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这次柴静”穹顶事件“后我爱死隔壁老王!(讨论)

热度 4已有 665 次阅读2015-3-7 16:34 |系统分类:柴静雾霾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老王的ID:王文清,是一位旅美科学家,嗯,前辈的大气物理学家 (雅号”电工老王“),北京之夏那年,我还是中学生,他已经在大洋彼岸攻读PhD完毕了,并且成了持不同政见者,俗称运运中的一员。
但是老王是个讲道理,讲科学,爱中华也爱人类,有读书人风骨的运运,按照本博最新分类,他应该属于民粹,不是民运。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到德国念书,潜水多年后在留园上浮成了科技版版主,当年身为版主也时常下场子跟各派讨论军事、经济和科技问题,用了”屠小七“这个马甲。

与老王打了不少高水平的嘴仗,受益匪浅,但老王有时也是暴脾气的话唠,遇见俺这个犀利顽主,经常擦枪走火----后来他是偶然得知俺和俺马甲是女士后才开始礼遇俺的,都不太习惯了。
老王是个具有陈寅恪所言”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老右,而且对于俺有对小妹妹或者晚辈学生那样的宽容,宽容精神就是一个人思想年青的标志----即使如今身为人妻的俺在留园跟风发发大尺度但不露脸的健康真理照,他也不会象冬烘先生或者九斤老太那样泛酸、说风凉话。

这次柴静”穹顶事件“后,老王的几个帖子都深得我心,爱死他了!
------------------
重温2010年柴静就哥本哈根会议上碳排放协定对话中科院院士丁仲礼

柴静一直坚持碳排放要以国为单位,丁院士坚持碳排放应以人均为单位,分别代表西方发达国家和中国的立场,泾渭分明。
  第33分钟:丁院士问柴静:中国人是不是人,为什么你洋人要消耗一个中国人四倍的碳排放量?

  第36分钟:丁院士悲愤的质问按IPCC的方案中国2020年后每年要花1万亿人民币购买碳排放权是否公平。柴静不敢接话,反问丁院士作为一个科学家说话时用激烈的带情绪色彩的语气会否合适。

  第40分钟:柴静谴责丁院士,说科学家不应该关心参与政治,不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而应该以人类利益为出发点。丁院士说:我为发展中国家人民争取生存权发展权和联合国的人类千年发展规划一致,难道不是以人类利益为出发点?

  第41分钟:柴静要挟丁院士如果只考虑中国人的利益导致世界无法及时达成共同纲领拯救地球。
 
  网友评论:
  @八十万仁波切总教头: 当丁院士对英国科学家的轻率结论表示怀疑时,柴怒了:他们可是外国科学家!怎可怀疑?!当丁院士反复强调公平时,柴始终嗤笑;当丁院士问柴,你难道愿意每年花一万亿买排放权时,柴反驳:你对外国人态度很不好!!然后又指责丁院士:你只是个古气候学家,怎么可以为中国政府做贡献?!呵呵
  @盘索:这次是在两会前那次是在两会后,柴静两个视频都火了但火得不同。这次柴静说是“个人恩怨”那一次可算“国家恩怨”?柴静PK丁仲礼 。我当时下载收藏了觉得有价值,果然后来就被全网大面积删除。只有央视保留但很难引用我引用过几次都说找不到。我新上传了结合眼下看可有意思? L柴静PK丁仲礼
  节目视频文字实录:
  2009年12月7日,举世瞩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来自192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这次大会。由于2010年《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行将到期,国际社会希望在本次大会上对下一步温室气体减排达成新的方案,就2012到2020年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达成一项新协议。然而在历时近2周的会议中,参会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官方注册的一万五千人,会场内外硝烟四起,一片喧嚣,直到接近尾声的时候仍然没能达成共识。
  记者:这次哥本哈根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尖锐和激烈的争吵,到底在吵什么?
  丁仲礼(中科院院士):其实吵的问题很简单,就是今后不同的国家,还能排放多少二氧化碳。
  记者:这个排放多少,实质又是什么?
  丁仲礼:简单一句话,就是说这个问题是和能源问题连在一起,和发展问题连在一起,所以说争半天就是我还能排放多少,我还能使用多少能源,简单就是这个。
  记者:您的意思就是这个排放就意味着未来的发展权?
  丁仲礼:这个是肯定的了。
  记者:这个排放权对于普通的国民又意味着什么?
  丁仲礼:意味着生活的改善,意味着国家的发展,你的福利能不能/进一步地增加,也意味着你有没有工作。
  排放权的分配,追本溯源,还要从IPCC评估报告说起。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表明,在全球普遍进入工业化的近100年来,地球地表平均气温升高了0.74℃。全球气候如果升温1℃,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将会全部死亡;升温2℃,将意味着格陵兰岛的冰盖彻底融化,海平面上升7米。基于IPCC报告对于气候升温的预测,哥本哈根会议提出,相对于1750年工业化前的水平,全球平均气温升高2摄氏度是人类社会可以容忍的最高升温,所以一定要在本世纪末把地球增温控制在2度这一安全值范围以内。但丁仲礼认为这里所说的2度只是一个价值判断,并非是科学判断。
  丁仲礼:许多人都把它理解为是一个科学的结论,这个二度是怎么来呢?二度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计算机算相当于算命先生的水晶球。
  他不会去考察地质历史时期时候的升温降温时候的变化,他就计算机算,算完以后,出一个结论,假如升温两度,就会产生多少多少物种的灭亡,这是英国有一个研究做的,这个结论就是马上很流行了。流行以后,慢慢变成一个价值判断了,我们不能让它再增温了。
  记者:如果它模拟计算机这一切是可信的话,那不是一个依据吗?
  丁仲礼:你怎么知道它可信。
  记者:我们几乎是信仰实验室里所有的数据?
  丁仲礼:它不是实验室,它是计算机,你怎么知道它是可信是不可信?
  记者:丁院士,我们当然知道科学界有反对和怀疑的声音,但是给我们的印象是,因为IPCC这样一个研究的组织,它也是各国的科学家在一起,拿出一份报告,而且也是因为有这个报告作基础,全世界的国家会到那里去一开个气候的大会,所以给我们的印象,它是得到主流科学界的认同的。
  丁仲礼:科学家有主流吗?
  记者:我们理解的主流是?
  丁仲礼:科学家是根据人多人少来定的吗?科学是真理的判断。
  丁仲礼之所以强调这只是一个价值判断,是因为他认为在IPCC报告原文中,并没有100%地确认气候变暖就是由于人类活动产生二氧化碳带来的结果,也没有精确的数据表明二氧化碳到底对气候变暖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对于未来排放空间的计算却要建立在二氧化碳升温效应的基础上。根据2度阈值的共识,到2050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最高峰值只能控制在450PPM以内,也就是说到2050年全球二氧化碳的最大排放空间是大约8000亿吨。
  丁仲礼:当我知道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以后,我就马上意识到,这个数量是非常非常小的,也就是说比如说我打一个比方,我们现在是人均排放1.4吨碳,不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和碳是有个3.67(倍)的系数,如果是450PPM这个目标定下来以后,那么今后的人均排放量只有0.8吨碳。
  记者:就是说这是一个天花板,对吗?
  丁仲礼:对,一下子你掉下来,就是从你1.4到0.8,这个是人数还不能变,还是65亿人口的时候,如果人口还要增加的话,你这个数字(差距)还要往上加。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提出7种减排方案
  发达国家率先制定减排指标其中暗藏哪些玄机
  记者: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发达国家的首脑在当时就表达了比较强烈的意见,他会认为说,我给我自己定指标还不行吗?
  丁仲礼:那当然是不行。你定指标就是你要取一块更大的蛋糕。
  利益各方进行博弈
  该如何建立公平的国际责任体系
  记者:在您理解的公平是什么?
  丁仲礼: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大致相等的排放空间。
  面对面柴静专访中科院副院长院士丁仲礼 正在播出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前,IPCC、G8、OECD等国际组织或科学家提出了多个全球二氧化碳减排的方案,特别是IPCC、G8方案,对发达国家规定了减排的具体目标,对发展中国家没有做具体要求。但丁仲礼认为,这些看似公正,似乎是在照顾发展中国家的方案却是暗藏玄机。
  记者:不过我是看到这次IPCC在方案当中并没有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提出要求啊,他并没有要求你减多少,不是吗?
  丁仲礼:它确实是没有对发展中国家减排设定绝对量的,他对发达国家设定了量,中期,2020年有25%到40%的减排,到2050年要有80%到95%的减排,他是有这个数据。但是它有一个总量,就是全世界还有8000亿吨的二氧化碳可以排。
  丁仲礼:那么等于这个蛋糕的数量是定下来了,那么我IPCC对发达国家有一个定量的排放的控制,那么等于是先他定量地切走一块儿蛋糕,这就明白了吧,这个切走的蛋糕不是很大,IPCC不是很黑,他的结果是2.3倍,2.3倍是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今后发达国家的人均排放权是发展中国家的2.3倍。我们说二氧化碳是累计起来的排放,前面还有差别,前面差别是多少,前面差别是7.54倍。
  记者:你指的是历史上差别?
  丁仲礼:从1900年到2005年这105年之间,发达国家的人均排放是发展中国家的7.54倍。
  记者:但是IPCC这个方案是不算过去的,它只算当下,而且他认为发达国家率先减了,减了80%,还不行吗?
  丁仲礼:就是说这里面我们先不跟他去争论,咱们把以前的事放一放,那我们就看今后。减排就是这个词说起来很好听,从我刚才讲到的(跟)排放权分配是一回事。这个很好理解,8000亿吨的蛋糕是定下来的,
  丁仲礼:尽管减80%,一步一步往下减,但是你基数大呀,你的基数是发展中国家的4.8倍,你就往下这么切蛋糕,它就马上就是切走,是你的二点几倍了,所以说这里面是包含了一个非常大的陷阱。
  记者:陷阱?
  丁仲礼:就是一个陷阱。
  丁仲礼:如果是今后的排放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国际上的限制的话,那么这个二氧化碳的排放权就会变成一种非常非常稀缺的商品。
  记者:就是你想要排有可能……
  丁仲礼:你不够排你就得买,如果是你承认二氧化碳排放配额是一种稀缺商品的话,
  记者:真金白银。
  丁仲礼:那么这个8000亿吨分配的过程当中,多分一点,少分一点是多大的利益。
  (世界人口大国1900——2005年人均累计排放二氧化碳量图表)
  从这张图表中,可以看出发达国家在过去百年间的工业化进程中,人均累计排放量远远超过了发展中国家。由于基数巨大,发达国家在此基础上承诺的减排指标实际上为自己明确了还是相当大的未来排放空间。
  记者: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发达国家的首脑在当时就表达了比较强烈的意见,他会认为说,我给我自己定指标还不行吗?
  丁仲礼:那当然是不行。你定指标就是你要取一块更大的蛋糕,那我以后这样定指标行不行,我以后人均排放跟你一样多,这我不过分吧,我历史上少排很多吧,今后40年的排放我跟你一样多,或者中国说得更白,我就1990年到2050年,我的排放只需要你的人均排放的80%,行不行。
  记者:那他可能就会说,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你这么一乘那个基数太大了。
  丁仲礼:那我就要问你了,你就是说中国人是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了,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你这个是以国家为单位算的,还是以人为单位算的。
  记者:也可能他会觉得说现在常规的算法都是以国别计算。
  丁仲礼:那么行了,那我就不跟你算了,我没有必要跟你算了,为什么?摩纳哥多少人,我们中国跟摩纳哥比行不行,那你还讲不讲理了。
  记者:他现在提出的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不管你是人均,还是说贫富,现在只以碳排放大国来算。
  丁仲礼:我可以承认说我是碳排放大国,那你给我们一个数,我们能排多少, 你发达国家你要排多少,你为自己分配了一个数,你这个80%就是分配了一个数了,你是把你分配得大,给我们分配得少,我就说,我们如果是一样的行不行。8000亿吨的这么一个蛋糕,根据G8的方案,他27个发达国家取走的是多少,取走的是44%。他多少人口,他11亿人口,余下的55亿人分56%的蛋糕,那么你说公平不公平。
  记者:它这个方案本身就没有按人口计算。
  丁仲礼:你要问问默克尔本人这个方案公平不公平,我没有机会,要我有机会,我要问问发达国家的领导人本人,你觉得这个方案公平不公平。
  记者:现在除了IPCC这个方案之外,不是一共有7个方案吗?有没有一个是……
  丁仲礼:没有一个。IPCC的方案还是最好的,其他的方案是越来越黑。
  中国科学院对这7个减排方案进行了评估,他们认为这些方案为发达国家设计了比发展中国家大2.3~6.7倍的人均累计排放权,而且都没有考虑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历史排放差别巨大的事实。根据丁仲礼的计算,如果按照现有的几个方案,中国的排放空间只能支撑大约10年,也就是说从2020年起中国就需要购买排放空间了。2009年12月16日,作为中国代表团科技顾问,丁仲礼在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中国新闻与交流中心发表了演讲,直接指出这些减排方案有失公允,而且很激烈地表示,如果这些方案成为国际协议,那将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不平等条约,在道德上是邪恶的。
  记者:您现在是在直接指责IPCC?
  丁仲礼:为什么不能指责,科学就是可以批评,既然你承认你是科学,你就得能经受得住人家的批评,我在中国科学院写的文章,我就是直接批评IPCC第三(工作)组的。
  记者:而且我看到您的措词……
  丁仲礼:非常严厉。
  记者:其实很激烈的,有这么严重吗?
  丁仲礼:那你算账。假如告诉你,中国今后从2020年以后,每年花一万亿人民币去买二氧化碳排放权,你会怎么想,你觉得公平不公平?
  记者:一个科学家在谈论一个科学问题的时候,为什么会用比较激烈的,带有情绪色彩的字眼,这样是否合适?
  丁仲礼:你批评他们的方法不公平,他们是不会理你的。所以我必须用非常激烈的语言引起别人的重视。
  记者:当时您在大会上演讲,您去提出这些观点之后,场上有什么反应?
  丁仲礼:场上就是有一个美国人,他提出一个很好的问题,他说现在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可能要考虑的是什么样一个行动的问题。中国该怎么行动?
  记者:您怎么回应的?
  丁仲礼:我就是说我也同意行动第一的,我说中国很简单,如果我要对中国政府的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制定一个雄心勃勃的长期排放的承诺。这个长期排放的承诺,就是一句话。
  记者:什么话?
  丁仲礼:从1990年到2050年中国的人均排放量坚决不超过发达国家同期水平的80%。不管你怎么减排,我都要比你少,并且我一定要做到。并且你发达国家已经把所有的基础设施建完了,中国很多还没有建,那在这样的发展阶段背景下,中国应该提出这样的方案,让全世界看到,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我们要比你们雄心勃勃多。后来美国人也没有办法跟我争了。后来有个比利时的人告诉我,他说您回答得很好,他很赞成。
  在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最后24小时里,一份不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协议》作为被注意到的文件记录在案,在这份协议中,各方同意全球增温应低于2摄氏度,发达国家减排目标的具体数字没有被写进协议。各方希望在今年年底召开的墨西哥气候会议上,能够达成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公约,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取得更大的进展。丁仲礼认为,要建立起国际责任体系,必须是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
  记者:在您理解的公平是什么?什么是公平?
  丁仲礼:我对公平的理解,我把排放权视为发展权,视为基本人权,所以我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大致相等的排放空间。
  柴静:您看您原来研究古气候的,都是很专业的科学家,但实际上这次气候谈判,您一直是在做政治解读,是在提出很多的方案跟策略,别人也许会对你的身份提出各种疑问,觉得适当还是不适当,您觉得?
  丁仲礼:你就说我搞科学研究的,就不应该去了解后面的政治?
  记者:这倒不是,他们可能会觉得,科学家甚至不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前提,而应该比如在人类共同利益的这个前提下去制定方案?
  丁仲礼:我没有否定人类的共同利益,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保障发展中国家的,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落实,这难道不是人类的利益吗?这是国家利益吗,这是个人利益吗?我从来没有这么想。
  记者:假如像您所说的,现在这个方案,发达国家又不接受的话,如果它就这么拖下来,这几年下去,会不会情况变得更糟了?
  丁仲礼:我很乐观。我是地质学家,我研究几亿年以来的环境气候演化,这我很乐观,这不是人类拯救地球的问题,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跟拯救地球是没有关系的,地球用不着你拯救,/地球比现在再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10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不是这么演化过来?都好好的。
  记者:毁灭的只是物种?
  丁仲礼:毁灭的只是物种,毁灭的是人类自己。所以是人类如何拯救人类,不是人类如何拯救地球。
  记者:到底能不能拯救自己,最核心的东西,最终取决于什么?
  丁仲礼:取决于文化、文明。人类应对各种挑战的时候,人们有一种更有包容性的,更有弹性的一种文明的产生,或者是我们现有文明的很好的发展。
  主持人尾语:
 
  前两年我们经常会听到一种声音说,气候问题太重要了,所以我们不能够再花时间去讨论了。但是现在有另外一种声音占了上风,人们说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我们不能不去花充分的时间去讨论。因为充分的讨论才能够意味着让不同的学术观点呈现,也才能够意味着让不同的利益方来开始博弈,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博弈、交锋、碰撞、呈现,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接近共识。我们都知道,真理来自于此,而公平也来自于此。
Share on emailShare on print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blog/271857/article-222297.html#ixzz3Tjsr6s5l





----------------------
为欧洲二氧化碳全球暖化骗局质疑丁仲礼院士的柴静在美国生女
老王多次发贴剥欧洲英国全球暖化骗子的裤子,其中对中宣部中央电视台记者美女柴静有过深刻揭露,指出“爱国贼”其实最终是害国贼。

对老王这样的真正爱国者来说,国家是永存于心中的,不是挂在口上的,动辄把国家挂嘴上的那些五毛多半是拿国家来为其谋利的害国贼,是实如何?看看狗B好好一个中国人,要跑来美国生个美国公民,你就知道那些“爱国贼”是什么货色。

(南早中文网讯)中央电视台知名电视女记者、有“柴女神”之誉的柴静被内地媒体报道已经在美国产下女儿,并被拍到身材发福、怀抱婴儿、帽子遮面,与丈夫赵嘉出现在北京机场。以知性、深度的人物专访闻名的柴静出国产女一事也迅速在内地社交媒体上引发争议,有人说柴静满口爱国却将孩子生在美国,也有人表示理解和支持。

《南都娱乐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文章包括“柴静美国产女,抱女回国全家亮相”。

文章一出,被内地多家新闻门户网站转载,包括新华网和凤凰网。

“南都娱乐周刊”的官方微博发布预告消息称,“去年柴静的大作跃上畅销书金榜,恋情随之曝光,一时间成为大红人。此后柴静一直芳踪渺然,近日记者终于再次看见了柴静,她已从‘柴女神’变成了‘柴妈妈’,生下一女宝,与家人一起返回北京……”

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柴静去年10月底生下一个女儿,生产地点是美国。而柴静如何身怀六甲通关出国,至今尚不清楚。

周刊文章指,春节日前某天清晨,在北京机场贵宾值机区,记者看到一位戴着黑色渔夫帽的女士抱着婴儿,认出是柴静。

从周刊刊出的照片可以刊出,这位女士把帽檐压的很低,遮住了鼻梁以上的半张脸,穿着银灰色的风衣和灰色运动裤,衣物宽松,身材不像过去屏幕上清瘦的柴静,但露出的半张脸与柴静的确非常相似,身量也差不多。

报道也指,在柜台办理值机的高大男士是柴静丈夫赵嘉。

据周刊记者咨询得知,当天柴静夫妻和柴静父母加上婴儿五人是飞往海南三亚度春节。

报道称,获悉柴静女儿名为“柴知然”,传闻柴静家族在历史上曾非常显赫,但到柴静一代,人丁零落,所以柴静曾私下表示自己的孩子要随她姓。名叫知然,是希望以后她不仅“知然”,而且能“知其所以然”。

有网友对柴静在美国产女表示不屑,说“一面装扮成爱国斗士,眼含热泪歌颂大中华;一面又偷偷出去生孩子,怀抱银票入籍美利坚。那得要多好的演技。”

但也有人向柴静竖起大拇指,认为出国产子并没有什么稀奇:“符合她的价值观,也有这个能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有个人认证为“华现投资顾问”的微博用户“陈宗鹤先生”表示:“柴静女儿出生美国,这可以理解,因为她看清了太多人与事。姚明女儿出生美国也可理解,毕竟他在那打球多年,亲身感受到两国的区别。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官员的孩子也出生在美国,难道领导们让孩子做中国人不是件光荣的事么?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整日赞颂体制骂美帝的人也将孩子出生在美国。”

认证为“中国日报记者”的用户“奕宁”则表示:“柴老师两眼含着热泪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让她的粉丝们把柴老师当成了自己人,和自己一样的人,忘记了人家的高工资和好保障,现在去美国生孩子了自然望尘莫及,比知道人家开宝马穿名牌还受打击,情绪激动是自然而然的。”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则通过微博表示:“柴静这样的记者,在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何况在哪生孩子是个人私事,没必要扯到政治上去,那太扯。希望舆论宽容。”

专栏作家木子美在其微博上发问:“央视是不是美国的英才培训基地啊?”又表示“高官和央视主持人都把后代放在美国。美国欠中国的债务真不用还了。谁敢拿美国怎样啊。”

去年10月,木子美给21世纪网写的一篇题为《爱国要求》的专栏文章中提到:“中国的管理者先让人们失去美丽的农村,打工者大量涌入城市,又让城市失去秩序。失去的过程就叫政绩和GDP……为什么官员都想多腐败一点把子女送国外去呢?我觉得凡此种种,都叫不爱国。不爱国者的共同特征是,把这片土地当作利益输送带,而不考虑对它的伤害。”

--------------------

节能减排为何不能防止中国空气毒化?靶子设歪了。

几天,灰霾锁住了多个城市,东南西北都有。这是一次全国性的环境事件。PM2.5的数值不只是爆表可以形容,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的安全值是小于10,而北京周边近期在逼年1000,超过安全值数十倍的城市比比皆是。中央气象台在发布大雾黄色预警,范围包括京津地区、河北中南部、河南东北部、 江苏中北部、四川盆地、重庆西部、湖南中南部、贵州南部、云南东南部、广西中北部。 
环境污染问题随着中国工业的发展变得越来越严重,国家和中央早就开始着手处理污染问题,2005年国务院和发改委提出《节能减排》去年提出“美丽中国”,可是8年过去了,污染的问题仍在,而且越来越严重,问题出在哪里呢?

对人体有毒的污染物有:含有毒元素的微尘,二氧化硫,气态化学污染物,液态化学污染物如化工产品苯胺等,重金属污染物如含汞含铬废物。这些东西都是工业发展 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排放物,发达国家如英国在发展过程中都经过与中国现在类似的阶段,后来问题都解决了,因此可以说现在中国的环境问题是可以解决、有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借鉴的,但为何就避免不了呢? 

2005年,“十一五规划”出台,首次提出到2010年节能20%、减排10%的目标。当时减排减的主要污染物是二氧化硫,应该说目标是正确的,中国领导人头脑还是清楚地,可是后来“减排”逐渐被扭曲。关键转折阶段在于08年美国把华人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选为美国能源部长,09年朱棣文受奥巴马派遣到中国游说中国领导人,忽悠二氧化碳全球暖化会毁灭世界,中国领导人通常专注于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利的事物,不是那么容易被他国影响的,一般的外国高官很难影响 中国领导的决策,可是中国却有从上到下对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盲目崇拜,虽然朱棣文专业是搞原子物理的,对气候问题一窍不通,可是在其身负的诺贝尔奖光环帮助下,朱成功地说服了中国领导人,总理温家宝破例带团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在会上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 40%-45%,此后二氧化碳减排成为“节能减排”的主要指标。2010年,十一五规划截止前4个月,解振华压阵,国务院6大督察组出击, 18地被现场督办节能减排, 如果二氧化碳减排达不到指标的地方,官员就被一票否决,到期下台。为保乌纱帽,地方官员不得不强力限产冲刺降耗目标,一刀切地换漂亮数据,不但钢厂、水泥厂停产,连住家、医院、红绿灯等也停电,一场通过限电来实现节能减排的大会战,将河北安平所有企事业单位、公共设施全都包 括在内,连普通百姓也要每3天就面对一次长达22小时的停电。 
国家“十二五规划”的节能减排目标是到2015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7%;单位GDP能耗下降16%;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 比重提高3.1个百分点,从8.3%到11.4%;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8到10%的目标。相对十一五,十二五”规划中二氧化碳的减排明显被放在了首位。这带来了问题,在发展阶段的国家,防治污染的资金是有限的,你把资金精力投入这项,另一项的防治就会相应受到影响,在化石燃料的使用过程中,对人体有害的真正污染物只占百分之几,二氧化碳的排放占90%以上,只要把二氧化碳列入“减排”范围,二氧化碳肯定就成为“减排”的主要目标。 

问题是二氧化碳真的是污染物对人有害么?根本不是,只有在二氧化碳的浓度到4%以上时才会影响到人的呼吸,可是现在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不到0.04%, 二氧化碳浓度就算再增加20倍也影响不到人的健康,而实际上在地球的40多亿年的历史里,二氧化碳的浓度在绝大部分时间都比现在高上至少5倍,人和植物的 基因其实都是在二氧化碳的浓度远高于现在的条件下进化发展出来的。实际上二氧化碳是植物光合作用的必要元素,研究表明农作物的产量是跟二氧化碳浓度时正相 关的,就是说二氧化碳浓度越高,粮食产量越高,这么个好东西怎么成了“污染物”呢? 

人类的进化从来就是伴随着越来越大量的能量使用,最节能减排的是猴子,可是人学会了用火,学会了使用自然界的能量,才得以从猿变人。但此后人类社会的发展停滞了很长时间,直到工业革命的发生,工业革命的本质是用机械进一步利用能源为人类生活舒服服务,工业革命后人的劳动生产率也增上万倍,可是能源使 用量也大幅增加,人均能源使用量增上万倍,对一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来说,人均能源使用量达到一定标准是成为工业化国家不可绕过的必要条件,而中国现在人均 能源使用两只及这个标准的1/3。在这种情况下,提倡节能可以激起99%的好心人的支持,特别是不懂科学和经济关系的经济学笨蛋们的支持,但对了解问题关键的学者来说,却明白在工业化阶段,能源的大量使用是决定内需,决定中国工业化是否成功的关键.
  
我想要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对我非常有用,可是你也想要,你要了我就没有, 那怎么办呢?好在话语权在我手上,我说的话就是道德制高点,你不是痛恨污染吗?虽然这个东西对人体无害,而且是生命延续必需的要素,可是为了我可以得到这 个东西,我就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这个东西属污染物,嘿嘿,你该痛恨了吧,你该去减这个东西的“排”了吧,这是什么东西呢?这个东西就是二氧化碳。上世纪部分发达国家已经进入工业社会,本世纪整个世界正在走向全面工业化,工业化的关键是什么?就是通过机械利用能源,为人服务,其中的关键就是能源的大规 模使用,现在的能源90%来源于化石燃料就是石油、煤和天然气,这些东西的使用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因为世界上矿物燃料的储量是有限的,你用掉了,我就没 得用。先进入工业社会的欧洲国家深明矿物燃料的重要性,为了自己可以多用这些燃料,编出一个故事,声称二氧化碳会造成全球暖化,从而毁灭世界,将一个本来有利于中国农业生产的东西给贴上了污染的标签。欧洲国家的邪恶愿望,通过中国国 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把减污染排放变成了减二氧化碳排放。只要卡住二氧化碳排放,那就卡住了中国能源的使用,卡住了中国工业化的步伐,卡住了中国粮食的增产。  

 “节能减排”,多么正义的名词,可惜这一名词的内容被偷换了,造成误导中国的巨大政策错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污染问题,看到的人都深恶痛绝,那是要确实解决的,可是这种人人都想减的“排”却被误导了。如果你把“减排”目标对着二氧化碳,那么真正的污染就会被放过,当考核指标是非污染物 二氧化碳时,真正的污染大户,会因为二氧化碳排放少而鱼目混珠地成为“节能减排”的标兵。下面看看这么一个真实的例子:

2012年12月31日,天脊集团发现苯胺泄漏事故,5日后才告知下游地区。一时间,河北邯郸大面积停水,河南安阳紧急治污,下游区域如临大敌。相对而言,天脊集团和长治市的处理态度则“淡定”很多:12月31日,天脊集团上报的苯胺外泄量是1吨到1.5吨,长治市认为只是一般的安全生产事故,未往上级汇报,直到苯胺通过雨水和污水管道泄入浊漳河,才爆出真实泄漏量是8.7吨。20多年前,天脊集团开始大兴土木,将村边土地横生切断,挖了一条深约10米的排污渠。此后,沟渠中一年四季每日不断涌出刺鼻的工业废水。 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五颜六色的废水,而是来自六个大烟囱的滚滚浓烟。遇到无风天,烟无法散了,挤成一团团的雾瘴包住村庄,人呼吸都困难。村里患有肺结核、肺气肿的村民有几十个,还有好几个已经在近几年去世。这种空气下,每天都吸入大量粉尘,村民咳嗽头晕是常有的事,严重的就得肺病了。天脊集团排污渠汇入浊漳河的交界口处,是黄牛蹄乡辛安村小南庄。半山腰间,20多户村民临河而居,他们受水污染最严重。每年到了雨水期,渠内水就会涌上农田,将两边的庄稼地淹没。水退后,一些庄稼会被烧死,整体长势颓败。而更为严重的则是这几十户村民的身体。村里半数左右的人都患上了类似贫血的症状。通过官方资料发现,如此 一个超标排放气态污染液态污染的企业却在2012年,天脊集团却多次被评为“中国化工节能减排20强”、“山西省节能减排先进单位”等多项荣誉。这是为什么?怎么评的?根据什么标准?问题就出在被扭曲的“节能减排”上面,如果二氧化碳占矿物燃料排放的90%,那么当这种不是污染物的东西被当作减排的主要指标时,一个排放很多真正污染物但不排放二氧化碳的企业当然有可能名正言顺的称为“节能减排”的标兵。这种“减排”有意义么? 

在西方舆论的大力忽悠下,在欧美政府派出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级别的高官的攻关下,负责管理中国人思想的宣传部门被彻底地攻陷了,看看在中央电视台上,中国人民喜爱的记者柴静对我国大气科学家丁仲礼先生的采访吧,这位令人可爱的记者直接指责丁院士为了自己国家不顾全球利益反对减排,多么地义正辞严啊,多么大公无私啊。可是这位记者知道二氧化碳在全球温室效应中占的比例只有不到4%么?知道二氧化碳根本就不是全球暖化的主因么?是谁的宣传使得这位不懂气候的可爱记者有资格质问真正懂气候问题的大气科学家?再看看下面山东大学生的行为艺术,他们忧国忧民了,手上提个节能减排的牌子,嘴上戴个口罩,上面写的是什么?CO2.在中宣部的全力配合下,节能减排被异化为减少对中国农业生产有利的二氧化碳,大学生啊,二氧化碳那个气体分子你能用口罩挡得住么?你知道二氧化碳是你体内新陈代谢产生的么?你知道二氧化碳是生命存在的必要物质是光合作用必需的要素么?中国的污染为何不能消除,看看这张让人哭笑不得的照片就知道了,在中国宣传部门的诚心努力下,我们的大学生相信CO2是毁灭世界的恶魔了,可是中国防治污染的枪命中真正的目标了么?叫你去打狼,结果你去打狗了。这就是那贴着中新社的标签的照片的宣传效果。“减排”的概念被人悄悄地偷换了,灰尘的减排本来比二氧化碳减排容易得多,成本也低得多,可是你把“减排”拿去对付非污染物质,你还有工夫去处理那些灰尘么?查查“十二五规划”,二氧化碳减排被放在首位,有减灰霾排放的指标么?中国大地正在被重金属污染,“十二五规划”把那放在减排的重要位置上了么? 

为什么中国的污染问题的不到解决而且越来越严重?“节能减排”的概念被偷换,该做的正事不做去按欧美的忽悠做坏事,枪靶子设歪了! 
3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3-8 22:11
靠,一氧化二氢还能使人窒息,过量还会损坏肾脏呢。没人反对一下??
回复 夺标 2015-3-9 05:41
城市达人: 靠,一氧化二氢还能使人窒息,过量还会损坏肾脏呢。没人反对一下??
就是,就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8-12 10:44 , Processed in 0.0629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