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0|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 企业如何应对香港员工的焦虑?

[复制链接]

8244

主题

9798

帖子

7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5776
发表于 2019-12-3 17: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西方相比,香港人工作时间长,而且在工作一天结束后,大多数员工会回到面积小得多的家里——往往还几代人同堂。




   2019年12月4日 03:40 英国《金融时报》 埃玛•博伊德 报道


  甚至在香港漫长的夏季抗议开始之前,这个特别行政区的勤劳市民就感受到了生活在世界上最昂贵、最拥挤的城市之一的压力。


  与西方相比,香港人工作时间长,而且在工作一天结束后,大多数员工会回到面积小得多的家里——往往还几代人同堂。


  从今年6月开始、频繁出现暴力行为的反政府抗议活动,让许多员工更加焦虑。巴克莱银行(Barclays)香港分行行政总裁安东尼•戴维斯(Anthony Davies)表示:“如果你认为整个香港的精神压力水平没有上升,那就有点幼稚。”


  保险公司安盛香港(Axa Hong Kong)的行政总裁尹玄慧(Sally Wan)对此表示同意。传统上,员工可能会因为财务问题而在晚上失眠,但“现在可能是:‘我的孩子晚上在街上游行。’你怎么去应对这种情况?”


  企业如何应对员工的糟糕精神健康状况?这是一个让香港许多较大型雇主感到头疼的问题,因为他们像许多全球同行一样,越来越认识到员工的不快乐会影响盈利能力。


  甚至在抗议开始前,少数跨国公司高管就断定,他们需要为员工、客户乃至整个社会带来更好的结果,尹玄慧和戴维斯就是其中的两人。


  2017年,他们帮助成立了香港共享价值项目(Shared Value Project Hong Kong,简称SVPHK)——这是一个全球合作伙伴网络的一部分,其成员相信:企业可以通过对齐利润与目的,为自己创造竞争优势。


  发起该项目的香港企业还包括全球最大的食品制造商雀巢(Nestlé)、专注于亚洲市场的保险公司友邦保险(AIA),以及提供金融服务和咨询服务的埃森哲(Accenture)、安永(EY)和卓佳(Tricor)。这些公司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第一优先事项是什么:精神健康。


  SVPHK行政总裁加勒•卢瓦索(Gaëlle Loiseau)表示:“香港以高强度工作文化而闻名。”她补充说,“在中国文化和社会习俗眼里,精神健康问题带有严重污名”。


  雇主承担着精神压力、焦虑和抑郁的隐性成本,其表现形式为因旷工或出勤主义而导致的生产率损失。出勤主义指的是员工虽然上班,却因身体或精神健康问题而做不了多少工作。


  卢瓦索指出,问题未得到解决可能导致公司承担的医疗保险费用激增,但在香港尤其难以找到解决方案,因为该市严重缺乏精神健康从业者。


  两年前发表的一项学术研究发现,近三分之一的香港员工感到焦虑,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报告有抑郁症症状。然而,学者们指出,在香港,每10万人的心理医生人数不到5名,远低于英格兰每10万人18名和日本每10万人10名的水平。安盛医疗及雇员福利事务董事总经理、同时还执掌该保险公司创新部门的许以敏(Yi Mien Koh)表示:“香港有很多问题,在精神健康方面等待政府干预平均需要三到四年,而且私人执业者很少。”


  SVPHK成员们承诺改善工作场所的精神健康状况,减少心理问题的污名。他们还承诺报告他们干预的有效性。


  友邦保险正在与全球保险公司Vitality合作实施一项福利计划,为那些承诺过健康、积极生活的人提供健康保险折扣。友邦保险香港及澳门企业、战略和财富管理事务总经理谢佩兰(Bonnie Tse)表示:“更健康的投保人有助于降低保险公司的理赔成本,进而减轻保费上涨的压力。”她补充说,这种方法还有助于减轻医疗系统的压力,从而让整个社会受益。


  在安盛,香港精神健康专业人员匮乏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尹玄慧和许以敏决定利用数字产品为员工服务,并向他们的客户推荐这些产品。许以敏表示:“我们网罗并推荐循证的数字工具,比如Moodgym,它是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在近20年前开发的。”她补充说,安盛还使用了一款正念app——“Smiling Mind”。


  此外,许以敏还帮助协调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衍生公司——牛津虚拟现实(Oxford VR)和香港中文大学(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合作研发一款用于治疗焦虑症的虚拟现实治疗头罩。


  这项名为“是的,我可以”的倡议被用来帮助治疗社交退缩问题,许以敏表示,社交退缩是焦虑和抑郁的常见症状。她说:“研究表明,许多人更愿意和机器人说话,因为他们觉得机器人不会评头论足。”


  许以敏说,自今年6月安盛帮助牛津虚拟现实在香港落户以来,投保安盛健康保险的企业表达了很大兴趣。“员工可以在现场或非现场虚拟现实会话之间进行选择。我们知道这项技术是管用的。我们只需要让员工知道这项服务,这样他们就可以在需要时访问它。”


  尹玄慧是SVPHK精神健康倡议的领导者,她坚信让人们交谈是康复的关键。


  戴维斯表示:“我们发现最强大的是那些能够敞开心扉讲述自己故事的人。在亚洲,这被视为软弱的表现。我认为这种情况正在改变,但我认为这种改变还需要更快一些。”


  译者/裴伴


一直被朋友称为小博士。其实就是书读得多一些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3-2-5 22:09 , Processed in 0.10169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