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标标推荐:中共“十九大”前夕旁观海外论坛各派现形小记(原创) ... ... ... ... ... ...

已有 624 次阅读2017-10-1 21:32 |系统分类:十九大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欢迎厌恶随笔、月弯儿、海哲等伪君子、新毛派薄粉、轮子的万维多维网友们踊跃转载。我的结论是,**网的资本来源,或者说**网的LP是在海外积极建党的新毛派薄粉集团转移海外的贪赃枉法资金、法轮功的资金;而海哲、月弯儿、随笔等不过是这些LP在**网的代理人或者说GP。随笔这个伪君子及其同伙隐瞒了网站的政治性质,骗取了**网许多正直的网友们信任近两年之久,包括刚刚与之决裂的空博、龙门阵博、小龙鱼博、相宜博、不列颠地主博主以及我等!

番外之一:**网的网主随笔刚刚宣布了对标标我和小龙鱼哥哥的刑期,我想他们正等待着我和小龙鱼在汉山网、多维网等作出反响呢,标标少不得要满足一下他们的期待了。


回复海哲 2017-10-2 00:14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小龙鱼: 没有办法删除。

要走,就是把自己的博客全部删去,然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就这样。

但是,龙门博,相宜博,你们俩不想壮大小龙鱼发起的这场“肃穆2号行动”的声势吗?

小龙鱼在**孤军奋战,非常需要有正义感,有正确的是非感的仁人志士加入,以告诫网络恶鬼——黑白不那么容易颠倒,是非也是不那么容易混淆。

光明终将战胜黑暗,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所以,如果我们要走,一定要手拉手,高唱凯歌地集体离开**。

并且让**成为全世界最为臭名昭著,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注册的一个死人活网站。

所以,我要求你们一个都不要走,一同来加入以小龙鱼为首的“肃穆2号行动”义勇军。(简称:肃军)

等打败了老穆和糊涂老板,我们一起走。

好不好?

向你们介绍肃军的另外两名战友:夺标,和空。
不要搞团团伙伙。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激化成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回复随笔 2017-10-2 04:17行刑完毕!回复随笔 2017-10-2 04:20夺标被永久禁止发言,此决定不可更改,

老穆被禁止言一个月。小鱼已经自我了断,不再处罚,本人自我禁闭一周。
回复海哲 2017-10-2 04:32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随笔: 夺标被永久禁止发言,此决定不可更改,

老穆被禁止言一个月。小鱼已经自我了断,不再处罚,本人自我禁闭一周。
这个结果最好。热烈拥护!回复海哲 2017-10-2 04:41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随笔: 夺标被永久禁止发言,此决定不可更改,

老穆被禁止言一个月。小鱼已经自我了断,不再处罚,本人自我禁闭一周。
应该单发一贴,以示公信。

嗯,随笔在万维已经臭大街了,这个帖子贴到万维去,不知道有多么大快人心呢。其实我早就知道我真正惹恼随笔的就是我在汉山的直播加我的球评,链接:


不奇怪,十九大之前,就好象惊蛰节气一样,各种冬眠的虫子都跑出来了,今天就以**网为例深度分析。

海哲,自己说自己的长辈曾经是司徒雷登的秘书之一,为何那么热衷于载为文革干将们翻案的文章,不顾中国眼下的安危,跟朝鲜吊意识形态膀子的文章与自我言论,难道仅仅是因为怀旧?不,他是打着新毛派幌子的薄粉(我记得我有一篇针对同样是新毛派薄粉的驳斥原创---从彭丽媛的一首歌管窥“桨声灯影里的习近平”(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10488,说清了海哲、战斗在温哥华等都是为文革及薄熙来翻案的,现在新增加的特殊反华力量的一员------红二代群体在以薄熙来案开头的反腐风暴下,被动了奶酪者迅速分裂,自封为中共正统,现在真的搞“党外有党”(他们最爱引用毛泽东的此话来背书----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开始在海外建打着毛派幌子,直指习王执政中央的政党了;他们的财力、通过令完成、郭文贵等窃取的情报资源远远超过当年的李洪志)。

而轮子们呢,一厢情愿地认为国内反腐风暴会波及当年执行扫除法轮功势力的干部就是替他们报仇了,这时候会假装拥护中共现任中央政府,其实还是为了贩他们的私货。
月弯儿,这个被**包装成“”圣母才女娘娘“的,隐藏得极深的轮子,为何被我一眼看出来?因为她那些假装”真善忍“与我打太极,却暗地里唆使随笔与老穆挑拨离间的做法,是典型的轮子”美人计“。多年前我刚刚博士毕业时候,在某处社交大站跟轮子打过交道,我喜爱历史,当时又是科技版版主,而历史版与科技版恰好是轮子们最聚集的地方。他们一开始看是女版主女博士,就散布灭绝师太和恐龙谣言;等到我和其他知识面广且正直的俊男美女版主露脸后,他们就跟这次月弯儿一样,也炮制了一个美女才女----人家还是被包装成经常露露事业线的”真善美“藤校才女,来怼标标这样的,那个女的起码智商、英文、长相等比这月弯儿高明多了。
这月弯儿就是一个东施效颦,鹦鹉学舌的主儿;我写什么主题,她就指桑骂槐地用她的地摊文学文笔来写个对应的。
她博文三个细节曝露了她的政治面目——

第一,她的“他乡月儿圆”系列小说里正面男主角阿靖哥哥是一个福建偷渡客,根据我旅欧生活经验,这类人除了服气赖昌星那伙儿外,几乎逢中必反,而且通过蛇头黑社会手段做不少贩卖人口、逼良为娼等坑害同胞的事儿,也是轮子发展下线的主要群体,他们也许假装支持反腐,但内心以为那是中共内斗的笑话,还白日做梦想坐收渔翁之利呢。

第二,月弯儿与随笔这俩号称旅居英语国家英国与美国,学贯中西的才子才女英语水平的无意中曝露。链接见: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10464
那次秦韵请大家帮忙翻译她编导的一台中国歌舞节目单的开场歌舞大戏“开门红”的英文唱词。
我只是为了好玩,临时发挥了一下,结果没想到惊艳了她,秦韵盛赞我的英文译文信达雅,而之前我不知道你和秦韵都批评过月与笔的译文诘屈拗口。

第三她说她加入了一个拿不到基金的气候监控项目----轮子和柴静等一样,非常注意掺和可以怼中国政府的气候监控项目。轮子的网上经常可以看见类似如下新闻:

(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美国宇航局(NASA)呼吁澳洲最高科研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不要取消一个气候监控系统的关键计划,因为这将会削弱澳洲和世界监控和预测气候变化的能力。

月弯儿 2017-10-2 03:05很遗憾,你要离开。本想待到平静时再和你探讨一下AI,我是这方面的激情者。谢谢提供的信息,如果能将篇幅缩小,每天发一个转载更好,便于大家学习。我加入一个气候监控的项目组,非常有意思,遗憾在申请牛顿资金时败给了爱丁堡大学。有空再交流。回复读者 2017-10-2 03:43<div .="m_5005178827152271635gmail-quote" https:="" ci6.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6.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0px 0px;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image: url(&quot;<a href=" https:=" "="" ci5.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target="_blank"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5.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100% 10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月弯儿: 很遗憾,你要离开。本想待到平静时再和你探讨一下AI,我是这方面的激情者。谢谢提供的信息,如果能将篇幅缩小,每天发一个转载更好,便于大家学习。我加入一个气候监控的项目组,非常有意思,遗憾在申请牛顿资金时败给了爱丁堡大学。有空再交流。
有不少Stanford和Berkeley教授加入Google 或Facebook作AI。 这样就没有基金问题。

可惜了**网。屁话乱飞 ...
回复海哲 2017-10-2 03:46<div .="m_5005178827152271635gmail-quote" https:="" ci6.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6.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0px 0px;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image: url(&quot;<a href=" https:=" "="" ci5.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target="_blank"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5.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100% 10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读者: 有不少Stanford和Berkeley教授加入Google 或Facebook作AI。 这样就没有基金问题。

可惜了**网。屁话乱飞 ...
让屁话飞一会儿,天塌不下来 " .="m_5005178827152271635gmail-vm CToWUd"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550px;">回复读者 2017-10-2 06:09老兄转载的毛粉文章这下成了**的主力。估计你也会是澳州乡巴佬的下一个个目标。没别人了。回复海哲 2017-10-2 07:45<div .="m_5005178827152271635gmail-quote" https:="" ci6.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6.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8MlxuEWu4GUH7gSljGVlwQz82-tWjQHm575pjUudgm33cWxMAiVoFXcMb87f9w0VdCYN2IubnJ5neaVWQVvSKaXiOFGspUM=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0px 0px;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image: url(&quot;<a href=" https:=" "="" ci5.googleusercontent.com="" proxy="" 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target="_blank" target="_blank"><img src="https://ci5.googleusercontent.com/proxy/iNdGFysDr5IVYC_TAnkHjKf43v7tmyFoNmYDaeco_J8WdeScnoP9TJydvWZJWFKbbM_4l8W_yRiI9T-Q88XgF6nf9THEz4U=s0-d-e1-ft#"> background-position: 100% 10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background-color: initial;">读者: 老兄转载的毛粉文章这下成了**的主力。估计你也会是澳州乡巴佬的下一个个目标。没别人了。
不劳你老费心。我们俩3年前就大战N个回合了 " .="m_5005178827152271635gmail-vm CToWUd"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550px;"> 。
吵完就拉倒,别搞一哭二闹三上吊


所以,我的结论是,**网的资本来源,或者说**网的LP是在海外积极建党的新毛派薄粉集团转移海外的贪赃枉法资金、法轮功的资金;而海哲、月弯儿、随笔等不过是这些LP在**网的代理人或者说GP。

标标点评: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哇塞,如今几十岁的女人了,还一口一个“靖哥哥”,臆想自己是黄蓉么?


番外之三:瞧瞧海哲里里外外的面貌-古语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海哲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佛家所言“我执+着相”他总以为自己是帅哥就可以不受谴责,跟薄熙来一个德性(标标套用斯大林臭名昭著的、公然挑衅毛泽东的“胜利者是不受谴责”,你海哲不是号称新毛派挂羊头卖狗肉么),低估了大家的三观水准包括政治良知

四首诗词向薄熙来同志祝寿 by 海哲

七律--壬辰之难

龙年运厄起洪波,恶浪惊涛鬼煞多。

日没西南谣作谶,狼烟东北虏藏柯。

九州百姓同肝裂,四海公卿共放歌。

安得擎天千仞剑,荡平虎豹正山河!

20121010

 

七律--秋寒

一场风雨送秋寒,老树昏鸦两莫欢。

落叶无情离木去,余红有信吐香残。

苍天不悯薄公难,大地何承旷古冤。

岂待新朝修旧史,人心正道判忠奸。

20121015日。

 

五律--射天狼

三月朔风狂,天寒地复霜。

渝州春意短,东海逆流猖。

秋雪覆燕赵,殷红泣两江。

京都西北望,挽月射天狼。

20121118日。

 

武陵春冬至

日落星稀牛斗暗,昼短夜寒长。

回首流年骤雨狂,谁与诉衷肠。

人道渝州花谢尽,我自问穹苍。

彻骨严冬覆雪霜,封不住,腊梅香。

201212月。


回复海哲 2017-7-4 09:14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夺标: 薄熙来红得发紫的时候我就最讨厌他那张跟张局张召忠酷似的脸----我那时跟我家那个北大毕业的说,你们北大怎么出这一对,号称是毛泽东的继承者,唱红打黑,却对外宣传,甚至跟基辛格说他们是中国的肯尼迪总统夫妇,肯尼迪是铁杆反共的。他妹妹薄小莹倒是不错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最可惜的还是我景仰的范文正公,因为范仲淹是中国最古老的中学、周永康的母校苏州中学创始人,而谷开来的外祖父家是范文正公后裔的一支,可怜文武双全千古人杰,文臣谥号最高得主(另外一个可以谥号文正的就是曾国藩曾文正了)就这样不幸当了奸佞的裙带。
他们培养薄瓜瓜就如同巴基斯坦布托家族等南亚东南亚以及拉美世袭政权家族一样,送往英美贵族学校比如伊顿公学等,这样培养出来的“豪门公子”包括新加坡的李显龙,哪一个是成气候的人物?即使有老爹和家族背景。
你就那么仰慕封建社会的谥号?你难道是封建卫道士曾剃头的粉丝

回复海哲 2017-7-4 12:44薄督像局座?二五眼吧。王立军首鼠两端,最后叛党叛国,说明薄督那一巴掌打对了

回复海哲 2017-7-4 23:23你那是歪曲主席思想





深度阅读:从彭丽媛的一首歌管窥“桨声灯影里的习近平”(标标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10488
很久不发博客的“战斗在温哥华”博主转发了一篇“桨声灯影里的习近平”,这么多年来标标这才知道他是薄粉。本来标标已经不太写政论文很多年了,近年除了经济之路外也就是读点史书,希望用三年时间能够评注完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全本)”,但温哥华博主这篇博客刺激了标标再做一回写政论文的冯妇。

只是这篇文章有许多硬伤,比如力挺朝鲜金三胖的部分---蓝色部分是标标的点评。
“印度最近的事看着闹心。本来想当今虽是不济,但人家欺负进门了,是个男人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于是心底一热,披上军大衣,端起煤油灯,捧着地球仪,霎时间谋算出了一千种对策,设计好了一万种结局。条条计策无不是赛诸葛羞张良。个个结局皆令人笑汉武欺刘邦。烦我强鼾者,虽远必猪。打死我也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的第一万零一条结局:屁都没响,聋子放炮仗—散了。就像刘能说的,我这一盆火正拨得旺旺的,让他回身一泡尿就给浇灭了。武馆叫人家踢了,难道就不该留下条胳膊?其实这种让国人颜面扫地的事早已不只一次了。看来这改开党确实令人寒心。无论大棋党们如何吹嘘,我脑中实在无法将今上的形象与汉武帝的身姿有丝毫相联,反而与宋高宗的剪影却愈加重叠。有人问:习近平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蘑菇遛哪路?、、、、、前人曾云“一朝权在手, 便把令来行”。老话也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可这习近平拉出来遛了五年了,是骡子是马还是看不清。但观他闭门修补龙椅,不见他开关出示真经。于是乎,无论左右,不分内外,众口咸曰,这不是真正的习近平。我们所见,乃是桨声灯影里的习近平。
、、、、、
郭沫若说“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真是把习近平刻画得入木三分。北朝鲜的核武,明明是被美国逼出来的。习近平却对他步步紧逼,刀刀见血,哪怕自断一臂,也必欲除之而后快。印度的原子弹导弹,挑明了说就是用来打中国的,习近平却带着老婆、花枝招展,嘻皮笑脸地提着礼盒去给人家登门祝寿。如此亲痛仇快。如此爱憎分明,不用阶级立场是无法解释得通的。”

标标点评:这文章有硬伤、常识错误-----金三胖的背后是日本势力,数年前标标曾经就朝鲜半岛问题的历史与现状写了近二十集的专栏连载,**有,汉山也有,而且当时标标就指出,半岛问题和台湾问题是大国在东亚新博弈的一枝两表,而且也比较了台海与黄海两处的地缘政治,相关章节请自行搜索。

“眼见习某人连核心的高帽都看不上了,动不动就要当领袖,还要别人绝对的忠心,因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厚颜无耻,莫此为甚。连历朝历代的皇上都没这么说过。这哪有一点点的民主风范,哪有一丝丝的普世气度?要他搞民主岂不比叫太监生孩子更不靠谱?他要是能民主为什么不跟薄熙来公平竞争?习包子,习包子,席卷了,包圆了,都是自己的,连汤都不会分你一滴的。”

标标点评:
纵观中国历代政治史,凡是大变革,比如武则天和唐高宗联手以科举选拔的寒门士子来遏制纵横千年的门阀贵族和关陇六镇势力,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三代削藩,以有节制的外戚势力与之抗衡,不仅时常伴随传奇的帝王婚恋,而且无不需要一段时间的高度中央集权,集中力量办大事,也就是贾谊当年上书给汉文帝的“众建诸侯少其力”--将地方尾大不掉的各路诸侯一个个分割瓦解,实现中央集权,强盛国家,也就是今天我们说的加强国家凝聚力、实行扁平化管理。这是通向大道的至简之术,但也是必备必行之术。例如,近期对万达王健林家族实施的去垄断去托拉斯化的手术。
清、民易代之际多少如牛毛一般多的派别里那些学贯中西的鸿儒、纵横家、阴阳家、兵家等都已经在各自实践后殊途同归,得出结论,西式民主不适合中国,这么大的人口众多,气候复杂,民族多元的国家又积贫积弱,彼时最适合的是君主立宪制,而西式民主南橘北枳,可以说西太后与光绪起初协议默契的先训政以富国家、开明智,行君主立宪是最适合中国的一次百年历史机遇。转瞬即逝后,城头变换大王旗,整个国家先是诸侯割据,联邦或邦联都不是的“伪共和”,加之俄国与日本先后长驱直入,国家几乎分崩离析,黄仁宇这位历史学家当年是亲历抗战的国军军官,他说原来我们中国是以一个中世纪的国家抗衡东方最强大的新兴工业国家及其背后的轴心而惨胜的。

那么习近平的理想是什么呢?这位自幼表现出对于体育、文艺和文学而不是其他高干子弟们对于政治的强烈爱好,曾经在北京市少年宫学习朗诵的中共现任总书记,他的志同道合的爱妻、18岁起就深受中国亿万民众喜爱的歌唱家彭丽媛教授出任第一夫人前担纲并参与监制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 复兴之路】里她亲自演唱的一曲高歌【曙色】颇耐人寻味---因为这首歌是中国大陆最优秀也是备受争议的历史剧【走向共和】的主题曲。
标标也非常喜爱这首歌的旋律与歌词内涵。这首歌或许昭示了习近平的终极政治理想----继承前赴后继的先烈遗志,继往开来,而标标认为他的理想就是,以集权手段尽快革除流弊余毒,实现执政党八千万精英的内部民主,同时把中国建设成十四亿人口的高福利、工作型加创造型的勤奋的科学社会主义国度。也就是说十四亿人口的国家实现了北欧斯堪的纳维亚模式,这将会是人类文明史上从未有过的奇迹,我是超级有信心在未曾老迈之前看见它实现的。这大概才是温哥华博主转载的这篇文章里的妄加揣测“习近平要搞的其实是伯恩斯坦考茨基的社会民主党,跟英法德一样是资本主义”的本来面目。

标标前天对秦韵说过的话可以作为温哥华博主转载的这篇文章出台背景的补充背书--

把话说透了---海外很多华语网站都有当年薄熙来通过徐明等从东北输出的资本,所以很多论坛尤其文艺歌咏类的都是海外替他们充当白手套的东北商人当版主或者管理员,他们主导了舆论论坛导向和价值取向,他们捧出来的,比如那个来过这里被我戳穿她声音造假的某人就是这种沦落海外的东北派系里的女神。他们之间,有的可能是邓公派的,有的是跟薄熙来一样新毛派反邓的,都略有矛盾,但是会恨透了我和小龙鱼这样真心拥戴习王新政的,韵韵你是搞公司商务的,放眼未来吧,没有必要为了墨脉这样“政治失意东北派“捧出的山寨歌喉老女神(你看她把虞姬这样中国古代良家贞烈女性的典范写成妓女就知道她的文化水平了,她就是文学城那些失去国内利益的东北帮为代表的官商勾结者们在歌坛的一个宠儿、商女而已),失去支持未来主导整个中国市场,而且支持受到亿万中国人民真心拥护的习王正统的博主们。
以前戏剧家袁雪芬说过,什么样作风档次的演员带来什么样的观众,政治家也是如此,基本上习王新政的拥戴博主文化道德水平、教育程度、时代先进性及求知欲等都不知道比那东北烙印浓浓的男女们高几个档次。
何况,习近平还是你们关中冷娃的杰出代表,人民大众利益的真正维护者,列强都畏惧的强人,而不是出卖中国国家利益,用人民血汗钱充当资本讨好、谄媚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的”红色贵族“自居者。反正俺这个开国大将的后代不会自居”红色贵族“的,我就是要支持习王与亿万中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新政,只有祖国强大到令列强畏惧,我们这样靠自己奋斗与能力在海外创业的诚实企业家才有未来。
薄熙来、谷开来夫妇当年也是挺搞笑的,通过基辛格博士的嘴向西方宣传说“薄夫妇是中国的肯尼迪夫妇”----地球人都知道肯尼迪总统是铁杆反共反华的,也就是强人赫鲁晓夫用古巴猪湾的核弹头让他老实了点而已。
今日金三胖也东施效颦,如法炮制,企图讹诈中国,真是瞎了钛合金的狗眼。标标早就说了几十年造不出自主的阿琼坦克的印度是疥藓之疾,地缘接壤的疯子朝鲜半岛才是心腹大患,此时加入黄海是我们的内海该多好!

曙色
电视剧《走向共和》主题曲
演唱:标标

Download this song
词:晓光 
曲:徐沛东 
原唱:徐沛东 
原唱:彭丽媛
一年年花开花落 冬去春来 草木又蓬勃 
一页页历史翻过 前浪远去 后浪更磅礴 
一座座火山爆发 天崩地裂 君王美梦破 
一顶顶皇冠落地 斗转星移 世事有新说 
风吹过 雨打过 铁蹄践踏过 
火烧过 刀砍过 列强分割过 
抚摸着伤痕昂起头 
吞咽下屈辱心如火 
走过长夜 走过坎坷 
走进曙色 
一滴滴水滴石穿 粉身碎骨 志向永不舍 
一曲曲浩荡长歌 起伏回响 悲壮动心魄 
一代代仁人志士 救国救民 上下求索 
一辈辈英雄好汉 前赴后继 热血染江河 
风吹过 雨打过 铁蹄践踏过 
火烧过 刀砍过 列强分割过 
抚摸着伤痕昂起头 
吞咽下屈辱心如火 
走过长夜 走过坎坷 
走进曙色
<audio id='player2' src='http://audio.6park.com/upload/media/20170904/20170904075858_57732.mp3' type='audio/mp3' controls='controls'></audio>



深度阅读:标标与小龙鱼离开华人时空网之前,发表的这篇当年与翰山哥探讨皮皮博主与拭目以待博主(开国少将齐勇之女齐小明)纷争事件的中立文章人与苍蝇的罗生门-旁观网络与现实的对话(原创旧文),链接见: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10489也触怒了利用拭目以待博主作为海外建党、对抗国内中共中央的新毛派薄粉阵营幌子的海哲。海哲转贴的拭目以待博主原文链接: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10490


人与苍蝇的罗生门-旁观网络与现实的对话(原创旧文)
标标与翰山旁观网络与现实的对话(原创旧文)
标标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篇旧文了,缘起于咱们大家旁观皮皮和拭目以待两位网友的争端事件后,我和翰山博主的闲聊。
恰好小龙鱼博主不久前又把我曾经在跟翰山博主的对话里提到的仅仅“打苍蝇”这么一个简单的生活事件场景,美术家们就用画笔记录了15种不同的视觉印象,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见:《人与苍蝇》:15种西方画派鉴赏速成 http://www.***.com/home.php?mod=space&uid=24&do=blog&id=4449

汗衫儿大哥用他最擅长的逻辑之刀和“诡辩术”写了篇文章来谈网络与现实的异同

我来掺乎掺乎皮皮与拭目以待的争论 von 翰山

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掺乎,一是从观点来说,一是从逻辑来说。这里先谈观点。


从观点来说,拭目以待大姐的意思是,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头天网上闹腾完了,网下就回到现实中”,网络现实互不影响。而皮皮的观点,“生理和心理是相通的,那么网络和现实也是相通的”。


我是非常赞同拭目以待大姐的观点,但是认同皮皮讲的更接近现实。就好比我来说吧,我的观点:上网就是上网,网络是虚拟的,不要把网络的烦恼带到现实,尤其不要人为地把虚拟和现实强行结合到一起。比如说,2010年吧,贝壳村搞捐款运动,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谁是谁,及谁是谁非,但是不同意在网上拉大旗作虎皮,搞什么捐款,把虚拟游戏带上了强烈的现实色彩,还逼着网友表态。所以,我是反对捐款的,此,客观上是支持岳东晓,但是事实上,我当时和以后根本不关心他的那个贺梅案子。此外,诸如桑兰事件,我也是从来不掺和,一个重要的原因,参与的双方,大概稍微拐一个弯就是我认识的朋友,你说有必要趟这趟浑水吗?


但是,分开虚拟与现实,这只是主观的一种愿望,事实上虚拟网络也是现实社会的一个反映,任何人不可能在虚拟网络显现出自己所没有的本性,就算你是80老翁装扮18岁小伙儿,也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就有的骗人技俩。网络和现实有多远?确实仅仅只有咫尺之遥。


就比如说iMan这个NN地闻名的恶魔吧(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他自己说的)。对于他这样的人,也许有点小才,也许在网上故意装出一副凶狠像以招揽眼球。究竟如何不去分析。设想一下,如果他是一个女子,如果她对我表现十分好感,我会把这样的人娶妻纳妾吗?当然不会,不仅不会,而且凡是对他有好感的人,都会从我的朋友圈子里面被踢出去,因为跟恶人站在一起的,本身就有恶的基因。我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的,因为我认定其网络的价值观肯定和现实中是相同的。


同样,前不久我们管理组里,有人一言不合即破口大骂,一骂可以几个小时,对于这种人,我在生活中从未见过,我还会把这样的人当朋友吗?当然不会。我不会因为网络生活而扭曲我的人生,而扭曲我的现实生活。不仅不会,有的人后来说,她是性格刚烈,对于这样评价的人,也不会再在我的朋友圈中。很明显,凡是能容忍这种骂人的人,必然也是有同样生活经历,自然不会为我所接受。所以,可见,即便我们主观上试图分开虚拟与现实,仍旧免不了我们把现实中的喜怒哀乐,现实中的道德标准带到虚拟的网络中。显然,网上网下是相通的。


就说拭目以待大姐你吧,我相信,你网上的观点,肯定反应你在现实中的观点;你网络上的泼泼辣辣,风风火火的作风,肯定也和现实中的真人所差无几。那么,你的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是相通的。

------------------


标标的点评与再掺乎:

他说:

1.从观点来说,拭目以待大姐的意思是,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头天网上闹腾完了,网下就回到现实中”,网络现实互不影响。而皮皮的观点,“生理和心理是相通的,那么网络和现实也是相通的”。


我是非常赞同拭目以待大姐的观点,但是认同皮皮讲的更接近现实。


2.但是,分开虚拟与现实,这只是主观的一种愿望,事实上虚拟网络也是现实社会的一个反映,任何人不可能在虚拟网络显现出自己所没有的本性,就算你是80老翁装扮18岁小伙儿,也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就有的骗人技俩。网络和现实有多远?确实仅仅只有咫尺之遥。


3.就说拭目以待大姐你吧,我相信,你网上的观点,肯定反应你在现实中的观点;你网络上的泼泼辣辣,风风火火的作风,肯定也和现实中的真人所差无几。那么,你的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是相通的。


-------------------------

标标对汗衫儿高论的灌水如下:


网络与现实的区分?如果单从给定个体来说,区分是不大的。

这个命题或伪命题令我想到发现DNA双螺旋模型的三人之一克里克(炸药奖得主,他其实是一名物理学家,二战期间应征去参加与潜艇、声纳相关的武器设计,后来成了战后新兴科学--分子生物学的祖师爷之一)大半生致力于研究大脑意识是否象光(电磁场)、引力场等一样是我们看不见,但却可以捕捉的一种真实存在的物质形式,他纯粹是采用逻辑推理而不是实验研究方法来探索意识的本质。


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里克在其著名科普著作《惊人的假说:灵魂的科学探索》中指出,我们的思想、意识完全可以用大脑中一些神经元的交互作用来解释,这就是他提出的关于意识的“惊人假说”。2003年初,克里克在著名的《自然-神经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意识的框架”,提出意识不是先天就有,而是由大脑中位于“扣带前回”的一小组神经元产生和控制的。

如果按照克里克的学说,则网络上下我们的意识既然都是由同一套神经元网络工作的结果,那么就没有本质的不同---不同的是意识是需要环境诱导的,诱导的环境不同导致了意识以及意识的外在表现差异。

既然对于给定个体,网络上下的意识没有本质不同,则其网络上下的心理特征也没有不同,只是约束网上网下行为的环境有所不同导致行为模式的差异--说实话,本人就有时喜欢通过网络上的心理与语言特征来分析人。


网络可能因为其特殊的空间形态,反而更可能突出、放大实际人性的弱点或优点。例如,嫉妒--有些人会对于某些才子或美女ID产生莫名的嫉妒(即使没有交集情形下),利用各种手段封杀之,甚至删除被嫉妒的美女俊男们所有影像什么的,这种貌似最先进的技术手段与古埃及时候并无差别---埃及人会把犯了罪的王室贵族成员的雕像刻意损毁,以达到把他们从记忆里抹去的目的。

但是,对方的俊美或才华并不因为这种对待会消减,自己的蠢笨与丑陋也不会因此消减---这种行为曝露的潜意识其实是人性之恶,嫉妒者其实是希望对方消失,但是在现实里因为法律约束,他们不能肉体消灭之,在网络里却可以间接做到这点,虽然最终效果也只是眼不见为净,自欺欺人。


以下这个帖子也可以用来诠释网络和现实的差别,请翰山哥写篇作文(**网读者可去万维小龙鱼博主空间找到这篇全文见:《人与苍蝇》:15种西方画派鉴赏速成


艺术和科学的本质都是绘事后素。素材是一样的,只是表现或再现(如果从科学角度来说叫测量)时候形变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但你无法说哪一个更接近现实或本质(眼见为实是不对的,因为我们眼睛看见的可能是不完全的、甚至伪装的信息,再则,三维空间的我们与多维空间或者平面中的眼睛看到的物体也是有差异,你无法说哪一个更现实,但不同流派的艺术家和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就能捕捉宁表现出这种殊途同归的差别)。


俺的这个总结也基本接近量子物理的大牛、德国人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或者根据芥川龙之介小说改编的黑泽明名片“罗生门”内涵的哲理(七个当事者对一个简单的奸杀案的描述都各有差异和矛盾)。

删除 回复翰山 2015-6-14 13:38"如果按照克里克的学说,则网络上下我们的意识既然都是由同一套神经元网络工作的结果,那么就没有本质的不同---不同的是意识是需要环境诱导的,诱导的环境不同导致了意识以及意识的外在表现差异。"

删除 回复翰山 2015-6-14 13:39络可能因为其特殊的空间形态,反而更可能突出、放大实际人性的弱点或优点。



深度阅读:小龙鱼博主曝光华人时空网各博主关系以及马甲流派的妙文,链接见: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10481
标标推荐:小龙鱼新作-【庆中秋正能量一传十十传百接力棒活动】

【庆中秋 正能量“一传十 十传百”接力棒活动】

想跟**的每一个人说一句话



【小龙鱼按】2007年5月24日,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开幕的当天,党代表和市民们从习近平的口中听到了他对上海城市精神新的提炼和概括的十六个字: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习近平进一步说明:“如果说海纳百川是上海一贯的文化特点,追求卓越是上海的一种文化本质,那么开明睿智本身是一种态度,大气谦和是一种胸襟,这样才能进一步海纳百川,进一步追求卓越。”

习近平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值此**从无到有,艰苦发展的转折点与即将迎来更加远大前途的关键时刻,我想对**的每一位网友说一句话,希望我们可以跳出旧的思维窠臼,解放自己的精神桎梏,换一种认识事物和与人相处的方式,看看是不是能为**带来凤凰涅槃般的改变和升华。

我想,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坦诚面对自己,真心面对他人,我们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不同的世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我们发现自己总是在原地打转,那么,肯定是有一只脚踏偏了。以致于无论另一只脚如何用力,如何加速,都只能让你围绕着自己所划定的边界周而复始地转圈子。这是多么乏味而又令人窒息的生活啊!

所以,尝试一下,向另外一个角度迈出一步,你可能马上就会发现自己正在跳出那个死循环,从而看见前方更多,更远的新目标。

那么,就让我们来试一下吧。我先起一个头。如果你也觉得新奇,好玩,那你就照样尝试一下,写出你对**每一个人的一句话,也许能给你带来很多惊喜。


*          *          *          *          *           


空博:快十年了,你是我在网上感觉最像亲人的一个。

标标:尽管我没有妹妹,但是我把你当作我的妹妹。我希望我的妹妹每天都很快乐,同时,我也总是担心我的妹妹会因为做错事而受到伤害。

侃侃:都是老多维了,什么都不说了。在你面前,我好像变成了像标标那样的喜欢跟哥哥撒娇的小妹妹。

芦鹤:你永远是我的老师。请多回**坐坐。

蜜蜂:也是老多维了。我发现,你退休以后,变得十分洒脱了。现在全**最洒脱的,就是你了。

随笔博:虽然,我们相识于多维,但是,对于我们在明镜时共同对付阿妞不牛的经历,其实我没有你所想的那么自豪。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先于你退出明镜的原因。我觉得,我做错了。今天的小龙鱼跟9年前的小龙鱼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希望我能更理解你。

秦韵姐: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我很调皮。但是,无论怎样,你都是我所敬重的大姐姐。

幽久桥:从你一再不允许我叫你幽老师,我知道,你是一位十分谦逊而又善良的大姐。

月弯儿:从你一来**,我就经常听到你对我的恭维,说实话,我的心里是喜滋滋的。让我替标标给你道歉吧。我希望你还是把我当朋友。我也希望标标不要再来让你生气。

绿岛和墨脉:真不好意思,我觉得我几乎都没见上你们俩的面,你们就从**消失了。如果方便的话,请你们回来看看吧。也许,你们会发现**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西桐:也许你不知道汉山网的婉儿是谁。当时,婉儿从汉山出走,我是非常惋惜的。但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莫名其妙地觉得,我的惋惜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心底发出的由衷的高兴。你的歌声真美。

晓竹:在华博时,我就知道你是一位巨擘。现在在**,我继续保持对你的敬仰。

双不博:在多维,让我肃然起敬,非常喜欢,能给我带来手电筒装上新电池后射出异常明亮光芒感觉的博主有:芦鹤、飞蠓,沙鸥,还有你,双不。希望那次我扮演老穆没有吓着你,我那时是真希望从来没有体会过老穆苦刑的博主,都亲身体验一下。我感觉妒忌:从来没有被老穆攻击过的人,是很幸运的人。

不列颠地主:你来**的时间不长,所以,我对你还不十分了解。不过,你无意之中也成了我扮演老穆的行为艺术的无辜牺牲品。在此抱歉,希望我们的双边关系能在健康的道路上向前发展。

jswithq:我对你的印象不是十分深刻。请原谅我这么说。因为我觉得你所有的兴趣,都在两符身上。或许**的其他节目也能吸引你?我试试,尽量多搞一些节目,让你在**的生活不觉得太单调。外加一句:真的希望你改用一个中文名字,随便什么,都比现在这个好。

龙门阵:不知怎么的,我总是觉得你是一位台湾同胞。也许,我的这个误解十分荒谬,因为根本没有来源。我觉得你是一位很谦和的人。

老几:在华博时,虽然我经常看到你,但是,接触不多。现在你在**,可以让我很容易地近距离接触到你。对我来说,你像一位深居云端的道长。你用太极对付老穆,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以前喜欢用投枪,现在也想效法你,改用沙袋,等他自己累趴下。还记得吗?盛装毒蛇的用具不是铁桶,而是布袋。

安博:你走了很久,很想看到你回来。

pia: 我只在华博看到过你,在**从来没有看到过你。如果你离开**的原因跟安博相同,那请你也回来看看吧。

两符:接触不多,那就还是不多接触了。

海哲:是的,我对你很生气。我觉得,你不说话的时候,或者沉默寡言的时候最可爱。

老穆:从华博打到这里了。成为我的头号敌人,我感觉莫名其妙,你也不会觉得自豪,对吗?我说服自己对你保持公平对待。如果我做到了,我会对自己非常自豪。我认为你这个人不会改变什么,我愿意为此打赌。

相宜: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满庭芳:若不是老穆说穿了,我还真不知道这就是秦韵大姐。

洛基山人:一位很好的先生。我这么想,也就是因为我听到他总是夸我。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不二:还真的没怎么接触过,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简单问候一下吧,有机会再增进了解。

木匠的徒弟:也是接触不深,问声好吧。

万湖小舟:我好像在多维就见过你。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多维有一个博主的网名很像你,叫白藤湖人。听说你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最近不常来**。希望你的身体尽快康复起来。

子玫:你的家在华博。逢年过节,如果有空,也来**走访走访。**跟华博本来就是一家人,现在联姻了,那就更是亲上加亲了。

三家店:酸枝,两符。


*          *          *          *          *           


我还遗漏了谁?等我发现了再补上。

请大家喜欢的捧个人场;不喜欢的,丢个鸡蛋捧个气场。

诸位各取所需,自娱自乐。

祝**大家庭吉祥如意,网络生活和谐美满,不断进步。

谢谢大家。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6-23 12:43 , Processed in 0.0509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