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32|回复: 4

被美女老婆嫌弃 他只说了一句话

[复制链接]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793
发表于 2019-10-12 16: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19-10-12 17:01 编辑

  2019年9月26日

  每一个人的脖子处皆插着一根细如发丝的针!


  老人跟少女全部傻眼了。


  “妈,孩儿不孝,吵着您老人家了…”林阳头也不回,望着墓碑呢喃低语。


  这边的老人与少女已是惊为天人。


  “爷爷,他们这是…怎么了?”少女吞了口唾沫。


  “这难道就是银针封穴?”老人一脸震惊:“我听你王爷爷提及过,但却不曾一见…”


  “王爷爷?您是指中医协会的会长,医圣王岂之?”


  “不错…”老人虚弱的说道:“你王爷爷说过,银针封穴者,皆中医大成者,如果这个小伙子真有如此本事,那他…绝非常人呐!”


  老人感慨,但说话之际,人又有些站不稳了。


  “爷爷,你没事吧?”


  “没事…还能撑一会儿。”老人强颜欢笑。


  少女岂能看不出,她满脸的心疼,盯着林阳一阵,便要上前。


  “安安,你想干什么?”老人忙拽住她。


  “爷爷,既然你说这个人医术很厉害,那请他出手,肯定能够救你。”


  “傻丫头,别人不希望有人打搅,你莫要再招人嫌了!”


  “可是爷爷,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女孩急的要哭了。


  “富贵有命,生死在天。”老人虚弱说道。


  但话音刚落,便双眼一黑,倒了下去。


  “爷爷,爷爷!!”


  女孩发出凄厉的呼喊声,却摇不醒晕厥的老人。


  女孩绝望了。


  她猛然冲了过来,跪在了地上冲林阳哭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爷爷吧。”


  “你吵到我母亲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阳微微侧首,声音渐冷。


  “可是,我爷爷快死了!”女孩哭泣道:“求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女孩不断央求,哭声将陵园渲染的沸腾。


  “看样子我的话你是没有听清了!”


  “大哥,很对不起,但我爷爷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你愿意救我爷爷,我们夏家愿意翻修陵园,愿意重新修葺伯母的墓冢,甚至我夏幽安更愿意亲自为伯母守灵三年!好不好?”女孩梨花带雨,颤抖呼喊。


  这句话稍稍打动了下林阳。


  他回头看了眼女孩,犹豫了下,淡淡说道:“守灵就不必了,帮我把母亲的墓地翻修一下吧,也算是我尽孝了。”


  “您答应了?”


  女孩欣喜不已。


  林阳点了点头,走到了老人的身旁,从腰间挂着的一副针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长如发丝般的银针,而后小心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


  顷刻间,本已昏迷过去的老人猛然一个抽搐,继而嘴巴‘哇’的一声猛然大张,狠狠的吸了口气。


  “爷爷!”女孩激动无比。


  “你的人一个小时内到的了吗?”


  “我已经发了定位给他们,半个小时内就能到。”


  “足够了,一小时内送医院输血就没事了,如果晚了,就送殡仪馆火化吧。”


  林阳拿起地上的行李袋,转身离去。


  “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急喊。


  但林阳已经消失于夜色当中。


  女孩怔怔的望着林阳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


  突然,她的眼角余光像是洞悉到了什么,人微微低头,却见墓碑的旁边掉落着一张动车票。


  她急忙走过去,拾起车票。


  “江城?林阳?”


  开往江城的火车上。


  林阳斜视着窗外,陷入沉思。


  母亲下葬时,他无法赶到现场,这一次为母亲扫墓,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林母不许林阳返回林家,说是为了保护林阳,但在林阳心中,重返林家为母亲正名一直是他的心愿。


  不过目前还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前往林家。


  毕竟林家在华国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要想完全将它踩在脚底,还需要缜密的筹备。


  林阳眼里闪烁着一抹坚定。


  嗡嗡嗡...


  手机抖动起来。


  接通电话。


  那头是一个冷冽却悦耳的声音。


  “你死哪去了?还不回来?”


  “11点下高铁。”


  “下车后马上打车到江城市中医院,中午12点前我必须要见到你站在中医院大门口!”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江城市中医院?好端端的去哪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老太太住院了,所有人都要去探病。”


  “老太太身体不是挺好的?怎么会住院...”


  “嘟嘟...”


  林阳话还未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他皱了皱眉,将手机塞入口袋。


  从高铁站打车到中医院也不过二十分钟。


  江城市中医院门口。


  “人还没到吗?”


  林阳左右扫视了下,继而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摸出一包七块钱的红金圣,点上猛抽了两口,刚吐出烟雾来,后面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儿钻入鼻腔内。


  林阳将烟掐灭,转过身来。


  身后站着位青春靓丽的女人。


  女人一身职业装,长发披肩,肌肤白皙,唇红齿白十分绝美。


  她叫苏颜。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7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7: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19-10-12 17:05 编辑

     林阳有名无实的老婆。

  她很漂亮,是江城出了名的美人,很多人都以为她会嫁给江城四少之一的马少,成为马家的媳妇,但却不想苏家老爷子在过世前,逼着她嫁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林阳。

  没有人知道林阳的来历,纵然是他弃少的身份,知晓者也不过寥寥数几。

  于是部分好事之人开始猜测缘由。

  其中最大的传言就是林阳之父有恩于苏老爷子,苏老爷子是为了报恩。

  但为报恩,放弃马家这棵大树,葬送苏家前途,何其愚蠢?

  于是苏家人恨林阳,苏颜也恨。

  苏颜并不在乎林阳的身世如何,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男人算不算是个男人!

  不得不说,林阳长的是一表人才。

  但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除了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家务,煮一些还算能下咽的饭菜外,林阳便什么都不会,甚至不能胜任一份简单的工作。

  他很少出门,极少与人说话,苏家当中无论是谁辱骂他,他也都一律无视,骂不还口。

  于是,半个江城都知道,苏家的上门女婿,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苏颜很想离婚,但在爷爷离世前曾逼着她发誓,要她五年之内不许与林阳离婚。

  五年!

  何其漫长!

  好在已过了三年!

  还有两年光景!

  两年一过,我便与这个废物再没半点关系了!

  苏颜心中满含期待。

  “拿着!”苏颜递来一袋水果,冷冷道:“上去之后别说话,跟在我后面当个哑巴,听见吗?”

  “好。”林阳习惯性的点点头。

  三楼理疗科室。

  苏家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摊开双手,慈祥的说着话。

  病床边围着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而她身旁是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男子聚精会神的捏着银针,一点点的将其扭刺入老太太松弛的手臂内。

  这名医生叫苏桧,是老太太的二儿子,中医院理疗科的主任,懂针灸,每次老太太快出院时都会来这让她儿子给她扎两针,这次也不例外。

  “二伯!二伯母,三伯母,三伯...”

  苏颜领着林阳走了进来,将水果放在柜头上,挤出笑容来冲着亲戚们打着招呼。

  有人热情回应,有人轻哼一声,不理不睬。

  苏颜似乎也习惯了,没有太大反应,转过身对着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体好些了吗?颜颜来看您了。”

  “嗯。”老太太随便迎了一声,浑浊的眼却是盯着苏桧手中的针。

  苏颜识趣的退到一旁。

  至于林阳,则一言不发的站在她身后,完全如一个隐形人一样,没人注意他,也没人理他。

  仿佛他就是多余的存在。

  “妈,你感觉怎么样?”

  苏桧将最后一针落下,擦了擦汗笑问。

  “好!我很好!儿啊,辛苦你了。”

  “妈,你这是哪里话?医生救人,天经地义,更何况我还是您儿!”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呐!”

  老人家开怀大笑,容光焕发。

  其余人也应和着夸赞着苏桧。

  “话说回来,奶奶,您今天的气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诶,尤其是我爸施针前后,你的气色变化太夸张了!您简直就像是年轻了十岁!”这时,苏侩的儿子苏刚凑上前来惊喜说道。

  “真的吗?”老太太有些意外。

  “是真的。”

  “妈,你的确年轻了不少!”

  “感觉好神奇,这是二哥的针灸效果?”

  “不可思议啊!”

  其余人也才发现,惊讶不已。

  “阿桧,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笑问。

  “妈,没什么,总之您能健康长寿儿就心满意足了!”苏桧笑了笑没有解释。

  “阿桧,妈问你话你怎么不说?你不说,那我可就说了!”

  旁边一名身材发福的妇人迫不及待的站里出来。

  这是苏桧的老婆刘艳,只见她叉腰道:“妈,你是不知道,阿桧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两百万托人找关系,去燕京进修了几天,而现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桧进修成果呢!”

  “什么?”

  周围人失声。

  “两百万?”老太太也一脸错愕:“这进修的啥?”

  “也没啥,就是去燕京学了一套比较古老的针灸理论与技术,妈,我现在给你施的这几针可是大有来头的,它是古代药王孙思邈所创,但在明清时代失传了,最近才有了踪迹,目前这方子在燕京一位大人物那收藏着,轻易是不拿给别人看的,我想着这方子或许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顽疾,就托人联系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苏桧故作无奈的笑道。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7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7: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19-10-12 17:20 编辑

      “原来如此,可是...你怎么会有两百万?”

  “我平日里省吃俭用存了点,剩余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苏桧迟疑了下道。

  老太太怔了片刻,心头无比感动。

  她吐了口浊气,连连点头:“阿桧,难得你有这个孝心,妈很高兴,正所谓百善孝为先,苏家人若都如你这般,妈也就不必再操什么心了。”

  “妈您说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们也都很好。”苏桧憨厚的笑着,眼里却掠过一抹得意的光芒。

  “你不要谦虚了,苏刚!你也要好好努力,争取将来跟你爸一样,明白吗?”

  “奶奶放心,父亲一直都是我的榜样。”苏刚立刻上前表态。

  “嗯。”

  老太太点点头,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苏刚,是越瞧越顺眼。

  但其他人则是越发的心惊,脸色极度难看。

  他们才算是发现,这一切都是苏桧的套!

  花这么大的价钱啊去讨老人家的欢心,看似很亏,可实际却是血赚。

  毕竟老太太的年龄太大了。

  最近她已经在准备将家族大权让出来,重新选一位年轻的俊才去掌管家族企业。

  选谁?不得而知!

  但苏桧这一手,摆明是要给他儿子苏刚铺路啊!

  好心机!

  后面的苏家人暗暗咬牙,心头痛骂。

  苏颜暗暗叹气。

  家族企业的管理权谁都能争,唯独她这一家不行,因为老太太最厌恶的,就是这个祸害了苏家未来的林阳了。

  但在这时,后头的林阳突然几步上前,视线仔细扫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针。

  “呵呵,林阳,没见过博大精深的针灸吧?也是,你这种乡巴佬窝囊废哪见过这个?我允许你拍照发朋友圈装逼,权当是给我爸的医术做宣传了。”旁边的苏刚撇了眼林阳,不屑笑道。

  苏桧一脸得意。

  林阳眉头微皱,低声说道:“这套针诀,是来自于孙思邈千金方下篇的《灵首篇》,但二伯没有学精,你这前面十三针都施对了,但唯独缺了一针!这一针不施,老太太活不过12点!”

  话音落地,全场震愕。

  整个理疗科鸦雀无声。

  人们怔怔的看着林阳。

  这一言让房内鸦雀无声。

  他这是在咒老太太死?

  他疯了?

  “林阳!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这有你说话的份儿?”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率先呵斥道。

  这是老太太三儿子,叫苏北,是苏家盛华集团的副董之一,负责家族的服装产业。

  虽然苏家的产业在江城不算大,但涉猎还算丰富,除房地产外,餐饮跟服装都有经营。

  不过苏北虽是副董,但却有名无权,苏家所有大权基本都掌握在老太太的手中,其余人只是个挂职。

  “林阳,你是在咒奶奶吗?你这个狗东西,你活腻了?”旁边一名与苏北颇为相似的年轻男子指着林阳鼻子骂道。

  这人叫苏张扬,旁边年轻女子叫苏美心,二人是苏北的儿女。

  苏张扬话音落下,苏美心也是轻笑出声:“林阳,我知道奶奶一向不太喜欢你,但那也是你对不起我们苏家,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也不能咒奶奶死啊!”

  “就是!”

  “林阳,你也太恶毒了!”

  “奶奶待你可不薄啊。”

  “苏颜,你是怎么管你老公的?居然跑到这儿来诅咒奶奶?”

  “你们这一家是要反了天啊?”

  “把我们当空气了吗?”

  苏家人纷纷指责,或是唾骂林阳,或是训斥苏颜。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叫林阳走...”苏颜赶忙道歉。

  苏家老太也不高兴了,老脸凝冷,脸上笑意荡然无存。

  “颜丫头,老婆子我可是一直很喜欢你的,如果不是你爷爷一意孤行,就凭这个废物也想娶到你?”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7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7: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19-10-12 17:07 编辑

  “奶奶,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会好好教训林阳的,对不起奶奶...”苏颜垂着臻首道。

  “可目前来讲老太太的状况十分危险的,我只是...”

  “你给我闭嘴!!”

  林阳还想说什么,苏颜却是猛然转身,冲着他大吼。

  林阳微微一愣。

  却见苏颜秋眸噙泪,眼眶发红,愤怒的瞪着他。

  那眼眸深处,尽是无助与痛苦...

  “你给我滚!立刻滚!”

  苏颜指着大门,再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林阳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出了病房。

  苏家亲戚或是冷笑或是蔑视,对这结果毫不意外。

  “颜丫头啊,你这个人太善良了!”老太太摇了摇头,但语气却有些刻薄:“其实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你的事情,丫头,不是奶奶对你有什么成见,实在是你这种性格容易着别人的道,老婆子想了半天,觉得你那财务的职务还是让别人做吧,你就去我们的销售部任职,放心,薪水不会少你的,该多少还是多少。”

  “奶奶,我...”苏颜大惊,急要开口。

  然而不等话说完,老太太再度打断了她的话。

  “颜丫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肯定不高兴,但这事老婆子考虑了很久,财务上的事不是小事,你还年轻,没有经验,所以老婆子打算交给你三伯去打理,你也看到了,你连个窝囊废都管不住,更别说其他的,我们苏家最近要争个大项目,财务必须要严谨,如果在这个时候因为林阳而出现了什么纰漏,那影响的可是我们整个苏家,所以颜丫头,你先松松手,等这项目结束了,奶奶再让你继续管财务!听话!”

  老太太淡淡说道,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苏颜脸色怔然,片刻后是长叹一声,低声道:“好的,奶奶...”

  她才明白,林阳只是个借口。

  老太太的目的只是想要她将财务这一块交出来。

  苏颜猜得到,这肯定是苏北在老太太的耳边煽风点火。

  虽然苏颜很有能力,这些年来苏家的企业财务从未出过纰漏,但老太太喜欢用亲不用才,在老太太眼里,苏颜是嫁出去的孙女,哪能跟自己儿子比?

  “交接的事明天就去办吧,颜丫头,你先回去,销售那边最近来了几个单子,你赶紧熟悉熟悉,小北!”

  “妈,我在。”苏北忙上前。

  “你是副董,又监管财务,忙的过来吗?”老太太和蔼的问。

  “放心吧妈,就算我忙不过来,还有张扬呢,张扬可是正儿八经的经济管理学研究生毕业,有他帮我,您老就安心养身体吧!”苏北笑道。

  “是啊奶奶,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公司的事情我每周都会来向您汇报的。”苏张扬也上了前表态。

  “好,好,有你们在,老婆子就安心了。”苏家老太笑成了花儿。

  苏家人皆满面笑容。

  但苏颜却是无精打采。

  她努力了这么久,却是被苏北一家子接了盘,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混蛋!

  都是林阳这个家伙害的!

  苏颜小手紧捏着,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林阳大卸八块。

  “奶奶,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了。”苏颜压抑着怒火,低声道。

  “去吧。”老太太抬手挥了挥,满不在意道,但手臂有些晃。

  苏颜没有注意,转身要走。

  但在这时...

  噗咚!

  刚还好好的苏家老太突然脖子一歪,直接从床上翻滚了下来,当场昏迷。

  “啊?”

  苏家人全懵了。

  刚走出门的苏颜也愣住了。

  “妈!”

  “奶奶!!”

  “奶奶,您怎么了?”

  “二哥!快,二哥!快看看妈这是怎么了!”

  “别急别急!快把妈扶到床上,掐人中!”

2790

主题

343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79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7: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冬开梅 于 2019-10-12 17:22 编辑

  苏桧也慌了,强做镇定的喊着,随后忙拖着老太太的手腕,给她号起了脉。

  然而片刻后,苏桧脸色愈发难看。

  “二哥,妈怎么了?”苏北急切的问道。

  “妈的脉象很弱,妈...快不行了!”苏桧呆呆道。

  “什么?”

  苏家人全傻眼了。

  “妈刚才还龙精虎猛,气色那么好,怎么突然间就要不行了?”刘艳颤道。

  “老太太可不能现在就死啊,公司现在由她掌控,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盛华集团不得全部乱了?”苏北的妻子张于惠也出了声。

  不过话虽如此,但这些人是巴不得老太太早点死,毕竟老太太一死,她们就能分苏家的财产了。

  但苏桧与苏北不乐意了,苏北刚刚掌管财务,前途无量,苏桧为了博取老太太欢心,花费了这么多,哪能接受的了这个局面?

  苏桧再度捏针,在老太太的太阳穴、风池穴上扎去。

  可,依然不见任何效果。

  “二哥,妈的呼吸越来越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北急了。

  “妈的情况很怪,而且发作的太突然,我无法诊断...快去外面喊护士,把医院的齐老请来!快!”苏桧满头大汗道。

  这种情况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苏刚立刻跑了出去。

  但片刻后,他哭丧着脸回来:“爸,二伯,护士打了电话,那齐老不在医院!出诊去了!”

  “什么?”苏桧傻了。

  “二伯,要不叫其他医生来吧。”

  “连我都拿捏不出妈的症状,其他医生来了又有什么用?整个医院,除了齐老没人能治!”苏桧垂头丧气道。

  “难道奶奶她...”

  “二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马上把妈转到急诊室去!先抢救再说!我去把医院的权威喊来!肯定有解决的办法,你们别慌!”

  苏桧强做镇定。

  人们点头,立刻手忙脚乱起来。

  谁都料想不到这突然的惊变。

  一切发生的太仓促了!

  苏颜呆呆的看着慌乱的苏家人,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

  突然!

  她想到了什么,慌乱的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号码。

  “怎么了?”电话那头响起林阳的声音。

  “奶奶快不行了!”苏颜颤道。

  “我知道。”林阳的语气显得很平静。

  “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这样?你有什么办法没?”

  “有。”

  “那你还不快点过来救奶奶?”苏颜急喝。

  然而电话那边沉默了两三秒,传来漠然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17 17:57 , Processed in 0.06095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