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7|回复: 1

汉山特稿:性爱代理人手记(下篇,纪实,18禁)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发表于 2015-6-17 09: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heryl幫我和自己脫衣服的時候,我沒有興奮起來,我為自己的自制能力感到自豪,開始覺得自己是個成熟、世故的男人,以經習慣了在睡房裡和赤著身的女人一起。

她上床躺過來,又開始撫摸我的大腿和陰莖,我一下就到了高潮。我討厭自己那麼快就到了,尤其我剛才還在幻想自己很世故。Cheryl沒有覺得沮喪,繼續慢慢的撫摸我,輕刮我,吻我。她安慰我說正如上次一樣,我可以再有第二次高潮。她說她想用我的陰莖頂端摩擦她的陰道周圍,然後把它放進裡面。我看不到下面發生甚麼,也實在太興奮搞不懂那渾厚實在的觸感到底怎樣。突然,我有了另一次高潮。

「我剛剛在妳裡面嗎?」我問。

「就只一會兒」她說。

「你也到了嗎?」

她起來躺在我身旁,

「Mark,我沒有,但你想的話我們下次可以再試。」

「我想呀。」

她從床墊起來,在她的手提袋裡拿出一面大鏡子。那大概有兩呎長,嵌在木框裡。Cheryl拿著它讓我看到自己,問我覺得鏡裡那人怎樣。我說,我看來那麼正常令我很訝異,沒有像我一向所想般可怕地扭曲和像個死屍。自從六歲開始,我就一直沒看到自己的下陰,那時我得了小兒麻痺症,身體從橫隔膜以下都萎縮了,以至我的胸口擋住視線根本看不見自己的下肢。自此以後,我的下半身就像不是真的一樣,但現在看見我的下陰,就比較容易接受自己已經是個成年男人的事實。

Dixie回來的時候Cheryl還在穿衣服。 Dixie幫我穿衣,而且出奇的容易就把我抱起放回輪椅上,Cheryl告訴我她會出門幾個星期,她看一下她的日誌說:「29日你可以嗎?」

「我可以的,」我說,「只要跟Neil 或是Marie確定一下我能不能借到地方。」

「好,就在我的電話錄音留個口訊吧。」

第二次沒法性交讓我擔心。直到下次見面,期間那三個星期我老是想著這次失敗。我到底有甚麼問題?我是害怕跟女人性交就代表侵犯她們嗎?究竟是我沒有經驗,還是更深層次的甚麼我將永遠沒法明白的原因?

在下一次約會以前,八十年代初在柏克萊唸書的時候受雇照顧我的護理員Tracy來探望過我。以前我就很在意別要愛上她,但她實在太有魅力,年青、開朗、漂亮,她完全瞭解我而且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有才智的。那時候Tracy 跟一個男人在一起,與我一直保持朋友關係,但她聲明不想跟我談戀愛。我有點難堪:幾年前我在又慌張又尷尬的狀態下,衝動的跟她說我愛上了她。

「我愛妳,」我說。

「我愛妳,」她開心的回答。

我們去了一間咖啡廳,談到她的男朋友,還有我和Cheryl的事。她說為我有勇氣去找性輔導師感到驕傲。跟她聊天讓我覺得很好,我想一直跟她聊下去,把我能想到有關她的男友、她的家人、她的兄弟、她的過往、她將來的計劃的所有話題都搬出來。可是,到最後我們還是沒話可說了,她要去看柏克萊的其他朋友,就送我回家。

Tracy離開以後,我很難過,Tracy 根本不會喜歡我,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這又可以責怪誰呢?我也甚少會被殘障的人吸引。Tracy 不愁沒有年青、健康又長得好看的男人追求,她可以隨意挑選。我唯一的寄望就是將來遇上像Tracy 那麼好的對象的時候,跟 Cheryl所學到的可以派上用場。

接下來跟Cheryl 見面,她說這次會減少前戲,等我告訴她我興奮了就騎到我上面。這次她也有帶那面鏡子,上床以前就把它放在我前面。這次,我看到自己勃起的樣子就射了。Cheryl來到床上調整著姿勢讓我幫她口交。過了一分鐘左右就得停下來,我以為我快要窒息了,但我想做些甚麼讓她舒服,於是我問她可否把舌頭伸進她的耳朵。她說不,她不喜歡這樣,但我會這樣問她是好的。

「有些女人喜歡這樣,而我討厭這樣而已。同一種刺激對於不同的女人會有不同反應,所以你應該先問。」

當她開始摸我的陰莖,我著她到我上面來。趕快,我覺得它正要勃起了。她騎在我上面,一隻手把我引進她裡面。

「進去了嗎?」

「對,進去了。」

我不能置信,我正在性交,可不覺得這就是世上最美妙的事情。性交當然是快慰的,但我更享受那些前戲──親吻,撫摸,舔。太快,我到了。她一直抱著我、要我在她裡面。然後她的臉上擦過一下歡悅的表情,好像有處癢了一整天的地方終於給搔著。放開我的時候,她手趴在我的肩旁邊,吻我的胸膛。

這充滿情意的舉動深深了我,出乎我的意料,來得像她發自內心的禮物一樣。我的胸膛一點都不像男人,瘡白、光禿,跟一個性感男人的模樣完全相反。我一直覺得它是我身上最脆弱的部分。現在有一個富愛心、善解人意的女人親吻它,我差點要哭了。

「妳有來嗎?」

「有」

我非常歡欣。她下了床走進浴室,聽見她小便的聲音讓我以為我們是一起多年的情侶,彼此熟悉,不會介意對方的身體機能。她從浴室出來要穿衣服的時候,我問她是不是該買一個日式床墊,這樣我就可以在家裡做愛。

「我不知道該現在買個日式床墊還是等到‧‧‧有甚麼發生的時候。」

「我想,你現在買就好了,你總不知道幾時會遇上甚麼的。要是你等到那時,等買到床墊就太晚了。」

我問她覺得我們有需要再約見一次嗎,她說只要我覺得適合,她怎樣都可以。

「你覺得再來一次會有甚麼得著嗎?」她問。

「沒有,」我說,不用再花錢讓我鬆一口氣。我僅僅夠錢買個日式床墊,再者,我已經有跟人性交了,還有甚麼要做呢?那年,我買了個深藍色、綴有樸素的花與燈芯草圖案的日式床墊。

這篇文章始於1986,一直擱到去年。當我重讀原來所寫,還有當時的日記,那時的我以為跟Cheryl 的經驗會改變自己的人生,這份樂觀態度實在讓我驚訝。

但我的人生沒有改變過來。我依然孤立,一方面是因為我的小兒麻痺迫使我一星期有五、六天要待在鐵肺裡,另方面是因為我的性格使然。我是低調、內向、著重理智的。

我的性格,也可以說是我的殘障所生成的;因為殘障的緣故我一生大部分時間沒有和年齡相近的人一起生活。無論是甚麼原因,我孤立的狀態一直持續,因此我也一直獨身。偶爾會有探望我的客人坐在那日式床墊上,但我從來沒有躺在那裡。

我不曉得約見Cheryl 是否值得,不是在於錢方面而言,而是在於種種提昇了卻永不會達成的希望。我沒有把這種失望的感覺歸咎Cheryl或是自己。我們的文化著重青春、健康、美貌,還有各種即時湊效的「辦法」,假如我從得了小兒麻痺就開始接受心理治療直到現在,我還會需要見一位性輔導師嗎?我是不是就能抗拒那些美貌和完美身體的文化標準?我會不會就像那許多在青春期或以後才變成殘障的人一樣,可以掉進那個先是跟人曖昧、繼而約會、繼而摟抱愛撫的熟悉模式?

我實在學會了的是,性交不代表男人的侵略,而是溫柔的、雙方都好玩的經驗。但知道這又是不是太遲?

接下來我又應該怎樣?有人建議我幾種方法,我可以找妓女、登徵友廣告,或是報名參加那些交友仲介服務。但我對這些建議不為所動。找妓女的話,就等如說,我不能身體與靈魂同時被愛,只有身體,或只有靈魂。我會被當作一具需要非人性化、專業服務的身體──我的護士、護理員,其實一直以另一種方式給我這樣的服務。單單為了性而性交對我來說也不太吸引,那就像進行一個意義已經被遺忘了的儀式一樣。

至於徵友廣告和交友服務,當然,我想找對象,但我可以寫怎麼樣的廣告呢?

男,嚴重傷殘,41歲
住在鐵肺裡,一星期只可離開兩次
想找...

這就引出問題所在──我想找甚麼?我不知道。一個喜歡我而且愛我,還會答應保護我,使免於我內裡的各種自我憎恨?一個照顧我所有生理和情緒需要的全功能「愛人─媽咪─護理員」合體?一個我的朋友叫做「樣子好看的救濟者」──一個完美到可以把我從別人加諸於我、以及我加諸於自己的恐怖中拯救出來的人嗎?我問自己,為甚麼要煩這些?我不想煩了,再也不想了。

這就讓我回到跟約見Cheryl以前沒有兩樣。我曾碰到幾個像Tracy 那麼好的女人,但她們沒有跟我談情說愛的那種興趣 。追求女人顯然是注定失敗,所以我也沒有熱心這件事。我想愛人和被愛的欲望,總是被我的孤立、以及害怕打破這種孤立的恐懼打消。這種恐懼是兩方面的,我害怕一直被拒絕,但也害怕有人會接受我、愛我。要是後者發生的話,我就會咒詛自己白費了這許多光陰和生命。

(註1) 尤克強,〈Sonnet 18我欲將你比做夏日〉,《用你的眼波和我對飲》。台北:愛詩社出版,城邦文化發行,2004。頁 168-16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1-26 17:21 , Processed in 0.08444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