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1|回复: 7

你看到的是哪个张学良?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发表于 2016-1-25 14: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沈佳音:这些年,你看到的是哪个张学良? 辽宁老乡、台湾作家齐邦媛提及张学良则带有些许遗憾和惋惜。她在《巨流河》中提到,“张学良继承名号、权势和财富,但是没有智慧和尊严,东北自主强盛的希望也永未实现。”

  “我不希望别人把我当做谈资,我最讨厌的是在报纸大肆宣传。我希望大家把我忘掉,让我能自由一点。”当得知有大量的影视作品都以自己为主人公原型时,晚年时的张学良曾有过这样的表达。
  只可惜,他的这个愿望在与他隔海相望的这片土地上,从来都只是个愿望。
  他一直是历史课本里的民族英雄,但官方评价的长期如一并不能减弱学界和民间对于“张学良”这三个字的关注和兴趣。无论是令学界争辩声四起的“九一八不抵抗命令”,还是至今仍被各种影视剧、文学作品、情感类鸡汤文当做素材的知名情史,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成为被大众热议的谈资。
  张学良的最近一次“走红”更是带有鲜明的信息时代特征——一段录制于“九一八事变”后的视频在互联网上疯传,视频中的张学良操着不熟练的英语和东北话发表着自己的对日抵抗宣言,视频外的社交网络上,通过历史课本认识他的年轻人用当下最流行的网络语言议论、调侃着他的样貌、身高、中英文口音……俨然成了一次娱乐事件。
  民国时期不乏传奇人物,但像张学良这样家世、经历、情史等均多姿多彩者,鲜有其人。“好玩儿”是辽宁大学退休教授胡玉海对张学良的评价。胡的另一个身份是张学良暨东北军研究会副会长。该研究会成立于1987年,是国内惟一一个专门从事张学良与东北军史学术研究的学术团体。
  或许正是由于好玩、率真的性格,戏剧化的人生和丰富的感情经历,才使得张学良从历史书上落入凡间,甚至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成为了一代“网红”。在他的身上,也被加注着民族英雄、胡匪崽子、纨绔子弟等诸多标签。
  官方定论
  民族英雄与禁忌之谈
  人们通常用两件事评价张学良的一生,一件是“九一八事变”,一件是“西安事变”。
  前者一度让他戴上了“不抵抗将军”的帽子,声名狼藉;后者则让他以“民族英雄”的形象被高调定位、编入教科书——中小学统一的历史教材用两到三页的篇幅详细地记录了这次事变。
  1946年在重庆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上,周恩来提到张学良“九年前拯救了国家民族一大危机”,此后又评价其为“千古功臣”、“民族英雄”。彼时的张学良,尚未盖棺,便已有定论。
  此后的《人民日报》接连出现“张学良”的名字。如1946年12月,西北民主联军三十八军举行“双十二”纪念会,要求迅速释放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1947年3月,东北民主人士再次要求释放张学良。
  “文革”结束后,为进一步塑造张学良伟岸、光辉的形象,1981年,西安电影制片厂制作了电影《西安事变》。影片中,张学良被打造成在危机时刻牺牲自己、拯救国家的英雄,而在此后的多部影视作品中,张学良的民族英雄形象也始终如一。
  与此同时,张学良的出生地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桓洞镇鄂家村张家窝堡屯将他童年住过的老屋定为鞍山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沈阳市也利用原大帅府的部分建筑,设立了张学良纪念馆。接受媒体采访时,纪念馆负责人称这样做是为了把张学良的伟业传给后世青年,并热情地期盼少帅能回到家乡,看看自己生活过的老宅是什么样子。
  与大陆的高调定位不同,在台湾,“张学良”这个名字一度成为禁忌。上世纪50年代,台湾的教科书里,专门有篇课文讲张学良和杨虎城是“历史罪人”;一些历史书中还称杨虎城是“被土匪杀害的”。
 张学良本人也在几十年的幽禁生涯中,辗转于台湾各个处所。两岸关系紧张时,国民党政府派了二三十个人“照顾”张学良,相当于情报局的一个团。这些人分为内勤和外勤,24小时轮班看着他。
  雷豫新的父亲是当年看守张学良的一位少校。多年后,雷对媒体回忆,父亲从没提过张学良的事,“他在世的时候,如果有叔叔、伯伯们来家里找他聊天,只要聊到张学良和国家的事情,孩子们都要离开”。雷豫新上小学三年级时,见旁边的门开着,想走过去看看里面到底住的是谁,还没走到门口就被父亲叫了回来,“不要过去,那里是个大坏蛋”。直到父亲去世,他才知道里面住的是张学良。
  学界争议
  不抵抗之辩
  很长一段时间,在来自官方的定论面前,无论是学界还是大众,对于张学良的认知大都处在一个相对静态的状况中,直到上世纪90年代,张学良再一次成为热门谈资。
  1993年,台湾学者郭冠英与记者周玉蔻联合采访了张学良,制作出纪录片《世纪行过——张学良传》。全片总长四小时,是张学良的第一部口述史作品。片子被放置七年后,于2000年6月3日张学良的百岁生日后在台湾播出。香港凤凰卫视在尚未播出前得知此事,与制片方交涉,以新台币150万——彼时凤凰卫视中文台购片史上最贵的价格,购得播出权。
  结束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幽禁岁月后,张学良终于出现在镜头前。尽管年逾九十,但他反应敏捷,思维清晰,东北腔较年轻时褪去了不少。
  纪录片播出后,坊间一片哗然。恢复自由后的张学良一开口便颠覆了传统观点,谈及“九一八事变”,他称不抵抗的命令是自己下的,“与中央和蒋公无关”。
  原辽宁省委第一书记郭峰在《南方周末》上看到了相关报道。震惊之余,他找人将报道转给胡玉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张学良历史的研究者,胡玉海也是首次听到这一说法,但他没觉得太意外,“这是张学良人格特点决定的”。此后,胡玉海在多个场合分析过“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的命令和责任。
  “在‘九一八事变’前,针对东北,张学良是主张武力抵抗的,”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胡玉海再次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但在和蒋介石沟通后,后者不同意武力抵抗。1931年7月23日,蒋介石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7月24日,张学良将这一命令给东北军所有将领发电报通知执行。这相当于中央军委下令了,你沈阳军区总司令能不执行吗?”
  这一外交政策在胡玉海看来,直接导致了“九一八”当天,东北军从精神到物质上都没有做好武力抵抗的准备。而张学良在接受采访时之所以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则不失为一种高明的做法,“在政治上保全了蒋介石,在人格上保全了他自己。他说这话时,蒋介石已经不在了,把责任推到蒋身上,不是太不厚道了吗?”但胡玉海也认为,作为当时东北军的最高首领,丢掉东三省,张学良难辞其咎,“西安事变你可以抓蒋介石,那九一八你也可以不听蒋介石的话啊。”
  口述历史时,张学良提及挚友郭松龄时说,“郭松龄跟我说他宁折不弯,我说那你跟我不一样,我宁弯不折。”这或许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解释张在“九一八事变”中的反应。
  张学良的口述史公之于众后,学界也出现了不同于传统的观点。“他是一个大节有亏的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作为一个军人,作为东北军首领,你父亲是被日本人炸死的,父仇没报,又把自己老家丢了。过去,中国人最看重两个关系,一个是血缘关系,一个是地缘关系。这两个都不要了,那就是大节有亏啊。‘九一八事变’中的责任他自己也讲过,这个事情是他自己无法辩解的。”张鸣说,他一度也把张学良看做民族英雄,后来民国史看得多了,想法也随着产生了变化。
  张鸣的看法也得到了不少学者的认同,还有历史老师提出,既然不抵抗命令是张下的,那人教版历史课本的观点就显得缺乏史实支撑。
  “学术圈有些人认为应当尊重张学良口述,认为蒋介石的责任没有那么大,但都是隐隐的一些想法,”胡玉海透露,有关张学良的学术会议都在沈阳举行,论文集也出了一本又一本,但教科书中关于这段历史的描述并没有变化,会上也没人拿到台面上来说,“千古功臣”的评价一直都在。
  可以佐证这一说法的是,张学良去世后,中共方面在唁电中提到其“毅然发动西安事变,联共抗日,为结束10年内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实行全民族抗战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台湾方面对张学良的评价此时也有了变化,称其“毅然宣布易帜,拥护中央,促成统一”——对于“九一八”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双方都选择了回避。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4: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坊间焦点

  有11个女朋友的“富二代”

  上世纪90年代,电视剧《赵四小姐与张学良》的热播促成了普通民众对张学良关注点的重要转折——《人民日报》也对此进行了报道,称“全剧自始至终以张学良将军宦海沉浮以及他由蒋介石的座上客变为阶下囚的漫长历史为背景,着重表现了张学良、赵一荻、于凤至三者之间那种既矛盾又和谐,既幸福美满又不无缺憾的微妙离奇的婚姻爱情生活”——从此,张学良极富传奇性、神秘性以及幽禁时期和赵一荻不离不弃的感情,成为了普罗大众更热衷谈论的话题,张学良的名字也逐渐从历史频道,移步到八卦娱乐版面。

  其实,这也是晚年张学良本人乐于提及的话题。他曾自诩“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而被他称作“女朋友”的女人,连中国人带外国人,总共11个。

  “张学良的感情生活在现代人看来不可理喻,但在那个年代是很正常的,那时候有能力的军人都可以娶好几个老婆,”胡玉海认为,这恰恰是张学良“好玩儿”的方面,“他自己还特别愿意讲这些,觉得这些是无所谓的事。”

  倘若放到今天,张学良显然是富二代公子哥的杰出代表——有钱,有权,生性豪爽,说话幽默,长得不算难看。即便在民国,如他所言,绝大多数时间也是别的女人追他。据张学良自己回忆,他在上海的时候,有一次到别人家做客。临走时,女主人偷偷塞给他一个字条,上面写着:“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张学良接过字条,改了两个字:“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

  对发妻于凤至,张学良直言,“你嫁错人了,我是要上战场的人。打起仗来,真不知道谁能回来,谁回不来。”这段包办的婚姻,张学良尽管不乐意,但在于凤至生重病时,他还是很仗义地没有另娶。于凤至病愈后,很是感动。自此,任凭张学良在外寻花问柳,她一概不管。

  近一个世纪后,在互联网上,有人再次提及张学良和于凤至的婚姻,并将其写进心灵鸡汤,告诫广大女性同胞,嫁人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找这种拈花惹草的负心汉。而在“知乎”上搜索“张学良”三个字,也能找到不少有关其感情的词条,如“张学良生命中最爱的女子是谁”、“张学良和宋美龄到底什么关系”、“如何看待张学良和于凤至的爱情”等。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开始着眼于张学良的感情生活,或将其描述为才子佳人的绝世爱情,或纨绔子弟的荒唐往事。

  无论故事写得多精彩,现实生活中,“痴心女子负心汉”的俗套桥段还是出现在张学良身上。于凤至生前,在洛杉矶的玫瑰园墓地为她自己和张学良买了一块墓地,她想实现与这个男人生不同床,死要同穴的愿望。但这一愿望终未能实现——2001年张学良去世后,葬于夏威夷北部的檀香山附近,与赵一荻同穴。

  网络时代

  新一代网红的诞生

  2012年底,在社交网络兴起的时代,因为一段视频的曝光,张学良再一次走红。

  这段视频录制于“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接受Moviestone访问,发表宣言重申东三省自古是中国领土,号召抵抗到底。

  “……东三省素来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历史上可以考察的……”,镜头中的张学良歪戴着帽子,用蹩脚的英语挤出这段话,接着又操着带有东北大碴子味的普通话一本正经地翻译了一遍,时不时还打几个结巴。他的英文像是被人写在纸上照着念,或许还用中文注了音。左边的纸念完了,再去念右边的。

  这则视频很快被点击上千万次,并在微信、微博上疯转。

  有网友评价“萌萌哒”、“有喜感”,亦有人惊呼:“确定这不是《乡村爱情》中的刘能吗?”更有甚者,拿张学良和他的辽宁老乡王思聪做起了对比,认为前者若生活在当下,比后者更当得起“国民老公”的称号。

  借助互联网的传播和发酵,在政治身份和感情生活之外,关于张学良的更多轶事也源源不断地流出——例如,他的英文。

  讲起当年学英文的段子,晚年的张学良开心得像个孩子。他的英文是父亲张作霖找外交署的英文科长教出来的。“我这个先生是广东人,说广东话。nine是‘九’的意思,他跟我说‘狗’(广东方言中,‘九’的发音为‘gou’)。我听说是狗,我就记住了。后来念到dog,他说是‘犬’。我就想这个犬和狗有什么分别啊,哦,这个nine一定是小狗,dog是大狗。慢慢地后来又有nine dogs,我说哎它俩怎么跑一块堆儿去了。”

  而被网友津津乐道并模仿的东北腔,则恰恰是导致张学良和蒋介石之间生出芥蒂的原因。“误会很大,”张学良举例说,比如蒋介石问他愿不愿意去办某件事,他反问“我为什么不去”,意思是愿意去,但在蒋介石听来,却认为这是疑问句,表示“不去”。不明就里的蒋介石往往被激怒,一生气时就讲奉化话,张学良听不懂,却又不能总问他。

  除了拿张学良的桃色新闻和东北话作为谈资外,也有网友拿他和金庸笔下的张无忌作起对比,认为两人都是红颜知己众多,在大事上不够果断、内心纠结之人。

  在学者唐德刚看来,张学良的这种纠结有些“可笑”。在和张学良多次谈话后,唐在文章中写道,“他对自己所发动西安事变的是是非非的自我批评,也是非常不定的。虽然他在嘴上还是一硬到底,说什么历史如走回头路,西安事变他还是要发动的,这是他亲口向我说的。但是他也认真地说,他如果是蒋,会把他自己枪毙了;他自己的部下如果干出这桩犯上作乱的事,他自己也早就把他枪毙了。因此他被蒋关了半个世纪,不但无怨无悔,蒋在他心目中,始终还是个‘亲如骨肉’的、抗日救国的统帅,他心目中大大的民族英雄。”

  辽宁老乡、台湾作家齐邦媛提及张学良则带有些许遗憾和惋惜。她在《巨流河》中提到,“张学良继承名号、权势和财富,但是没有智慧和尊严,东北自主强盛的希望也永未实现。”

  而对于自己跌宕起伏的人生、被他人反复琢磨的性格,晚年的张学良倒是流露出了时过境迁后的通透,他戏谑地认为是性格使然,“东北人有优点,但毛病也很多,鲁莽、好冲动、捅娄子。我正是这种性格,而且人家让我捅一个娄子,我一定捅俩。”

  至于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在众多评价中,张学良自己最喜欢的,莫过于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军法会审审判长李烈钧说的——“不愧为张作霖的儿子”。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6: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凯:“少帅”其实是蔑称

  提起“少帅”一词,人们大多想起张学良将军。因为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当年割据东三省,人称张大帅,而张学良本人也是年纪轻轻就成为少年统帅,故称其“少帅”理所当然,近年来随着一些关于西安事变题材影视剧的上演,“少帅”更是成为张学良独有的专称和美称。后来人们又据此引申,将一些企业或团体的年轻领导人称为“少帅”,一时间“少帅”的帽子满天飞。其实,“少帅”之称在民国年间并非尊称,而是一种带有蔑视或不恭意味的称呼,就像古代的“衙内”差不多。

  人们都知道,“少帅”之名出自“大帅”,若想了解“少帅”的由来,首先要知道大帅是怎么回事。在中国,汉语元帅一词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当时只是表示对“将帅之长”的称呼,还不是具体的官职名称。从南北朝时起,元帅逐渐成为战时统军主将的官名,当时的 元帅按其职权轻重和执掌分工,大都冠以不同名号,如“天下兵马元帅”、 “兵马大元帅”等等。清朝末年地方督抚一般兼掌兵权,其下属便以大帅尊称,如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七十二回藩台便称呼总督(制台)为大帅:“藩台此时也呆了,垂手说道:‘这个只求大帅,格外设法。’制台道:‘他动了公事来,实在无法可设。’”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沿袭清制,亦以大帅称军阀首领,当时还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官至督军可以称“帅”,到督军以上者如巡阅使、经略使可称“大帅”,当时有这个资格的不过是辫子军张勋、直系首领曹锟、吴佩孚以及奉系掌门张作霖等寥寥数人。

  北洋时期叫“大帅”的不多,但有资格称“帅”的却不在少数,对于这些“帅”们 的儿子,人们就往往称其为“少帅”,这不过是逗小孩子玩的戏称,所以这个称呼仅仅限于那些还未成年的孩童,如果是成年人,再称“少帅”就显的有些不恭了。在当时与“少帅”并称的还有“姑帅”(大帅的姑爷)、“舅帅”(大帅的小舅子)和“三帅”、“四帅”(大帅的弟弟)等等,从这些字面上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些称呼大都属于戏称,带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在那个武夫当国的特殊年代,那些赳赳大帅们往往妻妾成群,他们儿子的数量估计也不会很少,少帅自然比大帅多得多,当年赫赫有名的“少帅”就有西北军阀马麒之子马步芳、皖系军阀卢永祥之子卢小嘉、旧桂系军阀陆荣廷之子陆裕光以及张学良等人,由此可以看出“少帅”之名并非张学良一人所独有。

  既然少帅在当时并不是一个美称,所以人们称呼“少帅”时,都是背后私下谈论,就连曾多年辅佐张作霖,后来被张学良诛杀的奉系元老杨宇霆,也只是在背后用轻薄的口吻称张学良为“少帅”,而绝对不敢当面称呼,由此可见张学良本人对此忌讳之深。据许多跟随张多年的老部下回忆,当年张的部属在公开场合只能称他的官衔,如“军团长”、“副司令”等,属宾客性质的幕友称其为“汉爷”,张作霖的几位把兄弟则称呼其表字“汉卿”,而于凤至、赵一荻,不论公开或私下都叫他“小爷”。至于“少帅”一称,在东北军里就是背后这么叫的也不多,除非是张学良的政敌如杨宇霆之流才敢如此称呼。

  在时下许多文艺作品里,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张学良的部下、友人毫不顾忌地称张“少帅”,张学良将军或许没有料到,他年轻时最讨厌的一个称呼在他老年和百年之后竟变得如此充满爱意与敬仰。1960年代初,沈从文先生因对王力教授的一个观点有不同看法,曾写过一篇名为《从文物来谈谈古人的胡子问题》的文章,在文章中沈从文写道:“胡子问题虽平常小事,无当大道,难称学术,但是学术的专家通人,行文偶尔涉及到它的历史时,若不作点切实的调查研究,就不可能有个比较全面具体的认识。如只从想当然出发,引申时就难于中肯,而且易致错误。”我们今天的文艺工作者如果能有从文先生小处不可随便的治学态度,诸如“少帅”之类的笑话或许就不会如此公开地“广而告之”。

  (这是几年前的一篇旧文,曾发于民革中央《团结报》,后收入《民国的背影》一书)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10: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学良的东北口音英文演讲



张学良的抗日中文演讲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10: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学良对周恩来的评价,晚年东北口音不那么明显


張學良九十大壽回國接受访问,老来对自己还算有中肯评价,实事求是说明丢掉东北主要责任在他自己。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09: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晓满:加强版的西门庆——张学良他最大的弱点,是任性冲动,胆大妄为。他自己也明白,屡次说自己就是二百五,白帽子。他知道自己做事不考虑后果,全凭感情用事。所以才被更有智慧、更能隐忍,更耐心、更谨慎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春节前,评价张学良的文章忽然多了起来,颇感奇怪。过年与亲戚吃饭,表妹们热议电视剧《少帅》,才恍然大悟。历史的学者也好,爱好者也罢,当然要利用时下的热点——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能认清历史人物的真实面目,一定会对世人有所帮助。
  在大陆,张学良曾被称为民族英雄,而在台湾,一直被称为千古罪人。近年来,大陆颇有网文称张学良是大笨蛋,更有人说他一仗没有打赢过,这样的观点还颇有市场!
  但这太可笑了,为什么我们文化中总有一种极化人物的倾向呢?不是极好,就是极坏。《史记》那种客观臧否人物的传统,不应该更好地继承吗?现实中,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更何况张学良这样大时代中的风云人物。
  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国难推给一人一党一派。把他们塑造成罪人,以摆脱中国文化的责任,继而摆脱作为中国人的——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是我们历史上经常用的方法。比如李鸿章,比如四人帮,仿佛没有他们,或他们不那么做,劫难就不会发生,历史就会是另外的样子。
  我们不应该总是这样简单的评价人物,推卸责任。张学良无疑极其复杂,应该客观理性地分析他,而不是简单地极化:要么英雄、功臣;要么笨蛋、罪人。
  一、少帅名不虚传
  张学良一败于中东路,二败于九一八,三败于锦州。这些军事的失利,无疑是他一生的污点。他丧权辱国,中东路事件遗留下的黑瞎子岛,至今仍无法完全收回。更重要的是,那场战争直接刺激关东军发动了满洲事变,为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但是,不能因为这些失败就把他当成大笨蛋,甚至说他一仗没有打赢过。那太不符合史实了。
  民国期间,军阀混战,所谓乱世英雄起四方。大时代给年轻的英雄提供了舞台,无论你是军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匪二代、学二代还是穷二代,都可以凭借着自己的才干逐鹿中原,求取功名或者说是救国图强。
  民国时的军阀多了,有名有姓的就几十个,谁不知要栽培自己的子侄呢?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因为血亲在乱世中,最为可靠,也最为忠诚。但是,胜负的问题怎么解决?那是战争时期,不是专政年代,老子英雄,儿子就一定好汉,根红苗正就肯定接班。于军阀来说,仗打输了,地盘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想让儿子接班,接什么呢?所以军阀第一要义是求生存,第二要义是求发展。培养军政接班人,肯定要放到次要位置。除非儿子真能打,像李世民兄弟一样。
  而在所有民国军阀的儿子中,张学良无疑最为优秀。
  袁世凯、冯国璋、段祺瑞、曹琨、吴佩孚、冯玉祥、靳云鹏、阎锡山、李宗仁,这些人肯定也想栽培子侄,因为这直接解决了乱世带兵最为头痛的忠诚问题。但他们都没有儿子像张学良这样登上历史的风云舞台。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杨森的儿子杨继烈,虽然凭借父荫,小有成绩,但武功完全与张学良无法相提并论。
  公平的说,张学良能在当时成为少帅,比父荫更为重要的,是他战场上真实的功劳。
  最突出的是两次直奉战争,他直接对手,就是当年洛阳虎视、威震湖湘的玉帅吴佩孚。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张学良年方廿二。
  此前,他已经在军中干出了名堂 。1916年,16岁的张学良进入父亲办的东北讲武堂炮科学习,他的教官,就是郭松龄,他未来的部下、同僚、敌人和最好的朋友。
  据张学良自己回忆,他的军校生涯颇具传奇色彩。日本陆军大学答应他入学,保定军校他也考上了。但张作霖出于安全等方面的考虑不让他去,于是张学良决定上东北讲武堂 ,堂长就是他爸,但张作霖闻言大吃一惊:“你别给我丢人了,你去了几天干不了,再出来?”但张学良少年气盛,决定念出个样子,免得众人笑话。张作霖则给予激励,许以能毕业就给个营长干。
  结果,他第一个月就考了个第一,第二个月又考了个第一。马上有同学说,这是教官在帮助大帅的儿子作弊。于是教育长亲自监考,调整座位,出了四道题,张学良仍然考得最好。
  作为大帅和校长的儿子,也许无论怎么考都会受到质疑。但在随后的军旅生涯中,张学良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先是剿匪有功,没毕业就升了团长,毕业时,考试名列前茅,又被授予旅长。
  17岁,火箭般蹿升,当然是因为太子的缘故。但是,几年后的第一次直奉战争,张学良一战成名。当时奉军大败,各军都被直军击溃,只有张学良与郭松龄各提一旅,死守关口,最终奉军得以安全入关。这一战,奉军内部对张学良刮目相看,推举他取代了老臣张作相,掌握了更大的军权。
  两年后的第二次直奉战争,张学良已是奉军的前线总司令,吴佩孚此前根本看不起张作霖,更别提张学良了。他给前敌的将领写信,说张学良就是一个小孩子,你们怕他干什么?明天我一去,他就得跑。结果张学良在秦皇岛大败吴佩孚,让他只带了2000人落荒而逃,此役俘虏了直军6万人,决定了整个战役的胜负。
  奉军因此入关,占据了京津、热河、直隶、山东、安徽、江苏、上海,小半个中国归其所有。张作霖也一举成为北洋政府实际上的最高领导者,这也是他一生最为辉煌的一幕。而一时割据,八方风雨会中州的吴佩孚,最终没能完成百岁勋名的后一半。他和张学良之间的故事,不是像极了窦建德与李世民嘛?
  那时候,无论是张作霖、奉系内部还是海内舆论,以此颇视张学良为李世民再生。
  那一年,张学良二十四岁,为镇威上将军。
  少帅,真不是大笨蛋,更不是一仗也没打赢过。
  此后,吴佩孚与张作霖化敌为友,合谋讨冯,结拜时对他说,我不羡慕你别的,就羡慕你有个好儿子。
  民国军二代中,以张学良为武功第一。所以直到今天,人们仍呼其少帅而不名。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09: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他碰到了更厉害的人物

  但张学良不是李世民,他可能有李世民的聪明,却没有李世民那么好学。至于雄材伟略、知人善认,就差得更远了。

  老年张学良曾经回忆,他一生佩服周恩来,说他劝自己捉蒋时说得头头是道,劝自己放蒋时说得还是头头是道。

  每当看到这一段时,我都不禁摇头。张学良怎么能抵挡得住,如此沉毅凝炼、老谋深算、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人物呢?

  在民国军阀的儿子中,甚至在民国军阀中,张学良都是一时翘楚。但当他的对手是周恩来这一类的人物时,他性格固有的弱点,便被牢牢抓住并加以利用。

  那么他的性格弱点又是什么呢?

  坊间最感兴趣,最清楚的,当然是他的好色,张学良自己大方承认,并夸耀一生。第二、是他吸毒,但比起他捅的惊天大篓子,这也算不得什么。张学良吸食海洛因之后居然能自己戒掉,也是天大的奇迹。

  实际上他最大的弱点,是任性冲动,胆大妄为。他自己也明白,屡次说自己就是二百五,白帽子。他知道自己做事不考虑后果,全凭感情用事。所以才被更有智慧、更能隐忍,更耐心、更谨慎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此前,郭松龄反奉,以他的名义造张作霖的反,张学良万分痛苦地去前线与一生最好的朋友对阵。他爸在郭未反时,就曾骂过他:“你就是老婆不给他睡,要是有一个苹果,你也得分他一半。”

  就是这个最好的朋友,联合冯玉祥起兵反奉。张学良的优点是用人不疑,他以前曾和郭松龄发怒:“你为什么不能像我信任你那样,信任你的部下呢?”

  他不明白,郭松龄不是他啊!

  就像周恩来、毛泽东、蒋介石、斯大林不是他一样。以上的四位,根本不像张学良那样想问题,做事情。他们的性格千差万别,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大事上异常小心。《教父》说过:“女人和孩子可以不小心,男人绝对不可以。”

  张学良自己不谨慎小心也就罢了,还喜欢以已度人,他以为肝胆相照,别人就会和他以心换心。

  虽然如此,张学良对部下的宽容信任,那一次帮了他的大忙。他打电话一一给郭松龄的部下,也是自己的前部下。他们显然更爱、更信、更忠于张学良,于是郭松龄兵败身死,还被张作霖曝尸三天。

  这时候,有一件事很反映张学良的性格:

  郭松龄失败以后,他的四个军长有三个军长被张学良俘虏了。第一个和第二个求饶,第三个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忍心把我们枪决,那好,你给我一把枪吧,我自杀算了!

  前面那两个张学良没继续用,但这个人又用了,当时就任命,还把军队还给他。后来,同冯玉祥部队在南口打,这人被派前线去了。张作霖的一个参谋处长打电话,说“你好大胆子,你怎么把他派前线去了?”张学良说:“你是大本营,你有什么命令你给我下好了,但你不要干涉我的行动,这责任由我来负。”

  后来这个人身为旅长,亲率一个团,十三个连长都先后阵亡了。他仍然不肯退却,他自己说:“他就在前线督战,旁人都能退却,我决不能退却!旁人都能保生,我只有阵亡。”

  这就是张学良受部下爱戴的原因,他宽厚仁慈,用人不疑。重用叛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胸怀与度量的。

  但是,在这个故事里,诸君能否看出日后,他反蒋又送蒋的影子呢?能否找出他惊世之举背后,那些心理因素呢?

  西安事变之后,由于斯大林的态度,张学良联合中共、杨虎城当西北王的梦想,完全破灭。于外,海内同忾,于内,军心浮动。但即使如此,就非走护蒋回宁这一条路吗?

  我们不能以杨虎城此后家破人亡的下场,就简单判断张学良护蒋比自保要坏。他不离“三位一体”,蒋真敢置外患于不顾,置承诺于不顾,悍然与“三位一体”开战吗?他不考虑斯大林的态度吗?这一次,他不暗中感谢,斯大林的救命之恩吗?

  几年以前,中苏两国因为张学良挑起的中东路事件断交,但九一八之后,中苏很快复交。形势不同了,日本人占领了满洲,俄国人失去了经营几十年,费尽心血得来的北满势力。日本人是满洲事变的得利者,中国人损失最惨,俄国人次之。

  兵锋直指京津的日本人,才是架在蒋介石和中华民族颈上最要命的刀。而日本人此时的第一假想敌却是苏联。甲午战后,日本人再未以中国为主要的敌人。中苏此时共同的敌人是日本。西安事变,为中苏关系改善提供一个新的契机。联俄抗日,是当时最现实的办法,李鸿章此前玩得炉火纯青。

  雄才伟略、玩弄民国军阀于掌上的蒋介石,肯定重新审时度势。以他往日的谋略与手腕来看,我猜张学良不回南京,割据西北,维持三位一体。蒋介石也决不会马上翻脸动手,最大的可能就是先放过张学良一马,就像他后来做的那样,联合一切力量,共抗倭寇。

  西安事变后的容共联苏,为中华民族的抗战带来了巨大的贡献。日后抗战的艰难时期,英美对日绥靖。苏联却雪中送炭,成为唯一全方位援华的国家,注意,是唯一。斯大林给枪给钱给飞行员,帮助中国抗战。至于1941年,他翻云覆雨,签定《苏日中立条约》,间接废除此前的《苏中互不侵犯条约》,转而与日本结盟,则是彼时之事了。

  所以我认为,于公,张学良最大的失误当然是九一八,于已,当然是西安事变之后护蒋回宁。这之后,他的命运完全仰仗蒋氏鼻息。他被关了几十年,却得了善终。但如果他留在西安,“三位一体”就不会解散,更不会发生后来断送东北军的“二二事变”。杨虎城当然也不至于败得那么轻易,最终一家惨死。

  下面我们再把目光放远,假设一下张学良不去南京的命运:他可以抗日死,也可以抗日胜,这都可一洗不抵抗将军的千古骂名。日后,他可以加入国军,与共军逐鹿中原。也可以加入共军,日后成为新政权名义上的副主席甚至主席。上可比宋庆龄,中可比龙云,下可比黄绍竑。最终的命运,将由几十年后的文革去具体左右。

  但又何至于此时,将身家性命、军队地盘交由枭雄赏罚呢?又何至于一生的事业,在三十七岁,就戛然而止呢?

  以已度人,轻信对手,是张学良冲动冒失、感情用事的性格所致。这最终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

  他会头颅一掷赌乾坤,但周恩来不会。他会襟怀坦荡用叛将,但蒋介石不会。

  福耶?祸耶?只有天能知道。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3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09: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加强版的西门庆

  把张学良比作西门庆,并不只因为好色。我说的这个西门庆不是《水浒传》里的,而是《金瓶梅》里的,后者的塑造的西门庆,更真实丰满,更接近生活中的人物。

  我认同孙述宇博士对西门庆的评价,他说西门庆最大缺点是有太多的欲望,并且以放纵这种欲望为快乐。

  张学良的才华、能力、学识、性格、意志、毅力,都不足抗衡蒋介石、毛泽东、周恩来、斯大林、布柳赫尔、裕仁和石原莞尔这样的人物。在军阀混战中,他风头出尽。而在与上述人物的博弈中,他的表现更像是小孩子或者是大笨蛋。

  在他的口述史中,他记忆最深的,多与女人有关。而于军国大事,重要的交涉,他都不甚了了。光凭记忆,我就能找出几多错误。

  这当然是因为他对情事与性事,格外感兴趣。比如王亚樵的事情,九十多岁的张学良记得清清楚楚。他说这位民国第一杀手了不起,他指使手下刺蒋杀汪的时候,先让自己老婆和刺客睡了一觉;张学良还说他最佩服的军人是徐永昌,因为这人打败仗后,也不喝酒,也不打麻将,就愿找女人扯蛋。

  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满脑子是女人、爱情与性的人,自然对别的事情容易忽略。这样的心性,这样的智谋,这样的为人,要是能挡住那些深谋远略,谨慎小心的英雄或者是枭雄,那真是没有天理啦。

  张学良想通过西安事变,成为割据一方的西北王,首先要弄明白,中共和斯大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赌徒的下场通常不会好,这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张学良说:“我好赌,输没关系,只要赌场不散,我就有机会一把赢回来。”

  可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当你压上所有豪赌一切时,你应该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输光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赢者不让你参赌了,赌局结束了。日本人也一直在赌,从甲午战争一直赌到偷袭珍珠港。结果呢?驻日美军存在了七十年,而且也看不到他们什么时候会撤出。

  所以,你怎么会假设赌局会一直不散呢?怀有这种心理的人,一定不会小心的,因为他总是心存侥幸,以为别人和他一样好赌。

  不能说张学良不聪明,也不能说西门庆不聪明,但性格的弱点解决了他们的命运。张学良曾是中国的第二号人物,西门庆曾是山东首富(当然张学良的成就事功,格局舞台,要比西门庆大很多)。但是,他和西门庆的弱点一样,就是他们的欲望野心和德操才能不相匹配。

  这样的人在这个世上其实很多,因为太多人有这样的弱点了:贪婪、好色、任性、纵欲。

  几年前,同样有一个大官的儿子,事业做得也不错,和张学良一样,像是加强版的西门庆。当时,他最出名的手下,叛逃美国领馆。这样的事发生了,怎么像党内交待呢?闯下了塌天大祸之后,他仍然不肯认错,更没有引咎辞职,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愧疚与歉意都没有。

  取而代之的是,他跑到滇南喂鸽子去了,好整以暇,却暗藏杀机。因为那里的驻军,曾是他父亲借阎锡山的钱、枪、名,建立的一支最终投共的军队。

  我当时想,这人疯了。他忘记了一个最起码的常识:这支军队姓党不姓私,他不是军阀的部队。退一万步说,就算军长支持你,那师长、团长、营长、连长、士兵呢?他们会支持你吗?别忘了,中共武功第一,可以亲自指挥军队的林彪,出了事也只敢远飞异国。当政者的确不是毛某人,但你也不是林某人啊。有何德何能,竟然如此不择手段,贪恋权位,觊觎神器!

  当一个人的欲望和野心,超越了他的德行和能力的时候,离他倒霉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西门庆如此,张学良如此,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在纵欲、好色、贪婪与任性的道路上走向失败,因为这是人性的弱点啊。而那些有金钱、权力、名望的人,因为力量更大,也就更容易犯这样的错误。

  这就是我把西门庆和张学良,这一虚一实,一古一今,似乎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联系到一起谈的原因。

  以后,在自媒体中,我会推出一系列的视频,讲解九一八国难,讲解斯大林、裕仁、蒋介石、张学良这三国四方,以全球为背景,以东亚为舞台,所施展的谋略与战法。欢迎大家关注,并以此就教于诸君。

  最后,我想借异史氏的笔法点评一下张学良,作为文章的总结:

  汉卿其人,志大才疏、任性冲动,终酿满洲、西安两变,以致九州板荡,生灵涂炭,成其千秋之骂名耳。且彼以胆魄自矜,凭愿心论人,终为枭雄所欺。事败囹圄,为世间叹,成天下笑。然观其行事,敬君子、爱士伍,用人不疑,慷慨好义,亦不失为一时之杰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20 17:43 , Processed in 0.05773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