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不容轮子歪曲逝者,谈谈林希翎 (讨论)

热度 9已有 728 次阅读2015-3-7 10:20 |系统分类:前尘往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昨天我由柴静谈到私德尚可的公知与持不同政见者最佳出路问题,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doing&doid=6921
贴旧文聊了父辈的熟人、已故林希翎女士的晚年。有读者就质疑她晚节不保,与轮子有染。

我愿意特别替她澄清下。无论政见如何,林希翎和王容芬(现居德国,本身是日耳曼语言学者,也是研究马克思韦伯的专家)都是民运们该仰慕的两位保持了“士”的节操的前辈巾帼。我的一位舅公当年是地下党员出身又作为志司直属成员参加朝鲜战争的北大学长,出身优裕,身材高大修长,相貌英挺,党性坚强,建国初期名列“北京高校新四大红色公子”,(注:前四大红色公子里似乎有清华的袁永熙,也是第一批右派,地下党员出身,西南联大和清华的学长,其岳父是大名鼎鼎的蒋介石“文胆”陈布雷;当年我这位舅公与袁先生十分挂相,出身经历又类似,就有谣传说他是袁的表弟,实际上袁先生是平津一带长大的,祖籍贵州,属于南人北相;而我舅公祖籍河北,在宁苏沪三地长大,属于北人南相)与人大的林希翎是同期的“北京高校著名右派”。我的父母等数位父辈是与林希翎同时期但不同年级的京沪高校学生。他们记忆犹新的就是1957年-1958年间反复播放的中央新闻纪录片厂攝制的反右派运动報导纪录片里那位头載军帽,扎二个小鞭子的年轻女学生、后來闻名全国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学生林希翎滔滔不绝的演讲镜头。


1935年出生的林希翎,原名程海果,程家四姐妹三兄弟。1957年5月,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念四年级的林希翎,响应“大鸣大放”政策,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连续发表6次演讲,公然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鸣不平,大胆直言“毛主席的话又不是金科玉律”,并进一步指出“共产党内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很严重”。1957年6月,林希翎被批为“学生右派领袖”。当年6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长篇通讯《毒草识别记》,号召人大学生“揭发林希翎及其同党的反动言行”。短短一个月里,凡曾经支持或赞同,甚至仅仅同情或接触过林希翎的人,很多都被划为“右派”。林希翎说:“单单在北京,因我被打成‘右派’的就有一百七十多人,在全国各地更是不计其数。”随着“反右运动”的深入,1959年8月,林希翎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为“反革命分子”。在北京草岚子监狱,开始了她15年的漫漫刑期。

  1973年,提前几个月释放的林希翎,被下放到浙江金华武义农机厂,并与该厂技术员楼洪钟成婚。两年后,一听说邓小平重新出山主持中央工作,她就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只身上北京见“邓大人”。结果,撞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枪口,林希翎再次被捕,交原住地革命组织严加看管。1978年,中共中央下达文件,宣布摘去全部“右派”分子的“帽子”。苦熬活受20多年的林希翎,兴奋地为二儿子取名“春临”,认为“他的降临是吉祥的象征和历史的转折”。


  1979年3月,林希翎赴京重新提出平反申诉。1980年5月13日,就林希翎呈交的申诉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通知》说:“经本院复查认为,原判认定的主要事实、定性及适用法律正确,决定驳回申诉,仍维持原判。希望你认罪悔改,彻底转变反革命立场,投身祖国的‘四化’建设。”这样,林希翎作为“不予改正”的“终生右派”之一,活化石般证明着当年“反右运动的必要性与正确性”。1983年,林希翎与楼洪钟离婚,并经胡耀邦请习仲勋批示获准前往香港,逗留三个月后转往法国,后携带两个孩子定居法国。其间,1983年,她拒绝了台湾的国民党政府的收买。

1984年底,由于父亲的癌症病情恶化,林希翎决定赴台湾探亲。1985年9月23日,林希翎从法国巴黎飞抵台湾,在机场受到卜乃夫迎接。9月24日,林希翎看望了几十年未见的父亲,次日其父飞往美国治病。此后林希翎应台湾党外人士的邀请作了三场报告,直言批评国民党及蒋介石。“由于我三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大陆,受的是共产党的教育,这两年来又是生活在法兰西,我的思想和说话向来是自由惯了的。我既不是共产党的‘统战工具’,也决不作国民党的‘反共义士’……我关心的是海峡两岸的人民之间,特别是分离的亲人骨肉之间,应当准许自由往来。在这方面我认为共产党的三通政策是得人心的,开明的。 ”

2000年,台湾民进党的陈水扁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林希翎应邀出席了其总统就职典礼,但公开发表演说反对台独,结果又同台湾的民进党政府不欢而散。
她晚年不食法国的嗟来之食 (1999年,法国出兵南斯拉夫科索沃,林希翎向法国政府提出抗议,导致自1990年代起一直无条件资助林希翎的法国托洛茨基派的劳动人民党停止了对她的资助 ),1997年,林希翎18岁的儿子林小翎因在法国笃信科学神教而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跳楼自杀身亡。林希翎十分悲痛。2001年,她参加了法国侨学界揭批法轮功座谈会,回忆亡子,痛斥邪教。由于她一直保持左翼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不当反共反华先锋,所以一生清贫,但习仲勋、胡锦涛、朱镕基等都接见过她。现在德国的谢盛友、钱跃君有步她后尘的感觉。至于轮子利用她的去世大作文章,那是一厢情愿。

林希翎的长子楼信达现在是一名旅法的金融软件工程师,他回忆母亲1980年代初到法国,巴黎高等社会科学院为林希翎提供了一份三年的高薪合同,请她编写关于“五七”的历史书。收入有余裕,她甚至和温州商人合伙做起生意,但事后钱款被骗。没有工作的林希翎,为补贴家用,到处找中餐馆打工,扫大街的活也干过。

  但是,“她从来不缺赚大钱的机会,总有人出高价让她出来说话。”楼信达说早在1983年,台湾方面网罗林希翎,被她顶了回去。

1997年,林希翎18岁的儿子林小翎因在法国笃信科学神教而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跳楼自杀身亡。林希翎十分悲痛。2001年,她参加了法国侨学界揭批法轮功座谈会,回忆亡子,痛斥邪教。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胡锦涛访问法国,林希翎通过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人员的安排见到了胡锦涛,双方握手并进行了简短的交谈。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原为右派)访问法国期间,林希翎作为旅法华人华侨代表受到接见。2003年底至2004年初,林希翎曾经回到中国,继续为自己的平反问题同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及统战部官员会晤,但未取得成果。

林希翎还是法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顾问,2004年曾到香港参加中国和平统一论坛。

2009年9月21日(法国当地时间)上午9点半左右,林希翎在巴黎圣·凯米勒医院(Hospital Saint Camille)逝世,终年74岁。由法国的林希翎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朱毅先生操办,林希翎的一部分骨灰于“头七”那天安葬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剩下的部分于2010年11月9日安葬在温岭箬横镇太平山公墓,墓碑上刻有林希翎和楼洪钟的名字,因为楼洪钟希望以后去世之后能和林希翎合葬。

她的大学同学或者同时代的学生右派谭天荣、甘粹、张元勋等替她身后在北京举办追思会,结果那年(2009)早就日渐衰亡的轮子那时策略就是团结一切可能的政治力量来给自己造势,据说大妓院和新唐人连篇累牍地搞专题报道。估计此前几年是中国政府对海外华语网站的盲点年,没有作为,所以当年海外华语社交网站都是轮子和运运声音,2007年以后,随着北京奥运临近,又先后发生疆独藏独事件,中共开始注意对海外华媒的作为了--贝壳就是从那时开始转向中立,而我们留学生的第一大站留园网里轮子早就式微了。不过,2011年开始由于全球萧条,过紧日子的华人多起来,小业主多起来,轮子又有反扑之势。
4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1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马力 2015-3-7 10:41
我过去很尊重老右派,主要因为他们是敢说敢言的知识分子。实际上最早的大右派在民国时期是左派,但是在民粹意义上的左派,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广义的左派。后来发现右派们非常偏执教条,比左派有过之而无不及。右派成堆的地方一定内斗激烈鸡飞狗跳。海外民运只是一个例子。无他,他们信仰的哲学就是自私自由,所谓的民主实际上是我主。左右争论时几乎无一例外的是左派试图讲理,右派只会用洋教条压人或戴帽子。
回复 翰山 2015-3-7 10:42
对这段历史不太清楚,兼听则明。
回复 夺标 2015-3-7 11:03
马力: 我过去很尊重老右派,主要因为他们是敢说敢言的知识分子。实际上最早的大右派在民国时期是左派,但是在民粹意义上的左派,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广义的左派。后来发现 ...
同意,老右派就是民国时期的左派,民粹意义上的左派;现在的公知、民运右派基本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乃至赤膊上阵的下九流了,熙熙攘攘为利益而来去的,例如英国那个张戎,其父本来就是李井泉的帮凶,在胡耀邦时代失去了特权;年轻点的柴玲之流---从当年他们在北京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竟然不惜绑架整个天安门广场上的同学老师,企图用他们的鲜血为“民主女神”开光,就可以窥见其灵魂深处多么恐怖;那天村里又有这帮中共原先学生会干部出身、政治投机失意贻误终身的老民运封他们的村“女神”,我就嘲笑他们有女神或神女癖好,跟当年一样。他们年少时候是学生干部,青年搞民运,晚年又搞各种教,呵呵
回复 老空 2015-3-7 11:53
法轮功
离他们远点。
回复 cannaa 2015-3-7 16:08
听你这介绍,林希翎是情性中人,永远的反对派。她虽然历经坎坷,但最后得以善终,皆因她人品好,想害她的人也没有理由害她。她所有惹出的麻烦都是因为政见不同,加上性格耿直。因为她毫无私心,也就没有个人恩怨。
回复 寂禅 2015-3-7 21:56
俺是个小右派的孩子,但俺对反右的历史真不想多评价。一切都应该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来评判。中共夺取政权后,政府各级机构基本上都在“农工”党的“领导”下,这是当时政权的性质决定的,要超越历史的局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知识分子”就没有缺陷吗?最起码中国千年历史对“知识”阶层过度的“宠爱”养成的他们对普通农工阶层的轻视和“知识的傲慢”对自己所受的苦难也起来一定的作用。

对历史的反思不单应该是对中共历史的反思,也应该对中国历史传承的反思。现在一反思就会说民国时代知识分子如何受重视,那些个“文人”的俸禄几百几千大洋。可是,有人问过吗,这样的社会合理吗?一个99%的民众是赤贫的国家,“读书人”却有如此的待遇,这还不算是个“吃人”的社会?共产党能够成功,有什么奇怪的?
回复 夺标 2015-3-8 05:07
寂禅: 俺是个小右派的孩子,但俺对反右的历史真不想多评价。一切都应该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来评判。中共夺取政权后,政府各级机构基本上都在“农工”党的“领导”下, ...
以前好象读到过王蒙还是谁写的,后来章诒和也有类似表述,就是说“右派”与一切人群或特殊人群一样,里面主动与被动(劳改环境所迫)人格卑下、行为乖张的也很多,比如为了少干活,多吃饭,为了减刑等不择手段,看美国女历史学家安妮·阿普尔鲍姆的《古拉格:一部历史》也有类似记述,纳粹集中营幸存者的回忆也如此、、、、王蒙当时是得天独厚,有机会在民风不那么汉化的新疆当一个右派里的逍遥派,但张贤亮一生的缺陷人格就有很强的烙印、、、、、
回复 夺标 2015-3-8 05:12
cannaa: 听你这介绍,林希翎是情性中人,永远的反对派。她虽然历经坎坷,但最后得以善终,皆因她人品好,想害她的人也没有理由害她。她所有惹出的麻烦都是因为政见不同, ...
完全正确,所以我说她保留了先秦到唐宋时代纯正中国人,纯正的中国读书人那种“士”的品格与节操。可惜的是,不独轮子,还有北美一些民运分子,男的,当初企图接触她来为自己增加政治砝码的,被她婉拒后,居然在她身后还到处写极度下流的回忆录,捏造自己与林希翎的一夜情什么的---所以,“民运”也好,公知母知也好,必然是自作孽,取其亡,很快就会被历史垃圾堆。
回复 夺标 2015-3-8 05:26
寂禅: 俺是个小右派的孩子,但俺对反右的历史真不想多评价。一切都应该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来评判。中共夺取政权后,政府各级机构基本上都在“农工”党的“领导”下, ...
现在是中共应该反思“改开”三十年里是怎样让全民对于“中国”的国家认同感分崩离析为对于“全球资本”的认同感,即怎样一步步扭曲了1949年建国时候与最大多数中国人民即工农与小知识分子之间的契约---宪法。

我舅公戴帽从北大毕业后被送回他的祖地,南方一个小县城,在那里成为当地第一个正规的英语教师和物理老师,又当了校长,娶了当地农家第一美人,儿女成行,桃李满天下;他从来无悔,他当年批判的那些人和现象正是如今腐败者的先驱(改天会贴旧文,说他的故事),而保护他的也正是家乡人民-他是地下党员,但是他的父亲却是这个县的国民党县长,当地有名的士绅,也受过高等教育,为家乡办了不少好事,政权更替后,按照肃反法规,恰好他是县团级,即使没有血债也非杀不可,所以被镇压了。我感觉,那个年代(1920到1950)大家庭里因为身处国共两个阵营,最后骨肉至亲阴阳两隔的悲剧真不少--所以真希望中共现在好好反思鲜血白骨缔造的政权基础到底是谁,再不要被美国“全球资本化”战略牵着鼻子走了---德国和欧盟即使在自己土地上还有美军基地情形下都开始勇敢说“不”,我们本来就是赤足赤贫者建立的共和国,现在怕什么呢?你越放弃幻想,准备打仗,就像普京那样,老美反而越慎重,越期待与你建立非零和博弈关系。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3-8 09:26
林希翎是个令人尊敬的右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7-23 09:28 , Processed in 0.03916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