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s541722682.onlinehome.us/?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标标推荐:我和小龙鱼及空博的网络打怪记(第二周更新,原创) ... ... ...

已有 600 次阅读2017-9-27 07:17 |系统分类:N岸N地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番外之一:标标在小龙鱼博主的主帖子后面的跟帖评论里,借隔空喊话一个具有浓浓“乡愿”气质的博主双不,以及与技术宅男jswithq(标标在汉山网这里再点明一下,俺直觉他就是不列颠地主博的马甲,或者至少二者有紧密联系)的对答即兴做的营养科普。


夺标 2017-9-24 15:24
双不博主,请不要跟着无中生有的预设说标标骂人,按照随笔网主今天以老穆为例提示的博客争辩语言尺度,标标远远没有达标。

(标标借小龙鱼博主哥哥的主帖跟双不博主等聊聊天,也支持下龙鱼博主。)

删除 回复双不 2017-9-23 23:47标标相当有才,“骂功”仅是一部分。如果怒气集中于男士,不气走女士,标标也有潜力是华时的一个标杆。

再说腿长在那些女人自己身上,来去自由。

就拿空博实地调查过的那个声音造假的假唱大妈(相对于俺,她的确是大妈,这是事实。看学日语的她别处博客与BBS里透露的信息,1994年,俺16岁,刚刚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她都工作多年,预备飘洋过海了)跟我的争论,我不过就是一指出她无知,基本的历史文化常识水准都不够,污蔑虞姬是妓女却偏偏要标榜自己是古典诗词才女;其次,指出她的音频异常地用软件修声手段加高频,人到中年硬要模仿她天生不具备的甜美嗓音,而且这样出来的声音没有自然流畅女高音自带的泛音,一听就是“机器化”过了的。如果你们平常可以议论电视节目里甚至著名歌唱家的假唱提出普世的批评,为什么在华时标标这么做了就变成嫉妒她了?她在这样步步为营的证据链里玩不起,输不起走了,是她的承受能力问题,如何就变成我赶走她了?

华时这里有其他网友可以证实一件事----几天前,标标应邀去了一个歌唱BBS,恰好你们所谓这个被标标赶走的女歌星和她的男伴也在那里发歌。标标发了两个自己的音频---第一个是不列颠地主博点赞过的标标翻唱史敏版京戏霸王别姬里的“看大王”唱段,而且有西桐网友的珠玉在前,就在那个BBS,我还说是向桐儿学习着唱的;
第二个是秦韵博主本人点赞过的“西湖春”,后来韵她自己也在我首翻评弹版之后也翻唱了很不错的国语版。
我的这俩音频在那个网站比墨大歌星和她男伴的“雁南飞”整整晚发了五个小时,最后点击率还超过了她---你猜她干了什么?她叫BBS的版主删除了我这俩音频,封号!这就是她的人品,也在我预料之中。

跟她拜把子的人,当心应验中国老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朋友之间都是互相标记的。

说老实话,是不是美女才女,在标标我这里有原创作品包括众目睽睽下的即兴作品,也有图有真相,大家心知肚明,我也不care那种虚名,只是那躲在阴暗角落里人前人后两张画皮的,谁知道她或他的蚩妍美丑?都凭老穆之流的嘴上两张皮而已。俺连老穆本尊都不care,还在乎他那两张嘴皮和他腔子里喷涌出来的玩意?

我在乎的是,俺清清白白一个凭本事玩儿的人,如何年青俊逸的一个女博士变成要嫉妒比俺大NNN多岁,娃儿都成年了的女人们?!这什么谎言啊,只有在这里的顶层设计里才会有包括双不博主这样的人跟着附议。

说实话,就凭俺的慧根才华,网上网下哪里都能玩得开心滋润,不差这一口。
随笔网主不是说华时的自然生态学吗?咱们现在就掰赤下网站自然生态学与食物链。

之一,小龙鱼博主说过正因为有他和标标这样的“硬柿子”撑着,某些企图看人血馒头出炉的看客才可以舒舒服服地当不被吃掉的“软柿子”、、、、简而言之,唇亡齿寒的道理估计双不博主不可能不懂,您等怎么能够预料标标与龙鱼之后不会轮到您呢?甚至最后海哲也会可能会被甩出去的。

其次,感谢秦韵博主还能给标标一张公开的“逐客令”引发大讨论,其实在“3+1”体系里秦韵博主也正因为有她的长处,比如能够跟标标这等蒸不烂煮不烂的,舌战江东的铜豌豆达成共识,才会有内部更加不俗的地位,这种生态关系,皓首穷经小半辈子的人就慢慢琢磨吧。

第三,月弯儿要求这里能够恢复成她跟那些诗社文学社的老友们可以风雅颂的地方,可我提醒她这里不是已经开门办学了吗?我今天就把话说透,技术层面的----小型社交网站繁荣与否,不是内部任何一个人主观说了算的,有公开技术标准的,比如美国的Alex Point(上次我已经提醒过随笔网主了),俗称AP点

哪个博主在网站的活动对于网站的贡献到底是兴奋剂还是票房毒药、票房哑药,都可以由AP点反映,自己说了不算,闺蜜蓝颜说了不算,奶头山说了也不算,甚至自己组团悄悄用"Ctrl F5"键给自己刷的流量也白费蜡。

嗯,科普完毕,该干嘛干嘛去喽!



夺标 2017-9-24 21:46小龙鱼哥哥,在您这里留个重要的存档!

夺标 2017-9-24 21:42老穆,你这条狗不用替你背后的海某一起下流了。我来华时以后基本就没有去过海哲的博客,也极少跟他的帖子,也从来没有跟他站内短信过。既然如此,何来你含沙射影地我被海某回绝发嫉妒之说?!我爱人是当年燕园里翩翩佳公子,除了文盲与流氓如你等,明眼人都看得出我与爱人唱和的诗词里的深情,我们合用的“玉路鸿雁”笔名和一对我在华时秀过的“玉路鸿雁”伉俪印章的用意,我还秀过我丈夫设计的园林景观。
至于支配你的那个海某,他的人品种种,我觉得就是此时此刻我被你这条狗逼得拿他跟我丈夫在一起比较我都嫌脏!我跟他首先从政见到文学品味都天壤之别!至于你肆意构想的墨大妈歌星是我因海某人而怨念的“情敌”更是可笑之极!
你们蟹找蟹,虾找虾的夕阳红关我屁事!横竖我标标除了丈夫以外,没有跟任何一个男网友唱和过诗词,不比有的人附庸风雅,却不知闺训,篱笆扎不牢,还留个狗洞跟你这条狗拉拉扯扯。恶心死了!
-------------------------
标标先前在万湖小舟博主的博文后面的跟帖如下,当时已经是严厉警告,但还给你后面那人留着体面,但体面是自己给的!
小龙鱼 2017-9-20 11:35<div class="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a.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overflow: hidden; margin: 10px 0px; padding-left: 16px; background: url("")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z.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 100% 100% no-repeat;">
夺标: 嗯,标标学习龙博主和空博主,单独给重要的谈话对象开回帖。标标单独给海博主开一帖回帖,以示重视与尊重。再就是标标意识到我不能再因为对海博主您心存“不忍”二字,却任由您、老穆给我背上何患无词的欲加之罪了。

海博主,你和老穆以及那些被我批评的年长女人们(秦韵姐规定标标不说谁谁老为宜)凭什么说标标“醋”或者“花痴”呢?你们这样都吓得人家秦韵跟我不敢正常讨论厨房餐桌用醋问题了。
光从这件事,标标也能够意识到您这“新毛派”笔杆子当年是多么能整人整事儿了-----海博主,标标希望您能够认识到一点,无论标标醋与不醋,绝对不会为了您或老穆这样的男子去跟年长或年青的女人争风吃醋的,因为上帝已经给了我最可爱的俩男人在身边,而且我丈夫无论外貌、文学才华还是人品学识、专业能力,在我眼里都是最好的。本来我还是想厚道些,不崩溃掉你和老穆你们这种人设的,因为华时也没有什么其他男博主会信。也许有些女博主会以为她们的闺蜜被我批评(我批评她们的实况,空博他们也实地调查了,最起码并非你们说的那样)了,或者个别女子心术不正,企图煽动本网站其他博主们来“批斗”标标的阴谋碰一鼻子灰而落空,无趣地遁去,是因为标标“醋”,但我说过一切真相最终都会显露的。
标标已经在我的那个“恒星”标题帖子里说明了,我对自己和自己家人的内外美好有强大的自信的事实及原因。
即使您和老穆以及某些其他相关男女将来想宣扬某种政治谣言,说某某开国大将的孙辈为了谁在华人时空网络里争风吃醋,标标我也不怕,因为有这么多其他网友的眼睛见证,到时候我只会实事求是地说这种谣言的来源纯粹因为我既不喜欢你们的政治主张,更不喜欢你们布道你们政治主张的这种等而下之的作风所招致,更何况我对林语堂所谓“生活艺术”以及科普的热爱远远超过政治,这也是我为什么第一个给了两符博主最近发表的那个探讨网站建设方向的主帖大大的赞,然后地主博他们也点赞了,因为我和大伙儿还是希望本网能够成为高水准的生活、艺术、科学与文史哲主导的网站,最大限度地团结不同政治主张的善良人们。
海博主,您不是想谈谈女人心吗?您还揶揄人家空博不懂女人心,对吧?我不知道别的女人心如何,但是在标标我心目中,男人第一重要的,无论他是哪个政治派别的,男人第一重要的,是“品”这个字-----所以我个人认为男人要赢得女人的景仰或尊敬,起码要先赢得男人世界的认可与尊重。比如,华时网,也是一个精英男女博主云集的小世界。嗯,就这样吧。祝好!
琴弹得真好,不过,给牛弹呐?

--------------
老穆:哪里哪里,我没啥学问,也不知道你举了哪四个例子,更没法说具体内容了。

我只是觉得这个文章不错,嫉妒之心是挺厉害的。不过据说还有比嫉妒更厉害的,有道是“地狱之火也猛烈不过一个被回绝的女人的怒火”。 ;)

回复jswithq 2017-9-25 07:58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夺标: 呵呵,双不博主,虽然标标钢琴弹得不好,见:

Download this song

但标标耳朵还是训练有素的,音乐技能素养肯定是在您等之上的。自信满血哦!
标标加油!看你科普的兴起,忍不住上来插一句。没听说过有什么'Alex Point',是不是拼错了,还是想说Alex’s Lemonade Stand?好象也不像。即便有这样一个AP点,它也只能衡量网站的大小,而不是网站里每个博主的活动和贡献吧?



夺标 2017-9-25 09:04天下文章、、、、、、嗯,凡是俺没有注明“原创”的,自然就是搬过去独乐乐众乐乐滴。嗯,俺这个女顽主怕遇见不熟悉的直男,更怕遇见那些自来熟的弯男、“高副帅”花样老美男、难甩的大鼻涕和牛皮糖,标标怕怕,标标油盐不进,走咯。  

您爱撩谁就去撩那爱被撩的吧,这样容易得手些,有成就感  。 

--------------


删除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6 22:03

标标,有鸡蛋就吃,别管它胆固醇,‘我是标标我怕谁?’

我点评的那首诗就是前几天我提到的那个,只是名字搞错了,不是‘姓刘’的诗人。这首唐诗就在我的一本历代山水诗集里。昨天顺便在网上浏览以下其他人的点评,竟然发现不多的几个点评全是抄袭同一个出处,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啊!

[抄袭] = [无知] * [(虚荣)的N次方]

我本来想把两首诗放一起来点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的点评、段子都是我每个字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太慢。但我还是坚持不用参考文献。

我认为,‘焚书坑’这首诗说的不是秦始皇,另有他人。


夺标 2017-9-27 00:03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不列颠地主:

标标,有鸡蛋就吃,别管它胆固醇,‘我是标标我怕谁?’

我点评的那首诗就是前几天我提到的那个,只是名字搞错了,不是‘姓刘’的诗人。这首唐诗就在我的一本历代山水诗集里。昨天顺便在网上浏览以下其他人的点评,竟然发现不多的几个点评全是抄袭同一个出处,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啊!

[抄袭] = [无知] * [(虚荣)的N次方]

我本来想把两首诗放一起来点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的点评、段子都是我每个字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太慢。但我还是坚持不用参考文献。

我认为,‘焚书坑’这首诗说的不是秦始皇,另有他人。

其实是不是自己的原创与创新,用度娘谷歌一对比就知道,真正自己思考后的出的观点、发现等即使与固有的相似,也绝不会雷同,必定会有新颖的亮点。

对于文史哲类的文章,当今时代不需要注载参考文献,这是已故的美籍华裔历史学大家唐德刚先生提倡的---我记得他在“晚清七十年”这本书的开篇进入正文前用了洋洋洒洒的一大章来说明IT时代技术对于历史学的冲击,比如他的老师胡适先生这样的大才子用了二十多年时间苦心孤诣地著作“水经注”这样的考据类文章就显得那么暴殄天物了,因为这样的工作在IT时代一个博士研究生数年就可以完成的事、、、、、唐先生以此有扩展到了他不喜欢的条条都列参考文献的“洋八股”。

嗯,最近阿拉烧了一个最有客家菜血缘的不辣的湘菜---酿豆腐(据说是年节里的大菜),改良版,改天贴出来,真是磨人的功夫菜啊。
我忽然有了心得,原来中国的年节历史多半与祭祀有关,而年节里的大菜们多半是工序繁杂或者要用上烈火烹油手段的,非如此,不能显出对祖先的诚心,非如此不能显出那鲜花著锦的吉祥。 

不列颠地主 2017-9-27 06:37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老穆: 卧槽,刚说别写那么长刷屏,她干脆给你来个更长的刷屏。嘟嘟哝哝半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再次希望华时考虑把老夺这个精神病患者封了吧。

;)
老木,体谅一下吧! 要看到标标的进步,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
然后标标的回答是:

夺标 2017-9-27 18:48地主博这啥意思呢?说俺抄袭?呵呵,俺发在这里好些原创已经是俺把倍可亲等处原先加精甚至首页推荐,浏览量数以千计万计的文章转载在这里而已,当然有的我用别的笔名。  
那些大地方,如您这样的质疑,俺早就经历考验过关了,这条您可以歇菜了,那些地方的博主网友,博士教授富翁IT架构师等各种贼精贼精的比比皆是。为啥承认现实那么难呢?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人就是魁星文曲星的命格嘛!
那次秦韵博主要大家中译英“开门红”,大家可都是即兴作业的,谁更具备度娘谷歌风格,一目了然,人家秦韵自己都很公道地说,那次标标的确是即兴出演,急才大智!
当然啦,托尔斯泰、严歌苓等也能把俺总气个半死,一物降一物,强中更有强中手,心态要好,才能吸收众家所长,与您共勉!
哎呀,隋炀帝为一句诗杀了薛道衡,您难道要附议下老木的提议背后的真实动机,为了39岁的大妈标标威胁了华时网状元榜眼探花的才子地位,为了标标与华时网花魁的佳人美貌形成了比对,就要封杀俺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本来很为标标能够当众点明其技术支持地位而颇为自得的jswithq却慌了,竭力否认了从细节上被识破的身份。

夺标:
看起来华时网的技术网管jswithq是个不错的善思维的小伙,俺希望他在华时网前程能够更好,其实要做到这点需要一个前提,即自己在华时网有不可替代的优势,比如秦韵博主,我在小龙鱼博主的最热帖子里就跟龙鱼和双不提到过,为何秦韵作为女网管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的一个例证,也不知他俩看明白没有?
比喻一下,《大明王朝1566》里有个著名桥段----国朝一日不可无东南,而东南一刻不可无胡宗宪。为何?因为只有胡搞得定倭寇,靖边东南,连最凶顽的丰臣秀吉系的倭寇见到胡,还得与之三分薄面。

jswithq 2017-9-27 00:13
标标,刚看到'技术网管jswithq'?这不是胡说八道么。我不过是看你说什么实时排名,什么三维建模,被你说的心旷神怡的,想见识一下你们年轻人的新式武器,可没想到你就是在忽悠人,你的模在哪呢?


番外之二:神秘的博主“落基山人”与他神秘的安民告示。

风波发生以来,迄今为止,落基山人出过三次安民告示(附如下)。标标的看法是“落基山人”那些一旦发布点击率高且放置在首页的看似稀松平常的博文是否是某种密码指令、暗示,我甚至感觉这个人与随笔互相制衡,权重相当。海哲的好友以及秦韵她们女人的另外一个诗词师傅(三个出现在华时:海哲、落基山、曹雪葵)落基山人每次文章出现,就会立即被秦韵他们加到首页头版头条,然后下面三呼万岁跟帖。再一个例证就是上次秦韵贴出逐客令时候,海哲拉上落基山人提示说要给标标经常办学习班比赶走我好(标标在汉山网注明:这是为了他们网站的经济利益考虑的动机)。

看谁最先提老穆

热度 6已有 299 次阅读2017-9-26 13:23 |系统分类:政经学术


     提一个建议,扔鸡蛋,不如改做扔白薯,番薯更是健康食品,清毒美容,还不含嘌呤。

如果,龙博走了,一定是老穆害得,刚才看到幽幽说,不要再提老穆了,这是个好主意,“冲冠一怒

为红颜”“英雄难过美人关”。老穆这关,我们凡夫俗子都难过,可见他比红颜厉害,今后,在时空网

谁第一个提起老穆,应该受罚。我建议罚他或她,给老穆扔十个白薯,或是红薯。

   OR  What ever

说几句严肃话题

热度 3已有 108 次阅读2017-9-22 14:06 |系统分类:政经学术


      老随谈到一段有意思的历史,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心结,这是当年客观实事,解放后,参谋总长是军中最难干的差事,(类似今天琴总的位子)。粟裕将军,军事指挥能力,公认不在林彪之下。但他担任总长的日子,确实很憋屈,是毛信任不够吗? 也不全是,这正像毛喜欢说的一句戏词:“曹营的事,真是难办的很呦。"

几年前,曹兄曾有一首评论林彪元帅的诗,我在后面有几次留言,想说几句毛和他在军中股肱 ,彭,林,但时间关系就没有继续,这次借这个话题,就再多码几个字。

   中共九大后,一次毛问林,你看小张这人怎么样?林想阳奉阴违可以说,全听主席的,按组织原则,就要说:这事还要多听听其他同志的意见。但林却选了一段最受猜忌的话,“我看还是从井冈山就跟着主席的人可靠。” 谁都听的出,林说的就是他的部下,黄,吴,李,邱。早在对陈再道将军的处理上,毛就对林的用意,有了猜疑。(无论陈犯了多大事,毛都不会同意打到他)。这次谈话,就更加深了毛的看法,我看在这次庐山会议后,毛就想到了邓小平,而到邓出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出任,解放军总参谋长。

     诗坛网友正用“在水一方”为题,交作业,我也表现了几句:


一方水养一方鱼,鱼水网缘两惜惜,

当应直鈎行天下,日月坦荡本无欺。


山人向各位致敬

热度 9已有 201 次阅读2017-9-16 03:02 |系统分类:政经学术


    一直在外面瞎转,抽空给大家问个好,老穆和海哲是老朋友了,小龙鱼是多维的名博,我很少上多维,但小龙鱼在华时上的文章,可以看到他是个知识面很广的版主。
  万维有个华山博,我看他对万维贡献很大,虽然他自己没开博客,只是在有些版主的博文后面留言,我对这类版主,不是太注意,但却喜欢看看,华山和西岸的留言,这些版主其实应该感谢华山才是。小龙鱼介绍了一幅对联,侃侃,和随笔,都有妙对,我也和两句,没什么规则,凑兴而已。
 
      “出笼进笼,张飞关羽,还是兄弟”

      “你骂我笑,悟空八戒,终归同门”

          横批:向各位致敬。

番外之三:自作聪明的月弯儿和老几,输在了细节上,而且这些细节多半是灯下黑,如果没有极为敏锐的智力、知识面和逻辑思维能力,还真容易被忽悠。月弯儿的一招鲜是指桑骂槐,只需高悬“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即可。
不过标标说,月弯儿的三观立场从一个细节就曝露了----

月弯儿小说“他乡月儿圆系列”里塑造的最正面人物---阿靖哥哥是一个福建偷渡者。她什么都不用说,这已经曝露了她的政治立场等。
根据标标我的生活经验,欧洲的偷渡客是逢中必反,而且仇恨一切中共的派别,无论是外逃贪官还是别的,他们中的蛇头对自己的同胞涉嫌人口买卖、逼良为娼(包括男娼妓)的行径令人发指,他们有奶就是娘,唯一敬畏的人物是外逃的赖昌星那些远华案班底。


月弯儿的博客之一与标标的跟帖点评记录:老几先生说得对:不能容纳精神病人的社会,不是文明社会。

夺标 2017-9-23 00:32

”精神病患者的种类犹如世间繁华万千,品种多样,我这里只是提到网上最普遍存在的一种。由于网络大数据收集功能,让每个人瞬间可伪装成为各个领域的专家(一般称为古狗专家:search, select, copy and paste),大大满足精神病患者的自我价值体现方面的追求。所以网络成为这类人的最爱,为现实世界的平和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标标点评:这就是博主的自供状!光这一篇里,七成都是你所言”古狗专家:search, select, copy and paste“而来的玩意儿。何苦来呢,被人识破以后就悄悄认赌服输呗,谎言越是想去圆,破绽会越多的,只会加重你的”多重人格“倾向----醒醒吧,从万维到华时,这些年来,你每在网络虚拟空间里跟网友置气后就立马炮制出一篇对应的虎头蛇尾小说来,这就是为什么捧你的闺蜜们总是提醒你写小说别”挖坑“,而她们忽视了你写网络小说的Stimulus&Motivation真正是什么。
就象在华时你又跟我杠上了---我是上海人,被你强迫站队却给你碰一鼻子灰的龙鱼博主也是上海人(我们祖籍都是湖南),你立马就写一篇小说,里面的”月弯儿“是被上海籍母亲曾经遗弃在知青点又在改嫁时候把”月弯儿“带到英国虐待的。我饶有兴致地以我学过的医学心理学和精神分析等专业知识看待你的那些习作,你马上就跟我挑起的这个话头的风,东拉西扯地又”扮演“曾经的心理学专业学生,还把人家黄希庭教授给扯上了----你真应该感谢华时网的网友很厚道,虽然情商智商都很高,但真厚道也不在意你,没有把你这些玩意儿发到天涯网去。同样的行径你在天涯试试看,那些小年轻,90后,85后们强大的搜索功能与逻辑思维能力分分钟会让你一夜之间现原形的。
我是好言规劝你,拉倒吧,昨天我说北京土话别”叫岔犇儿“就是说给你听的,否则我说一个情境,你就无休止地写对应小说博客什么的来针对性地扮演,还拉上你那些不知就里的闺蜜做你的观众,其实是无意中害了你。
我想想自己还是一个医生,所以霹雳手段菩萨心肠地规劝你。同时也给你道歉----标标我承认你月弯儿比我知性、比我有才华、比我漂亮,之前我说那些关于什么眉毛、身材的话都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收手吧,过点岁月静好的日子。


月弯儿的博客之二与老几等的跟帖点评记录,以及标标针对性地反讽博客
“I'm not a psychopath, I'm a high functioning sociopath“

热度 12已有 456 次阅读2017-9-22 03:01 |个人分类:胡扯|系统分类:其他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还有处有还无。请忽对号入座)


回复老几 2017-9-22 07:34

月弯儿文才一流,写得好玩

老穆 2017-3-20 05:20

大美人! 看得我和老随这两个老色鬼垂涎欲滴 ;)
夺标 2017-9-22 12:58

老穆,人是互相标记的--随笔网主都已经说了,绿岛月弯儿跟你老穆等,内在外在都是是一个档次的,标标跟小龙鱼等博主是另外一个方面军的。老穆你要好好领会网主的文件精神哦。想必月弯儿博主也很荣幸能够跟你老穆这个“华时小正太”排排坐,吃果果。
夺标 2017-9-23 09:29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jswithq: 楼主以小说骂人也算是一大创造发明了。什么'教育程度不高、四十来岁的大妈',什么'我妈现在是联合国安理会在野顾问,忙着解决朝鲜半岛的事情',活灵活现说的就是本网的某位网友么。楼主怕观众不明白,还特地给主人公起名叫老标。差评。
没错,楼主就是写的这位“大妈”,这不,39岁的大妈正在中国菜店买菜
这“大妈”教育程度是Dr.med&Dr.rer.nat,教育程度跟楼主(标标在汉山网注明:特指华人时空网的花魁月弯儿)比是不高----楼主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大妈”这么多年就明白了一件事----知我有未知,知我有无知,知我有不能知,知我有能不知。  
据虎扑网友说这买菜中的39岁大妈酷似“虎扑女神”之一李沁。 




回复月弯儿 2017-9-23 16:21
回复jswithq: 这个还真不是创造发明,更加不是骂人。我读书不多,普通话不好,你说的名字我还真没想到竟然是同音。我还真的不屑这样的低级暗示,我的文章不都是很直接明显的吗? 接受你的批评,以后注意
标标针对性地反讽博客
《爱德华大夫》、污言秽语症、empathy到compathy的硬伤(心理原创) 



老几的博客全文以及大家的跟帖点评

精神病人是推动社会正常发展的动力

热度 9已有 139 次阅读2017-9-22 07:00 |个人分类:搞笑|系统分类:纪实随笔

精神病,我这里专指mental illness,澳洲很多年轻人因此而自杀,成为社会非常关注的问题。

最近我们专门培训关于精神病的问题。把它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总结几点。

是精神病人在推动社会正常发展。

第一,精神病人是指导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若非精神病,何以知正常与不正常?这个方向性很重要。

第二,没有精神病的社会不是正常社会。比如毛太祖时期,只有革命与反革命,没有精神病,所以是非正常社会。

第三,没有精神病,人类看待事物的角度一定是不完全的。比如作为精神病人的尼采,其哲学就独出一格。尼采告诉人们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事实:人生是痛苦的,唯一出路就是战胜自己,成为超人。

第四,以上说明,不能容纳精神病人的社会,不是文明社会。

结论是,要多像精神病人学习。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小龙鱼 2017-9-22 11:46弗洛伊德本身就是一个精神病。

精神病人跟正常人不一样。

伟人之所以伟,就是因为跟平常人不一样。

所以,伟人也个个都是神经病兮兮的。

希特勒,拿破仑是神经病。

马克思是神经病。

毛泽东也是一个神经病。

特朗普就不用说了,普京也是一个神经病。

希拉里、奥巴马,无一不是神经病。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2 14:07老几说得对。精神病对于患者本人是悲剧,一个群体对精神病人的无端判定和蓄意攻击也是悲剧,是社会悲剧。

夺标 2017-9-22 14:19
赞地主博是明白人儿-----其实最能证明自己人格的不是语言而是语言所附丽其上的行为逻辑与思维方式,大家一目了然。

回复洛基山人 2017-9-23 01:38

好文,,不能容纳精神病人的社会,不是文明社会。但,向精神病人学习,可不是平常人能做的。

标标与幽久桥的对话谈老几
标标读史9:我看“铁帽子王任我行”(原创)

热度 3已有 131 次阅读2017-9-25 07:59 |系统分类:政经学术

在记者追问2015年反腐会不会有更大的老虎落马时,吕新华表示反腐“绝不封顶设限,没有查不出的、不受查处的‘铁帽子王’”,令铁帽子王一词瞬间爆红。海外记者听闻铁帽子王,满脸茫然,翻译绞尽脑汁给了“No one has impunity”的翻译,不太令人满意,倒是网友发挥中国式英语的优良传统,翻译为“iron-hot-prince”颇有些意味。

夺标:吕新华所言“铁帽子王”是借用皇太极钦定的世袭罔替八大亲王,即“八王议政”圆桌会议成员。我会用德语的“选帝侯”der Kurfürst,即可以选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德语区公爵家族们,英文electoral prince

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回答反腐问题时,答了一句“大家都很任性”。美女翻译转过头来与吕新华交流,吐出一个非常精准的英文单词“capricious。” 

夺标:”Capricious“的确值得商榷,本意接近“moody”或者德语同根词kapriziös、launenhaft、launisch等,即“喜怒无常,缺乏控制情绪的能力”。吕新华的“任性”,我会用unbridled这样的浅词或者unscrupulous这样更严峻的词(德语同根词skrupellos),即胆大妄为、天地任我行。
-----------------
深度阅读:

德语世界,有两个差别较大的概念“Erzherzog”和“Großherzog”,在中文里却都被译为“大公”。“Großherzog”,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尽管它和“Erzherzog”都被译为“大公”。一般来讲,Großherzog的地位要低于Erzherzog,但高于有主权的亲王(Prince)和公爵。从这里开始,无特殊说明的话,“大公”均指Großherzog。
1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鲜花

    匿名

background-position: 5px 5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target="_blank">收藏 background-position: 5px 5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target="_blank">邀请编辑| 删除|
发表评论评论 (6 个评论)
删除夺标 2017-9-25 09:13
正人君子老几阁下,不带您这么在“王老虎抢亲”戏码里为虎作伥拉郎配的!
夺标 2017-9-25 09:12<div class="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a.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overflow: hidden; margin: 10px 0px; padding-left: 16px; background: url("")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z.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 100% 100% no-repeat;">
老几: 慈不掌兵,就让老穆和夺标上吧
正人君子老几阁下,不带您这么在“王老虎抢亲”戏码里为虎作伥的---标标是一39岁已婚有娃妇女, jswithq和您老的知己月弯儿嘴里的“大妈”!老穆这条X昨天还替他主人海公公发声,硬要说大妈我是为了“诗人”海公公的“漂亮”皮相跟此地诸位美女结了梁子,被我数落惨了。您要不也试试?掉书袋没用,王阳明说了,知行合一才管用,至少不能做乡愿,与您共鸣。说老实话,您的哲学学问,比如黑格尔,跟我的朋友们一比,俺还真能只给您个中的评价。祝好!

删除夺标 2017-9-25 09:33嘿嘿,小龙鱼博主已经点明了,你们老板的办学宗旨就是消费网友,瞧瞧您现在这条回复,真是对文件精神领悟得透---你这条偏偏只给月和海道歉,不替老几给俺道歉!摆明了号召大伙跟你和老几的帖子消费消费老穆那条X跟海公公臆造出来的桃色黄色段子!唉,就您这也是贤妻良母的身段么?笑死我了,人的真实内心藏不住的,行为细节都会露出来的。

幽久桥 2017-9-25 09:17夺标,因为前面老几的确提到你,所以保留大家的评论。 俺向海哲月弯儿道歉!
删除

夺标 2017-9-25 09:39韦小宝讨厌的海公公是春心不老的各位“马春花”们的心仪对象,不是俺这个39岁“大妈”标标的偶像!

删除 回复jswithq 2017-9-25 09:43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夺标:正人君子老几阁下,不带您这么在“王老虎抢亲”戏码里为虎作伥拉郎配的!
夺标 2017-9-25 09:12<div class="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a.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overflow: hidden; margin: 10px 0px; padding-left: 16px; background: url("")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http:="" www.oscclub.com="" static="" image="" common="" qz.gif")"="" target="_blank"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 100% 100% no-repeat;">老几: 慈不掌兵,就让老穆和夺标上吧
正人君子老几阁下,不带您这么在“王老虎抢亲”戏码里为虎作伥的---标标是一39岁已婚有娃妇女, jswithq和您老的知己月弯儿嘴里的“大妈”!老穆这条X昨天还替他主人海公公发声,硬要说大妈我是为了“诗人”海公公的“漂亮”皮相跟此地诸位美女结了梁子,被我数落惨了。您要不也试试?掉书袋没用,王阳明说了,知行合一才管用,至少不能做乡愿,与您共鸣。说老实话,您的哲学学问,比如黑格尔,跟我的朋友们一比,俺还真能只给您个中的评价。祝好!
标标,我没说过你是大妈吧?记得我说的是月弯儿的小说里的大妈好象是在说你。但现在想想也不确定,那个老表他妈'教育程度不高',而你博士硕士好几个,越看越不像。


幽久桥 2017-9-25 09:50超强大脑的夺标小朋友,你喊我,我来一下,就一下哦。

老几提说你,你说回去,持平,对吗?

弯儿和海哲没有在我文章后面发言,对啵? 那你说他们,不那么nice地说他们,你说,我不给他们道歉,我指望你给他们道歉吗? 你肯定不会,对不对? 

谢谢你三百六十度看死角,所以,俺可以不断学习进步。祝好! 

删除夺标 2017-9-25 14:46嗯,共同学习共同进步,俺也不能总被别人办学习班吧,偶尔自己也办学一下。 


标标写给星星女士的撩妹书(请勿对号入座)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quickforward=1&id=10461

标标读史:与不列颠地主博谈“割不正则不食”(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10457


标标读史:与不列颠地主博共赏古诗兼论儒、法、道治理之术(原创)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1265&do=blog&id=10462

地主的原文与跟帖:


古诗赏析(1)

热度 10已有 218 次阅读2017-9-26 06:40 |个人分类:文学|系统分类:文学


许浑 <唐>
途经秦始皇墓

龙盘虎踞树层层,
势入浮云亦是崩。
一种青山秋草里,
路人唯拜汉文陵。

[白话文解说] 
途经秦始皇的陵墓,对帝王之葬地称"墓"不称“陵",在传统等级森严、措辞讲究之中国,实非常见,应该是有意贬之。这样如龙虎般的气势,平地拔起的山一样的大坟丘上树木层层,直上云霄,好不壮观。不也就这样就崩塌了? 这里好一个"崩"字了得,既表帝王之死为"驾崩",亦指秦帝国政权二世而亡。上句到此己经表达了一个完整的意思。

这还不算完,下句接着数落这位蠃政始皇帝。

一样的帝王安葬之所,青山和秋草无二致。凡过路的商客、百姓却只拜汉文帝的陵寝,并不睬他秦始皇。一代雄主,敢为天下先,一统河东江山。数百年后,在民众心中也不过如此。嘿嘿! 

[点评]
此处独把汉文帝请出作为对比,反映了作者的一种观点: 天下之大,以民事为重,社稷轻之,君为末。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边玩儿去,歇菜吧您呢! 

为何如此厚彼薄此? 因为自两汉两晋南北朝到唐,唯以汉代的文、景时期最注重发展经济、修养生息。

不过,这也是见仁见智,还是应该全面看历史。不能说杀头猪你只要里脊肉,那肥膘和猪头卖给谁去? 历史是连续的,没有刘邦、吕后时期建立起来的社会秩序做准备,文帝父子也难以尊黄老之术无为而治。

作者的观点是,秦始皇做事不完整、好大喜功,一次"军事大跃进",把子孙都赔了进去; 汉文帝低调做人、唯经济民生为硬道理,方为千秋大计。

那地主怎么看?  咱赏诗为一乐,不操那份闲心。
background-position: 5px 5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target="_blank">收藏 background-position: 5px 50%;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target="_blank">邀请举报
发表评论评论 (15 个评论)
夺标 2017-9-26 07:48

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住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歎曰:「亂我家者,太子也!」繇是疏太子而愛淮陽王,曰:「淮陽王明察好法,宜為吾子。」而王母張婕妤尤幸。上有意欲用淮陽王代太子,然以少依許氏,俱從微起,故終不背焉。
-----------《汉书·元帝纪》
西汉帝国,总得来说是“内儒外法”(此后历朝主流也是如此)。黄老无为占主流统治地位的只在高后(吕后)自己与惠帝当家时期、文景之治及窦太后摄政的汉武早期。汉武帝晚年《轮台诏》之后,公羊孔孟学说才大行其道,到了上文标标举例里被申斥的皇太子刘奭即后面的汉元帝(王昭君名义上的第一个丈夫)时代,才真正实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过主要在思想领域,实用主义的依然是“内儒外法”。
标标认为,在王朝持平时期,儒家其实是王朝的酒旗幌子,酒药还是法家管用;但是在新王朝兴起时代,还是要用黄老无为而治。
不仅标标明白这个道理,连刚猛的吕后也懂得这个道理。
高祖时代,刘邦深受秦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重刑轻儒,看不起儒生。陆贾在他面前谈论《诗》、《书》,他张口就骂:“乃公居马上得之,安事《诗》、《书》!”陆贾回答得也很干脆:“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观汉祖之取天下也,遭秦世暴乱,不偕尺土之资,不权将相之柄,发迹泗亭,奋其智谋,羁英雄鞭驱天下。或以威服,或以德致,或以义成,或以权断,逆顺不常,霸王之道杂焉。”
等到吕后自己当家了,才醒悟到王朝初起,国家百废待兴,需要击壤歌里那样的宽松社会,富民强国。于是她变王霸之道为黄老无为。惠帝二年,汉相萧何卒,习“黄老之学”的曹参代为汉相,“清静极言合道,然百姓离秦之酷后,参与休息无为,故天下俱称其美矣”。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6 18:06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夺标: 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住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歎曰:「亂我家者,太子也!」繇是疏太子而愛淮陽王,曰:「淮陽王明察好法,宜為吾子。」而王母張婕妤尤幸。上有意欲用淮陽王代太子,然以少依許氏,俱從微起,故終不背焉。
-----------《汉书·元帝纪》
西汉帝国,总得来说是“内儒外法”(此后历朝主流也是如此)。黄老无为占主流统治地位的只在高后(吕后)自己与惠帝当家时期、文景之治及窦太后摄政的汉武早期。汉武帝晚年《轮台诏》之后,公羊孔孟学说才大行其道,到了上文标标举例里被申斥的皇太子刘奭即后面的汉元帝(王昭君名义上的第一个丈夫)时代,才真正实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过主要在思想领域,实用主义的依然是“内儒外法”。
标标认为,在王朝持平时期,儒家其实是王朝的酒旗幌子,酒药还是法家管用;但是在新王朝兴起时代,还是要用黄老无为而治。
不仅标标明白这个道理,连刚猛的吕后也懂得这个道理。
高祖时代,刘邦深受秦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重刑轻儒,看不起儒生。陆贾在他面前谈论《诗》、《书》,他张口就骂:“乃公居马上得之,安事《诗》、《书》!”陆贾回答得也很干脆:“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观汉祖之取天下也,遭秦世暴乱,不偕尺土之资,不权将相之柄,发迹泗亭,奋其智谋,羁英雄鞭驱天下。或以威服,或以德致,或以义成,或以权断,逆顺不常,霸王之道杂焉。”
等到吕后自己当家了,才醒悟到王朝初起,国家百废待兴,需要击壤歌里那样的宽松社会,富民强国。于是她变王霸之道为黄老无为。惠帝二年,汉相萧何卒,习“黄老之学”的曹参代为汉相,“清静极言合道,然百姓离秦之酷后,参与休息无为,故天下俱称其美矣”。
标标好!

我已经说了,‘不操这份闲心’,你还来操心这个?

历来清谈误国,也误事。所以,我才建议小龙鱼要‘多干活、少说话’。

你再写这么长,我建议秦总征受你‘地皮税’。     

回复 2017-9-26 20:28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长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长城、兵马俑,造福后人这一点,估计秦始皇也没想到

另外老地主对夺标的意见,我认为不仅夺标本人可以考虑,华时技术人员也可以考虑。

多维有那种功能,不是可否借鉴?跟贴若太长,可以隐去。不愿看者,节省查看下一帖的时间。愿意看者,可以点击『伸展』。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6 20:56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夺标: 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住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歎曰:「亂我家者,太子也!」繇是疏太子而愛淮陽王,曰:「淮陽王明察好法,宜為吾子。」而王母張婕妤尤幸。上有意欲用淮陽王代太子,然以少依許氏,俱從微起,故終不背焉。
-----------《汉书·元帝纪》
西汉帝国,总得来说是“内儒外法”(此后历朝主流也是如此)。黄老无为占主流统治地位的只在高后(吕后)自己与惠帝当家时期、文景之治及窦太后摄政的汉武早期。汉武帝晚年《轮台诏》之后,公羊孔孟学说才大行其道,到了上文标标举例里被申斥的皇太子刘奭即后面的汉元帝(王昭君名义上的第一个丈夫)时代,才真正实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过主要在思想领域,实用主义的依然是“内儒外法”。
标标认为,在王朝持平时期,儒家其实是王朝的酒旗幌子,酒药还是法家管用;但是在新王朝兴起时代,还是要用黄老无为而治。
不仅标标明白这个道理,连刚猛的吕后也懂得这个道理。
高祖时代,刘邦深受秦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重刑轻儒,看不起儒生。陆贾在他面前谈论《诗》、《书》,他张口就骂:“乃公居马上得之,安事《诗》、《书》!”陆贾回答得也很干脆:“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观汉祖之取天下也,遭秦世暴乱,不偕尺土之资,不权将相之柄,发迹泗亭,奋其智谋,羁英雄鞭驱天下。或以威服,或以德致,或以义成,或以权断,逆顺不常,霸王之道杂焉。”
等到吕后自己当家了,才醒悟到王朝初起,国家百废待兴,需要击壤歌里那样的宽松社会,富民强国。于是她变王霸之道为黄老无为。惠帝二年,汉相萧何卒,习“黄老之学”的曹参代为汉相,“清静极言合道,然百姓离秦之酷后,参与休息无为,故天下俱称其美矣”。
吕后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历史人物,杰出的政治家。我原准备写一篇点评,却一直找不出充足的时间。


回复幽久桥 2017-9-26 22:39不久的过去,地主不能乱说乱动时代不同了,地主说话总能让人耳目一新。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6 22:43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幽久桥: 不久的过去,地主不能乱说乱动时代不同了,地主说话总能让人耳目一新。
现在中国富起来了,俺回去还是贫农:无地无房无车无产无证。


夺标 2017-9-26 23:30问好地主博,标标没有操闲心,一般说来我在华时是安心走我路,不问江湖事。开始是大隐于市,后来被莫名其妙地当软柿子给挑出来了,只好“本性毕露”了一回。其实我个人的诉求很简单,那就希望那些女博主们幕后筹谋对付标标的时候要考虑她们是要应对一个女人的大脑,还是要应对一个强者的大脑,一般来说女人在制定策略的时候会考虑避重就轻,对于后者绕道而行,避免正面冲突,而后者也多半具有举重若轻的信心与能力。所以幕后运筹帷幄的人如果是我,我一定会问自己三遍,有没有选错“软柿子”对象,选错对手,错估计对手或对象,是要跟一个女人的大脑较量玩儿还是要跟一个强者的大脑结下自找的梁子?一个生物学性别意义上的女人会不会是一个智力与洞察力、推导力等数商的强者呢?、、、、、、如果我在那个位置上,很多问题我都会想的,不比林彪打锦州时候死的脑细胞要少。

还有华时网的技术网管jswithq前两天跟我讨论了下针对全球小网站的Alexa.com的排名指标,最后他半开玩笑地问我,俺有没有可能影响Alexa.com的波动?
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当时走得急,一时没想起他说的类似可能还真有。有一个类似Club的平台,都是服务器在欧美日的各个社交站的架构工程师、资深版主、网主等云集聊天的地方,就是瞎聊八卦各站的内部动向,如果刚好某个时段哪个网站成为这个“Club”的热点,则这个站的排名等就会大幅度变动一小会儿。
那标标是否是这个“Club”的成员呢?显然还真不是,不过就是可以搬着小板凳旁听他们会儿。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俱备类似 aboriginal trackers or black trackers那样高超的才能,极为敏锐迅捷的判断。
比如刚刚与其中一位瞎聊,他从标标让他潜水来看的华时网帖子里给定博主博文下笔时候的某类实词或虚词的使用频率,笔下某类人物的职业背景等看起来难以察觉的种种因素,就完整地勾画出相当立体的作者实际形象与事迹。
唉,标标自愧不如,俺也就是能够从在德国火车上遇见的那些去北约军事基地附近旅游点旅行的“工程师”、“公关经理”们的头上细心看见他们常年佩戴军帽的帽箍痕迹,“看见”他们两人出行时候必定尽量选择一人靠窗,一人靠近车门制动闸系统的犄角势标准战斗位置落座、、、、、、、、

其实,我还真愿意首选黄老,其次是儒家法家----比如我的底线被触碰时候我就愿意象法家那样绝地出击。其实我的底线很小女人的,就是网上任何人不能耍剑到我的丈夫和孩子身上去,网上事网上毕,他们是不在网中的无辜者。谁羞辱我的爱情和我人生最珍视的人,不论男女都会众目睽睽下很难看的,已经有绿和海俩案例了,但我就不会以其道反治去羞辱他们的伴侣,因为不上心也不屑。
其余事情,我其实有您前两天跟俺讨论该隐事件的某种默契共识----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些惯会含沙射影写地摊文学的女作者,甚至包括那故意针对标标的,我都会按您说的角度思考,她在网上只是一个马甲,但也许生活中她的本尊是个急需网站写手之类专门工作的单亲母亲,需要做这样一份工作,在上司的指点下去攻击她本人不认识也从无交集的人、、、、、这样理解就顿时明白了长久以来困惑我的一个问题,为何某男或某女妄念一动,会有那么一团人跟进行动,好象多么亲密的闺蜜团、蓝颜团之类的?我恍然大悟,这也可能是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引导与跟进。

看起来华时网的技术网管jswithq是个不错的善思维的小伙,俺希望他在华时网前程能够更好,其实要做到这点需要一个前提,即自己在华时网有不可替代的优势,比如秦韵博主,我在小龙鱼博主的最热帖子里就跟龙鱼和双不提到过,为何秦韵作为女网管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的一个例证,也不知他俩看明白没有?
比喻一下,《大明王朝1566》里有个著名桥段----国朝一日不可无东南,而东南一刻不可无胡宗宪。为何?因为只有胡搞得定倭寇,靖边东南,连最凶顽的丰臣秀吉系的倭寇见到胡,还得与之三分薄面。

回复jswithq 2017-9-27 00:13

标标,刚看到'技术网管jswithq'?这不是胡说八道么。我不过是看你说什么实时排名,什么三维建模,被你说的心旷神怡的,想见识一下你们年轻人的新式武器,可没想到你就是在忽悠人,你的模在哪呢?

回复老穆 2017-9-27 06:09卧槽,刚说别写那么长刷屏,她干脆给你来个更长的刷屏。嘟嘟哝哝半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再次希望华时考虑把老夺这个精神病患者封了吧。

;)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7 06:37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老穆: 卧槽,刚说别写那么长刷屏,她干脆给你来个更长的刷屏。嘟嘟哝哝半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再次希望华时考虑把老夺这个精神病患者封了吧。

;)
老木,体谅一下吧! 要看到标标的进步,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夺标 2017-9-27 18:48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不列颠地主: 老木,体谅一下吧! 要看到标标的进步,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
地主博这啥意思呢?说俺抄袭?呵呵,俺发在这里好些原创已经是俺把倍可亲等处原先加精甚至首页推荐,浏览量数以千计万计的文章转载在这里而已,当然有的我用别的笔名。  
那些大地方,如您这样的质疑,俺早就经历考验过关了,这条您可以歇菜了,那些地方的博主网友,博士教授富翁IT架构师等各种贼精贼精的比比皆是。为啥承认现实那么难呢?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人就是魁星文曲星的命格嘛!
那次秦韵博主要大家中译英“开门红”,大家可都是即兴作业的,谁更具备度娘谷歌风格,一目了然,人家秦韵自己都很公道地说,那次标标的确是即兴出演,急才大智!
当然啦,托尔斯泰、严歌苓等也能把俺总气个半死,一物降一物,强中更有强中手,心态要好,才能吸收众家所长,与您共勉!
哎呀,隋炀帝为一句诗杀了薛道衡,您难道要附议下老木的提议背后的真实动机,为了39岁的大妈标标威胁了华时网状元榜眼探花的才子地位,为了标标与华时网花魁的佳人美貌形成了比对,就要封杀俺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7 19:06

标标的手快、嘴快、眼神不济。是我的汉语退步了?

‘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就是‘原创’的意思。明白了?

-------------------------

花絮之一:标标与jsw&不列颠地主的最新对话实录。唉,标标本来是一个观棋评棋的人,偏偏被他们非要拉进局里去。



夺标 2017-9-27 22:39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不列颠地主:

标标的手快、嘴快、眼神不济。是我的汉语退步了?

‘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就是‘原创’的意思。明白了?

说老实话真没明白!我第一时间的理解是您说俺这次进步了,这次没有抄袭(意思是说俺以前是抄袭的,嗯,前两天那个网管、IT宅男也跟您心有灵犀地话赶话地要问好几次同样的问题)。很有可能是我母语大大地退步了。
不过没关系,俺虱子多了不痒。以前俺请小龙鱼博主代我发过一个俺的财经评论的原创到多维,里面有句俺比较得意的总结,那就是,世界上的财富犹如世界上的水体,是相通的----今天俺在自我抄袭一下,网络世界里的流量点击量犹如世界上的水体一样是相通的,何必拘泥于一城一寨的得失呢?  

如果落基山人博主俺有如此非常之人的非常气场,就不会写这么一首充满前清落第秀才气质(嗯,俺可不是贬义,九成华人的汉语修养不如昔日村里的前清落第秀才)的冬烘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洛基山人 2017-9-27 12:43

  砍罢人头茶未凉,龙鱼回看旧战场。
  饥喉难平夺标恨,刷黑老木做横梁。
------------------------------------------------------------
您看,我又没有骗您,俺真的是想大隐于市的


夺标 |QQ绑定 |我的 |设置 |消息 |提醒 |论坛管理 |退出
积分: 28453 |用户组: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管理级别: 总版主




回复 不列颠地主 2017-9-27 06:37
老穆: 卧槽,刚说别写那么长刷屏,她干脆给你来个更长的刷屏。嘟嘟哝哝半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再次希望华时考虑把老夺这个精神病患者封了吧。

;)
老木,体谅一下吧! 要看到标标的进步,毕竟写的是自己的词句,并未引用他人著作。

夺标 2017-9-27 23:28



夺标 2017-9-27 23:28jsw博主,往往真理就在少数人的胡说八道里哦。  
嗯,咱不跟你胶着于这个了,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我只是想补充一下这些天咱们讨论过的什么Alexa.com,还有俺说的那个各个站里的人儿聚一起大家闲聊的“Club”都不是啥新鲜玩意儿。一千多年前的东汉就有了,叫“月旦评”,可不能小觑这月旦评,竟然使得曹操这个“竖子”成名。

“月旦评”由东汉末年汝南郡人许劭所主持。许劭与其从兄许靖喜欢品评当代人物,常在每月的初一,发表对当时人物的品评,故称“月旦评”。曹操是阉宦之后,沛相袁忠甚至打算法办他。后来曹操为入仕途,极力扭转负面形象。他起初借助太尉桥玄为自己正名,桥玄的评语是“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桥玄担心自己名望不够,建议曹操请托汝南许邵主持的“月旦评”。许邵也鄙视曹操,不欲应对,但在曹操威胁之下,不得已评价“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这个褒贬兼有的品评令曹操暴得大名,不久后他就藉此被举为“孝廉”,在首都洛阳做官。

所以我就想,即使有机会,俺也不会轻易去当网络世界的许劭许靖,万一弄巧成拙,事与愿违呢?就好比许劭对于曹孟德富含鄙视链条的“月旦评”居然使得阿瞒竖子成名,许家兄弟当年必定曾经哭倒在厕所里了。

冲动是魔鬼。我也霎那想把洛基山人博主的这首颇有哪个村里曾经的大清落第秀才气质,充满冬烘气场的诗(嗯,俺可不是贬义,九成华人的汉语修养不如昔日村里的前清落第秀才)放到月旦评Club里去。可是因想到万一令他借着我的推荐与文名爆得大名,岂不违反我初衷涅?所以就冷静地放弃了。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洛基山人 2017-9-27 12:43

  砍罢人头茶未凉,龙鱼回看旧战场。
  饥喉难平夺标恨,刷黑老木做横梁。

回复回复jswithq 2017-9-28 10:17看标标在其它网站自战解说华时网事,把我的心理活动写的惟妙惟肖,连马甲都给我披上了,甚是有趣。就是怎么忘了说说翻译圣经名句A thinking human beings God laugh那档子事了呢?


夺标 2017-9-28 12:55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jswithq: 看标标在其它网站自战解说华时网事,把我的心理活动写的惟妙惟肖,连马甲都给我披上了,甚是有趣。就是怎么忘了说说翻译圣经名句A thinking human beings God laugh那档子事了呢?
看样子你的记忆的确具有选择性哦。我当时是怎么回答你和老木头来着的---《圣经》则说“A thinking human beings God laugh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嗯,我是英文不好,我是无知,本来谷歌应该抄袭俺这个鸟语版本的:Cogitatio humana, Deus attrita ridet plebecula;可惜我怕有人都看不懂啊,就不众乐乐了!)见:
http://www.oscclub.com/home.php?mod=space&uid=211&do=blog&id=4509

唉,真没劲,跟你们连博弈都算不上,按他们天津卫的说法,您我之间,介差别就象业余初段与专业二段之间的距离吧,至少。你看看你,好不容易抓住一个错着,打个劫争,有没有捞了实空还俩说呢,就这么得瑟起来,浑然忘了人家是心不在焉地先让了你五个子。您就继续做眼先把自己和老木都盘活再说吧,走咯,不跟您下棋了,与其下棋,俺更愿意看棋评棋。  
哈哈哈,唉!


回复jswithq 2017-9-28 23:04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
100% 100% no-repeat;">夺标: 看样子你的记忆的确具有选择性哦。我当时是怎么回答你和老木头来着的---《圣经》则说“A thinking human beings God laugh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嗯,我是英文不好,我是无知,本来谷歌应该抄袭俺这个鸟语版本的:Cogitatio humana, Deus attrita ridet plebecula;可惜我怕有人都看不懂啊,就不众乐乐了!)见:
http://www.oscclub.com/home.php?mod=space&uid=211&do=blog&id=4509

唉,真没劲,跟你们连博弈都算不上,按他们天津卫的说法,您我之间,介差别就象业余初段与专业二段之间的距离吧,至少。你看看你,好不容易抓住一个错着,打个劫争,有没有捞了实空还俩说呢,就这么得瑟起来,浑然忘了人家是心不在焉地先让了你五个子。您就继续做眼先把自己和老木都盘活再说吧,走咯,不跟您下棋了,与其下棋,俺更愿意看棋评棋。  
哈哈哈,唉!
我没说清楚问题?我问的是你怎么忘了(在你贴自战解说的网站上)说说翻译圣经名句A thinking human beings God laugh那档子事了呢?回复jswithq 2017-9-28 23:05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
100% 100% no-repeat;">不列颠地主:

老木的卧槽马也不好使了吧?邀jswithq加盟改说群口相声了。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圣经》上并没有这句话。


标标说有应该是有的。地主看的是德文版的圣经吗?回复不列颠地主 2017-9-28 23:13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
100% 100% no-repeat;">jswithq: 标标说有应该是有的。地主看的是德文版的圣经吗?
       
她那一本可能是盗版的。夺标 2017-9-29 05:27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
100% 100% no-repeat;">jswithq: 标标说有应该是有的。地主看的是德文版的圣经吗?
俺写的是德语吗---Cogitatio humana, Deus attrita ridet plebecula?夺标 2017-9-29 05:31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
100% 100% no-repeat;">不列颠地主:        
她那一本可能是盗版的。
您确定圣经上没有这句话---Cogitatio humana, Deus attrita ridet plebecula?
您确定?

不过咱们别侃这个问题了,俺是跟专业人士做告解做弥撒滴,贵门是各位兄弟姐妹发动群众,各自团契察经,自传福音滴。俺对俺心目中的高手只有敬畏,不象有的人难般抓住高手的一个臭子儿,一个破绽就能说上365天!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13 09:56 , Processed in 0.04545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