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德国女生谈性爱情趣用品店(图文,18禁)

已有 1051 次阅读2015-6-21 05:47 |系统分类:赧颜之隐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德国女生谈性爱情趣用品店
脸红小编说:

你去过情趣用品店吗?小时候总觉得台湾的情趣用品店是个恐怖的粉红世界,透过透明橱窗往内偷看,里面有裸体的模特儿、奇怪形状的内衣裤,爸妈还会叫你不要再看,好像进出的人都是变态。长大之后才知道,情趣用品店哪有这么恐怖,也听听德国女生的老实分享!

性就像足球或政治,人人都能马上加入话局,却不见得要亲身参与。我五岁时就从老妈那里知道,小孩子和送子鸟扯不上关系,而是和爸爸妈妈有关。

barbie-sex


自那时起,我知道的愈来愈多,我什么都听过了,我认为,没人能再告诉我什么了。因此,那天晚上和洁西卡一起挂网几个小时、逛遍网路上所有的情趣用品店,感觉挺好玩的。心形的阴毛修剪器,太正点了!企鹅形状的假阳具和按摩棒,有些甚至是令人害怕的尺寸,会把人吓跑的!

在网上逛了两小时之后,洁西卡问:

“妳说说看,Vibrator 和 Dildo 到底有啥不同?”

“谁晓得。”

为什么影集会叫做“欲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是有道理的。性和小乡镇就不会是影集,而是默片了。相对于凯莉和她的闺密们,我和我的姐妹淘谈的不是性,而是钱、上帝、癌症和面疙瘩。

在我们这里的 Bravo 台虽然也有全裸的少男少女,RTL台也会在下午节目中播大奶,但是“Let's Talk About Sex”只是一首九零年代的畅销歌曲,不是我们的信条。

我们首先得革除旧习。例如我的女友佩现在住柏林,她也努力要变成柏林。因此,她现在叫做佩(Pe),把特拉(tra)去掉了。她说施瓦本方言时有时会加入 ick, det 和 gloobe(译注:均为柏林方言,标准德语分别为 ich, dat 和 glaube )。此外,佩现在会去情趣用品店。

在我们成长的老家,情趣用品店是变态的人才会去的地方。

在想看电影还要去录影带出租店的时代,阿伦的录影带出租店有两个入口,一个给正常人走的,另一个给其他人走,他们年过十八岁,不想看我能看的那些影片。他们看“咸湿片”。爸妈们能马上判断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右边的入口是邪恶的。

幼年时,我觉得走右边入口的都是变态的猪哥。

二十年之后,在柏林,我们走右边。在情趣用品店,右边就是新的左边,也就是说再也没有左边了。你不只要从右边进去,你还一定要说出来。有一阵子,佩嘴上挂的全是这个。彷佛柏林加上情趣用品店的组合就证明你属于开放世界的一部分。你藉此对自己及所有人宣告:“看看我,我很放得开。”



佩在谈情趣用品店就像别人在谈超市一样。

她问我是否试过最新的冰感润滑凝露:“妳一定要试试,那是疯狂的体验。”情趣用品店对我已慢慢变成了纽约。听了很多,自己没去过,但觉得它一定很赞。我觉得自己颇为迟钝。就像以前,当所有人都已接吻过,而我还只停留在幻想阶段,我会感到恐慌。(情趣用品挑选建议

佩说,在柏林有妇女友善的情趣用品店。如果一个人不敢买按摩棒,他可以在结帐区拿一个有趣味引言的圆盘别针。上面可能会写着:“蛋!我们需要蛋!”(译注:前德国足球守门员 Oliver Kahn 在一次访谈中被问到他效力的慕尼黑拜仁队在对抗敌队时以零比二落败,他回答:“蛋!我们需要蛋!”)

佩说,情趣用品店已不再龌龊下流,而是“美感十足”。

“美感十足”和性连在一起令我怀疑。《花花公子》里的照片也总是“美感十足”,是所有“西蒙娜·汤玛拉”(Simone Thomalla,德国演员)们宽衣解带的理由。如果有人看法不同,就是放不开吗?如果有人在性爱和吃巧克力时想要喝全脂牛奶,而不要芥末花生和辣鲑鱼酥,这就是拘谨吗?

现在,对每种事物的恐惧都有一个专有名词。对不潮(Unhipness)和放不开的恐惧一定也有。人们大可以以我命名。做为上情趣用品店的反义词。

像进电子用品店一般地进情趣用品店?就像要买一支电动刮胡刀?“您好,请让我看一下那只蓝海豚。它怎么用?充满电要多久?好,那我试一下。如果我不喜欢能换吗?”


我走进一间我的朋友佩曾多次检测过的、美感十足的情趣用品店。保持轻松。放得开。


问题就在于,只要和性有关,我就放不开。有些人因伴侣关系、环境或是以性交易为业,看待性一派轻松。我不是这种人。(当性爱从床上来到闺蜜的对话里)


那个超级轻松的男店员朝我高兴地大喊:“妳好啊!”所有的人都回过头。在我的认知里,他们当然是要看这只走进来的变态猪。“我能帮妳吗?”店员大叫,大家又回过头。全部的人又朝我看,我甚至相信,音乐马上要响起了。“谢谢,我只是随便看看。”的确是这样。


我感觉在店里待了一世纪。我只需要十五分钟让自己显得气定神闲。在前面的部门主要是卖圆盘别针、保险套、润滑凝露及有趣的配件,例如兔女郎装,四块欧元九十九分。为了不显得两手空空且在必要时说我只是要买一个趣味礼物,我穿着兔女郎装在店里走。彷佛你需要一个不在场证明,彷佛随时会有警察大喊:“手举起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觉得自己像在一间没有试衣间的内衣店里。你实在无法在这样一间店里正经地买东西!就连颜色也瞬间暧昧起来了。别人脑海里会突然出现什么我不知道的不堪画面?网路就是为我这种人发明的。


总之我在那里,为了自我证明我没有心理障碍。我内心吹着口哨、尽可能不引人注意地在店后方走动。左边是按摩棒,右边是阴道球。阴道球听起来没什么不好。就像莫札特球(一种巧克力)。


就这么穿着兔女郎装走出店似乎太逊了,但是去读产品说明又很难为情,这样好像我不知道什么是阴道球。毕竟人人都知道什么是阴道球,心理障碍特大者除外。或者落伍的人。那是能让你随时随地、不被发现地享受持久性高潮的东西。我在某个地方听过这玩意。可能是RTL 2的报导。(听过凯格尔运动吗?)

我鼓起勇气走向结帐柜台。男店员大叫:“喔,找到东西了?阴道球?好选择。妳会得到很多乐趣。”

他笑得很白痴,而我盯着阴道球。现在只差一个柜台旁的其他顾客用手指头指着我说:“我知道妳,妳是 3sat 的。”这店和我的客厅一样大,以前,轻声细语就是为这种状况发明的。你可以说我保守,可是在咖啡厅哺乳、在高铁餐车上用手机讲咸湿内容以及在情趣用品店当众高喊结帐的商品,我觉得不礼貌。

在回家的路上,我觉得自己有点可耻。假如有人晓得我不仅酷到去买阴道球,还打算用它,不知会作何感想?。“我是二零一三年的人,我住柏林。”我心想。

回家之后,我读着产品说明:“阴道球极适合子宫下垂或子宫坠往后方、想训练骨盆底部肌肉的女性。”

两者我都没有,也没有持续性高潮的本事。我喝了三杯珊布卡酒(义大利的茴香味力娇酒),觉得自己够放松了,可以去退货了。这真是太可笑了!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9 00:38 , Processed in 0.0374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