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06|回复: 1

惊心动魄的一九七六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发表于 2016-2-24 07: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月:惊心动魄的一九七六今天,回过头去看,1976正是动乱中国噩梦的尾声。

  今年,2016年,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结束“文化大革命”40周年的特殊年份。今天,当我们回首过去,那十年的中国仍让人惊心动魄,难以忘却。
  1976年的中国,在经历了九年文革浩劫后,终于走进了物极必反的转折点:不管是神奇的大自然还是九亿中国人,都经历了一场场天崩地裂,巨星陨落、天怒人怨的大灾大难。
  周总理刚一病逝,江青帮就对周总理、邓小平发起攻击。
  1月8日,新年刚过,从高音喇叭,收音机中,亿万中国人惊闻周恩来总理病逝。在当时,绝大多数人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文革已打乱了整个国家的正常运转,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搅得周天寒彻”。周恩来作为“总管家”,面对天下大乱的局面,即要维持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又要竭力控制“文化大革命”的破坏范围。就在极“左”思潮滥觞,权势集团争权夺利白热化,将中国进一步推向深渊时,周恩来总理却走了。这么动乱的局面,谁来收拾啊?这么大一个国家,谁来管理啊?当时,亿万中国人都显得焦虑不安:我们不能没有周总理,没有周总理呀!周总理病逝,未来中国将何去何从?
  有人说:周恩来的去世毁坏了某种不平衡下的平衡,中国更加不稳定了。
  2月,中共中央决定华国锋担任国务院代总理,邓小平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2月22日,毛远新对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马天水、徐景贤等人谈话,攻击邓小平“崇洋媚外,出卖主权”,“代表买办资产阶级的利益”,搞“全面回潮”,“国家性质都要改变了”。 接着江青、张春桥多次向文化部部长于会泳等人下达“重要任务” ,要组织人马大写与“走资派”作斗争的文艺作品,且下令快写快演。对刚复职的邓小平发起了攻击。
  3月初,江青又在部分省、自治区负责人座谈会上攻击邓小平是“反革命两面派”, “谣言公司总经理”,“ 法西斯”,“大汉奸”,“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表”。
  接着,江青帮又指示上海《文汇报》在关于向雷锋学习的报道中删掉周恩来“学习雷锋同志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的题词。并将攻击的矛头对准已病逝的周恩来总理。
  中央文革小组掀起的批邓批周浪潮,惹得天怒人怨,丧尽人心。
  但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股反周恩来总理的势头,并纷纷责问和抗议《文汇报》,要求回答这是为什么?还提出“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
  就在反周和护周的斗争刚开场时,3月8日下午三时左右,东北吉林上空突现陨星,并以每秒十几公里的速度坠入地球大气层,形成一个燃烧、发光的大火球,在吉林市效区上
  空离地面差不多20公里的空中爆炸,这些发光的大火球在接近地球时形成陨石雨坠入大地,3000多块碎石洒落一地,最大的陨石重1770公斤,比美国1948年2月发现的“诺顿”陨石还要大。这一世界罕见的陨石雨,令当地人愕然,有老人说: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是要死人的,而且还是大人物。
  4月22日,当毛泽东得知吉林这场罕见的陨石雨后,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说:“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掉个石头折过旗杆,大人物、名人真是与众不同,死都死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噢。”
  但这场罕见的陨石雨,没有让江青一伙反周势头减弱,3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翻案不得人心》,说“一个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正在全国胜利发展”。并号召“放手发动群众”,“集中批判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修正主义路线”。《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又发表《从资产阶级民主派到走资派》等文章。姚文元,张春桥还审定马天水、徐景贤有关讲话。把各级党政军领导机关的老干部诬陷为“资产阶级民主派”、“走资派”、“老走资派” 。
  3月25日,上海《文汇报》在第一版发表《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的新闻稿,文章公然说“孔老二要‘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 ,又一次把矛头指向周总理。
  《人民日报》和《文汇报》的倒行逆施,激怒了广大民众,此后数天内,《文汇报》就接到各地读者的抗议信件420多封,抗议电话1000多次。抗议信中响亮提出“保卫周总理!”“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警惕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上台!”
  并责问:“《文汇报》成了谁家的报纸?”严正要求“《文汇报》必须向全国人民交代事件的真相!”对此,张春桥却说:“为什么唯独查《文汇报》?”、“不要批评报纸了,报纸以后还要删!”王洪文说:“删掉总理题词算个屁事!”遭到全国抗议。
  中央文革小组倒行逆施,掀起的批邓批周公浪潮,惹得天怒人怨,丧尽人心。
  3月下旬起,南京、杭州、郑州、西安等城市的群众,自发地举行反对中央文革小组的声势浩大的群众悼念活动。
  3月28日,南京大学400余人,抬着周总理的巨幅遗像和大花圈,绕道新街口到梅园新村,发起了抗议《文汇报》影射周总理、抵制中央文革倒行逆施的全国第一次有众多群众参加的大规模示威游行。
  3月30日,南京大学学生在南京火车站工作人员帮助下,用桐油和油漆在火车车厢内刷了“警惕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上台”、“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等大幅标语。这些标语,随着南来北往的列车传向四面八方,起到了推动全国抗议《文汇报》、抵制中央文革小组抵毁周总理的先锋鼓动作用。
  北京形势越来越紧张,中央文革小组控制的报纸仍不断危言耸听,“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公然指中国人敬爱的周总理,还指复出的邓小平。北京人不服,总理才病逝不久,就开始影射攻击!于是,北京人针锋相对,喊出“保卫周总理!”“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的口号。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血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4月4日清明节,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摆满了花圈,人民群众自发地在天安门广场集会悼念周恩来总理。
  江青一伙气急败坏的说: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邓小平就是事件的黑后台,为此,撤销了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四人帮”还把打击的矛头指向了叶剑英,他们诬蔑叶剑英“保护邓小平”,妄图完全剥夺叶剑英对军队的领导权。
  但首都万千民众终于忍无可忍地在天安门前爆发了,他们冲破“四人帮”的重重“禁令”, 自发地集合在天安门广场,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并愤怒声讨江青一伙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的倒行逆施,为逝去的周总理写下挽联悼词:
  晴天霹雳震人心,地动山摇巨石崩。中华突失擎天柱,雷电难掩悲愤声。
  几番梦中紧握手,“总理不能走!”醒来痛定思痛,热泪更难收!
  无碑无陵一周公,为国为民尽鞠躬。千秋功名刘林妒,岂废江河万古颂。
  清明每到泪纷纷,天下几家哭断魂。唯有今年不同处,举国都是心酸人。
  君不见桃花开罢桃花落,桃花落时雨滂沱。
  君不见祟山峻岭仰天啸,五洲四海齐呜咽。
  花圈层叠层,扫墓人拥人。纵观五千年,未有此盛景。
  碑高千丈诗万首,篇篇惊雷云中吼。齐颂总理爱人民,人民誓死跟你走。
  一身存殁糸安危,星陨中天地动悲。民泣国伤今夜里,山呼海啸唤君回。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至于今。谁见宰相平民爱,唯独总理第一人。
  北大不大中国大,清华不清八亿清。斩绝妖魔祭英灵,革命自有后来人。
  可恨小丑吹阴风,难损八亿哀思恸。莫把百姓当阿斗,群众从来是英雄。
  怒火烧心心欲炸,悲愤填膺气难平。面对雄碑发誓言,一直战斗到天明。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血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敬爱的周总理,山河与您同在,人民和您共存。
  人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献了浩瀚似海的花圈、挽联,张贴、朗诵了成千上万的诗词,那场面可谓空前的悲壮。
  但对数百万民众自发的在天安门广场的悼念活动,中共中央政治局将其定性为“反革命事件”。 很快,天安门前悼念的人遭到了镇压。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楼主| 发表于 2016-2-24 07: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5日,一大早,前往天安门悼念的人们发现,纪念碑下如山似海的花圈、挽联、诗词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广场上出现了警车,警车喇叭不断向来往的人宣布:“清明悼念活动到此结束!”要求前来悼念的人“马上离开广场”。 但人们不但不离开广场,反而与阻止他们悼念的人发生对峙,有些人被强行带走。这惹怒了众多前来悼念的人,他们愤怒的高喊:“还我花圈!还我战友!”并将警车推翻,与警察、军人、民兵展开对抗,有人还点燃天安门前“工人民兵指挥部”的楼房,打伤民兵、警察。晚上,高音嗽叭播出,天安门前的悼念活动是“反革命破坏活动”,要求“革命群众应立即离开广场”,并逮捕关押了数百名滞留下来的人,此后,前来悼念的人才逐渐离开。

  1976年,在中国向何处去的抉择中,一代人义无反顾地站到了反抗文革、反抗“四人帮”的第一线。有句非常精辟的话说:从“八·一八”我们拥向金水桥边,到“四·五”运动我们齐聚纪念碑下,这一箭之遥,我们一代人走了整整十年。

  4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两项决议,一是决定在周恩来总理病逝后担任国务院代总理同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二是撤销邓小平的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

  5月7日,中央文革小组笔杆子姚文元在北京对上海写作组成员说;“文化大革命是暴力,天安门广场事件是暴力,将来的斗争也还是暴力解决问题。”

  5月16日,姚文元在《人民日报》送审的《党内确有资产阶级——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剖析》文稿中,亲笔写下了“邓小平就是这次反革命政治事件的总后台。”

  继天安门事件后,更大的天灾人祸和大人物又相继离去。

  5月29日,云南西部先后又发生两次强烈地震,9个县遭到损失,丧生者98人,重伤451人,房屋倒塌和损坏42万间。

  7月1日,曾在遵义会议上取代博古担任中共总书记的张闻天,在文化大革命受尽迫害后因心脏病突发在无锡去世。

  7月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元帅之首的朱德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90岁;

  7月11日,首都为朱德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7月28日凌晨3点42分,中国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里氏7.8级强烈地震,其强震产生的能量相当于400颗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在这场地震中,唐山被摧毀,一个城市夷成废墟,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轻伤不计其数,4202个孩子成了孤儿。其死亡人数名列20世纪世界地震史之首。

  这场地震,首都北京也有强烈震感,从渤海湾到内蒙古、宁夏,从黑龙江以南到扬子江以北,也都感到了异乎寻常的摇撼,引起一片恐慌。天津市房倒屋塌、摇晃和震响还惊醒了正在该市访问的澳大利亚前总理惠特拉姆!

  但荒谬的是,当时中国竟不接受任何外国的救灾援助。这与后来的汶川大地震形成鲜明对比。

  就在唐山发生强烈地震时,北大、清华两校大批判组掀起“批判”三项指示为纲及 “论总纲”、“ 工业十八条”和“汇报提纲”运动。

  8月,南京部队司令员丁盛到上海,在延安饭店和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密谈。丁盛说:“我最不放心的是六四五三部队”,“这个部队我根本调不动”,“这个部队几个师,就摆在无锡、苏州到上海这一线,我很担心”,“你们要有所准备”。马天水同时又检查民兵发枪的情况。随后又突击发枪74220支、炮300门、各种弹药1000多万发,为“四人帮”武装夺取最高权力作了具体准备。

  姚文元又给上海“战后世界历史长篇”编写组下令,要他们提前把赫鲁晓夫如何上台的材料编好。

  继唐山发生强烈地震后,8月16日、22日、23日,四川省松潘、平武又相继发生了7.2级、6.7级、7.2级强烈地震。

  9月2日,毛泽东病情恶化,当他醒来时,他望着看护他的华国锋、王洪文、张春桥、汪东兴等人,作了类似政治遗瞩的谈话,他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岁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语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打进北京,总算进了紫禁城。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得不好,后代怎么办,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巨星陨落》《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1533页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8年)。

  9月9日,晴空一声霹雳,中国人民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泽东主席逝世,终年83岁,举世震惊。毛泽东是亿万中国人心目中的神,是举国上下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过来的,毛泽东怎么能死去?当时,没有了毛泽东,许多中国人都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果然,国内各种矛盾骤然尖锐化,尤其是中共顶层两大派势力的斗争白热化。中国再一次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重大选择。

  9月11日至18日,首都隆重举行了吊唁毛泽东仪式,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省、市、自治区代表和首都三十多万人,在京的外国友人、各国使节、官员参加了吊唁活动。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台湾、港澳同胞、解放军各部队分别发来唁电和送来花圈,二百多个国家、组织及著名人士发来唁电或唁函。

  18日,首都百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大会实况同时转播全国,在军乐队哀乐中,九亿中国人肃立默哀,举国汽笛长鸣,追悼大会由华国锋致悼词,悼词中说“毛泽东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将永远照耀着中国人民前进的道路。”并说“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一定要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的遗志,‘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将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朝鲜、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柬埔寨等三十多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和政党也先后举行了追悼大会。

  毛泽东病逝后,“四人帮”加快了夺取最高权力的步伐。

  9月11日,中央文革通知各省、市、自治区,重大问题要向他们请示报告。他们又公开动员,要大家向江青写“效忠信”、“劝进书” 。王洪文还撇开中央办公厅,另设值班室,企图切断中央同各地的联系。王洪文又拍了上台时要用的“标准像”。

  9月16日,“四人帮”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社论中抛出了伪造的毛主席临终嘱咐:“按既是方针办”。

  9月18日,张春桥派肖木去上海,通知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人,“要提高警惕”, “要看到资产阶级还有力量,问题是谁挂帅”,“上海还没有经受过严重考验”,要准备“打仗”。

  9月21日,王洪文在电话中对王秀珍说:“要提高警惕,斗争并未结束,党内资产阶级他们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总有人要抬出邓小平的。”

  10月1日,江青到清华大学讲话,诬陷邓小平“迫害毛主席”。还说:“我也要向你们年轻人宣誓,一定要锻炼好身体,和他们斗”。 她让年轻人把好东西留着,准备迎接“盛大节日”。

  10月2日,华国锋在审批乔冠华赴联合国大会发言稿中,把“按既定方针办” 这句话删掉,指出原话是“按过去方针办”。

  王洪文到平谷县发表讲话,说:“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打倒。”“今后还可能出什么唐小平、王小平之类,要警惕。”“大家要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修正主义。”

  10月4日,《光明日报》发表了《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的文章,说:“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就是背叛马克思主义,背叛社会主义,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叫嚷“任何修正主义头子胆敢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是绝然没有好下场的。”江青权势集团公开发出了夺权令。

  华国锋一举粉碎了“四人帮”。

  10月6日,就在“四人帮”争夺国家最高领导权的疯狂举动下,华国锋依靠在文革中时起时落被边沿化的叶剑英、李先念、陈云等老革命的力量发起反击,逮捕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一举粉碎了“四人帮”争夺国家最高领导权的举动,他们在上海及各地主要成员也相继落网。

  10月7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华国锋同志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决定》,并担任国务院总理等职务。华国锋成为毛泽东的接班人。

  10月8日,中共中央、人大常委、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建立毛泽东主席纪念堂。中共中央还决定尽快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并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

  10月8日至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分批召集各省、市、自治区及各大军区主要负责人会议,宣布粉碎“四人帮” 反党阴谋集团的决定及揭露“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罪行。这“四人帮”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同时粉碎了“四人帮” 在上海的余党王秀珍、徐景贤发动的武装叛乱。

  10月17日,我国又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

  10月21日,首都一百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集会,庆祝粉碎“四人帮” 篡党夺权阴谋的伟大胜利。香港、澳门各界同胞也举行了庆祝会。

  10月26日,在京人大常委、政协常委、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人士二百多人,举行了庆祝会。庆祝粉碎“四人帮” 反党集团的伟大胜利。

  10月27日,上海市委召开党员大会,苏振华宣读中共中央关于撤销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在上海的一切职务,并任命苏振华兼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倪志福兼任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彭冲任上海市委第三书记、革委会第二副主任的决定。

  11月17日,我国又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新的氢弹试验。

  11月24日,按照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决议,毛泽东纪念堂奠基,位于北京两条中轴线的交叉点上,北京城的中央,天安门广场上,占地5.74公顷,到1977年,5月24日,毛泽东纪念堂提前竣工。毛主席纪念堂被确立为党和国家的最高纪念堂。

  11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彻底揭穿批判“四人帮”》 。社论指出:一个揭发批判“四人帮” 的反革命罪行的高潮,正从磅礴之势迅猛展开。彻底揭发批判“四人帮”, 对于捍卫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12月7日,我国又成功地发射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这颗卫星按预定计划准确地返回地面。

  12月10日至27日,第二次农业学大寨会议在北京召开,他回顾了1976年历程,指出:“粉碎’‘四人帮’ 反党集团,使我们党避免了一次大倒退,大分裂,使我们能够把无产阶级革命的事业进行到底。”同时提出:1977年全党、全军、全国各国人民的任务,首先,是深入开展揭发批判“四人帮” 的伟大群众运动;第二,加强党的建设;第三,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努力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第四,进一步把群众性的学习马列主义、毛主席著作的运动推向新的高潮。

  会议还规定了农业学大寨,普及大寨县和农业机械化的任务,提出要在1980年全国要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县建成大寨县,要基本上实现机械化。

  12月26日,中共中央决定在1977年“五. 一” 节前召开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

  1976年的中国,是惊心动魄的一年,“伟人” 接二连三的死去,天灾人祸频繁发生,“四人帮”疯狂的倒行逆施,一个国家被不断推向频临崩溃的边沿,对于相信“天人合一”的中国老百姓来说,这无异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天谴。还好,物极必反,正是这一场又一场噩梦,终于使不断被“运动” 的中国发生了历史大转折。

  今天,回过头去看,1976正是动乱中国噩梦的尾声。

  山月《文革数据库》

  主要参考文献、资料

  《中国共产党历史纪事》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室 1981年

  《中国共产党历史二十八讲》 人民出版社 党建读物出版社 1981年

  《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8年

  《我的1976》彭子诚 陈敬编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6年

  《天安门诗抄》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8年

  《人民日报》 1976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2-6 22:28 , Processed in 0.08320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