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重修旧作:翩翩佳公子--一个真老右的人生 (原创)

热度 6已有 542 次阅读2015-3-8 10:24 |系统分类:前尘往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最近以林希翎跌宕哀婉的一生为例,在跟大家讨论民粹派老右与民运派老右的本质区别,士和市侩的区别。
那么过去的以家国为己任的真老右是怎样的呢,夺生也有幸,此生见过数位,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舅公,我外婆的表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京华两大名校内数位红色公子之一。 

每每读王蒙的“季节三部曲”里那位躲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成为毛泽东几次疾风烈火大运动里逍遥派的老右钱文,就想起舅公来。
“红色公子”的悲情:革命在这头,父亲在那头
建国初那 个年代,是新旧交替时期,“公子”一词,还不像后世CCTV春晚二人转流行时代,油头粉面,有几个钱有几分闲,爸爸是个谁就堪称公子,所以张好古、西门庆都变了公 子。那个年代,公子还不离先秦本衷,有重耳小白陈思王遗风------或出旧家,或自身有大家气象。最要紧的,俗话说,不会生的生貌,会生的生缘,不仅要 长得好,而且长相要结善缘,有风骨,为人行事,是非善恶清晰,但又在似与不似之间,就是说把握政策的能力很高,大事绝不糊涂。所以啊,豹子头林冲就不能称 为公子。动物学家兼书画大家,不肯给蒋宋美龄当师傅的溥心畬是公子,但同出爱新觉罗宗室的启功老先生恐怕自己也会推却公子之称。 

物理学泰斗吴健雄女士的公爹袁克文是公子,梁思成是公子,收藏家兼银行家张伯驹是公子,但东北张小帅列入公子一行就有点勉强。土共这边,瞿秋白,廖承志堪称公子,但潘汉年、周幼海却不能称为公子,只能是小开。周恩来是公子,毛泽东他自己肯定对“公子”一词很反感(“革命不是绣花,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 

就说这建国初期,京华两大名校内数位红色公子,我须为尊长者讳,就举一个例子吧,其中一位是清华的袁永熙(晚清名臣张之洞的近亲,祖父是清朝末年负责黄河水利的官员;大姑是盛京将军赵尔巽之子赵天赐的妻子;二姑是徐世昌的儿媳妇。 父亲袁作奕,早年在袁世凯的新军当文书,北洋政府向日本大借款时,他是营口海关负责人,段祺瑞执政时,迁居天津,在天津意租界盖别墅,娶了三房姨太太,经营粮油生意,投资枣庄煤矿,同时在安徽凤阳海关任职;姐夫是大名鼎鼎的叶公超),蒋公文胆首席陈布雷的女婿。
舅公和袁永熙有些挂相,出身又相似,故袁永熙被审查调离团中央到清华时候,就有谣传说舅公是他表弟。但袁永熙祖籍贵州,却世代生长在平津宅门里,南人北相而已。我姥姥那个大家族根在河北,却世代在苏沪一带生活,属于北人南相。
舅 公出北大,15岁就入了中共地下党。往昔革命者首先革自己的命。舅公的父亲,我们的老舅姥爷也是个留学生,大才子,可惜乃一辈子死硬到底的党国中坚,替老蒋管党 务,算得CC系,级别甚高啊,完全有资格乘专机转进宝岛。可他偏要留下来忠义救国,一介书生,组织起乌合之众武装民团与工农为敌。,虽然毛泽东有政策,美 蒋政权留大陆骨干人士,县团级别以上的都不杀,但老舅姥爷第一波肃反就被镇压了。

他一辈子关心乡里教育,公务之余督建学校,所以那时给他收拾尸骨的都是 他早年的学生,农家子弟。他这老夫少年狂发的,唉,不说了,这就叫一念之贞啊。老舅姥爷中年得子,厚爱品学兼优的舅公,已经安排他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 造,但儿子却突然不见了踪影。
那时舅公随大军和平进驻北平旧京,暗夜岁月推却,他静静地重返燕园继续学业,中间回乡扫了次墓,接回了母亲。

我感觉,那个年代(1920到1950)大家庭里因为身处国共两个阵营,最后骨肉至亲阴阳两隔的悲剧真不少--所以真希望中共现在好好反思鲜血白骨缔造的政权基础到底是谁,再不要被美国“全球资本化”战略牵着鼻子走了---德国和欧盟即使在自己土地上还有美军基地情形下都开始勇敢说“不”,我们本来就是赤足赤贫者建立的共和国,现在怕什么呢?你越放弃幻想,准备打仗,就像普京那样,老美反而越慎重,越期待与你建立非零和博弈关系。

朝鲜战场的义气与热泪
书 院生涯未久,朝鲜烽烟又起。舅公这位年轻的老党员再次投笔从戎,跨过鸭绿江。他党性强,党龄不短,又精通俄,英,日语,时任联络参谋,党小组长。53年夏 季反击战前夕,别处战斗部队的一位女兵哭着鼻子来找他,请他帮忙。这位女兵只有19岁,老贝满的中学生,舅公朋友的妹妹。原来女兵遇上了一位从红军时期小 鬼成长起来的团级干部的猛烈追求,但姑娘深感为难,多次婉言说自己还需要在战斗中历练,暂不考虑婚姻,而这位干部就索要了些书籍回去。但近日,老团又拿出 一份写好的结婚申请报告,逼她签字。舅公血气方刚,急公好义,先跑司令部告状,后来又和老团打了一架。军纪,特别是战场纪律是很严的。双方都受到处分,舅 公更是被志司从停战谈判随行候选人员名单中除名。

那位老团出发前夕,含着热泪,冲着姑娘的驻地,大吼一声,绝尘而去。他终于没能看到胜利的曙光,壮烈牺牲 了。事后,警卫员找到舅公,给了他老团的遗物,托他转给那位姑娘。那是一些旧书籍,是属于那位女兵的,但老团给新包了书皮。还有一些练习本,密密麻麻全是 老团颇清秀的字体,是日记和读书笔记,还有俄文字母表。警卫员说,首长老是念叨要缩短差距。多年后,舅公说,他进而了解到,这竟是这位甫届40岁的老团的 初恋。他感慨道,战争残酷,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那时神经处于奇异兴奋状态,青年男女热血沸腾,末日狂欢情节也是有的,但多数动机是纯洁的,由于没有现代军 队的专业心理疏导应急机制才酿成那种悲剧。而他自己那时也是一根筋,老想着纪律党性,还有残留小资产阶级意识,下意识觉得老团配不上同学妹妹。如果自己当 时能够成熟些,多了解些情况,谁知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促成一门好姻缘,毕竟那时节,和平的拂晓已经来临。这位女兵收下并珍藏起这些遗物,在日后漫长岁月里 经常到沈阳去扫墓。

岁岁杨花踏谢桥,犹是红颜梦里人
硝烟散去,舅公再回燕园,继续学业。57年反右,他虽然学理科,但其所在科系是当时人大,北大,清华三校反右最重的灾区系科之 一,竟然引起毛泽东亲自关注。加上朝鲜旧事,他被划右派也就在意料中。正好是毕业时节,他主动要求回祖籍(他们祖先自河北南下后扎根之地),一个盛产茶叶的南方偏远小县改造,当好反面教 材。

他就在那里度过了一生,他是县中学的第一位正规英文老师、物理教师和校长,离休前是县中的校长。舅公结婚很晚,他的女儿,我的表姨比我大不了几岁。舅婆是 当地一位老秀才填房生的幺女,上过师范又辍学,因为她母亲是丫鬟出身的,老秀才也无甚恒产,所以虽然知书达理,却是中农成分。某年新影拍宣传纪录片,舅婆是出镜头的采茶女。各类文艺团体都向这江南女子招手,老秀才坚决不准女儿当戏子,亲自作主把 她嫁给了同为教书匠的舅公。

某年夏天,舅公亲自接我和外婆回乡。那里真是别有洞天。处处瀑布小溪,或如漱玉,或如远雷,松如云,竹成海。外婆问, 喆弟,这些年你都怎么过来的。他老人家就象个孩子似的,一处处指来,哪里瀑布下他曾游泳,以野蛮其体魄;哪里松冈上,他曾伐木采石建造校舍 哪里茶林,他曾和舅婆漫步 而某处竹海到了,他对外婆说,阿姊,你记得吗,小葛爹(舅公儿时家里的长工)带我们来这里挖笋子,打雷下雨了,你哭得好害怕。再到某处,他遥指一处山坡说 秤公(高祖舅姥爷)的墓就在那里。龙吟细细声中,我看着舅公,一点都不象吃过大苦头的老人,腰杆笔直,瘦如凤竹,有些笑纹的脸真如月亮一般明朗,原来这就 是书上说的“长身玉立”啊。

后来我工作了。某年某月某日,惊闻在我休病假期间,居然被民主选举,全票当选,进入某梯队。但不久又被某马列主义老太 太拿下,她对我的领导说,这丫头不适合进机关。等到我碰到人生大困难时候,又恰是这老太太施以援手。她说,我是某县某村71年的兵.你可是喆公的晚 辈?没有喆公老师和师母,我哪能走出农村,当兵,上军校的底子都是他们打下的。

故事到这里还没完。
不久,舅婆仙逝。舅公离休,儿女离巢,他就窝居 乡间,参与修县志,族谱,还动手翻译些作品。前年回国,外婆说舅公刚续弦,娶了50多岁新舅婆。女方是城里小有名气书画老师,舅公昔日学生,孺慕先生四十 年之久。外婆,母亲和舅舅都去贺喜。我看婚礼录影里,新舅婆的确有气质。舅公代表夫妇致辞说,感谢新老同事,学生,友人,最高兴学校现在已经是省重点了。 司仪是舅公老朋友,打趣说,喆公,古稀之年,本已忘却红尘,可终究逃不过是红颜梦里人啊。

民运假老右天天哭丧着脸,那这真老右为啥会这么幸福呢?因为他老人家按孟轲先生的话度过了一生: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渭大丈夫。”

21世纪的中国什么最贵重?一个有文化的好人。
现 在好些没文化的怨鬼阴魂又借机出来游荡,以革命为名,肆历史反动之虐,真可谓静极思动啊。一会是假老右痛说家史,一会是土共性丑闻和雾霾。你怎么不说百多年前党国未立,须与倭国朝野立盟以谋国 立国之初,同盟会系的就辣手绞杀光复会系的革命领袖王金发一翼。倭寇入侵,党国竟不能保其名媛不及西逃者,有被日寇掳去,编营辱之者 抗战如火如荼之际,皖南事变中,蒋的兵痞轮奸19岁的新四军机要员施奇烈士? 抗战胜利,四强得意,就在武昌起义旧地,却又发生了花旗大兵侮辱数十名党国贵妇事件。1948年,在江南首善之地,国军特务抓获中共谍报员、抗日女英雄刘君湘竟然效法吕后,残酷刑讯几乎把这位文武双全的美丽女子做成了“人彘”。
奉劝尔等,还是面壁思过,做个有文化的好人,才有资格叫板中国和中共。也不想想,一个依靠洪门袍哥等亦正亦邪组织起家的政党就那么干净,可满嘴仁义道德地讨伐一个知识分子和工农起底的政党?谁比谁有文化咧?参见中共一代代表群像与国大第一届中常委群像对比。
我们江南民间俗语说,三少爷闹革命。民谚多云,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怪就怪在这秀才造反成功了,都66年了,所以啊这剜心恨哪,也轮回到第66年了。
花甲之年,问题多多是肯定的。但美人迟暮依然是美人,庸脂俗粉老了还是杨二嫂。


特录臧克家诗歌。
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 
  作者:臧克家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1949年11月1日于北京
5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翰山 2015-3-8 14:42
一如既往,楼主的文章信息量很大,一篇文章往往跨越不同的主题,有点意识流动。分一下小标题,也许读者更好读一些。有些似可以单独成文。比如,这篇文章,围绕着舅公,先是定义了什么叫”公子“,这个就可以单独成文;后来又谈到抗美援朝时的一个团长跟一个知识分子女孩儿的恋爱,又可以单独成文。总之,拜读了。
回复 cannaa 2015-3-8 16:49
你这文笔赶上专业了
回复 cannaa 2015-3-8 16:55
对了,你把这篇发到汉纳作协吧,那里有不少半专业作家。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3-8 22:06
好故事!是表扬,不是批评。
回复 夺标 2015-3-9 05:42
cannaa: 对了,你把这篇发到汉纳作协吧,那里有不少半专业作家。
好的,等下试试看。
回复 霜天红叶 2015-3-9 07:14
   文笔了得!博学的才女,文章一气呵成!
回复 夺标 2015-3-9 07:45
霜天红叶:    文笔了得!博学的才女,文章一气呵成!
有时有感而发,资料较多情况下,就喜欢写出综合散文体,谢谢谬赞,
回复 夺标 2015-3-9 08:03
cannaa: 对了,你把这篇发到汉纳作协吧,那里有不少半专业作家。
我试验下,没有发帖发日志的权限,好像他们门槛很高,算了,别把战线拉太长,主要就在这里、村里和欧洲新报自己的窝就可以啦。我一般都是专栏文正式发表前先让博友一睹为快,提提意见再说。
回复 霜天红叶 2015-3-10 05:08
夺标: 有时有感而发,资料较多情况下,就喜欢写出综合散文体,谢谢谬赞,
不可多得的才女,很庆幸汉山网有你的加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7-18 21:59 , Processed in 0.0404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