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7|回复: 0

认识中国系列论坛:民主的迷思与两岸价值

[复制链接]

911

主题

1234

帖子

126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66
发表于 2017-12-3 21: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龙鱼 于 2017-12-3 22:18 编辑

多维新闻/新闻/台湾/正文

认识中国系列论坛:民主的迷思与两岸价值

2017-12-02 21:10:11


【编者按】

《多维TW》11月21日在台北举行的“认识中国系列论坛(4)”上,有听众就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到“民主”概念,而非使用在民主之前加上“中国特色”的前缀,提问指出,这是否代表着中国大陆在2050年有实现民主化的可能?以及台湾中生代都在民主中成长,习近平能否保证中国大陆也成为民主地区,以便利于统一?于品海博士、郭正亮委员以及黄介正教授对此进行了深入剖析与回应。



民粹斗争不是民主

于品海:若把选举跟民主等同起来,我相信大陆的民主跟台湾不一样。十九大报告所说的民主是“管用的民主”,什么叫“管用的民主”?我先用一个桉例来说明,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时说,“马克思、列宁的东西,管用就用”,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说,就算是马列的东西,不管用也不会用。

所以,什么是管用的民主?这问题或许该由台湾来回答,因为台湾现在陷入民主陷阱,更具体来说是选举陷阱。如果民主化后实行的是政党博弈,甚至各种阴谋、谎言,以民主之名行欺诈之实,并不是我认为的民主。台湾人应该骄傲的是,自己已走上开放社会,也试验了选举式的民主很长一段时间,应研究出更多形式的手段、工具、制度设计,让民主的真谛真正落地开花。





民主不能简单地局限在选举和政治斗争上(图源:多维记者/摄)


我个人认为民主是有用的,民主确实是社会治理一个重中之重的原则,但将民主狭隘地放到选举和政党斗争之上,就太肤浅了。台湾有这么多经验、政党相互监督、选举式民主的重要内容,能不能想出更多东西,让台湾成为一个示范区,让大陆觉得台湾“这一套”挺好的?其实台湾已教了大陆很多有关工业、对外经济的东西,既然这样,台湾为什么不能再多做一点?

至于大陆的民主,十九大报告当中非常强烈地讲到它是“协商民主”,这能不能和选举截长补短?我觉得这部分台湾很有能力做到。刚刚黄老师说文化崛起必须是一个大国、强国崛起的前提,我百分之一百同意。关于文化的崛起,能够不含民主的成分和精神在里面吗?

可能大家要问,是不是一党执政就必然不是民主?我不敢回答这问题,我自己也有疑问,我认为这是一个吊诡的问题,但台湾有资格讨论。反过来问,难道政党斗争、你死我活就是民主?我百分之一百不同意,这是谬论和一种肤浅的经验。

在民主问题上,台湾有很多东西可以去说、去发展,但台湾在这方面好像很懒,特别是民进党和国民党在这方面非常逃避且不负责任,搞得政治乌烟瘴气,我认为好好发展民主制度才是台湾应做之事。


大陆制度犹待完善

郭正亮:大陆所说的民主,跟西方有三点不同,就是多党制、定期选举这些大陆都没有,第三是言论自由,大陆对言论自由是管控的。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菁英选拔要有一定程序,由一党主导确保菁英素质、强化效率。确实,到目前为止,大陆效能是比较好的,但在外部监督和领导人廉洁、本身是否作出错误决策等方面的制衡,不是靠制度保障,而是靠习近平个人透过政治影响力来实现。总体来说,现在大陆治理状况还不错,坦白讲是运气好产生习近平。之前腐败得一塌煳涂不是吗?错误决策也一大堆。

相对地,我也不会为台湾民粹辩护,因为多党制、选举、言论自由也可能往负面方向发展,用不负责任、作秀、哗众取宠方式当选,或用不实言论斗争,这些台湾全都有。美国学者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认为民主理想型国家是丹麦,廉洁、治理能力好、定期选举、多党制、言论自由,但这种国家不多,这是我们要努力的。


勿以“非和平手段”解决问题

黄介正:中国大陆虽然现在仍由共产党代表,但大陆也在学习,例如民主中很重要的“咎责”,大陆透过不一样的管道咎责,比如过去是王岐山,现在是赵乐际领导的中纪委,而我们是透过我们的制度咎责。

若真从学理探讨,即使辩论3小时,可能也辩不出世界上哪个制度一定胜过谁,或哪种民主更适合哪个地区。我不替任何人辩护,但自由包括各种形式,如宗教、言论、迁徙等等,另一个就是咎责。我们为什么需要政府?我们活得好好的,为何要政府管理?人民跟国家、人民跟政府的关系有各种形式,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用“非和平手段”解决问题和政治分歧,坦白讲,这一点大陆做得确实不够。

但大陆很大,就像郭委员说的“船不一样”,我们用开小船的经验告诉开大船的人“你怎么还没转”?有时开大船的人也会觉得不舒服,因为他转不了,也没那么快,美国船也很大、也转不了。经验上,应是大家相互学习交流。大陆有多少法律,但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至关重要,这些愿景都很好,四个全面是四帖药方,这四帖药方得吃下去、见效,才有后面十几、二十年的方略。


相互借鉴解决两岸纠缠

于品海:我在香港跟不同党派人士经常谈一个问题,你们谈民主时为何不谈经济民主,一定是政治民主跟选举?为何没有经济民主?为什么民主只是讲政治民主?自由只是讲政治自由?为什么不讲经济自由和经济民主?

其实就是黄老师所说的,大陆所谓“中国方案”有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它可能没建构什么东西,但它必然解构了一大堆东西。解构了什么?解构了过去100多年的政治意识形态,这种政治意识形态很容易变成“我至少有一票”,那我是否可说“我至少有一块钱”?当然,用钱跟票比较,好像缺了一点政治正确性和道德性,但不要小觑这问题,挑战政治民主和政治自由的关键威胁来源,正好是资本和钱。

台湾的问题在哪里?或许台湾人觉得有政治民主或政治自由,但不搞清楚经济自由、经济民主从何而来,这制度的缺点是很大的;大陆有一样的问题,亦即有了经济实力,但缺少政治民主跟自由的话,也会有很多问题。既然这样,大家应分享经验、共同研究,刚好台湾在这部分很有经验,为什么不多做一点让大陆学学?这或许是解决两岸纠缠的方法。



欲继续阅读本文,请详见《多维CN》第28期对话及《多维TW》第25期对话《新视野 民主的迷思与两岸价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5-26 04:51 , Processed in 0.06810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