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山独家:地下党员王浒眼中的北平无战事 (上,图文)

已有 632 次阅读2017-10-11 07:15 |系统分类:前尘往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
独家:地下党员王浒眼中的北平无战事 (上,图文)
夺标按:亲爱的王浒先生是我嫡亲的长辈,他老人家近年除了耳朵重听厉害外,腰板依然硬朗、思维依旧敏捷,喜欢到处走动,也爱扑网,与我们子侄辈都是通过电邮等来联系,还经常把他的文章发给我们。

--------------------------------------------------------------------
作者:王浒、孙文晔

危城之内,每一个人都被推到十字路口,必须抉择走与留。无疑,这个决定,将成为他们人生的重大转折,这同时意味着,选择一种社会制度乃至一种生活方式。当时,清华老师们见面,互相打听“走不走”,就像老北京的见面礼问“您吃了吗?”一样自然。钱伟长还特地组织了一个中年教授会议,专门讨论去留问题。
--------------------------------------------------------------------
1937年7月底,卢沟桥事变后不到一个月,北平全面沦陷。旋即,日本侵略者将北平作为侵占华北的重镇,实行残酷的军事法西斯统治。国难当头,面对风声鹤唳的白色恐怖,中共北平党组织被迫转入地下工作。当时尽管处境极其险恶,但北平地下党坚决贯彻中央关于敌占区“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工作方针,从未停止过战斗。他们除坚持在城里开展地下斗争外,还将一批批党员和进步青年转移到郊区,发动群众,开辟根据地,先后成立了20多个县级组织,配合八路军建立了平西、平北和冀东抗日根据地,点燃了抗击日寇的熊熊烈火。
--------------------------------------------------------------------
尽最大努力保存地下力量
  1942年7月1日清晨,地下党员傅秀像往常一样准备去北医上学。谁知刚走出家门,她就被堵了回来:“出事了,限你和凌青5分钟离开家!”冒着生命危险前来送信的,是负责和傅秀接头的地下党员张宏飞。他早上5点多钟就来了,在傅秀家周围转了几个小时,确信没有可疑迹象,才上门接头。迅速撤离的傅秀等人,在党组织安排下,安全抵达根据地。就在傅秀离家两天后的深夜,10多个特务翻墙闯入她家,没有找到人,又蹲守了十多天,最后也一无所获,只得悻悻而去。这一幕,是当时北平地下工作的一个缩影。
  北平沦陷后,在北平城委领导下的地下党员,大多是抗战前入党的,在此前的抗日救亡运动中,横向联系较多,其他系统和根据地派来的地下党员,也与城委的一些党员有交叉联系。因为组织不够严密,1942年前,地下组织遭到三次比较大的破坏。为了加强敌占城市和铁路沿线的工作,1941年初,北方局决定设立城市工作委员会(城工委),由分局组织部副部长刘仁负责,全面接收北平城委上级组织--平津唐点线工作委员会(点线工委)领导下的敌占区地下党组织关系。
  分局城工委成立后不久,点线工委遭到破坏,工委负责人被捕,直接威胁到党组织的安全。当时的北平地下党组织,共有5个支部32名党员,为了尽可能保存仅有的组织力量,城工委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想方设法把处境危险的地下党员安全撤回根据地,一些关系复杂而又不愿撤走的,则切断联系。同时,改变城内党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从1942年起,北平城内不再建立统一的党的领导机关,而把领导机关设在根据地,对城市党的工作进行“异地领导”;城内地下党组织采取“多头单线”组织形式,不建支部,党员之间不发生横向联系,而是直接由城工委领导掌握。这种方式,对保存实力、开展斗争非常有效。



(图片说明: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统治,北平地下党在极其险恶的条件下,组织发动群众,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斗争。图为民先队北师大队部印发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漫画传单和北平民先自学社编印的九·一八纪念特刊封面。)

  为加强城内地下工作力量,城工委还从根据地选派一批骨干进城,同时从北平派出一些党员和积极分子到根据地学习。无论是送出去还是派进来的同志,在根据地都要接受严格培训。据北京工业大学原校长王浒回忆:一放假,地下党就通知我去参加培训班。因为参加这个班的都是北平和天津一些学校的地下党员,学习后还要回来继续做地下工作,所以当时是不能通气和见面的。我们到了根据地后,分散住在老乡家里,除个人学习、单独辅导外,还听了两次大报告。报告会在一个大场院,院子里用行李绳横竖拉成格,然后把床单搭在绳子上。这样听报告的人,四面都是床单,根本看不见周围的人。
  当时,城工委的主要负责人刘仁,还找参加培训班的同志逐个谈话,并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仔细帮他们分析如何开展工作,真正做到了“派出一个人,发展一个人,就在敌人的心脏里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就这样,分局城工委(1944年改为城市工作部)领导的地下党组织逐步发展壮大,特别是1942年以后,尽管日伪统治越来越残酷,但北平城内城工委领导的地下组织,没有遭受到大的损失。
  奔走在红色交通线上
  抗战八年,北平地下党组织与远在根据地的上级机关,联系未曾间断过,城里的物资、情报能及时送到根据地,根据地培训的人员接进送出……这一切,都离不开一支鲜为人知的“奇兵”--奔走于各交通线上的交通员。
  据当年几位通过交通线前往平西根据地的老同志回忆:1939年9月13日清晨,我们8个北平的女中学生,分头与联系人对上暗号,然后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到了一个村子,重新会合。然后,联系人把我们交给一个交通员,准备连夜翻过妙峰山,闯过敌人封锁线。行前,交通员宣布了几条纪律:中途不休息、不许说话、不要咳嗽、不能掉队。一路上,交通员一直照顾着大家,终于在天刚亮时,到达了一个小山村。交通点的房东大娘热情地为大家烧水做饭,休息几天后,继续上路,在9月18日终于到达根据地。这次经历,对这几名女学生来说,是新奇的、冒险的,但对于护送她们的交通员来说,这只是他无数次往返交通线中极为普通的一次。
  平郊根据地建立后,为了沟通根据地与平津地下党的联系,1939年冀热察区党委在平西根据地与平津之间建立了四条秘密交通线,往来运送物资,护送干部和进步学生,或传递情报。1941年,分局城工委成立后,由于从平西到晋察冀分局,翻山过河,行程数百里,中途要通过5条日军封锁线,困难多、危险大,单靠平西交通线已不能满足工作的需要。另外,城工委系统与其他系统共用平西交通线,也不利于保密。所以,从1942年起,晋察冀分局城工委抽调干部,陆续在河北省曲阳、满城、定兴、白洋淀建立新的秘密交通线。除此之外,1945年1月,中共平西地委为加强通往北平的秘密交通线,又开辟了三条从妙峰山到北平的交通线。







(图片说明:党内秘密交通线在护送来往人员、传递指示和情报、运送物资等工作中,作出了重要贡献。图为《抗战中的红色根据地》作者、英国无线电专家林迈可,在交通员的护送下坐笸箩船渡过永定河时拍下的照片。)

  奔走在各条秘密交通线上的交通员,除晋察冀分局等党组织选派的勇敢、政治可靠的干部外,村里的交通员也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这些交通员往往一天要跑一两百里路,几天就能跑坏一双鞋。据原城工部部分交通员回忆:当交通员有两大困难,一是吃不饱。当时,交通员都是20多岁的小青年,整天跑来走去,饭量也大。有一次吃包子,刘仁同志让我们放开吃,能吃多少吃多少,结果,平均每人吃了一斤八两;二是鞋不够穿。遇上下雨天,一晚上就能穿坏一双鞋。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刘仁亲自批准,交通员的定量增加到一天两斤,鞋子也比一般规定翻了一番,一年给交通员配发8双鞋。
  党内秘密交通线的开辟和广大交通员的出色工作,打破了敌人的封锁,对北平地下党长期坚持斗争、根据地渡过难关发挥了重要作用。
  准备“对日本侵略者最后一战”
  1945年2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虽然是在战时,但随着抗日战争的节节胜利,党领导的平三蓟联合县内,到处是准备过大年的喜庆气氛。这一天,更让根据地孩子们兴奋不已的是,民兵们带来几个长相奇怪的人:大鼻子、蓝眼睛,骑在毛驴上,因为腿太长,脚还在地上拖着。
  这11名外国人,是当天上午飞机中弹后跳伞的美国飞行员。他们跳伞后,根据地军民倾力前去营救,据点的敌人也纷纷出动,双方展开激烈的争夺。被民兵营救后,美国飞行员听到近在咫尺的枪声,知道敌人也在找他们,十分紧张。救护人员连说带比划,告诉他们敌人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打不过来,美国飞行员才放下心来。
  的确,当时以平谷为中心的平三蓟联合县已逼退、攻破了敌伪据点24个,平谷、马坊等7个工事坚固的据点虽然没有被攻破,但已如瓮中之鳖,处于重重包围之中。根据中央指示,从1944年5月起,平郊根据地军民开始展开局部反攻,到1945年初,八路军直逼平津市郊,根据地基本连成一片,为北平地区迎接大反攻,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在北平城内,经过几年的派遣和积极慎重的发展,地下党员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很大提高。当时,在北平全部大专院校和20多所中学,都有地下党员,并扩展到工厂、铁路等单位,甚至打入日伪军政机关。党的活动已深入到社会的许多方面,不仅得到普通群众的支持,也争取到上层知识分子一定的支持和帮助。燕京大学国文系主任董鲁安等一批知识分子,奔赴抗日根据地,一些专家、知名人士,也成为支持地下党活动的积极分子。
  随着全面大反攻的到来,中共中央号召组织人民武装起义,里应外合解放敌占城市。1945年8月11日,晋察分局决定,城工部全体人员立即出发,准备接收各大城市。当时由北平城内来到城工部的干部,在张大中等人的带领下赶回北平,对如何发动群众、控制电台、打入报社、搜集武器及策反伪军伪警做了具体安排。但是,随着国内局势变化,蒋介石独吞胜利果实的企图逐渐显现。8月下旬,中央当机立断,两次急电命令停止敌占大城市武装起义计划,一再强调“必须仍作长期打算,蓄积力量,以待将来”。在关键时刻,中央的决定,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保存了城市地下党组织和革命力量。




(图片说明:1945年10月10日,北平受降大典在太和殿举行,古都北平正式光复。图为聚集在故宫前的各界人士在欢庆抗战胜利。)

  1945年9月30日,经中共晋察冀中央局批准,中共北平市委正式成立,市委由刘仁、武光、周小舟、甘雷组成,刘仁任书记。10天后,北平受降大典在太和殿举行,古都北平正式光复。但是,胜利的锣鼓声尚在耳边回响,国民党挑起内战的枪炮声已此起彼伏,北平党组织又投入到反对内战、保卫北平的新的斗争中。

独家配图:
老年的王浒先生夫妇在家宴上
wanghu1.jpg 


wanghu4.jpg 


北平和平解放不久,年轻的共产党员王浒在北平街头组织宣传活动

wanghu1.jpg 


wanghu4.jpg 


北平和平解放不久,年轻的共产党员王浒在北平街头组织宣传活动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7-18 00:01 , Processed in 0.0560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