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标标推荐:佛教、王岐山与习近平报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上) ... ... ...

已有 5956 次阅读2017-10-20 09:07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标标推荐:
这个德裔美国人是英文版“朱镕基传记”作者,他以哲学史、宗教史角度看习近平十九大报告所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以及王岐山的历史使命
的角度不能说是新颖,但很有意思。
而他对于中国发展模式、美国发展模式与全球科技革命的关系以及对各自国民以及社会阶层的影响对标标本人具有说服力。
他对于1978年以来改开三十九年(标标有幸恰好是中共经济改革开放的同龄人)的得与失,为何反腐败的解析尤其具有公信力。以下的重点是标标划的。

导语 十九大的召开对于中共来说,是全新政治周期的开启,更面临着诸多挑战。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能否以非凡的魄力和卓识,引领中国扎实、果敢地走向未来是是被外界热议的话题。这其中,“习近平思想”是否会在十九大写入党章、王岐山的去留等问题尤为引人关注。 

拥有经济学家、作家、摄影家、国际危机调停者等诸多身份的中国问题专家龙安志(Lawrence Brahm)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专访时,就上述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中国发生腐败问题,以及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都是一个国家必须经历的过程。就社会层面而言,正在复兴的中国传统文化,包含着可以引领世界的亚洲价值观,特别是一带一路体现的“新丝绸之路共识”明显要优于华盛顿共识。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英雄,习近平将完成毛泽东的未竟事业,占据中国人心中重要的历史地位。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实质上是一个经济运动,也恰恰因为王岐山对经济领域的谙熟以及个性特点,成为操刀反腐的不二人选。 

多维 这期节目我们很有幸地请到了具有非常非常丰富的经历,同时也是很有传奇色彩的中国问题专家龙安志先生。龙先生您好。 

龙安志 你好。 

多维 今天呢,我们想跟龙先生来聊一聊有关于中国的话题,自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呢,中国可以说是发生了很多很多的变化,那么其中呢如果让老百姓来说的话,可能最明显的一方面就是在反腐这样一个层面,那么习近平上台以来在这个反腐,官僚整顿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气,那么您呢因为平常工作的关系也是同很多官员都要打交道,那么在您的眼中这五年来中国的官员队伍,您觉得有什么变化吗? 

龙安志 通过那个反腐败的运动,当然是有一个很大的调整在中国政府里边,但是我们也要了解这个问题,我们也要看那个问题的背后的一些问题。 

多维 没错。 

龙安志 因为我们就面临任何一个经济改革或者经济的挑战,我老说这个话,你解决一个问题会发生新的问题,那么往后看就1981年的时候我来了中国,中国那时候非常缺任何物质产品,钱也有,(但)没有用,比如说你要买面包,或者馒头或者是米饭你需要粮票。 
多维 各种各样的票据。 
龙安志 对,所以这个是一个缺物质文化的一个经济。那就是通过邓小平推动了改革,而且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谈的那种有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1992年前就没有人谈到经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话就不能说的,不敢说的,没有任何敢不敢说的。那就南巡以后都可以说市场经济。但到底市场经济是什么呢,都不清楚了,所以突然很多的方法赚钱,马上就开放了,然后邓小平说的也就是那种发财是光荣,那他说发财是光荣,大家都发财了,用什么方法发财都可以,而且那个时候中国从法制的体制来发展的话,也是非常地弱,很多法制体制...... 

多维 很欠缺的。 
龙安志 对,欠缺的。不只是缺法律,有法律,(执行)法律的那个政府机关怎么施行法律,怎么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都没有概念,所以当然很多的干部突然觉得我有权,我可以用这个权赚钱,这个是错吗,那个时候不清楚。所以突然很多的国家部委开始开企业,包括军队,很多公司,公司又开公司,其实那时候后来变得很乱,那就是在中国的经济那时候的目标是增加经济发展,发展越快越好,项目越多越好,其实那个时候要解决这种问题。而且那时候的概念是经济增加率也高,也好,可以有更多的人上岗,没有考虑到破坏环境,没有考虑破坏文化,没有考虑精神文明,就靠物质文明,所以从一个完全缺物质的一个经济的国家就变成一个很极端的追求物质的国家,所以当然是有腐败问题,后来那个腐败问题变得越来越明,越来越难,当然最后是老百姓受不了了。因为你办任何的事情都得经过很多的口,很多的批准,那个批准,每个批准都得收钱,所以当然现在很多老百姓非常欢迎习主席就发挥这种反腐败的运动,而且其实这个是国家很需要的,因为需要一个政府,那个政府部门,政府干部都是负责行政的工作,而且知道那如果我要做商业那我就有商业的,如果我要做国家公务员,那我就做这个行业的,但其实是不能把两个混在一起,所以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国家发展很自然的一个过程,而且必然做的,很早以前我记得在中央电视台他们采访,我说哎呀腐败问题怎么办,我们怎么办,我说应该中国学习香港,香港在过去殖民地的时候也很腐败,也有英国人,也有当地的中国人,也是用他们的那个权力,包括警察,都用他们的权力,那个时候有时候毒品买卖都乱七八糟。 

多维 我们能看到很多的香港电影作品在反应这方面的题材。 

龙安志 对,包括那些武打那个电影,还有成龙很多的电影其实里边就有这个腐败问题,当然为什么香港这么负责,他们后来成立一个完全独立的一个反腐败监察机构…… 
多维 廉政公署。 

龙安志 对,廉政公署才开始,然后他们有很大的权力,但是他们有非常严格的条件,让这些干部在里边的,或者这些工作人员在里边的,也有互相的检查的,那这个机构开始查,查、查、查,一步一步一步把香港很多问题整理了,前前一个香港的特首后来也腐败了,也进了监狱了,这就说明就是这个体制是很有用的。 

多维 刚才您也提到了您从1981年就来到了中国,就从您个人的经历来讲您觉得在中国的这30年来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普通的中国人您觉得会让您感到有些什么样的变化吗? 

龙安志 非常大的变化,我刚来了中国在1981年的时候,我用一个例子,我记得我去了一个商店,我买了一个东西,我花了7分钱多,后来我在我的宿舍的南开大学,那个宿舍那个门外的人进来说外边有个人等着你,我说什么人等着我,出去就是那个商店的...... 多维 售货员。 龙安志 对,他是追着我要还我的钱,他觉得是不能收我的钱多。 多维 找钱找少了。 龙安志 对,从这方面来说,中国人那时候非常天真,非常地纯,精神文明比物质文明高得多,那就是一步一步开放了,然后我看了在80年代改革,然后开始有些完善的物质的东西一步一步一步起来的,后来你发现到你要办什么事都需要送礼,你不送礼办不了任何事情,一步一步一步来到90年代就变商业化,90年代后就变得不只是商业化,都大家有表示他的,他的那个财政,他的能力,就是你现在...... 

多维 炫富开始了。 

龙安志 现在我老说一句话在北京,你开个法拉利是开玩笑的,你这车走不了哪里,堵车,但是非得要表示我有那么多钱,我可以砸,而且这个后来是变得很燥的一种生活,然后我就有时候跟中国人一起吃饭,谁都谈,过去是谈我手表多少钱,现在是看我买什么法拉利,我买了兰博基尼,谁谁谁比谁好,我觉得这事情就后来已经走歪了,现在的中国人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你有那么多钱,你有那么多的东西,但是你的精神很缺,很空的。很多人就开始觉得我有那么多钱,有什么意思呢,家里乱七八糟的,生活乱七八糟,你就死了以后也不能把你的钱带走,不如你把一些好好的事情在你能够在这个生活里,你的生命里你能做些好事情,这个思想已经开始了,所以现在中国开始从精神文明,到了一个极端的物质文明,往回到一个精神文明,那最后最好是有一个中路,有精神文明由物质文明,两个都有。 多维 其实我们也注意到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他在很多次讲话里面也是非常强调,中国传统文化对于这个中国人的一个精神文明建设的这样一个作用,他也非常强调这一点。 

龙安志 其实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一,他强调就是那种精神文明和中国的传统的东西,包括文化,哲学都非常重要;第二,我觉得非常好,在金砖会议他最近就提出了,那个“一带一路”不只是基本建设,投资和经济,也是文化交流的,而且不只是中国,南亚,中亚,非洲,文化还有很多的东西非常宝贵的,我们一直听那个美国的价值观点,那我们为什么不谈我们有个亚洲价值观点。 

多维 我们也看到习近平他也是多次在讲话中强调马克思主义应该在中国是再次中国化,似乎是想要从这样的一个方面来去寻求中国自己的一套价值观念的这样一个建构,包括政治层面的、经济层面的、文化层面的,您怎么来评价目前中国政府这样的一些努力? 

龙安志 我觉得这个事情要了解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的思想是什么时候的思想,十八世纪的,那个时候马克思主义就开始发挥的一个思想,那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当时是那个工业革命的时候,讨论到一些当时的问题。但马克思的很多思想从哪里来的?德国哲学家当时都研究亚洲的哲学,他们对亚洲的哲学研究得通。马克思跟黑格尔,黑格尔的那种很多思想是从佛教因果关系过来的,马克思谈到的一个革命后的一个,怎么说,一个共产社会,其实这个概念是从“香巴拉”的概念,就是一个完全是一个藏传佛教的概念,(设想)以后人和天很和谐,有钱的人会给没钱的人,帮他们,而且大家都会一起很和谐的。其实这个概念是完全一个理想主义的佛教的概念,是德国的哲学家淘过来的,淘过来以后用来解释他们的那个工业革命,当时发挥(发生)的社会矛盾,后这个东西是,后来是亚洲,中国、越南、老挝的共产党都把这个思想拉进来,说这是西方的一个很和谐的思想。 

多维 所以在您看来,这是绕了一圈。 

龙安志 绕了一圈,其实这不是西方和谐思想,这是西方当时的人要了解他们社会面临的挑战和矛盾,把亚洲的哲学拉过来,做个框架来分析。那现在是亚洲把这个又反淘过来的,那这个就是不能够盲目说马克思说的,因为你要知道马克思怎么说的,马克思学的中国历史,学的很多的那个亚洲的思想,把这个思想才带到西方去。弗洛伊德、马克思、黑格尔都学得非常非常通,亚洲的哲学,那时候包括俄罗斯人、德国人那时候研究的亚洲哲学,研究非常非常地细,所以他们就把这些都进入他们的理论里边的。所以现在中国要把马克思再考虑,或者有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的,其实这些所有这些哲学的来源和根,都在中国,都在自己的一些历史、文化和哲学里边,就找自己的根,能找到真正马克思追求的东西,都在这。 

龙安志 其实如果中国是要往前走的话,你有两条路来走,一条路是美国提的方案,那你发展消费者的经济,扩大人民承担的债务,然后你完全变成一个债务经济,然后做高科技的,高科技的很多人没有工作,就是科技,年轻人有一伙工作,金融界有工作,马上你拉长了很大的一个差别的,就是有钱的人会非常有钱,没有钱的人就很多的。 多维 您似乎是在描述的是美国的现状。 

龙安志 对,美国现在有这个问题,而且到时你可以看新闻,每天有游行,每天有骚乱,为什么,因为那个经济的差距太大,而且越来越大,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中国不要走这个路,千万不要走这个路,现在国内很多的内地的城市,也很偏僻的,你没有这个(交通)网络,你没有那个基本建设投资,那些城市不能发展,然后过去是那个世界银行跟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希望沿海城市扩大发展,很多国家都这么做的,但是很多的那个沿海城市承担不了那么多的人口,中国也已经面临过这个问题,所以你必须在国内发展,三线四线城市的,包括农村要城市化,一步一步来,那就是讲到“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中亚,南亚,北非,很多(国家),东非,很多地方现在也面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面临过的发展问题。西方的那个二战以后的经济模式,已经是到一个快崩溃的时候,那就是中国还有那个发展中国家,会逐步逐步发展自己的一个,可以说一个网络,或者是一个自己经济的模式,从这方面来说,第一,代替那些国家的发展有机会,第二给中国的企业往外走,国际化,也是一个机会。其实中国的经济模式已经是比较完善,现在可以不要把这个模式套到别的国家,但是可以分享经验,而且可以在哪些地方,相同的问题,可以把这个模式的一部分的过去的,包括一些经验是环境方面的,中国已经是污染了很多环境,开始治理环境,那新出的很多基本建设投资,可以是很环保的,可以是避免过去的一些问题,特别中国在投资农业方面在很多国家的。那从现在来说,中国有这样的扩大影响力,投资的影响力,也必须牵涉很多外交问题,其实这个一带一路就是通过一些先发展经济,后考虑政治。而且为了安全问题,反恐问题,你就是用军事,没有用,你必须给人经济发展的机会和前途和希望,而且你必须尊重他们的文化和他们的自己的一些理想。从这方面来说,这个是一个新的政策,这个跟华盛顿共识的理论完全不一样,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新丝绸之路的共识,不是一个华盛顿的共识。 

多维 现在呢这个时间也是离中共的十九大很近了,这个中共官方呢也是有一些迹象,把这个中国的政治传承定性为“毛邓习”,很多人也都会在猜测,在十九大上中共会不会出台习近平思想,您认为通过这十九大,今后的这五年任期,五年以后习近平能够达到比肩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这样一个地位吗? 

龙安志 其实我觉得现在习近平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职位,而且我觉得现在是每个时代需要那个时代的英雄,毛泽东的时代是把中国人民站起来,能够推翻殖民地体制,而且完全革命化,把中国就变的一个新国家,那这是毛泽东大的贡献。那邓小平面临的很多经济问题的时候,那就把中国推到经济改革的(时代)。那现在是一个完全新的时代的,现在需要新的措施,那习主席从这方面来说,是把很多毛泽东的梦想,没完全做到的事情,譬如说当时毛泽东特想把那个不结盟的运动,推到全世界的,那个时候他想从革命来做,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些国家不是在革命的时候,现在那些国家都面临的一些过去是那个,二战后的一些可以说非殖民地的殖民地体制了,其实他们压了很多西方的那些政策,就还不让他们发展,就是譬如说非洲,中亚,南亚,都面临这个问题,而且世界银行跟那个国际货币组织,很多的措施不帮这个国家发展,而且就把他们变得西方国家的一些跨国公司的市场,而且开采的一些原材料资源的,当然没有发展机会,就从这方面来说习主席要往外走中国的投资,通过那个“一带一路”,也是一个(政治)生态文明的“一带一路”,完全会达到毛泽东梦想的一些南(方)国家跟南(方)国家的联盟,就是一种共同,一起发展的梦想,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习主席应该是在这种,起码中国人民的那个心目中的有这么一个位置,挺好。 多维 谈论一个领导人的历史地位可能这个话题比较大一些,我们再回来谈一些很多中国人都很关心的一些话题。 
龙安志 可以。 

多维 比如说习近平在领导岗位上的一个好搭档,王岐山,这个十八大这五年以来,这个中国最重要的这个关于反腐这方面的措施,其实主刀的人就是王岐山,这个他的工作也是得到了中国很多老百姓的支持和认可。之前(民间认为)中共是有一个叫作“七上八下”的这样一个传统,是按照这个领导的年龄来去划分的,那么现在也有很多声音在说,很可能王岐山在十九大上可能还会继续留任五年。您作为曾经是跟王岐山有过直接交流的人,您对于王岐山有怎么样的评价? 

龙安志 原来王岐山当那个(中国国务院)体改办主任,我经常跟他就是汇报一些工作,谈一些国企改革的问题,交流一些这方面的思想。然后我觉得王岐山第一个是对经济非常清楚,而且需要经济解决问题,用什么样的措施,而且用什么样的程序来落实这些措施,非常的清楚;第二他一个人,下决心马上办事情,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为什么他搞反腐败,在部门里为什么他负责这个反腐败的运动,因为他了解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危机,你不反腐败,经济和国家面临很大的问题,但是你反腐败的过程中,这就是一个病人怎么做手术,你怎么下手,你要治什么的,你先治什么,你后治什么呢,你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那死了,你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脉”打开了。 

多维 所以在您看来,王岐山在布置这个反腐的这样一个工程过程当中,他对于经济领域的熟悉,对他成了一个很大的优势。 

龙安志 他非常清楚每一步要打什么样的腐败,其实从这方面来说他没有一下子所有的部门或者所有行业来调查,他一步一步来做,这是跟经济的改革措施一样,就是很有程序化,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他打到哪一个部门,包括比如说石油行业,石油行业很大的问题,那如果你要发挥一个生态文明的政策,你要保护环境,你先把这方面要收拾好了,其实他一步一步来,他怎么做…… 

多维 都是一环套着一环的。 

龙安志 对,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说得考虑他反腐败不只是一个,很多人说是政治运动,这是一个经济运动,而且为什么王岐山最适合做这个事情,不只是因为他能够马上下手,除了这个,这是他的个性,当然这非常好,但是他非常清楚,脑子倍儿清楚经济哪个问题我该动,哪个问题需要等等再处理的,因为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经济改革的过程非常重要是程序化,不是“休克疗法”,不能一下子都做,要不然都崩溃了。几年前很多领导跟我谈,哎呀腐败问题怎么样,你反腐败党垮了,如果你不反腐败,国家垮了,那怎么办,很多人都谈这个问题。那其实是你必须程序化,一步一步一步来治理,你按照这个手续来做,所以这方面来说我觉得王岐山做这个工作非常的好,而且就是只能王岐山能做,别人做不了。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5 02:46 , Processed in 0.0468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