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03|回复: 4

标标原创:东西方爱情的两个极致历史案例(图文,18)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发表于 2016-3-25 13: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标原创:东西方爱情的两个极致历史案例(图文,18)

题记:
PRChina网友说“50度灰的“成功”其实自于中年女性的意想:高富帅,爱情,SM性爱。
性爱只是生活的调味剂,当它成为主菜,就会索然无味,必须通过更多的刺激才能让人满足,然而SM之后呢?还有更刺激吗?
个人觉得这是西方文化对个人欲望的过度开发,而中国文化中对欲望的内敛克制式的享受才是正道。”

夺标:“那按你说,你觉得容龄郡主与小德张是真爱啦?中国式的?”

PRChina“恩,他们是真爱”
---------------------------------------
裕容龄、息妫与五十度灰



先按你要求,说说我们那天去看的“五十度灰50 shades of Grey”。限制级电影、柏林影展主打片居然满场笑场?

       

其实,把SM拍得像儿童游戏一样唯美纯真,可惜,就像AV里的某些体位只是来博眼球的并不能带来最佳快感,SM也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那么美好的。应该象格雷先生学习,因人而异选择语言粗口,但实际技巧与力道上照顾女生的温柔SM方式较好。

“妳为什么不告诉我那里有危险?妳为什么不警告我?”-格雷写给安娜的这句话来自《黛丝小姐》

格雷不只是调教了安娜,而是要调教每个观众,直视自己的情欲,唤醒我们心中想要逾越禁忌的渴望,即使我们知道那里会有危险,但我们仍选择接受情欲的诱惑,进入到格雷那鲜红色的“游戏室”中!

格雷为了安娜做出很多他从不曾为其他炮友服务的事,例如带对方搭直升机、在自己的床上作爱、并且还相拥入眠,还有留女人过夜结果被妈妈抓包等等…所以虽然格雷先生正经八百地一直提 SM 条约内容,又满场SM性暗示台词(例如“I don’t make love, I fuck hard”、“我想和你疯狂地上床”之类),却比较像是属于调情的言语程度而已。跟比较重口味的女性言情情欲小说的火辣性爱场面描述比起来,比如1975年翻拍的“O的故事”,我觉得,《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是纯爱等级的安捏。

在第一次发生后,接连许多场性爱画面,最印象深刻的是,当格雷忍受不了安娜微信里迂回的答案,急切地闯入她的家,惩罚性地用领带,将安娜的双手绑在床头,用衣物蒙住她的眼睛。听着安娜略带害怕的呼吸声,看着画面里格雷轻啮着冰块,在安娜敏感的部位一一游走,从颈部、胸部、腹部,让安娜不免拱起了身,那一刻彷佛我们都成为了安娜,那些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自我,藉由格雷与安娜的情欲画面,正大光明的将欲望暴露在阳光下,满足自己跨越禁忌之后的愉悦,那些我们羞于说出口的渴望,在此刻获得释放。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的确或多或少地展现了当代女性在面对性事欲望时所欲拒还迎的羞涩/好奇心态,但尽其所能将 SM 拍得唯美的《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并无法展现出一般人想瞭解SM 的全貌样态。

在游戏室里,第一次进行性爱时,格雷用类似爱的小手的长棍,滑过她的背部、颈部最后落打在安娜的手心时,格雷说:“会痛吗?不会吧!恐惧往往是你的想像!”是的,我们恐惧的是自己对性爱的无休止探索心。

格雷虽然自称是“支配者”,但是在许多场景里,反而觉得他成为安娜的“臣服者”,总是让格雷心痒难耐,不断挑战着格雷的底线,诱惑着他踏过那条自己设下的规范。当格雷要求安娜签署“性爱合约”的时候,两人远距离信件往来时,安娜暧昧不明的态度,颇有反客为主的味道,但通常都是提出合约的一方,急切期待交易成功,因此此刻安娜却成为了占上风的支配者,两个人的关系,由她来决定!

这多么象你和她的情形----用自己的医学解剖学与心理学知识打造你,引导你!

而最后一次,则是安娜要求进入格雷内心世界,安娜哭喊着说:“为什么你需要这样子?如果我说我对于这种性爱的厌恶,跟你讨厌我的碰触一样,你还会这样对我吗?为什么你不让我进入你的内心?”

那是对爱人的一种占有,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安娜期待的不只是性爱,更希望能够拥进入格雷内心的钥匙,每每通过V-P合体进入你的灵魂深处,是吗?

-----------------------------------------------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14: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妫大车之忧:梅花还是桃花?也谈息妫《诗经.王风.大车》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大车啍啍,毳衣如璊。岂不尔思?畏子不奔。谷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皦日。------作者:息夫人,息妫,息侯与楚文王的君夫人,即正妻。息夫人宋之问(唐)可怜楚破息,肠断息夫人。仍为泉下骨,不作楚王嫔。楚王宠莫盛,息君情更亲。情亲怨生别,一朝俱杀身。 她是中国历史上的“海伦”,以“月中飞出云中得”的绝代颜色,让三位国君、一国之相裙下折腰;    她是史学家口里的祸国红颜,让三国接连兵祸相接;    她是杜牧诗里的一笔轻蔑,“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国灭家亡,同样面对掠夺,她没有像绿珠一样以死抗命,而是安然地做了“仇人”的王后;    她是刘向《烈女传》里的臆想,传说她三年不共楚王言,最终与息候双双殉情于城下。。。。。。她就是息妫,春秋时期绝世而独立的美人,烽火连城乱世里的一抹桃色的传奇。跋:《续辑汉阳县志》:“桃花洞在大别山下,有桃花夫人祠即息夫人。”后来何光岳先生的《中国古国源流史》记载,这里后来成为了汉阳月湖八景之一的“古洞仙踪”。以息夫人比桃花,源自汉文学家、史学家刘向《列女传》中的息夫人形象。国家灭亡,陈国的公主息夫人被纳入了楚国的宫中,而前夫息侯却被派到了楚国的城门去守城门。一日楚王出行巡游去了,息夫人悄悄地跑到城门处私会自己的丈夫,息夫人见丈夫如此,对他说:“人大不了一死而已,干嘛要在这个世上受罪。我一刻都没有忘记夫君你,我的生命中再也不能容下第二个男人,我们既然在人间要分别,那我们就到地下在一起吧。”但从左丘明的《左传》记述看,出身陈国公主的息妫是一个有独立人格,政治上不失王者风范,有自己的情怀,一直在与起伏跌宕的命运抗争的女性,所以写词把历经三国三朝两代,五位君王兴衰,生命里出现过四位重要男子(除了楚国令尹子元外,其他三位是息侯、蔡哀侯、楚文王)的她比作梅花。陈国美人多,奇女多。若论比肩“海伦”者,夏姬也算一个,绰约绝伦,越天命之年而不衰。这个女子的宫闱政治事迹可以和法国历史上的马戈皇后也有一比。息妫故事给了你的妹妹老师一个写作灵感:息夫人被迫嫁给楚王后,三年不说话,却生了两个孩子,倍受宠爱,那个楚文王又是当时英雄,难道真的相史学记载那样她是因为怀念前夫,耻辱于再嫁失贞而得了失语症?她的理解是,有可能英雄美人之间巨大的灵魂与肉体吸引力使得他们可以摒弃语言交流渠道,纯用眼神与最深刻的肢体语言包括各种爱爱方式就可以啦,何况那时候还不是儒家理学天下,春秋时代有记载的贵族女子都有一种亦正亦邪的野蛮生命力---既狂野又本真,乐于生,淫于思,哀而不伤,悱而不恻,令我们后辈女性肃然起敬。她只相信人性。你和她之间能否也总是到达如此磁铁一样的气场?有些人活着是为了取悦他人的舆论,你和她活着是为了忠于自己和与自己合体者,取悦俩人的生命,不想死的时候觉得自己白活了,后悔没有按自己意思活着,对吗?真想把师生之间讨论过的、创造过的情爱场景代入、写进楚王与息夫人的宫闱闺房里,用生花妙笔再现一个血肉真实的息妫。你在她心中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是一个人文主义者,对于爱的理解比同辈深刻得多。你给出了一个简单又复杂的问题,身为女性如何看待阴道(V)之爱与灵魂(S)之爱?实在无法用已知的系统理论在一篇的篇幅里仔细回答这个问题。就举出一个中国近现代史上极致的例子吧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14: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读过“瀛台泣血记”、“御香缥缈录”,清末满洲第一美人,从小留洋巴黎的舞蹈家裕容龄郡主初恋与挚爱的居然是慈禧御前风度翩翩的年青太监首领小德张(张兰德),直到父母借助太后的权势把他们拆开。容龄郡主(父亲是驻法国公使裕庚、母亲是欧洲旅居的美国人、前巴黎交际花)、法国出身成长的舞蹈家。 小德张国学修养很好,身材高大。一开始容龄中文不好,他们俩就象现在欧洲流行的语言交换那样开始友谊的。张教容龄中文,容龄教张英文和法语。后来竟然闹到俩人想私奔,是容龄父母托慈禧干预的。听说容龄为了他留在中国,清朝灭亡后没有随家族迁回法国和美国,而是以教授芭蕾舞、现代舞为生,嫁给了世家公子。她和张同住在天津和北京。张离开清宫后,携带大批珍宝,在天津租界置办大量地产,妻妾也有四五房,深居简出。偶尔在社交场合出现,长袍马褂、西装革履,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很有高尚气质。容龄与他时常见面(也许张的太监身份反而给了他们一个保护,人妻与自己的挚爱可以无所顾忌地幽会),他也一直对自己的soulmate呵护有加。不过俩人都高寿,但容龄文革时候死得很惨。张兰德先走一步,1957年,81岁,走得很安详。从这个真实故事领悟的是,如果女人真正爱一个男子,无论怎样,她都会以母性呵护他,要他达到他所能达到的性的欢愉极致。你会觉得你的妹妹老师是奇谈怪论吗?小德张(张兰德)一辈子很值。他虽然身为太监,但是有个美丽又现代的女人爱了他一生。历史上只有另外一位以英武著称的宦官有如此艳福。唐代玄宗时期的宦官高力士,早年因协助唐玄宗平定韦皇后和太平公主之乱有功,深得玄宗宠信,后官至骠骑大将军、进封渤海郡公。高力士娶了刀笔吏吕玄晤之女为妻,他娶的可不是平凡女子。《旧唐书》中说:“女有姿色,力士娶之为妇。”意思是说,吕玄晤之女长得漂亮。《新唐书》中更夸张:“女国姝,力士娶之。”竟说此女是天姿国色,是大唐的国花。让人称奇的是,吕氏不仅是国花,而且贤良淑德。唐肃宗时与高力士一同贬谪巫州的郭湜,在《高力士外传》中写道:“其妻东平吕氏,故岐州刺史玄晤之女,躬行妇道,有逾常礼。”女人能获得这样的评价,无疑是唐朝的道德楷模。如果这些记述属实,吕氏堪称完美女人。如此出类拔萃的女子却心甘情愿嫁了一个宦官,不知道盛唐时期的风流帅哥们会不会叹息不已。总结下,男性和女性的性福极致是大脑性爱中枢的彻底幸福。裕容龄和张兰德故事里俩人不顾一切世俗要在一起、为真爱痴狂的动力本身就可以增加不同凡响的性趣,猜想他们的手爱、口爱和全身的吻、抚摸是非凡的,能令大脑性爱中枢彻底兴奋的,不过每次幽媾都该是漫长的-----毕竟非阴道性爱需要的刺激时间长些,阈值更高。先带有深深情爱后进入性爱的女性,对着爱侣,会很容易高潮的。意乱情迷是说意乱了,有爱了,就容易迷醉,high了。知道古人为什么用”缠绵“、”缱绻“来形容云雨吗?本来都是指卷动丝绸的动作,柔而慢,抑扬顿挫。那是一种很慢很巧的融合,让你觉得时间都静止了、、、、、、、、、一位郡主与太监的真爱尚能克服先天的缺陷而圆满如此,我们普通爱侣难道不应更加彼此珍惜每刻春宵吗?张  兰  德    张兰德(1876-1957),原名张祥斋,字云亭,天津市静海县南吕官屯人。清朝末代太监总管。    清光绪二年(1876)生。出身贫寒。    光绪十四年(1888),因被富人奚落,冒险自宫净身。    光绪十七年(1891),入清宫“茶坊”当太监,拜太监“哈哈李”为师。在内宫太监里排兰字辈,序号张兰德,慈禧太后赐名“恒泰”,宫号小德张。在宫中不堪忍受虐待,曾装疯卖傻。    光绪十八年(1892),被派入宫内南府升平署戏班学京剧武小生。小德张五官端正,技艺精湛,19岁时成为宫内闻名的武小生,多次和杨小楼、王瑶卿、杨小朵等京剧名家配戏,深得慈禧宠爱,遂青云直上,3年连升5级:太后宫小太监,敬事房打寝宫吏、回事,御前近侍,御前首领兼管南府戏班总提调。    光绪二十四年(1898),“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帝被软禁在中南海瀛台。小德张多次躲过慈禧的盘查,为光绪帝调换可口菜肴,并为光绪和珍妃会面暗中作美。    光绪二十六年(1900),庚子事变中,随慈禧太后出逃西安,一路侍奉精心,被慈禧赐予“服侍勤谨”的赏谕。  光绪二十七年(1901),回京后升为御膳房掌案,三品顶戴。为效忠太后,小德张亲自下厨,更得慈禧宠爱。小德张病时,慈禧亲视,成为宫中奇闻。  宣统元年(1909),隆裕太后遵慈禧遗嘱任其为长春宫四司八处大总管,并赐帑银10万两于北京安定门内建造总管府。为清除异已,小德张提出“清君侧”主张,逐千余名太监出宫,均换上其心腹。同年,衣锦还乡,静海知县宋公迪亲为其背绳拉纤。小德张居大总管时,各王公贵族,朝廷大臣晋见隆裕太后,必须得到小德张的首肯,权倾一时,隆裕和宣统帝也惧他三分。重建光绪陵墓、颁布皇帝退位诏书等宫中大事,隆裕均按小德张的意愿传旨。小德张素日广交私党,张勋、马福祥、冯国璋、端奇等均为其换帖兄弟,载涛、袁世凯等和其交情甚深。    民国二年(1913),隆裕太后去世后,离开紫禁城,移居天津英租界,深居简出,广置田产,不问政事。    1957年4月19日在天津病逝,享年81岁。                                            (《天津名人故居集萃(二十一)》《我的祖父小德张》)附朋友文章   点滴裕容龄 曾胡(北京知青)       慈禧太后面前有两位年轻貌美的女官,一位是姐姐德龄,以写过《御香缥缈录》(即《慈禧后私生活实录》)而闻名;另一位是妹妹容龄,写过《清宫琐记》,但她却并不是因书而成名,她的闻名是因为能跳中西舞蹈。这一双姐妹花出身清华,父亲裕庚是汉军正白旗人,字朗西,人称八旗才子,初入两广总督英翰幕,后官太仆寺少卿,继而出使日本、法国,那时叫使臣,似乎比我们现在叫大使要气派得多似的。认真地说,她们不应该姓裕,应该径称德龄和容龄,因为裕庚的裕不是她们的姓,正如溥仪不姓溥一样。汉军旗最初是由汉人组成的,其成员是辽宁本地被抢掠来的汉人和后来降清的汉族军人。这些汉军本来都是有汉族的名字的,比如汉军左翼一旗的固山额真叫石廷柱,右翼一旗固山额真叫马光远;后来汉军旗的汉姓渐渐都不见了,大概是为了刻意区别于汉人,强调自己的满人身份,就如同满大臣对皇帝自称奴才而不称臣那样,清中期以后,汉军旗基本上“满化”,不再用汉姓。进入民国以后,一时间满族人好像成了过街老鼠,狼狈得很,于是纷纷改姓,爱新觉罗氏多改为金,有的则将父名的第一字做了己姓,这是是民国初年的风气,德龄和容龄两姐妹就属于这种情况。说跑题了,言归正传。这两姐妹尽沐欧西风雨,不但能说数种语言,而且还能动笔写,上面说的那本《御香缥缈录》就是用英文写的。而容龄则正规地师从日本红叶馆的名师,学习日本舞蹈,又师从美国著名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Isadora Duncan),学习西方舞蹈,并且对民族舞做了探索。裕庚于一九〇三年回国,德龄和容龄甫回国便被选为慈禧的御前女官,相当于贵族家的男孩子被选为御前带刀侍卫一样,是件极有面子的事。那些本地产的女官,哪赶得上欧西回来的美女;德龄姊妹人长得漂亮,又能妙舞婆娑,很快便讨得了慈禧太后的欢心,竟把她们封为郡主     


容龄《蝴蝶舞》剧照 裕容龄《希腊舞》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14: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郡主。按“我大清”的规矩,只有亲王的女儿才有资格得此封号,但有帝后的“特旨”,也是可以例外的;裕庚的地位去亲王甚远,所以德龄姐妹应该是例外,也可见慈禧对她们的偏爱。有人称她们是公主,有人以为不然。据《清史稿·卷一一四》:“公主之等二:曰固伦公主,曰和硕公主。格格之等五:曰郡主,曰县主,曰郡君,曰县君,曰乡君。不入五等曰宗女。”可见,管她们叫公主,是有些不合规矩了。  
旗装的裕容龄  我是在一九六八年从窃来的书中见到《御香缥缈录》和《清宫琐记》的(事见拙文《六八年》,这里就不细说窃书的事了),读后对这两位漂亮的格格印象极深,尤其让我惊异的是容龄洋装的舞蹈剧照,在文革那样文化萧条的时候,真是艳光照人。但读过就读过了,在我看,她们就是古人,和光绪一样,绝想不到日后会和她们有什么打交道的机会。    不过,这样的机会竟然有了。大概是在一九七〇年左右吧,到我一位同校不同级(我是初二,她是高三)、同插队而不同村的王姓同学家里,去听她父亲弹奏古琴,我在拙文《仙翁仙翁》里也已说过,此处不赘。她的母亲姓漆,是我们学校图书馆的老师,她的外祖父漆老先生据说小时候是神童,很小就在老家贵州得过大清的功名。这个家庭是个货真价实的书香门第,外祖父是清史馆的硕儒,父亲会弹古琴,父母的床头贴着用洒金笺写着的古诗词,是她父亲年轻时写给她母亲的情诗。她家的那个院子是清史馆的宿舍,在南河沿大街东侧一条叫晨光街的小街中。其实,这条窄小的晨光街,当年才是真正的南河沿,而现在的南河沿大街,却是旧日的河道;现在,晨光街和南河沿大街之间的民房已经拆光,改造成了皇城根遗址公园,成了闹市中的一个幽静的去处。她家有两扇不起眼的的红色的小门,进去后院落却颇为轩敞,几棵大树撒下阴凉,树上暑蝉嘶鸣;印象中这院子好像就住着两家人,若不是门外刮着文革血腥的风暴,这院子倒是很闲适,很配清史馆馆员的身份。一次闲谈中,同学偶然提到她家的邻居是裕容龄。我闻言大惊,马上就请她带我们一行去见这位历史般的人物。她说可以,但老太太双腿被女红卫兵们批斗时打断了,女勇士们专打舞蹈家的腿,恐怕是出于女性嫉妒性的歹毒吧;幽静的院落毕竟不是世外桃源。后来经诊断,她是胫骨骨裂,已经长卧在床,如果老太太不提话头,千万别谈历史,免得勾起她的心事。去见历史人物而不得谈历史,也算是历史的悲剧吧。  眼下的郡主府只是两间小平房,一明一暗,门口进去就算是堂屋吧,暗间才是容龄的卧室,卧室和明间之间不是墙,而是隔扇。据说,她家原来有五间屋子,后来被觊觎已久的居民委员会的“红五类”大妈们霸占了,理由在那个年代是十分常见的:劳动人民挤在破屋子里,这些寄生虫却住得如此宽绰,勒令若干天内让出,否则打断你的狗腿!谁敢不让啊,让还把腿打断了呢。鲁迅说过:“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随感录六十五·暴君的臣民》),信矣。于是,容龄便搬到了可能原来是放杂物的耳房之类的地方,郡主成了灶下婢,而灶下婢则高踞上屋,据说这也是革命。    进得那间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只见主人半靠在床头。床上是木板搭的,床头有一张小木桌,我记得屋里似乎没有椅子,因为我们六七个人都是高低错落地站在那里的。如今郡主是家无长(音zhànɡ)物了。主人穿着黑色的上衣,似乎质地还不错,大概是劫后余存,下半身盖着一床薄被,当时是夏秋之交,可见主人身体的虚弱。老人皮肤白皙,甚至有些许苍白,十分瘦削,但一眼就看得出,主人年轻时一定是一位弱骨玉肌、艳光照人的美女,即使是受了这么大的磨难,却并不显得十分憔悴,这有些让人感到意外,或许是因为她自幼所受到的训练,不允许自己在外场上失了雍容的风度。给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眼睛:温和、从容,保持着与她八旬年纪不相称的清澈,它们并未因年老而昏瞀(音mào)。我偶尔在网上发现了一张容龄老年时的照片,与我那时见到的她,差相仿佛。    那天我们这些访客,恰好都是大小伙子,扑扑楞楞地站了一屋子。主人显得十分从容澹定,并未因面对一群陌生的男性访客而有丝毫的局促不安;这大概也是多年中西交际场上磨练出的贵族气质吧。局促的反而是我们,因为我们都觉得是在面对着历史,除了问好,反倒不知说什么。主人用一个意想不到的话题,缓和了气氛。她开始用苏州话抱怨她的保姆,因为两间屋子之间只有隔扇,她怕保姆听到不高兴;毕竟孤身的她,只能与保姆相依为命。我
   老年时的裕容龄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14: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们大多数人对苏州话只能听个迷迷糊糊,似乎她在抱怨保姆偷偷滴拿白面自己私下做吃的。据同去的一位懂苏白的朋友说,主人的苏州话讲得十分地道。因为以前就知道她通几门外语,但没想到她的苏白也这么好,其语言的天赋让我们十分服气。于是,话题便从语言开始了。当时,文革正处于比较缓和的阶段,电台和电视台在教英语课程。她便说起了在欧洲学法语和英语的事,好像还评论了一番法语和英语的各自特点,并随口朗诵了一首英国女诗人E.勃朗宁(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的小诗,可惜的是,我当时只有初中的文化程度,那些评论没大听懂,更遑论记住了。只是她对当时英语教学节目主持人的发音评价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像猫叫”。我们都大笑起来,老人也没详细解释。现在想来,大概现在的英语发音和十九世纪的差别很大吧?或者与十九世纪的宫廷英语差别很大?不过,老人的评价,使我对英语教学节目主持人的敬仰大打了折扣。    随着我们常常拜访她,彼此也熟悉了,我们甚至还请了当时中央乐团的小提琴手洪流(见拙文《朱湘的余绪》)到老人家演奏小提琴,记得有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舒伯特的《小夜曲》之类。每次演奏时,老人都听得很仔细,苍白的脸上也微微露出潮红;在那文化绝迹,只剩下了八个“样板戏”的年代,这些乐曲也许让老人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年华?那时,我们都觉得她很可怜,在如此高龄遭此横祸,希望借此对她有所慰藉。    当然,我们的话题愈来愈广泛,可惜时隔几十年,谈过的话只剩下了吉光片羽。不过,有一次,大概是我们第二回或第三回去看望老人时,话题终于拐到了光绪皇帝的身上;这正是大家最感兴趣,却又不便主动提起的事。老人说,光绪很喜欢和她们姐俩儿聊天,有一次,在颐和园的知春亭那里,偶然遇到了容龄,便招手把她叫了过去。光绪问她,“洋字码儿”怎么写?是否容易学?容龄边解释,边用手指在空中比划。光绪听得很高兴,便拿出一把素面的扇子,让德龄写个洋字码儿的扇面。于是,容龄便回去,在扇面上用花体字写了一首英文诗,给光绪送了回去;据说光绪收到后很高兴,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不知容龄是否从此便“简在帝心”了?也不知那扇面上,除了英文诗外,是否还要用工楷蝇头写上“奴婢××跪进”的字样?要是那样,就大煞风景了。  老人在叙述这事时,一会儿说“光绪”,一会儿又说“皇上”。那时,我们这些人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听到“皇上”这个词,既陌生又稀奇;不像现在,电视剧跟清朝干上了,满屏幕跑太后、皇上,根本不把这些词放在心上。老人也许曾把这些和皇上有关的事讲了不止一回了,但讲起来还是很兴奋,两眼放光,似乎还有些许的感伤,“一声老皇上,双泪落君前”;年轻时的事,是永远的记忆。尽管老人的“皇上”,一则让我们觉得似乎清晰地触碰到了历史,一则也觉得人的记忆是如此的顽强,她的双腿被摧残,多半就是因为“皇上”,至少表面的理由是这样的,但依旧不能把皇上从她的脑中打去。    后来,我便在山西农村的山沟里混,白天脸朝黄土背朝天,夜晚油灯一盏,也就再没有去拜访过容龄郡主。听说她在一九七二年去世了。曾胡写于北京慈禧身旁就是小德张
右侧第二为高大英俊的首领太监小德张,他与少女容龄热恋应该就在这个时期
中间为王公大臣争相巴结的首领太监小德张
民国时代的天津卫闻人、中年富豪小德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2-8 21:44 , Processed in 0.0989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