朱云彤………

 

你曾倚在我的胸前,说:

“我就爱听这里,

男子汉的心跳,

大海的涛声。”

 

你曾为我背诵心经: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身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那片琉璃般光滑的海,

海底有镇远号的残骸,

海面无数血色的浪花与泡沫,

每一朵里都住着自甲午战争120年来的

冤魂与英灵。

 

它们一齐向上飞升,

在碧落里,如候鸟般组成涅磐的阵列-

一个大写的人字。

 “人们啊,要警惕!”

 

今夜,我们的军舰编队,

正从春晓气田驶入大洋深处。

 

(完)
------------------------------------------
著名历史学者和作家红朝笑笑生(中国现代史和党史科普读物“红朝的那些事情”的作者)为我这部抗战诗剧写的后记:
漫谈家国之悲
想起一段话,可试为楼主注解之有的人,给他一壶酒他就不愁了,而有的人,就算拥有天下也是要悲的。其实所谓悲愁,无非是过去之人不可追、现在之心不可安、将来之事不可知,这是万古之愁,不会变的。但是家国之悲,在忧愁之外另有一股寒气,仿佛刀剑在鞘中,不外露,却自有清刚!

标标致红朝先生:
思索良久,这么回答您吧,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的民族来讲,我们每个人,自从识字起乃至自从懂得说话开始,其实已经不是作为一个个体生存着了,而是通过潜移默化,我们的人格可以是历史上许多人物人格的总和,孔孟、李白、杜甫、苏东坡、许穆夫人、蔡文姬、李清照、岳飞、文天祥等都不知不觉地沉淀在许多人的血液里,当然很多不那么英明的榜样,例如韩非子那套厚黑的东西也很容易沉淀在某些人脑海里,变成人格的一部分,就看如何选择了。选择与求索本身就是令人忧愁的---“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故而总会“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当然,对于一个历史绵长的民族而言,还有一个天然优势就是,因为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让人们见识到历史的因果律作用“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唯有二百年历史,WASP独大、狂飙突进的国家,那些瞬间消亡的,例如本土印第安人是永远体味不到这因果律的真切了。 也许正是历史的差异,导致中国社会一贯重视道德教化,而美国则依赖法律迅速地在一个新大陆建设秩序。 对于身为中国人,浸淫在中华文化里成长的我们,如红朝先生所言“过去之人不可追、现在之心不可安、将来之事不可知”这般独特的悲怆的民族情怀,数年前而立之年生日,我曾经填过一首词记述之。 凤凰台上忆吹箫 识字生忧 廿年流去 任它风入高楼 我笑容光变 并不须愁 拙尽方生大巧 姑射邈 无意封侯 冰心透 何须粉饰 难入明眸 青蝇 朔寒热诵 思燏俊文王 国事新忧 不效灵均恨 南橘宜修 沧浪时清时浊 千万载 惟见东流 感谢红朝版主拨冗点评我的纪念抗战七十周年的拙文,也是作为受过历史专业熏陶的理工宅女首次创作一部历史诗剧。

红朝笑笑生再致标标:

论坛上污言秽语的“爱国者”多,有点思维的实在太少了。前段时间整天一堆“爱国”者骂骂咧咧,不是吹捧文革就是污言秽语,一会说我阴谋排挤了EK,一会说我是日谍,一会说我跟笑今生是马甲关系,一会又去查我的上网时间。这些人什么实事都没干,嘴上喊得却是比谁都响亮,实在可笑。
我也是借你的贴子发几句牢骚了。EK走后版务和写作太忙,看的都是等因奉此之类,感觉少了风花雪月的兴致。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ishka 2015-9-6 19:55
毛泽东盛赞曹操的诗文为“观沧海”,又称“碣石篇”。 实在是好诗: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可惜现代人再也写不出来如此气势磅礴的诗句。
回复 夺标 2015-9-7 09:09
ishka: 毛泽东盛赞曹操的诗文为“观沧海”,又称“碣石篇”。 实在是好诗: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 ...
三曹包括王粲等的诗歌辞赋,乃至整个六朝时期的一些诗词都是我所爱的,因为他们很多作品是在军旅或颠沛流离的行路中所感所抒,无论气势、文采、音韵乃至哲学思想、题材都颇有蕴籍。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举杯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仔细看,很多唐诗的意象、典故多来自于六朝诗歌,乃至先秦时期的诗篇。六朝时期的作品得益于当时奇特的政治环境,“史家不幸诗家幸”。

对于我而言,写诗为文,自己要求自己是“深沉、瑰丽、汉家气象”。

往昔送别友人,曾经仿汉武帝刘彻作“秋风辞”两首:

【 秋风辞】送别

秋风起兮木叶飞,置酒洒尘兮祝东归。

怀茱萸兮掬琼浆,砥手足兮长骋望。

跨四海兮共兰泽,击中流兮扬素波,列竽瑟兮弹铗歌。

乐相知兮悱恻多,离合不言兮祈阳阿!

【 秋风辞】怀人

秋风起兮细雨回,枫叶荻花兮胡不归。

仰明月兮远扶桑,怀斯人兮不能忘。

抚伽耶兮清泪多,看中流兮云雨播,夕阳下兮箫鼓歌。

生何欢兮死忧何,若有离情兮永夜多!



汉武帝秋风辞

【 秋风辞】· 刘彻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回复 ishka 2015-9-24 20:15
汉魏时代的这些人一定不猥琐!
回复 夺标 2015-9-25 06:40
ishka: 汉魏时代的这些人一定不猥琐!
对!因为直到那时候,我们还没有长期在异族铁蹄下当奴隶的历史,都是我们凿空西域、开疆拓土,文武之道地驾驭异族。而且,按照汉宣帝刘询的说法,那时候儒家只是表面上的理论外衣,实际社会里占统治地位的还是法家。

中秋节快乐!
回复 ishka 2015-9-25 19:46
夺标: 对!因为直到那时候,我们还没有长期在异族铁蹄下当奴隶的历史,都是我们凿空西域、开疆拓土,文武之道地驾驭异族。而且,按照汉宣帝刘询的说法,那时候儒家只是 ...
中秋节快乐!  
回复 夺标 2015-9-25 19:48
ishka: 中秋节快乐!   
   月饼节和月亮节快乐!
回复 夺标 2015-9-25 19:50
ishka: 中秋节快乐!   
我今天写了您的前辈学长徐訏: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816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8-18 14:32 , Processed in 0.0506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