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4|回复: 0

“学校里的孩子应该成为哲学家”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发表于 2016-5-5 13: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译 Dora

2016-03-24 20:14 来自 亲子学堂

字号


一位哲学家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希望学校可以让孩子学习哲学,这是让他们成为更好的公民的方法,是把教室变成哲学家约翰·杜威所描述的“胚胎社会”的方法。或许这能给你一些思考。

本文为编译,有部分删节。

作者:Valerie Strauss 来源:washingtonpost.com


我们听说过好多孩子“必学”的东西。Steve Neumann是一名作家和哲学家,他说就像科学记者会为科学所做的那样,他也决定为哲学做一些事——“把这门神秘的学科转化为大众可以消化的东西。”他的文章曾被发表在《纽约时报》、《每日野兽》、《今日哲学》和一些其他媒体上。他撰文提出,孩子们应该在学校里学习哲学。

以下为Steve Neumann的文章:

“学校里的孩子应该成为哲学家”,这样的想法恐怕会被学校董事会、老师们、家长们,甚至哲学家自己们嘲笑一番。哲学家们会质疑,孩子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哲学,而老师和家长们,即使他们对哲学有那么一丁点了解,也会很容易得出“孩子学习哲学是无用的”这样的结论。

然而,真相却绝非如此。事实上,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对全社会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孩子们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哲学家更重要的事了。

学习哲学的目的是让孩子成为更好的公民

我的意思并不是让孩子像在大学里学习哲学一样学习这门学科。青少年们不需要深入研究柏拉图的理论形式,又或是康德的定言令式。(当然,这些研究也很有价值,应该在进一步的学习中被包括在内,但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内容。)我所说的让孩子学习哲学,并让他们成为更好的公民的方法,是把教室变成哲学家约翰·杜威所描述的“胚胎社会”。

要明白为什么这件事至关重要,只要想想当前总统选举周期下的话语状态就好。从种族问题、经济不平等、强制暴力、国内外的恐怖主义到气候的变化,候选人及其政党缺乏能力让公众卓有成效地参与话题,而这正显而易见地证明了我们作为成年人的社会功能缺失。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皮尤研究中心在去年针对政治极化展开的一系列调查中发现的结论:

“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意识形态上产生了更大的分歧,而人们对对立党派的反感也变得更加深刻和广泛,在近20年中达到了顶峰。这些趋势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体现,不论是在政治环境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我想大多数人都能意识到,社会是一种必要的妥协,而且至少口头上会承认,批判的思考和有效的沟通是让社会顺利运行的必要品质。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对新的资讯、迹象和争论缺乏兴趣,但我们能够、也应该把这种必不可少的品质通过基础教育灌输给我们的孩子。

“培养一个强壮的孩子比修复一个残缺的男人容易得多。”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虽然他说这话时的语境不同,但秉着相同的精神,我想说的是,让我们的孩子成为哲学家是势在必行的。

当人们听到“哲学”这个词的时候,他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一些指导原则或者类似笼统的世界观这样的东西。例如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教练比尔·贝利奇克的“执教哲学”,或者是像说唱歌手Drake那样鼓励你用一种“YOLO”(You Only Live Once,大意为及时行乐)的态度面对生活。但学术上的哲学是一个和澄清概念、分析论点有关的人文学科,而这些概念和论点都和生命中重要的问题相关。

教师引导学生关注推理和平等对话

哲学的关键是提问,就像苏格拉底所说,哲学由怀疑开始。我们不只问我们自己问题,我们还向其他人,向那些和我们一起组成这个社会的人提问。没错,哲学包含很多独自静坐、思考的时刻,但近期的美国哲学家Matthew Lipman在他的文章《哲学所扮演的教育角色》里写道:

“也许哲学由怀疑开始,以理解结束,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以智慧的诞生而结束,但在这个过程中要经历许多艰苦的行动,而这种行动通常是以对话的形式发生的。”

对话是很关键的,因为只有通过对话,我们的假设、推理和结论才能被挑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更好的思考者。而在通过对理性要求严格的对话成为更好的思考者的过程中,我们的孩子能够成为更好的公民。

当Lipman于1960年代在哥伦比亚大学向本科生教授哲学时,他发现他的学生们对改变世界充满了热情,但却缺乏充分推理和作出正确判断的能力。他同时也意识到,在大学的时候才学习如何正确地思考太迟了一些,所以他创造了“儿童哲学思维培养计划”,又称为P4C(the Philosophy for Children movement)。

到了1980年代初期,Lipman的新课程表现出了广阔的前景和重要性,而且结果显示孩子们很乐意学习哲学。于是,在某种程度上,孩子成为哲学家的可能性第一次得到了原理验证。英国哲学家Stephan Law曾经说过,事实上孩子们是天生的哲学家。而Lipman在他的论文中进一步观察道:

“那些参与到和哲学有关的事件的哲学对话中的人,即使他们表现得不如专业人士那么敏锐,他们也确确实实地在实践哲学,即使他们的年纪很小,只要他们的表现符合这个学科的规则和标准动作,他们就在实践哲学。”

在Lipman之后,其他的哲学家对这套儿童哲学思维的教育方法做了进一步的优化,但教育的重点始终保持在对话上。在这个模型下,孩子们通过实践来学习哲学。老师的工作是引导学生,向学生们提出要求,帮助他们关注推理的质量,并且确保他们能够意识到他们是在平等和相互尊重中进行对话。

美国的基础教育可以作为一个培养皿,培养孩子们在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社会中更持久、更有前途地成长、生存。哲学家们认为,让孩子从小学习哲学,能够培养他们参与公共社会话题的态度,在面对和社会、政治有关的事务时,能够作出更好的判断,并且尽可能地、心怀尊重地让持异见者参与到讨论中来。

如果我们不能把二年级的学生培养成苏格拉底,那么我们的孩子最后也许会成为善于谋生的人,但他们没有办法成为能够创造公民社会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3-1-27 23:44 , Processed in 0.09333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